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上市估值马云抢投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陈天石陈云霁兄弟身价

【吸收财讯:羡慕他们的父母 ,他家怎么可以生了两个男孩? 太赞了!】7月3日,寒武纪在申购平台进行初步询价,并将于7月6日确定发行价,7月8日进行网下、网上发行申购(网上申购代码为787256)。自上交所3月26日受理寒武纪科创板IPO申请至6月23日证监会同意寒武纪科创板IPO注册,历时近三个月。寒武纪将成为国内首家人工智能芯片领域上市的公司,被业界誉为“AI芯片第一股”。原标题:马云抢投的“AI芯片第一股”来了!中国专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6月30日,寒武纪在上交所披露招股意向书和发行安排。公告显示,本次公司拟公开发行股票4010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10.02%,本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为40010万股。初始战略配售发行数量为802.00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20%。

马云抢投的“AI芯片第一股”来了!中国专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1、三年亏损16亿,与华为合作中断导致业绩下滑40%

寒武纪成立于2016年3月,并在2019年11月完成公司变更,从“北京中科寒武纪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应用于各类云服务器、边缘计算设备、终端设备中人工智能核心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智能终端处理器IP、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以及与上述产品配套的基础系统软件平台。

2017年-2019年,寒武纪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但净利润却处于连年亏损状态,分别为-3.81亿元、-4104.65万元、-11.79亿元,3年连续亏损超过16亿元。寒武纪表示,业绩波动主要受到股份支付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及研发费用的影响。

在报告期内,寒武纪IP授权收入主要来源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寒武纪1A”和“寒武纪1H”两款产品。2017年至2019年,公司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7万元、11666.21万元和6877.12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95%、99.69%和15.49%。寒武纪表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41.23%,源于跟华为海思的合作中断。

马云抢投的“AI芯片第一股”来了!中国专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2、预计上半年收入约为8200万,预计年营收6亿

受疫情影响和从华为海思取得的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较大,寒武纪2020年1-3月扣除所得税影响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为4109万元。1-6月预计营业收入约为8200万元至8600万元,公司预计净利润为-2.3亿元至-2.1亿元,亏损主要系预计研发投入增加造成净利润下滑。

不过,寒武纪同时预计2020年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可实现规模化销售,2020年全年预计营业收入仍将保持同比增长态势。寒武纪预计2020年营收为6亿元至9亿元,同比增35.15%至102.73%。预计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5亿元至-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8亿元至-6亿元。

3、两兄弟创始人中科大少年班,哥哥14岁就上了大学

寒武纪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陈天石。本次发行前,其直接持有公司33.19%的股份,中科院计算所全资持有的中科算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24%。除此之外,其股东还包括了国投基金、南京招银、阿里创投、科大讯飞等。本次发行前,寒武纪共有32个个人和机构股东直接持股。

寒武纪的创始人兼CEO陈天石,1985年出生于江西南昌,他还有一个哥哥,叫陈云霁,比他年长两岁。两兄弟的父母是知识分子,十分注重对他们的培养,在科学的教育方法和适度的引导下,两兄弟都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其中哥哥陈云霁小学三年级就将小学课程学完,9岁就将初中课程也学完,并考上了南昌十中的少年班,14岁就上了大学,顺利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马云抢投的“AI芯片第一股”来了!中国专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哥哥考上大学后,陈天石也考入了中科大少年班,从2008年开始,兄弟二人开始联手做人工智能和芯片设计的交叉研究。在大量的努力、无数论文的堆砌之下,他们创造了一套名为Cambricon的指令集,在同年的ISCA会议中获得了最高的评分。顺水推舟,陈云霁和陈天石在2016年正式注册登记,创办了寒武纪。

在寒武纪发展的四年间,哥哥陈云霁对外表示,他是中科院计算所的一名研究员,只是国际首个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寒武纪”的主设计师,并未参与寒武纪公司的运营决策。

4、公司建立估值1亿美金,仅四年时间估值达到192亿元

2016年寒武纪成立后,第一笔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就来自中科院。2016年8月,寒武纪又获得元禾原点、科大讯飞、涌铧投资的Pre-A轮融资。也就是在这一年,寒武纪发布“寒武纪 1A” 深度学习专用处理器,大规模用于智能手机当中。

2017年8月,寒武纪宣布完成A轮1亿美元融资,国投创业领投,阿里巴巴、联想、国科投资、中科图灵以及原Pre-A轮投资方元禾原点创投、涌铧投资参投。这轮融资使得寒武纪成为全球AI芯片领域第一个独角兽公司。2018年6月,寒武纪宣布完成数亿美元B轮融资,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启迪、国投创业、国新资本联合领投下,寒武纪估值达到25亿美元。

马云抢投的“AI芯片第一股”来了!中国专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目前,在对上交所第二轮问询的回复中,保荐机构曾选取兆易创新、卓胜微、圣邦股份、汇顶科技、澜起科技等7家上市公司 作为估值可比公司,给予寒武纪32-38倍市销率的估值区间。基于寒武纪对其2020年6-9亿元的收入预测,中信证券最终对其估值进行计算的结果为192亿元-342亿元。

2016 年,在 AI 芯片技术的萌芽时期,寒武纪较早实现了多项行业技术的产品化,并实现了智能芯片的商业化应用,例如推出全球首款商用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产品寒武纪 1A、中国首款高峰值云端智能芯片思元 100 等。

目前,寒武纪已经成为国际上少数几家全面系统掌握了智能芯片及其基础系统软件研发和产品化核心技术的企业之一。

此次寒武纪成功在科创板 IPO 之后,将成为 A 股第一家纯 AI 芯片设计公司。

高增长与亏损并行

寒武纪在四年中实现了快速增长,营收由 2017 年的 784.33 万元增长到 2019 年的 44393.85 万元。

营收结构也变得更加多元。2017 年、2018 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绝大部分为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业务收入,而 2019 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包括了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销售收入、智能计算集群系统、智能芯片及加速卡相关软件等业务的收入。

不过,目前寒武纪仍处于大规模研发投入期,近三年来都产生了巨额亏损。招股书显示,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 2019 年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8070.04 万元、-4104.65 万元和-117898.56 万元。

寒武纪方面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智能芯片需要大量资本投入,还需要资金用来市场拓展。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寒武纪研发费用分别为 2986.19 万元、2.40 亿元和 5.43 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 380.73%、205.18% 和 122.32%。三年累计投入研发费用 8.1 亿元,占寒武纪三年营业收入的 142.93%。

作为中国智能芯片市场的开拓者,寒武纪是受资本市场看好的。成立之初得到元禾原点、涌铧投资、科大讯飞三家 5000 万元的天使轮投资,股权融资中也受到了阿里巴巴、联想创投、国投基金、招商银行等大资本方的青睐。在 2019 年 9 月最后一轮融资时,寒武纪的投后估值达到 216 亿元, 中信证券对其最新的估值为 192 亿元~342 亿元。

市场潜力可观,搭上新基建的东风

从全球市场来看,集成电路产业中,少数头部企业占据了市场主导地位。目前,全球集成电路市场主要由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的企业所占据,2019 年全球前十大集成电路厂商中,5 家为美国企业、2 家为欧洲企业、2 家为韩国企业、1 家为日本企业。

我国本土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起步较晚,相较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仍存在一定差距。我国集成电路产品尤其是核心器件过度依赖进口,自给率偏低。例如,2018 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总金额 3,166.81 亿美元,出口总金额为 860.15 亿美元,贸易逆差同比增长 11.21%。

近年来,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在快速增长。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披露,2018 年实现总销售额高达 6,532 亿元,较上年增长 20.7%。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到 2020 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 9,000 亿元。

全球范围上,人工智能芯片行业也在高速发展。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Tractica 的报告,人工智能芯片的市场规模将由 2018 年的 51 亿美元增长到 2025 年的 726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 46.14%。

另一方面,随着近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中国制造 2025》等重要文件的出台,未来十年中国集成电路行业有望迎来黄金时期。

当下频繁被提及的 “新基建” 中,网络基础建设是重点之一。这对于寒武纪来说也是一个利好。寒武纪凭借国产芯片的定位以及头部的市场地位,在新基建项目竞争上具备优势。

“新基建” 全称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当前阶段新基建赋能产业,成经济发展新动能。根据国家发改委的定义,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AI 芯片价格是影响 AI 新基建成本关键的因素之一。AI 芯片的成熟应用与降价,将推动 AI 新基建的加速普及。

寒武纪作为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四大独角兽之一,从受理到成功过会仅用时 68 天,实现快速上市的背景是国家政策的支持。

受中美关系影响,营收风险增大

虽然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整体向好,但是寒武纪也受到了国际关系风险的影响。

去年以来,美国政府对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龙头企业持续打压,华为、寒武纪、商汤科技、旷世科技、云从科技等明星企业先后被纳入 “实体清单”。

招股书资料显示,寒武纪与华为海思合作关系密切。华为麒麟芯片的 AI 功能最早从寒武纪获得技术支持,通过 IP 核授权的方式,麒麟 970 和麒麟 980 分别搭载了采用寒武纪 1A 和寒武纪 1H 两款架构设计的 NPU。

数据显示,2017 年至 2019 年,寒武纪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 771.27 万元、11666.21 万元和 6877.12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8.95%、99.69% 和 15.49%。其中,公司对华为海思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授权业务的销售金额占到公司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授权业务销售收入比例的 100%、97.94% 和 92.56%。

当下的环境下,寒武纪与华为海思的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业务收入不可避免地要受影响。

2020 年 1~6 月,寒武纪预计的营业收入约为 8200 万元至 8600 万元,同比下降约 12.24% 至 16.32%;寒武纪方面也将原因解释为预计从华为海思取得的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授权业务收入同比下降较大以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不利影响。

在 AI 芯片市场,寒武纪也正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压力。2018 年以来,华为海思选择自主研发人工智能芯片并推出多款产品,与寒武纪在人工智能芯片产品领域均存在直接竞争。另一方面,来自英伟达、英特尔、高通、ARM 等巨头的挑战也不小,这些行业老大对智能芯片投入大量资源,寒武纪的潜在市场空间进一步受到挤压。

在地质学中,寒武纪是距今约 5~6 亿年的地质年代,在这个地质年代,物种多样性、复杂性得到大大提升,被称为寒武纪物种大爆炸。

发展到目前的阶段,人工智能技术同样正呈现出 “寒武纪” 时期一样的大爆发之势。寒武纪副总裁刘道福曾对外表示:“我们希望在人工智能的寒武纪时代,做一个伟大的芯片公司,支撑上层的人工智能应用。”

寒武纪作为国产芯片第一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