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正药业是国企吗资产变卖房增利为什么海正药业白桦辞职原因下落

【吸收财讯: 收益率不如股票小白买的基金 ,这个公司是怎么了?】“老牌药企”与“卖房增利”的形象落差之下,最近连续两年营收过百亿的海正药业,为何在资本市场上却仅收获140多亿市值?原标题:海正药业“资产变卖漩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6月30日,海正药业(600267.SH)一纸公告,向国家药监局主动撤回盐酸伊立替康注射液药品注册申请。公告显示,其在该产品已研发投入301.17万元。

另一边,海正药业频频出售旗下房产,则更抓眼球。稍早些时候,海正药业发布公告,通过台州市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台交所”)挂牌出售杭州拱墅区白马公寓的一套公寓,成交金额1300万元。经公司财务部门测算,此次交易可确认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1020万元。

海正卖、卖、卖白马公寓坐落于杭州市中心武林商圈核心地段,为70年产权的住宅,周围二手房均价在3万-4万元/平方米。早在2019年3月28日,海正药业一纸公告,将公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的闲置房产,挂牌价格不低于评估值9226.16万元。海正药业在公告中提到,若全部房产按照不低于评估价值出售完后,预计可确认归母净利润约为4500万元(以最终测算为准)。

从公告可知,海正药业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的四处房产,已经部分出手。

两个月后,2020年1月7日,海正药业公告称,台州市椒江区君悦大厦A座的5套公寓拍卖成功,拍卖成交价182万元。

在此之前,2019年5月15日,君悦大厦7套公寓的拍卖成交价236.1万元;2019年11月21日,君悦大厦15套公寓的拍卖成交价合计580.98万元。

至此,海正药业位于台州椒江的27套作为原职工宿舍的公寓已全部出售完毕,合计价格999.08万元。

除此之外,2019年6月22日,海正药业控股子公司海正药业(杭州)有限公司通过台交所挂牌转让位于杭州富阳鹿山新区的闲置办公大楼,9月25日,浙江金豪置业有限公司以2.9亿元的价格摘牌获得该资产。

不过,部分房产在公开挂牌期满之后,仍然无人问津。

截至2020年6月1日,海正药业位于上海市松江区小昆山镇广富林路4855弄16号、17号的厂房,尚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此外,北京市宣武区南滨河路23号3号楼1901室、1902室房产,挂牌期满之后,也并未征集到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

除了卖房,海正药业还出售了不少参股公司股权。

2019年5月30日,海正药业拟以评估值1.38亿元转让参股公司浙江导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导明医药(浙江)”】20.24%的股权。当年10月,DTRM Biopharma(Hong Kong)Limited【“导明医药(香港)”】以1.42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成功摘牌,为导明医药(浙江)境外上市做准备。

2019年7月,海正药业宣布对控股子公司浙江海正博锐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海正博锐”)实施增资扩股及部分老股转让,2019年9月4日,台交所确认PAG Highlander (HK) Limited(“太盟”)摘牌。

作为海正药业旗下聚焦于恶性肿瘤以及免疫系统疾病药物开发、生产和销售的创新型生物药企业,其此次出售海正博锐部分股权,是为实现单抗类生物药的快速发展,加快证券化步伐,同时为了改善公司财务结构。

公告显示,海正药业拟以投前估值不低于56 亿元为基准,计划增资不低于10亿元,其中8928.5714 万元进入注册资本,超出部分进入资本公积;老股转让不低于28.28亿元。2019年年报显示,这一股权处置为其带来投资收益24.57亿元。

无独有偶,2019年12月底,海正药业挂牌转让控股孙公司浙江海正宣泰医药有限公司(“海正宣泰”)51%股权,摘牌方为重庆恩创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价格2371.5万元。

最新的一次消息是,2020年4月,海正药业将参股的浙江嘉佑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嘉佑医疗”)33.33%股权以2500万元挂牌转让给浙江时光家纺有限公司。

除了“卖房卖股权”,海正药业还卖过孔雀,曾一度引发市场哗然。

2019年9月,海正药业控股子公司海正药业(杭州)有限公司被曝低价向员工出售园区饲养的23只孔雀。出售信息仅挂出一天,网传23只孔雀就被抛售一空,卖了15640元。

如果上述资产出售全部完成,海正药业可实现回流资金超过30亿元。

一场减值计提透露的变化

海正药业始创于1956年,2000年登陆上交所上市,主营抗肿瘤、抗感染、心血管、内分泌、免疫抑制、抗抑郁、骨科等领域的原料药、制剂研发、生产和销售。

从公开数据来看,其80%的原料药收入来自海外市场,出口覆盖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上市十四年之际,是海正药业的高光时刻。

2014年,海正药业营收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净利润3.08亿元,但是此后一年,其净利润便开始下滑,2016年更是出现上市后的首亏(亏损9443万元)。

到了2018年,海正药业亏损达4.92亿元,同比下降3730.15%。

彼时,海正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解释,“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过大且结构性闲置产能过剩严重、研发投入较高但研发产出效率低、资产负债率偏高伴随着财务成本持续走高、内部管理构架不尽合理,内部沟通成本较高,导致管理费用居高不下”,是其业绩持续低迷的主要原因。

同时,海正药业强调,“公司作为一家注重研发的国内医药企业,已经关注到之前的研发项目过多过杂,未能形成有效聚焦;研发立项和市场脱节情况严重,存在着投入巨大但产出滞后等问题”。

到了2019年,尽管海正药业扭亏为盈,实现归母净利润9307.27万元,除了“由于制剂业务板块中自产制剂业务和引进推广制剂业务销售的增长”贡献毛利增加,“2019年完成对子公司海正博锐的股权重组交易以及其他非核心长期资产处置,并确认了相关收益”也是贡献业绩的因素之一。

不过,另一组数据更具代表性:2015年-2018年,海正药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83亿元、-1.41亿元及-6.12亿元。

到了2019年,尽管扭亏为盈,但扣非净利润亏损扩大至-25.21亿元,可谓连续五年扣非后亏损。

对于2019年业绩,海正药业在年报中提到,将部分研发项目终止确认资本化,原归集于开发支出的投入4.75亿元转费用化处理,对与此配套的外购技术等形成的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45亿元,对在建工程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亿元,对固定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435.09万元,对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53亿元,合计计提资产减值超过14亿元。

相比之下,2019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有12.55亿元的净利润,上述14亿资产计提减值,在上海一位财务分析人士看来,可能“蚕食”了其全年大部分业绩。

另一方面,海正药业的资产负债率仍处于较高水平。2015-2019年,海正药业的总负债分别为110亿元、127亿元、137亿元、144亿元和137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61%、63%、66%和64%。

按此统计显示,海正药业负债数据与目前上市公司市值相差无几。

十字路口的选择

2018年11月,海正药业“灵魂人物”白骅因年龄和身体原因离职。

公开信息显示,自1991年起,白骅即开始担任海正药业董事长,是海正药业多年发展的元老级人物。

海正药业现任董事长为椒江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蒋国平,其兼任中共浙江海正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浙江海正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等职。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蒋国平成为新任掌门后,对海正药业的发展战略进行了调整。管理层围绕“聚焦、瘦身、优化”,推进一系列改革措施落地。

此前,海正药业董秘沈锦飞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所谓的“瘦身”主要是将不必要的固定资产建设以及研发砍掉,“聚焦”则主要是突出主业。

“聚焦”,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变化。

2019年海正药业研发总投入8.14亿元,占营收7.35%,较2018年研发投入下降21.31%。

海正药业表示,“对所有在研项目进行系统筛选评估,通过第三方机构和内部专业评估优化精简,重点锁定风湿免疫、抗肿瘤、抗感染、心血管及消化系统疾病等5个重点优势领域,真正在研发重点领域形成聚焦。”

2020年3月,国家药监局显示,海正药业拥有法匹拉韦产品生产批号,批准日期显示为2020年2月15日,成为当时国内首家获批的企业。

7月3日,一家药企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海正药业所在的原料药市场竞争激烈,要看其有没有特色的专利药、高端制剂,能否把握住市场趋势”。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截至2019年三季报,中央汇金、高毅资产—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高毅资产—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博时基金等,均位居海正药业前十大流通股东。

到了2019年年底,仅剩高毅资产—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仍为海正药业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2020年一季度,上述机构均不在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席位。

今年4月,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位于杭州、淑江的两处房产已向台州市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申请挂牌,将委托台交所通过挂牌、拍卖方式转让,另有北京、上海两处闲置房产将根据市场情况择机挂牌转让。

此前,海正药业2018年业绩预告称,将亏损 4.1 亿元至5.0亿元。

始创于1956年的海正药业,是中国最大的抗生素、抗肿瘤药物生产基地之一。即便是早已跻身营收百亿俱乐部,但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正药业”)仍无法逃脱被ST的风险。

追根溯源,2000年7月海正药业在上交所上市。2005年,海正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9亿,实现归母净利润1.2亿。但是一切没有像开始来的那么顺利。

原料药出口禁令颁布、核心制剂特治星断供,海正面临着多种突发状况,2018年公司一年两度收到“罚单”,在众多方面利空的交叉作用下,海正药业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

截至2018年9月30日,海正药业有息负债合计达约107亿元规模,而账上货币资金仅有22.64亿元,资产负债率64.45%,有息负债/净资产高达137%。

其中包括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等等,可以说海正药业把能借的钱全都借了一遍。

在业绩颓势之下, 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为盘活闲置资产,提高资产运营效率,海正药业拟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的闲置房产。

根据浙江正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拟处置所涉及的房产价值评估报告》称,海正药业不动产评估价格为9226.16万元,预计挂牌价格不低于评估值。

据了解,若全部房产按照不低于评估价值出售完后,海正药业预计可确认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4500万元。

海正药业出售的这些炙手可热的不动产,符合“因特殊原因急需变现的资产”条件,可以归为特殊资产一类。

海正这一次出售的特殊资产都是较为优质的地段,比如杭州白马公寓,是杭州市中心罕见的大规模高层豪华公寓,其卓尔不群的现代主义风格建筑将成为杭州市中心重要的视觉焦点。

比如北京立恒名苑地处西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高档的酒店和写字楼多聚与此,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尽得京城鼎盛繁华。

海正药业此举可以看得出,其想要通过卖房自救的决心。海正此次的特殊资产相对优质,应该能尽快完成处置及交接。

在当前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下,市场经济发展正面临风险隐患增多的严峻挑战。如海正类本身由于经营、决策出现问题的企业内部矛盾将进一步激化,市场上也将越来越多的出现类似的企业。

这对该类企业本身是消极的,但对另一部分人是绝对利好的。这部分人就是特殊资产投资者。

由上述条件我们可知,特殊资产市场一定是在扩容当中的。目前特殊资产市场已经拥有万亿市场规模,鉴于未来的经济走势,还将进一步深入市场化,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海正的卖房自救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这也预示着未来特殊资产市场巨大的红利。同时受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未来国外特殊资产市场也不可小觑。

主动出击,精准选择,是我对特殊资产投资的看法,作为投资者,我们需要做的是抓住商机,而不是看着趋势奔涌而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