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桐庐朱宝良犯了什么事红楼董事长朱宝良最新消息转让兰州民百

【吸收财讯: 为杭州经济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喔 ,违法成本太低!股民受损严重! 】6月24日,西北地区最大商贸上市企业兰州民百(600738.SH)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红楼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红楼集团”)拟以10亿元的总价款向浙江元明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元明”)转让公司控股权。原标题:从“首富”到阶下囚,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位于杭州市中心新华路上的红楼集团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如本次交易得以完成,兰州民百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将失去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2020年1月15日,朱宝良已因涉嫌强迫交易罪等多项罪名被浙江桐庐县检察院批捕。2020年1月20日,桐庐县公安局发布《关于征集朱宝良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称,2019年12月以来,桐庐警方查处了朱宝良等犯罪嫌疑人,桐庐公安公开悬赏征集朱宝良等人的犯罪线索,最高奖励达到50万元。

朱宝良是兰州民百实控人,也是总部位于杭州的中国民企500强红楼集团的实控人。2019年10月,朱宝良、洪一丹夫妇以41亿元的身家登上《2019年胡润百富榜》,朱宝良个人曾连续多年位居“中国快递之乡”浙江桐庐的富豪榜首位。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桐庐警方关于征集朱宝良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截图

倏忽之间,从富豪榜上的常客,到变卖核心资产,跌落为阶下囚,朱宝良经历了怎样的跌宕浮沉?

全国首位受让国有股的民营企业家

资料显示,朱宝良1962年5月出生于浙江桐庐县瑶琳镇,高中学历,早年丧父,靠母亲将其拉扯大。1992年,时年30岁的朱宝良怀揣3000元积蓄来到杭州闯荡。

来到杭州的朱宝良从租门面卖衣服起家,他摆过服装摊,开过服装厂,也做过劳务企业,干过贸易公司。

三年之后,朱宝良的商业才华开始显现。

1995年,朱宝良成立金都实业有限公司,通过租下杭州第一织布厂的厂房,改建成杭州家电城对外招租,这或许是朱宝良在杭州掘得的第一桶金。

此后,沿着做专业市场这条路,朱宝良连续出击。

1996年,朱宝良耗资1500万租下杭州都锦生丝织厂位于市中心的闲置厂房并进行改造,建成杭州金都鞋城。1997年,朱宝良又盘下杭州福华丝织厂位于杭州凤起路上的50多亩土地,投资1亿多元建成后来知名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

而让朱宝良真正声名鹊起的是对浙江富春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春江旅游公司”)国有股权的收购。

2000年,朱宝良出资近9000万元,收购桐庐县旅游总公司持有的富春江旅游公司49.6%国有股权。控制富春江旅游公司不仅让朱宝良一度控制了桐庐的大量旅游资源,更让他成为全国首位受让国有股的民营企业家,一时间名声大噪。

2001年5月,朱宝良的金都实业有限公司更名为浙江红楼旅游集团有限公司,2004年又更名为红楼集团有限公司,此时,“红楼系”企业已见雏形,朱宝良也开始在浙江商界崭露头角。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红楼集团办公楼外墙上由朱宝良题写的“中国红楼集团”字样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关于朱宝良的个人经历和性格特点,一位曾与朱宝良熟悉的桐庐籍企业家李兵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公开报道中称朱宝良是高中文化程度,但据我所知他读了一年初中就退学了,当时他父亲身体不好,他退学顶替父亲进厂当工人,后来工厂倒闭,他在瑶琳老家办羊毛衫厂,之后在桐庐县城里开过饭店,直到30岁才去杭州发展。”

“朱宝良性格中有两面性,一方面是性格倔强,吃苦耐劳,敢冒险,有魄力,但也有些蛮横,不达目的不罢休。”李兵说。

“红楼系”企业经营状况良莠不齐

在杭州屡战屡胜的同时,朱宝良也开始走出杭州,东进上海,北上南京,直至更远的兰州。

1998年,朱宝良在徐家汇开办起上海宝良家电市场,并耗资4.6亿元获得位于上海城隍庙附近的福都商厦。2001年,朱宝良以5500万元的价格收购南京夫子庙附近新浪潮广场长期使用权,打造知名的南京杭州环北市场。

2003年10月,在兰州民百已经连亏三年,行将退市的关头,朱宝良的红楼集团以1.09亿元拿下兰州民百28.8%的国有股份,成为兰州民百第一大股东,兰州民百成功保壳。

2004年,朱宝良以28.3亿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为桐庐“首富”。红楼集团也步步做大,进入全国民企500强之列。

红楼集团官网显示,集团下属控股企业及分支机构包括:全国首家转让国有股的富春江旅游公司、西北地区最大的商贸领域上市公司兰州民百,以及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杭州环北丝绸服装城有限公司、南京环北市场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南京环北市场)、浙江红楼国际饭店有限公司、杭州红楼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兰州红楼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省丝绸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省丝绸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浙江红楼饮料有限公司、上海红楼控股有限公司等著名企业,员工近十万人,荣获“浙江省知名商号”、多次被授予“信用优良企业”等荣誉称号。

从杭州西部山区里的小镇青年,到掌控杭州、上海、南京等地多个大型专业市场,入主西北地区知名上市企业,朱宝良可谓“草根逆袭”的代表。

天眼查数据显示,朱宝良目前实际控制的“红楼系”企业仍达60家余家,业务涵盖零售百货、专业市场、金融投资、精品旅游、宾馆饭店、高档房产、电子商务等诸多领域。

“红楼系”企业数量众多,但经营状况良莠不齐。

7月3日,《中国经济周刊》实地走访位于杭州市中心凤起路上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在市场二楼,记者发现大量商铺处于闭门歇业的状态,客流较少。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位于杭州市中心凤起路上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一位商铺业主向记者表示,目前市场内的小商品零售受到网络电商的冲击,再加上市场管理方招租力度有限,广告意识不强,市场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像我隔壁这个商铺,有时一周7天有5天没有生意,现在老板娘每天下午才会来开门营业,老板已经转行去送外卖了,像我这样开了10几年的老店,有一些老客户,还可以勉强维持。”上述商铺业主说。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内不少商铺关门歇业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然而,记者发现,与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仅一街之隔的杭州环北丝绸服装城则相当热闹。有丝绸服装城商铺业主告诉记者,丝绸服装城以做服装批发业务为主,生意受网络电商影响较小,但是目前经营风险也不小。

这位业主说,“我们比对面的小商品市场肯定要好一些,他们一个店铺的年租金可能只要5万,但我们可能要50万,所以红楼集团肯定是赚到钱的,但现在杭州的服装批发市场越来越多,竞争激烈,再加上我们这个业务囤货多,资金投入大,一不小心就可能出现巨亏,这几年从市场撤出的人也不在少数。”

从“首富”到阶下囚 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的跌宕人生

位于杭州市中心凤起路上的杭州环北丝绸服装城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一良

斥资20亿元进军快递业,或成商业滑铁卢

浙江桐庐是“中国快递之乡”,从这里先后走出了圆通、中通、申通、韵达等4家国人耳熟能详的快递公司。

朱宝良虽然靠做市场起家,但作为桐庐人的他,面对蓬勃兴起的快递市场,自然也不愿错过。

2012年,朱宝良在快递市场展开了他的一次豪赌。

2012年7月,红楼集团斥资20亿收购一度濒临破产的cces快递(上海希伊艾斯快递),后改名国通快递。

对于国通快递的发展,朱宝良曾公开提出“一年一个样,两年不一样,三年变个样,四年大变样,五年是个样”的发展计划。

然而,2016年开始,快递行业洗牌越发激烈,国通快递由于网络规模小、业务量少、服务品质差而在残酷的行业竞争中举步维艰。

如今,以“桐庐帮”为首的“通达系”早已陆续上市,而朱宝良的国通快递却从2018年开始陷入困境,并在2019年3月份发文宣布全网停工。

7月1日,熟悉快递行业的桐庐籍企业家王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由于扩张速度快,同业竞争激烈,国通快递最早或在2015年就开始拖欠货运公司运费,不少加盟网点运行效率低下,大量快递件积压在加盟网点和分拨中心,客户开始流失,2016年海口一中转站曝出暴力分拣问题,2017年则出现北京等地分公司被讨债司机围堵的状况,客户投诉率急剧攀升。

“类似的经营问题在2017年开始发酵,国通快递在全国多个重要加盟网点出现加盟商跑路、停运、退网的情况,2018年开始国通快递已经出现明显的经营困难,据我所知,2018年底,他们在杭州的业务就基本停掉了。”王平说。

王平向记者表示,豪赌快递行业可能导致朱宝良巨亏,并造成红楼集团资金紧张。

A股“分红王”的背后

豪赌国通快递是否确实导致红楼集团资金链吃紧,甚至间接促使朱宝良剑走偏锋,作出违法违规之举?

这一问题的答案我们暂且无从知晓,但从近年来兰州民百的一系列公开资本运作来看,朱宝良和红楼集团确实面临资金压力。

兰州民百被视为红楼集团的核心资产,也是朱宝良最重要的投融资平台。

2018年至2019年,兰州民百曾因大比例分红而被股民戏称为A股“分红王”,而大比例分红的背后或是红楼集团对获得资金的强烈冲动。

2019年1月30日,兰州民百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3.83亿元,同比增长1.18%;实现净利润15.84亿元,同比增长1004.41%;实现扣非净利1.35亿元,同比增长24.58%。

不难看出,兰州民百在2018年存在大额非经常性损益。原来,2018年3月,兰州民百决定将其孙公司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共作价24.61亿元出售。出售孙公司所获得的收益构成了兰州民百2018年、2019年净利润的主体部分。

公布2018年年报的同时,兰州民百还发布分红预案,拟向全体股东合计派现12.53亿元。按照兰州民百当时60亿元左右的市值计算,股息率高达20%。兰州民百成为当时A股最高分红股。

对此,甚至有券商人士直呼:“断臂”分红不值得提倡。

实际上,在2018年,兰州民百已于年中和三季度末实施两次分红,合计派发3.13亿元,加上年报分红,兰州民百在2018年共计派发15.66亿元现金分红,占2018年公司净利润的98.86%。

由于朱宝良和由朱宝良控制的红楼集团等持有兰州民百约63%的股份,可以说,这笔大额分红的大部分被朱宝良收入囊中。

除了抛售资产,进行大比例分红,以获得资金,兰州民百近期公告还显示,红楼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约为3.80亿股,占其持股数量比例的 77.47%,如此高比例的质押,也让朱宝良获得不少资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自2013年开始,红楼集团所持兰州民百的股权质押比例不断增加,2016年5月,其股权质押率甚至高达99.51%。

“这次向浙江元明出让兰州民百的控股权,朱宝良可以获得10亿元资金,从朱宝良要强的性格来说,如果不是资金紧缺,他不会卖掉控股权,毕竟经营兰州民百这么多年,他把‘红楼系’不少位于江浙地区的优质资产都装进了上市公司,失去上市公司控制权,也意味着他对这些优质资产失去控制权。”王平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兵和王平为化名)

责任编辑:赵慧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