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提前大选背后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妹妹李玮玲加入新进步党

【吸收财讯: 社区什么时候能清零? 没想到新加坡这么好的地方还有这种事情,龙哥加油!】6月23日下午4时,新加坡突然宣布,按照李显龙总理的建议,新加坡将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而且,已将选举投票日定于7月10日(星期五),正式确定候选人提名日为6月30日(星期二),此次竞选期与以往的竞选期一样,也是一共九天的时间。来源 陈九霖博士

疫情中的新加坡为何突然举行大选

此次选举的时机,备受关注,也值得玩味。谁都知道,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还相当严重,新加坡的情况也不轻松,累计感染者43246例,死亡26例,仅6月28日一天就新增291例,其中,11起是社区感染病例,新增总数和社区感染双双达到过去两周的高点。这样的数字,在东南亚国家中都排名第一,宣告新加坡“佛系”抗疫政策的失败。

在此情况下,为什么要如此着急地进行大选呢?难道就不担心这样的大选会导致疫情的二次大规模传播吗?大选的最后期限不是2021年的4月14日吗?

我们可以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期的一系列讲话,以及其它方面的信息,一窥究竟,足见端倪。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如此急不可耐地举行大选,梳理之后,大致可以归结为三个方面的主要原因:

一、人民行动党利用执政优势,控制大局,确保大选成功

从李光耀算起,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经历过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之后,将是其第四代领导准备接棒的时机,在此领导层更替的重要阶段,如愿取得大选成功对执政党无疑特别重要。

在选举制国家,存在着“聚旗效应”(Rally round the flag effect)。所谓“聚旗效应”,最早是由美国政治学家约翰·米勒(John Mueller)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的。米勒指出,每逢重大危机,美国总统的支持率就会迅速上升。这样的危机,必须满足3个条件:国际性;直接涉及美国或美国总统;关注度高。也就是说,在国家处于危机和困境之时举行大选,理性的选民大多数会将选票投给他们所熟悉的执政党,因为这是不安定之中最安全的决定。这应该是李显龙的人民行动党的重要考虑点。

新冠疫情,制造了不利的选举环境,但新加坡执政党却将其转化为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新加坡执政党借此机会,首次不允许任何政党举行竞选群众大会。这在客观上必然有利于作为执政党的人民行动党,因为新加坡的电视和三大主流媒体,都控制在现有政府的手中。

新加坡从4月7日起,实施了两个多月的病毒阻断措施,从6月19日起,开始进入新冠肺炎病毒阻断措施解封后的第二阶段。6月23日下午,在新加坡总统哈莉玛颁布选举令状前,李显龙罕见地透过电视和网络等多个渠道,发表全国讲话,解释为何必须在病毒阻断措施结束不久后,就建议总统解散国会,在此特殊时期举行大选,而不是等到明年4月14日的最后期限。他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要“确保执政者继续专注于国事”。

李显龙说:“如今,疫情大致上稳定下来了,举行大选,先清理掉手头上这件事,能够给新一届政府全新的五年任期,让他们集中精力在重要的国家议程上。” 问题是,在疫情尚未彻底结束之前,还有什么比疫情这个人命关天的大事更加“重要的国家议程”呢?

显然,李显龙所说的“确保执政者继续专注于国事”“重要的国家议程”,无非就是确定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绝对不能败选,而且,还要争取高票胜选。

在上届大选,即2015年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取得69.9%的得票率。这次的选举,是以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领导,以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带头的第四代领导班子为主要策划。如果继续执政(当然毫无悬念),在下届政府的任期内,李显龙将卸下总理的职务,交由李光耀在世时的秘书王瑞杰接替。届时,李显龙可能充当其父当年的角色,当个资政什么的,“垂帘听政”。

即使大选只是一个程序而已,但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执政党依然做了充分准备。比如:本次,即第13届全国选举,将有14个单选区和17个集选区,总共有93个议席,比上次大选多了4个;符合投票资格的选民共265万3942人。2016年底,国会进行过一次修宪,非选区议员制也有了变化,非选区议员人数上限为12名,这种安排将会影响到反对党的部署。在疫情情况下大选,更会让反对党措手不及,无从准备。

二、新加坡经济严重衰退,未来的不确定性更难把握

李显龙在最近的多次演讲和发表的文章中,都预测新加坡今年的经济将萎缩4%-7%,是新加坡建国以来最糟糕的一年。他还表示,政府将投入相当于GDP的20%的资金挽救经济的下滑。

即使如此,李显龙也表示,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也会让新加坡这个依赖外贸和旅游的外向型经济的前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不可预测。换句话说,虽然目前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没准儿未来的经济更加糟糕,倒不如选择现在相对“好一点”的时期,举行大选,胜算或者说漂亮的胜算,几率更大一些。

三、避免李显扬坐大而威胁执政党地位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次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以及妹妹李玮玲,因为父亲故居的安排等原因,早已与李显龙兄弟阋墙,反目成仇。家庭内部的纠纷公开之后,李显扬甚至指责李显龙意欲培养自己的儿子李宏毅接班,形成李家第三代的李氏天下。而民间则流传,李显扬的儿子李桓武更有执政才能。

因此,新加坡民间一直传言李显扬加入反对党,与李显龙对决。6月24日,李显扬与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共进早餐。随后,陈清木确认李显扬加入反对党——前进党。

如果让李显扬坐大,那将是对李显龙的巨大威胁,尤其是李显龙身体欠佳,先后患个喉癌和前列腺癌,甚至在群众大会上演讲时晕倒过。而李显扬身体却很健康。一旦李显龙有个三长两短,那么,新加坡的政局必然不稳,李显扬被“黄袍加身”,取而代之是很有可能的。

因此,李显龙急于安排大选,也是制止李显扬参加今年大选的一个重要考量。尽管李显扬是否会参加即将举行的大选还不清楚,但是,李显龙不得不防。

李光耀先生生前,我有幸见过几次,零距离接触和交流过。他是个很有智慧的人,他生前设计的国家体系,既让人产生民主的幻觉,又实现了家族传承的愿望。换句话说,他扯了一块遮羞布掩盖了李家天下长期执政的事实和愿望。但是,怕就怕后人未必能够传承,守住其家业。这次大选,或是李光耀先生所开创基业的倒数一两次持守的机会。

新加坡抗击的脚步还没有走远,这个东南亚岛国还没有完全放开,作为东南亚地区受到影响最大的国家,新加坡在最需要恢复元气的时候进行新一轮大选,而李显龙给各党派准备的时间不足两周,他表示选择这个时间点是为了让下一届政府集中精力做事情,但是如此着急的解散议会还是能够让我们看出李显龙信心不足,而他的亲弟弟李显阳最近宣布加入反对派新进步党,从而成为反对李显龙的急先锋,虽然李显龙在抗击过程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他也清楚,如果不趁着解决的余威,他很可能会失去对局面的掌控。

李显龙是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的长子,这位老人一手撑起了新加坡这个岛国,如果没用李光耀,这个国家不会成为亚洲四小龙,也不会在短期内从一个不如缅甸的贫穷小国变为发达国家,但是李光耀如此做也有自己的私心,他想要自己的子孙可以一直位居高位,虽然李光耀之后没有直接传给李显龙,但是他还是在羽翼丰满之后顺利的成为了新加坡总理,不过李显龙并没有李光耀的手段,他甚至连自己的家庭都没有处理好。

李显龙原本身体就不是很好,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上台之后又给了新加坡足够大的压力,这些都让李显龙感到有些疲惫,所以李显龙早早地开始提拔王瑞杰担任自己的接班人,但是因为王瑞杰本身比较低调,给人感觉也很是儒雅,而李显龙又出现了弟弟和妹妹反对哥哥的丑闻,这让他对连任并没有足够多的信心,因为李显龙这一次是为接班做准备,他显然要给下一任留下一个好摊子,所以李显龙选择在刚刚结束的时候进行大选,毕竟期间反对派为了表示团结抗击放弃了指责李显龙的各种政策,如今给反对派的时间又不多,这也是李显龙想要大获全胜最好的机会。

李显龙原本就是自信心不足,而他的弟弟又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李显龙的亲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对哥哥早就心怀不满,他们一直指责李显龙想要借助李光耀的威望来培养自己的长子李毅鹏,同时还指责李显龙想要家天下,这一次新加坡大选刚刚宣布日期,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就表示自己已经加入到了反对派新进步党,想要帮助他们击败李显龙,李显扬自身的经验并不是很丰富,但是他的这个做法却会对李显龙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毕竟自己的弟弟都反对自己,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说服别人支持自己。

李显龙对于这一次选举非常看重,他显然已经接受了自己后代不从政的现实,但是他并不想将自己父亲打下的基业彻底失去,至少他要将这份基业交到王瑞杰手上,李显龙如此急切的想要进行大选,当然行动党在新加坡的底蕴很深,他们就算是想要失败也很难,不过如今李显龙可以说是内外交困,他想要完胜交班完成急流勇退,所以他有些紧张,也有些信心不足,当然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不论这一次大选结果如何,新加坡李家时代都不会持续太久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