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模拟深访企业管理篇段永平投资思路梳理107-122营销不重要

@大道无形我有型 :

118:应该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其实就是聚焦的意思。

投资中,钱少更应该集中优势兵力,没有理由不去买自己看懂的,而去追求分散。

小雅模拟深访企业家&投资家段永平系列4来源:雪球App,作者: 用心的小雅

 

不存在弯道超车的企业

107 小雅:经营企业,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段永平:做正确的事情,把事情做正确。前者是“道”,后者是“术”,“道”是先于“术”的。

只要方向是对的,方法笨一点,也只是做得慢一点,不会走错路。做得不好的企业,往往是因为犯了一些比较大的错误,没有做正确的事情。

但一件事情的对或错,本身就很难判断,判断出来后做不做,执行起来也难。

我在美国的时候,去机场接一位步步高的同事,估计要在机场等一个小时,所以在机场停车场投了一个小时停车收费的币,结果,那位同事提前半小时就来了。

这就有个问题:多投了半个小时的币,是继续在车里等这半小时,还是浪费多投的这半小时的钱?结论不言而喻的,肯定是开车走人。

但在实际决策中,很多人都犯继续等下去的愚蠢错误,这个事情我已经投入了几千万呀,为了救这些沉下去的成本再投入几千万,明知事情是错的还要坚持做下去,结果自然败得更惨。

对的事情要坚持,不对的事情,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做,都要叫停。

108 小雅:你怎么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段永平:我们公司对一件事情对错的判断标准,就是公司的企业文化,如本分、诚信、品质、消费者导向等。

如果不能判定这件事情是对的,我们可以列出哪些是错的。这样,理解和执行起来就容易些。

我们企业之所以活到现在,并且还活得还好,是因为我们少犯了许多错误。失误率少,成功的机会就大,我做投资也是这样。

如打乒乓球,偶尔打几个好球是正常的,但失误几个也就一样了。失误少的一方,肯定是最后的胜利者。

109 小雅:有时候,人们明知对错,但是选择利益。

段永平:中国人的文化是“利益”文化,人们往往以利益为重,为了获取利益,可能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但偏偏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把不对的事情做的很好。

结果会怎么样呢?短期里可能会取得成功,但长期来说,他们必定会失败。

110 小雅:怎么看待中国企业爱弯道超车?

段永平:Alaska有句话,shortcut is the fastest way to get lost(捷径是迷路的最快办法。)

不存在什么弯道超车的事情,关注本质最重要!不然即使超过去,也会被超回来。

做什么事情都要慢慢地快。例如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你的目的是安全抵达目的,而不是快速抵达,为求速度把企业做死是不划算的。

好多高手与泰格· 伍兹打高尔夫,最后一杆几码距离就是推不进,不是技术的原因,是没有保持平常心,老想着这一杆推进去了就是冠军了,就可以赢伍兹了。

伍兹的厉害处就是,就想这一杆该怎样打就怎样打,所以就赢多输少了。

做企业也是一样要有平常心。企业发展出现一点挫折或取得进步都是正常的,要赢得起,也要输得起。

企业家的致命缺陷

111 小雅:成功的CEO,有什么过人之处?

段永平:很多所谓厉害的人,仅仅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老老实实做该做的事情而已,单看每件事情,是很难看出来他们厉害在哪里的。

另外,有时候必须决策时,不决策也是重大决策失误。

112 小雅:CEO的致命缺陷是哪些?

段永平:没研究过。但我读中欧时曾经看过,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integrity(诚信),违背integrity的品质,可能会致命的吧,时间足够长的话。

113 小雅:你怎么评价马云?

段永平:马云内心深处是有个江湖的,他是个武林高手。提到他,我总会想起那个面对一堆偷井盖的大汉、还敢大吼一声的马云。每当想起这个时刻,我心里总有一丝感动。

我不确定如果自己面对几个大汉,我敢大吼一句。

我个人直接面对过的最需要勇气的时候,是在小霸王早期,广州有人假冒我们的商标,当时公司的法律顾问不敢去管,我只好自己提个包,假装买货的人,去卖假货的地方订了一批货,并让他们送到火车站以便人赃俱获。当时执法部门很给力啊,不然我就跑不掉了。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但马云是可以选择离开的。

114 小雅:创业者怎么知道坚持是对的,还是错的?

段永平:很简单,如果你坚持不下来了,就坚持不下来了。你坚持下来的东西,肯定是你放不下的,到时候你自己会知道。

115 小雅:怎么样选对合伙人和员工?

段永平:一次就找对那是运气。主要是要有标准,该淘汰淘汰,该散伙散伙。知道错了,要有停止的勇气,越早停止,代价越小。

企业要“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116 小雅:作为营销知名的企业家,谈谈你的营销方法?

段永平:营销一点儿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产品。

没有哪家公司的失败,是因为营销失败。公司失败,本质都是因为产品的失败。

营销不好,顶多就是卖的慢一点,但是只要产品好,不论营销好坏,20年后结果都一样。

当然,我不是说不要营销,事实上,我们营销做得很好。

117 小雅:什么是好产品?

段永平:就是用户导向的产品。我们总是说,量不重要,利润不重要,最重要得是要做对的事情,要找到消费者的真实需求并想法满足。

118 小雅:怎么才能做出好产品?

段永平:我在公司内部讲鸡肋原则,就是毛泽东讲的“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原则。

我们做的产品,都是国际大公司食之无味、不想做的东西,好比是它的鸡肋,用拳头打跳蚤,它犯不着。

如果非去做国际大公司眼中“鸡腿”类产品,人家一定跟你拼命,尽可能不要跟那些实力比我们强很多的人做直接竞争对手。

但鸡肋也是相对的,要评估我们可能有的优势,哪怕是局部优势。

比如,DVD产品SONY也做了,但是在中国这个局部,我们集中优势兵力,投入比SONY大,比SONY更了解这个市场,在国内市场,我们的DVD就可以做,而且可以做得很好。

119 小雅:这就是你常说的“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段永平:所有的高手都是敢为天下后的,只是做的比别人更好。

敢为天下后,是因为你猜市场的需求往往很难,培育市场、教育消费者的过程是极其缓慢的,代价十分昂贵,等别人已经把需求明确了,你去满足这个需求,就更确定。

好多成功的企业都是后面跟进的,例如:微软从windows到word,它没有哪个产品是敢为天下先的,但是一旦它发现哪个产品有市场就调以重兵进去,然后把它做成行业第一。

在我们这种所谓的中小型企业里,“敢为天下后”的战略可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阶段性的战略。

“敢为天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避开市场风险,虽然很多人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其实还有很多人做了第一个吃河豚的人。

120 小雅:生产出好的产品后,怎么打广告更有效?

段永平:广告是效率导向的,瞄得最准的广告大概就是搜索类广告,最不好的广告就是夸大其词的广告,因为长期来讲,消费者是个极聪明的群体。广告能影响的消费者大概只有20%左右,其余全靠产品本身。

121 小雅:你怎么看产品针对不同客户的差异化定价?

段永平:价格不一致,迟早会被发现;二是客户发现能议价,会想尽办法跟你讨价还价,浪费很多时间,价格一致,会省很多麻烦。做产品,主要是要抓住客户的需求,而不是价格。

122 小雅:现在手机企业有两种模式,一是小米这种先圈用户,再通过其他方式变现;二是苹果这样,靠产品本身赚钱。哪种模式更好?

段永平:首先,圈客户的角度,苹果比小米厉害。

其次,长远来看,没有什么企业是靠便宜赚钱的。性价比,都是给自己找借口。

我们早年经常提性价比,直到我有一次跟一个中国通的日本人谈合作,说到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高时,对方很困惑地问道,什么是性价比?日本人的词典里似乎是没有性价比这个东西的。

我之后又花了很久才悟到,“性价比”实际就是性能不够好的借口啊。我希望我们公司不会再在任何地方使用这个词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