丽水中心医院雷李培受贿被判7年最新消息麻醉科主任事件集体吃回扣

【吸收财讯:看病太贵了!有个大病真看不起! 身为麻醉师,受贿三百万太少了,拿不上台面。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近日,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判决书显示,雷李培利用职务之便,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新晨医药等医药企业回扣共计332万元归个人使用。据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重庆、山东等地多家医院的院长、主任、医生等因收受药企贿赂而受到党纪国法惩处。原标题:麻醉科主任受贿被判7年,科室集体吃回扣是对医疗反腐的挑衅

以往常见的行贿手法是以“搞好关系”“感谢关照”为名赠送红包、购物卡等。随着监管加强,行贿手段也更加隐蔽,如为医生请保姆,帮助子女升学,或把贿赂款列为咨询费、推广费等。行贿手段日趋隐蔽,而“回扣式”销售似乎成了潜规则。在雷李培案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他拿到医药公司的回扣款之后,似乎不遮不掩,部分留给自己,部分上交给医院麻醉科,由科室集中管理,按每个医生的开药量分配给医生,还会留下一部分作为科室公共活动经费。说白了,这已经不是个人行为,而是集体腐败。

当医生能根据开药量拿回扣的时候,他的医疗行为还可能是规范的吗?医生还能克制给患者乱开药的冲动吗?在这个案例中,拿回扣这种腐败嚣张已经泛滥到了一定地步。而这种行为,对于患者可以说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过去谈及这个问题,都会溯源到“以药养医”的问题,这些年国家探索了很多医疗改革措施,逐步提高医生的劳务收入,减少对药品提成的依赖。但不能回避的事实是, 个别医护人员习惯了拿回扣之后,如果这条灰色谋利渠道不被堵上,即便正规收入有所提高,人的贪欲可能还是克制不住。

就以雷李培受贿案来看,医药公司给回购的一款药,中标价20元,回扣费就高达5元,那医院开给患者的价格是多少?据报道,根据“药品零差价”政策,患者拿到手的仍然是每支20元。“药品零差价”是指医疗机构或药店在销售药品的过程中,以购入价卖给患者,这些医疗机构或药店一般会受到政府的补贴。也就是说,如果不斩断部分医护人员拿提成的黑手,那国家所投入的保证“药品零差价”的补贴,某种程度上,可能会被少数医护人员贪掉了。想解决“以药养医”的努力,也可能就被少数贪腐人员架空。

或许现在的医护薪酬体系还存在一些问题,但这都不是可以腐败的理由。提高医疗腐败的成本,是当务之急。这个惩处从严,可以从两个维度发力。

一方面,对于医院这一层面,前述案件中的雷李培被处以7年有期徒刑固然是咎由自取,可是他背后是整个科室的共同参与,其他医护人员甚至医院领导,也的确应该纳入问责。不出事皆大欢喜、出事了个别人背锅,如果这种大事化小的问责方式不改变,那“集体吃回扣”的现实也可能很难改变。

另一方面,对于行贿的公司,也有必要加大追惩力度。据报道,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9年12月,医药领域贿赂案件超3000起。但处罚主要集中在医务人员受贿行为上,很少将药企牵涉进来。比如该案中,新晨医药行贿问题曝光后,其母公司很快发声称,“该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虽然现实不排除少数医药代表的行贿是私人行为,企业不知情,但如果不是个案, 药企真的会完全蒙在鼓里吗?将频繁出现问题的药企纳入失信名单、禁入医院,或许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今年6月,国家卫健委、工信部、公安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在这两方面亦都有提及。希望在落地层面,对医院和药企两个层面,都能具有现实的威慑力。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敬一山

编辑 赵瑜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

如何治理医药领域行贿受贿顽疾?记者为此采访了多位医生、医药代表、卫健委干部和纪检监察干部等。

行贿手段日趋隐蔽,“回扣式”销售成潜规则

收回扣、拿提成、感谢费,短短5年间,雷李培就收受医药公司贿赂超过300万元……随着案件细节的曝光,药企的灰色营销手法也逐渐浮出水面。

从近年来查处的案例看,医药领域行贿手段呈现出花样翻新、次数频繁、金额巨大等特点。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区,药品“回扣式”销售成了公开的秘密,产品的回扣比例都是提前谈好的。有医药代表坦言:“用药品价格45%左右的回扣,招揽在医院有关系的二级代理商打开销售渠道。”

办案人员介绍,2017年2月至2019年9月,新晨医药销售的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等5款药品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按照一定比例计算,送给雷李培回扣款236万元。

医院“关键少数”成为医药企业的“主攻对象”。广西钦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周钦,长期接受医疗器械供应商林某的感情投资。从请客吃饭到别墅首付和装修款,林某无所不至。作为回报,林某公司的直线加速器、ECT、彩超等医疗设备产品顺利进入该院。

“由于药品、器械能否进入及卖多卖少的操作权在医院,一些企业不惜花重金对拥有决定权的有关负责人开展行贿公关。因此查处的受贿人大多为医院领导和具有处方权的科室负责人或骨干医务人员。”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以往常见的行贿手法是以“搞好关系”“感谢关照”为名赠送红包、购物卡等。随着监管加强,行贿手段也更加隐蔽,如为医生请保姆,帮助子女升学,或把贿赂款列为咨询费、推广费等。

高回扣腐蚀医疗队伍,阻碍行业发展

在雷李培案件中,这样一个细节备受关注:新晨医药销售代表送给雷李培回扣款的5种药品中,5ml的常用注射液左布比卡因,中标价20元,回扣费5元,达到中标价的25%。

回扣比例如此之高,那么医院开给患者的价格是多少呢?经了解,根据“药品零差价”政策,患者拿到手的仍然是每支20元。“药品零差价”是指医疗机构或药店在销售药品的过程中,以购入价卖给患者,这些医疗机构或药店一般会受到政府的补贴。

拿到回扣款后,雷李培将部分上交麻醉科,剩余的归个人所有。办案人员表示:“交给科室的回扣,由科室集中管理,除了按每个医生的开药量分配给医生外,还会留下一部分作为科室公共活动经费。”在这种回扣方式的影响下,医生给病人开的药越多,能拿到的回扣就越多。

丽水市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医务人员收受回扣和财物一旦成为潜规则与行业风气,就会丧失医德,甚至违纪违法,最终抬高医疗费用,加重患者和医保基金的负担,加剧医患矛盾。”

在北京某医药企业咨询管理公司主管王立凡看来,医药领域贿赂问题频发,除了医务人员自身廉洁底线失守外,跟行贿行为即使被查处、受到的惩罚也相对偏轻不无关系。

通过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从2013年到2019年12月,医药领域贿赂案件超3000起。但处罚主要集中在医务人员受贿行为上,很少将药企牵涉进来。案件查处过程中,行贿人、受贿人常以“惯例”“潜规则”等借口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新晨医药行贿问题曝光后,其母公司恒瑞医药很快发声称,“该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

“治病要去根,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王立凡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卫健委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大压力传导,按照“谁主管、谁负责”和“管行业必须管行风”的要求,围绕医疗卫生领域突出问题,深入开展专项整治。

该负责人还介绍,目前已采取相关措施。包括建立行风建设管理部门与驻委纪检监察组的配合协作机制,要求涉纪涉法问题线索及时向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快查快办,“一案三查”;探索建立全系统行风建设工作的统一管理机制,指导省级卫生健康部门、大型三级公立医院配备专职行风建设干部等。

从源头上深化治理,铲除腐败问题滋生的土壤

医药领域行贿受贿问题屡禁不止,亟须对症下药。记者采访的多位学者和专家表示,医药领域腐败比起其他行业,造成的社会危害性更大。他们建议: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加大对行贿企业的处罚力度,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铲除腐败问题滋生的土壤。

雷李培一案得到查处后,丽水市纪委监委督促市卫健委召开全市清廉医院建设工作推进会,部署开展收受红包、回扣问题专项整治,查找漏洞,着力做好案件查办“后半篇文章”。丽水市中心医院针对麻醉科开展专题廉政教育100多人次,组织院领导和高廉政风险科室负责人赴之江监狱开展警示教育,对新分配的180多名职工开展上岗前的医德医风教育培训,医院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分头与重点科室负责人、重点岗位人员开展廉政谈话。

丽水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说,“我们在已查处问题基础上,全面梳理科室廉政风险点,推动形成一套可借鉴、可复制的医院临床科室廉政风险防控举措。”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严肃处置。落实全会部署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发挥职能职责作用,围绕加强党的领导、健全工作机制、强化制度建设、创新工作方法等,坚决整治医药领域行贿受贿问题,形成纪检监察机关、行业主管部门、司法机关联动之势。

安徽省对卫生健康系统开展省市县三级联动巡视巡察,推动查处了一批问题线索,对违规招标采购、收受回扣等方面列出负面清单。江西省在《全省医药流通领域商业贿赂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中明确,科研费、统方费、赞助费、新药推广费等均被定性为商业行贿。天津市印发《天津医院内部医药经营企业代表接待管理办法》,加强医药代表管理,对不择手段拉拢腐蚀医院领导、医务人员等行为,坚持严厉打击,挤压“围猎”空间。

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商业贿赂增加了行业禁入规定。国家医保局2020年的行政执法列表中,也有对购销环节商业贿赂加大检查的相关要求。国家医保局《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建立医药企业价格和营销行为守信承诺等六项制度,明确药企要为代理人的商业贿赂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列入失信将失去招采资格。

6月5日,国家卫健委、工信部、公安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出,开展打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收取回扣专项治理,重点检查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回扣的行为。对查实的医疗机构从业人员要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对涉案的医药产品经营者给予回扣的违法线索移交市场监管部门,对受到行政处罚的涉事企业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予以公示。同时,对巩固医药流通领域改革成效,也作了部署。

专家表示,这些举措为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划清行为红线,对打击医药领域商业贿赂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有利于推动形成风清气正的行业风气。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浙江丽水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受贿私吞回扣款被判7年 恒瑞医药(92.950, -1.55, -1.64%)子公司、扬子江药业当“助攻手”行贿 来源:和讯网

旗下全资子公司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多名员工、扬子江药业涉嫌行贿罪公之于众。

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底至2019年8月期间,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代表徐某、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浙南区域经理孙某、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浙赣大区经理纪某为感谢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和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三人累计行贿雷李培40.8万元。

同时,2014年6月至2019年9月期间,雷李培利用职务之便,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332万元归个人使用,其中,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徐某和叶某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236万元,雷李培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同时,江苏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地佐辛注射液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销售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该药品的使用量,医药代表戚国麒以4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44.75万元。为此,法院判决雷李培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332万元上缴国库。

资料显示,雷李培从事临床麻醉工作26年,多次被评为省市级先进麻醉科。主持和参与省市级医学科研课题10余项,发表论文30余篇,多篇获得丽水市优秀论文奖,获多项专利,多次主办省市级学术会议,得到省内同行专家的一致好评。

数据统计显示,雷李培利用职务之便,在职期间大肆受贿、私通回扣款共计377万元。

天眼查资料显示,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为A股上市公司恒瑞医药的全资子公司,恒瑞医药出资500万元,于2004年6月25日成立,公司法人代表为周云曙。恒瑞医药由连云港(3.370, -0.03, -0.88%)恒瑞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发起人于1997年4月共同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抗肿瘤药物的研究和生产基地。

 

三名员工行贿医院主任近41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6年底至2019年8月期间,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三名员工先后行贿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40.8万元,分别为:

2018年1月,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代表徐某为了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和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在雷李培位于丽水市莲都区内送给雷李培20万元;

2019年年初,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浙南区域经理孙某为了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和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在雷李培位于丽水市莲都区内送给雷李培20万元;

2016年年底,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浙赣大区经理纪某1为了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与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在丽水市莲都区送给雷李培0.8万元。

另外,还有多家医疗公司为感谢并希望持续维护合作关系,多次行贿雷李培。

2019年3、4月份,杭州果果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丽水区域业务员张某为了与雷李培搞好关系,并感谢雷李培在其公司B超设备采购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在雷李培位于丽水市莲都区内送给雷李培2万元。

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北京费森尤斯卡比医院有限公司销售代表孔某为了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与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先后五次在雷李培参加学术会议期间送给雷李培共计1.7万元。

雷李培私吞回扣款332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4年6月至2019年9月期间,雷李培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3314828元归个人使用。

其中,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销售的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注射用苯磺顺阿曲库铵、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盐酸左布比卡因注射液等5款药品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上述药品的使用量,该公司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分别以100元/瓶、20元/支、10元/支、3元/支(2019年之后的标准调为90元/瓶、20元/支、9元/支、6元/支、5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236万元,雷李培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

此外,还有多家医疗公司为感谢并希望持续维护合作关系,多次给与雷李培大额回扣款。

2016年1月至2019年8月,江苏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地佐辛注射液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销售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该药品的使用量,医药代表戚国麒以4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447500元。

2018年5月至2019年9月,西安力邦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麻醉药丙泊酚(规格:20ml)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销售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上述耗材的使用量,该公司丽水区域招商经理第五楷以3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87000元,雷李培收受后将部分回扣上交麻醉科,剩余部分归个人所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