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凰珠宝贾志宏质押80吨黄金是铜合金表面镀金背后如何行骗

真是个人才,内外勾结,如果深查可以想象,写的真好!。。。10年前,当他需要钱时,向湖北省内的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申请高息的贷款。他从公司拿出了两根金条作为抵押。 好巧不巧的是,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是佛门中人,信仰藏传佛教。老板到了西藏拉萨,为了表达虔诚之心,将金条作为礼佛贡品,请圣僧转交给佛祖。来源:雪球App,作者: 明哥夜谈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1

姓贾的老板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大人物。

明哥说的可不只是那个身在美国、却口口声声说「下周回国」的贾跃亭。

每天和黄金打交道的湖北前富豪:贾志宏,10年前就把佛祖都惊动了。

他有2个让世人印象深刻的特点:

缺钱;

有金子。

《财新周刊》挖出了他身上的一则故事。

10年前,当他需要钱时,向湖北省内的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申请高息的贷款。他从公司拿出了两根金条作为抵押。

好巧不巧的是,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是佛门中人,信仰藏传佛教。老板到了西藏拉萨,为了表达虔诚之心,将金条作为礼佛贡品,请圣僧转交给佛祖。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图源:青驿网@vitotaro752005,版权所有)

老板没想到的是,从拉萨回到武汉的班机刚落地,就收到了圣僧的深邃来电:

你为何拿两块假黄金,欺骗佛祖呢?

老板惊觉兹事体大,赶紧将金属块要了回来,退给了贾志宏,要回来了贷款。

这是贾志宏遗留在民间的一则轶事,也是他和佛祖产生的第一次绯闻。

自此往后,湖北省内的金融机构都知晓了贾志宏的英雄事迹。

2

贾志宏的原始资本从何而来,一直都是个秘闻。

坊间传闻,他军旅出身,还在香港潜伏过6年,后来携带了一亿元人民币回到大陆。

2002年,41岁的他,收购了中国人民银行位于湖北省一家行将破败的制金厂,并以此为基础,购入了几台制金设备,就办起来「金凰珠宝」。

把厂子办起来的贾老板,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

邀请政府部门的领导、金融机构的老总,来到金光闪闪的金库里,用金黄色的光芒闪瞎他们的双眼。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在金子的助攻下,「金凰珠宝」很快成为了武汉市高新技术企业、湖北省名牌企业、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社会实践基地、上海黄金交易所综合类会员。

贾老板的大舞台,徐徐展开。他想到了资本市场这个大池塘。

于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他就叩开了证监会的大门,申请在国内A股上市。在上市答辩环节,发行审核委员会的专家们,例行性地抓住了招股书上的业务细节,让贾老板答辩。

比如:为什么前5大客户对黄金的采购量,前一年全年才4吨,却暴涨至2008年第一季度的94吨,难道这些客户都是吞金兽吗?

明哥没有在现场,后来有人说,在答辩现场的贾老板:

浑身颤抖,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明哥实在不明白,背后有金光护法,内心连佛祖都不惧的贾老板,怎么在那一刻失了魂。

难道说一句“客户们傻到见金子眼开”,就那么难吗?

所幸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终于还是在2010年的8月中旬,站到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成功将「金凰珠宝」带上了市。

但是很快,他便和很多前辈企业家们一样,发现了美国股民们虽然天真、单纯,能够信你一次,却不会再信第二次。在短短的3年时间内,股价就跌掉了75%,市值只有7000万美元了。

贾老板满腹的委屈,觉得美国股民们真是不开化,他们即使不相信自己,总应该相信金条吧?

于是,他回望着满腔热忱的地方领导、金融机构,和门店里摩肩擦踵的大妈们,一脑子的报国热情,又被激发了起来。

3

2013年,穷到只剩下金子的贾老板,又缺钱了。

有人会说,坐在金山上,还能找不到钱吗?

这一次,贾老板打通了任督二脉,找到了比金子更来钱的路子。

他找到了长安信托,让信托公司面向公众发行信托产品,募集2亿资金,投入到房地产开发项目,年化利息是13.5%。

为了打消信托公司的疑虑,主动提出,以等值的金条作为质押物,并且给金条买了份保险,一旦有损或失值,保险公司就赔付给受益人长安信托。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他开创性地为这种融资模式,取了个上档次的金融术语:黄金质押+保单增信。这叫双重保险。

看到这里有人会问,既然「金凰珠宝」是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会员,金子又是真的足值,为何不直接将金子交给上海黄金交易所质押,来融资呢?那样还款利息还能低点。

你能想到这里,充分说明了这么多年来,明哥对你的财经教育是到位的,至少可以去信托公司上班了。

因为,信托公司的人,就没想到这一点。

不过长安信托的人,和后来的金融机构们相比,运气好得上天。因为2015年,贾老板按照合同的约定,带着本金和利息,来赎回当初质押的黄金了。

贾老板的心中,升腾起了小额钓大鱼的宏伟篇章。

4

他是被中国A股伤过的人。在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

既然证监会不让「金凰珠宝」直接上市,那就曲线救国,让另一家公司「金凰实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这就好像某些国人的做派一样,既然反美不成,那就赴美生子,成为美国人他爹,以后在家就天天打美国人。

刚好,湖北省的国有企业「三环集团」,要引入民营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2018年1月,贾老板以近70亿元的估值,获得三环集团有限公司99.97%股份,被当地盛赞为:

湖北国企改革新样本。

他的如意算盘,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也不复杂。

无论70亿元资金从何而来,只要这事情能搞成了,直接控制了「三环集团」,就间接控制了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襄阳轴承」。到时候,想要多少钱,都直接向资本市场索取就是了。

所以,他的当务之急是找钱。

这一次,贾老板就轻车熟路了。

他找来了恒丰银行,以及国内几乎所有的信托公司:

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长安信托、北方信托、张家口银行、昆仑信托、天津信托、中航信托……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国内能叫得上名号的信托公司,除了湖北省内的,几乎被他一网打尽。

那湖北省的信托公司怎么就不出面呢?因为他们心中有了佛祖。

省外信托公司的人也不全是见金子眼开的。

比如,民生信托的人要求全程见证黄金的检测、入库环节,堪比美国大片。

金凰珠宝、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金银饰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民生信托,四方将近20名见证人,

现场全程视频录像;

将黄金融化成不规则形状;

光谱扫描;

现场鉴定;

运至银行金库;

分发指纹密码和钥匙。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你能想象到的所有高科技元素,全部使用上了,不可谓不隆重、不安全。

入库前抽检结果为真,入库后银行保险柜没有开箱记录,就算佛祖来了,应该可以确保金条们安然无恙吧。

金融机构们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从2015年开始,金融机构们,都面向公众发行各种信托、理财产品,从老百姓手中募集到了300余亿元,转而贷给了贾老板。

机构们的信心,来自于质押在银行金库中的83吨金子、人保财险公司的保单,以及对贾老板入主上市公司的美好蓝图。

截止2020年5月份,还有160亿元,将在10月份到期。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5

贾老板的春秋大梦,虽然目的是空手套白狼,听起来是天衣无缝,然而,走多了夜路,总会碰到鬼的。

他的如意算盘,是尽快将钱拿过来,完成对湖北国企「三环集团」的绝对控制,然后由旗下的上市公司,来回补现金,偿还贷款。反正最后的雷锋,来自于股民们。

没想到的是,链条太长,就容易断。

2018年底,「三环集团」原来的领导班子,在反贪风暴中集体被查,大家才明白过来,崽卖爷田心不疼,原来领导班子和贾老板,和评估机构串通起来,故意压低了国有资产的评估价值。

于是,和贾老板交接的那批人都进去了,股权交割也就无限期延迟了。

而这边,恒丰银行、多家信托公司的钱,就快到期了。一开始,大家都不着急,毕竟用这些金融机构负责风险控制的人的话:

手中有金,心中不惊。

等到贾老板陆陆续续开始违约了,关系最近的,甚至是「金凰实业」股东方的东莞信托,也坐不住了。

2020年2月,东莞信托的人,已经顾不上防疫措施,冲破重重阻力,要求法院授权,对金库中的黄金,进行数量和质量的全面检测。检测结果让他们魂飞魄散,因为检测报告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这不是黄金,而是白铜板砖。

这时候,所有信托公司的人终于想起来了,贾老板的企业,根本不可能有83吨黄金。因为在2019年,我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量也才1958吨,知名的上市公司紫金矿业每年开足马力,也只能生产40吨;一家出了湖北就没人认识的企业却拥有全国储备的4%以上?

佛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能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你说这些金融机构们也是傻子吗?明哥可没这么说过。

所有人都满腹疑问:同样一批金子,入库前抽检结果为真,之后再检测结果为假,银行金库保险柜中也没有开箱记录,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明哥觉得,这些人一定没有看过电影《疯狂的石头》。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真假黄金大劫案:佛祖戳穿160亿元骗局

83吨黄金里,究竟有几两真黄金,只有贾老板一个人知道。

他们是如何串通一气掉包的,估计只有佛祖知道。

连保险公司都不知道。

因为,当几十家信托公司,向人保财险、大地财险,申请理赔时,保险公司拿出了当时的保险合同,只有在以下四种情况下,黄金发生了损坏、不足值,保险公司才需要赔付:(一)火灾;(二)爆炸;(三)雷击;(四)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

原来,金融机构们,压根没有看保险合同。

直到此刻,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才意识到了:

贾老板比银保监会更懂金融,比信托公司更懂保险,比保险公司更懂信托;

更可怕的是,上海黄金交易所,既没他懂金融,也没他懂黄金。

因为直至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才取消「金凰珠宝」的会员资格。

这些多年,他们都干啥去了?

明哥清点了下,160多亿元爆雷的金额里:

民生信托40.74亿、恒丰银行38.94亿、东莞信托33.7亿、安信信托19.19亿、四川信托18.1亿、长安信托8亿元、北方信托6亿元、天津信托6亿元、昆仑信托3亿元、中航信托2.9亿元、中经贸易3亿元、融资租赁2亿元、张家口银行1.8亿元、永泰小贷0.59亿元……

反正是从老百姓口袋里募来的钱,这些金融机构,现在还淡定得很。

明哥真是觉得,现在是金融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攻坚期,2家银行、9家信托、3家其余金融机构,真应该把风险控制、尽职调查、法务部的人都给开除了。

那工作谁来干呢?

不用凡人,摆一尊佛祖就行了。

因为他们还没有一尊佛祖来得有用。

(本文原创发布于微信上的公众号:青驿。该号聚焦于商业、房价、经济、民生等热点话题,揭露社会百态真相。想看更多深喉文章,邀请你在微信上搜索后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