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离职后的去向被挖角2020上半年131位基金经理离职潮凶猛

【吸收财讯】牛股猎人阿甘 : 市场严重分化,少数个股的牛市,基金经理踩不到布点,业绩会明显落后。基金经理混日子越来越难了,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大公司有资金规模优势,更容易抱团取暖出业绩。 。。6月29日,原新华基金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崔建波转任方正富邦基金首席投资官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6月以来中欧基金、泰达宏利基金等多家公司都出现基金经理变动情况。而今年以来已有超过百位基金经理离职。原标题:基金经理离职潮凶猛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6月30日,朱雀基金旗下朱雀产业臻选、朱雀产业智选和朱雀企业优胜等基金均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公告称张延鹏因个人原因离任,不再担任上述基金的基金经理。“今年我们公司可能会来不少新基金经理,公司准备大手笔重建投研体系。”6月30日,一家中小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一方面是绩差基金经理面临考核压力离职,一方面则是当前市场对明星基金经理效应的追捧给绩优基金经理带来更多机遇,公募基金市场的基金经理流动持续加速。

  离职潮凶猛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共有131位基金经理离职,其中涉及77家基金公司,共有36家基金公司的离职基金经理人数在两人以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基金经理离职人数最多的是中邮基金,共有5位基金经理离职,其次则是东吴基金和易方达基金,二者均有4位基金经理离职。

除此之外,华夏基金、嘉实基金、长信基金等11家基金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均有3位基金经理离职;宝盈基金、大成基金、富国基金、光大保德信基金等22家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则有2位基金经理离职。

而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基金经理离职人数同比增长了10%。

从基金经理情况来看,不少离职的基金经理在原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任职年限甚至超过10年。

譬如华夏基金原基金经理魏镇江,其最早于2010年2月担任华夏债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直到今年6月23日宣告离职;新华基金原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崔建波,在新华基金担任基金经理的年限也超过10年。

“一方面可能是挖角的原因,另一方面‘奔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今年市场景气,‘奔私’也将是一个趋势。”北京某公募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早前在今年5月,东证资管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变更的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林鹏因个人原因离任,并卸任四只基金的基金经理。

按照此前报道,林鹏离职后或将创业,筹备私募。

资料显示,林鹏在东方证券的任职时间长达22年,自1998年起开始从事证券行业工作。历任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研究员,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部投资经理、副总经理、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等。

林鹏也一直是东证资管的明星基金经理。数据显示,林鹏管理的东方红睿丰混合,在其自2014年9月25日至2020年5月16日超过5年的任职期间内,任职回报超过200%;东方红睿元混合以及东方红睿阳三年混合两只基金在其任职期间的回报也超过100%。

“主要离职原因有几个方面,比如基金公司给予的福利待遇以及职位不理想,或者投资理念和公司不一致,基金经理会选择离职,寻求待遇或者更好的公司;此外也有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业绩较弱,不能给公司带来理想的收益,迫于业绩压力离职;而很多明星基金经理在取得投资者的信赖之后,会选择进行创业,从而更好地实现自身的价值。”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表示。

“现在资管行业大发展,很多私募、银行理财子公司等发展壮大,行业对基金经理的需求也在增加。”华南一家公募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离任影响待解

从今年离任的基金经理情况来看,明星基金经理的变动不在少数。譬如东证资管的林鹏以及新华基金的崔建波,均为行业老将。

“明星基金经理以及投资老将的离职会对基金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基金业绩好坏最核心的影响因素是基金经理的研究以及投资能力,基金经理一旦离职,就意味着基金的风格以及方向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在投资者十分信赖明星基金经理的情况下,基金经理的离职会导致基金的赎回。”张婷表示。

“现在很多新基金发行宣传侧重打造明星基金经理,不少投资者看重基金经理业绩买入基金,基金经理宣告离职后管理的产品出现业绩波动,对投资者带来影响也难以避免。”某大型公募基金渠道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譬如本月富国基金宣告基金经理于洋因个人职业发展原因离职,而早前于洋担任基金经理的富国医药成长30,刚刚于今年4月份成立。截至于洋离任,其对这只新基金的管理时间尚不足两个月。

而早前在富国医药成长30的发行宣传中,于洋的过往投资业绩则作为宣传重点。数据显示,于洋此前管理的富国精准医疗混合、富国新动力灵活配置混合以及富国医疗保健行业混合3只基金在其不足三年的任职期间内,回报均超过了100%。

于洋离任后,基金经理刘博接管了富国新动力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孙笑悦接管了富国精准医疗混合、富国医疗保健行业混合以及富国医药成长30。数据显示,孙笑悦自今年4月9日起才正式上任基金经理,任职最长时间尚不足三个月。

 

投资基金最麻心的二件事就是因为基金业绩好,规模越来越多,慢慢变的平凡,还有就是基金经理离职,果断不出所料,于洋已经从所有管理的富国基金离职。。。

事实上,近年来业绩表现较好的新生代基金经理上任不久就离职的不在少数。而从行业情况来看,如果基金公司给予的福利待遇以及职位不理想,也会加速这批基金经理的离职。2020年已然过半,上半年虽然市场几经起伏,但基金经理离职潮仍未停止。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年内已有114位基金经理离职。而离职基金经理离职原因却各不相同,绩优基金经理纷纷跳槽或者离职创业,也有不少极差基金经理黯然离职。

年内超百位基金经理离职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今年来已有114位基金经理离职,涉及72家基金公司。而2019年上半年共119位基金经理离职,2019年全年共231位基金经理离职。今年上半年基金经理离职人数虽然较去年略多,但离职频率基本与去年同期相同。

详细来看,上半年共有32家基金公司离职基金经理在2位以上,其中中邮基金旗下上半年共有5位基金经理离职,离职人数最多,东吴基金上半年有4位基金经理离职,安信基金、人保资产、泰达宏利基金等32家公司有2位以上基金经理离职。

与过去数年不同的是,近两年来离职基金经理的原因各不相同,有部分基金经理主动离职为寻求更好平台;还有部分绩优基金经理被挖角,尤其是量化基金经理,近年来不少新晋基金公司重视量化投资,此类基金经理不愁下家。

此外,近年来行业竞争日趋激化,投资者体验被提升至一个新的高度,若基金经理业绩考核连续不及格,此类绩差基金经理只能黯然退场,这在今年上半年尤为突出。

绩差基金经理一走了之留下“一地鸡毛”

有基金分析人士表示,基金经理离职是行业长期存在的现象,无论市场好坏,基金经理跳槽或被动离职都会增加。

今年上半年就有绩优基金经理离职创业,其中东方红资产旗下明星基金经理林鹏离职备受市场关注。作为2018年冠军基金经理,林鹏成为2019年市场上曝光率最高的流量明星,东方红资产旗下多只新基金成为“爆款”。

有媒体报道,林鹏的下一站可能会选择创业,成立私募基金公司,这也是近些年来不少业界“大佬”的选择。此外,今年上半年还有安信基金旗下杨扬、龙川、融通基金旗下付伟琦等多位绩优基金经理离职。

除绩优基金经理外,上半年绩差基金经理黯然离职者亦不在少数。

6月9日,民生加银基金发布公告,民生加银精选混合、民生加银新动力混合基金经理黄一明离职。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黄一明任职民生加银精选混合基金经理一年半,任职总回报-13.73%,任职年化回报-8.21%,落后业绩比较基准34.13%,在同类基金排名倒数。黄一明任职民生加银新动力混合A基金经理一年半,任职总回报-7.45%,任职年化回报-4.39%,落后业绩比较基准23.39%,在同类基金排名倒数。特别是任职期间经过2019年权益类基金业绩普遍爆发的年份,所管权益类基金业绩依然为负,基民投资体验必然被打“差评”。

另据数据显示,有其他基金公司早在今年一季度就已经开始清退绩差基金经理工作。

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东吴基金旗下张能进、朱冰兵、付琦三位基金经理先后离职。其中付琦2018年3月起任职东吴国企改革基金经理,任职年化回报-4.38%;朱冰兵2017年3月起任职东吴中证新兴基金经理,任职年化回报1.83%;张能进2018年2月起任职东吴新经济基金经理,任职年化回报-0.69%。三位基金经理所管基金业绩均排名同类底部,业绩表现不佳。

此外,光大保德新基金旗下盛松、何奇也分别于今年2月份和5月份离职,盛松2017年1月起管理光大保德信量化股票,任职年化回报-1.47%,落后业绩比较基准25%之多;何奇任职的光大保德信多策略精选18个月定开混合、光大保德信优选一年混合等多只基金均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绩优基金经理和绩差基金经理离职也引起了诸多投资者不满。有投资者为追求绩优基金经理明星效应选择跟投基金经理所管新基金,但不久基金经理离职,投资者对于基金后期业绩开始持怀疑态度,对基金公司以明星基金经理为名发行新基金的行为提出质疑。

而绩差基金经理离职则更为投资者所诟病。一位民生加银精选混合持有人就在黄一明离职后称:持有这个基金6年了,10万变成了4万多,每天看着想哭,哭能怎样呢?希望新一任经理能让基民感觉到“柳暗花明又一春’创造让基民兴奋的利率,成为真正的民生经理!

而数据显示,民生加银精选混合2010年成立至今共有8位基金经理离任,其中只有2014年7月至2016年7月大牛市期间在任的一位基金经理任期回报超越业绩比较基准,其他7位离任基金经理任期回报均跑输业绩比较基准,其中6位任期年化回报为负。

有内人人士认为,当前各家基金公司都有合理的考核机制,如果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表现都不好,淘汰这样的基金经理对于投资者来讲是一件好事。而且,公募基金作为金融行业的“黄埔军校”闻名已久,优秀的投研人才会不断上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