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康鹤岗3万元买房2.2万卖掉微信朋友圈许康现在做什么最新消息

【吸收财讯: 这只能说这个人不适合买房,连这个价位的房子都维持不住,可能这辈子他和房子都无缘】 许康一度以为,他就将拥有自己的“家”了。这个27岁的年轻人,没攒下一线城市“一个卫生间”价格的积蓄,从新闻里看到黑龙江省鹤岗市的房子最低1万多元一套,第一次觉得,自己距离买房如此之近。原标题:一个年轻人去鹤岗买了3万元房子,几个月后2.2万元卖了

一个年轻人去鹤岗花3万买房子 几个月后2.2万卖了许康买的房子。受访人供图

他要抓住这个机会。攒了半年钱,他在网上联系好二手房中介,要求只有两个:总价3万元左右,房本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动身前一天,他彻夜未眠,乘火车转飞机再转火车,5000多公里,折腾了两天半,终于抵达鹤岗。

一个年轻人去鹤岗花3万买房子 几个月后2.2万卖了

这是2019年11月,卖家在外地,他为此等了几天,等对方回来办理过户。

一个年轻人去鹤岗花3万买房子 几个月后2.2万卖了许康和他的房产证。受访人供图

这套房子47平方米,一室一厅,7楼,没电梯,二手房,房龄10年,阳台的白色墙皮有些地方已经发黑,还出现了裂缝,这是他在当地看过的唯一一套房子。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许康直接拍板,买!“房子小点没事,有房本就有家了。”办完手续那天,他举着鲜红的房产证自拍。能在地级市有套房,哪怕跑5000多公里,他都觉得值了。

他太想拥有自己的房了。从小到大,他一直借住在别人的房子里。他14岁离家去北京学手艺,后来在不同城市工作,最新的落脚点是在拉萨,待了6年。他在流水线上当过工人,更多的时间是在做餐饮切配,每份工作的周期都不长。每回辞职都得搬一回家。他租过房,体验过被房东加租的痛苦;住过集体宿舍,4张床挤在一起,上下铺,别人的脚对着他的头,拴在床头的插线板摇摇晃晃,好几个人共享。

这些年来,他很少回老家,即使是春节也多数在外地度过,“一直挺孤独”。他起的微信名叫“流浪的老哥”。

他自嘲,全部的行李只有一个包,拎着它,随时告别,随时出发。

“看到鹤岗房价便宜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将在这片土地上有房了。”他说。

订下前往鹤岗的票后,许康在百度贴吧“鹤岗吧”开了帖子,兴致勃勃地一路更新在鹤岗的见闻。付了订金后,他写了首打油诗:“3万买套房,有本心不慌。出门千里外,逍遥作仙人。”

有人问他为什么跑那么远买房,他回答得直白——“因为穷,钱不够”。他买不起拉萨的房,也买不起老家洪湖的房。

在他看来,鹤岗是个不错的城市:有蓝天白云,街道挺安静,除了太冷没什么不好。

他对鹤岗的物价也满意。一碗豆腐脑、几个煎蛋、一份肉饼,早餐点下他只花了7元,午餐也只用15元就解决了。

他想过在鹤岗找份工作。不过,在网上看到鹤岗的月薪只有3000元左右,他还是决定回拉萨打工,“偶尔来这里歇歇脚”。

小区边上是鹤岗最大的广场人民广场,紧挨着麓林山、三宝寺,距离鹤岗市博物馆走路也就10分钟。出门转悠时,他在附近广场上碰到一群人排着队打泉水,他想,自己入住后也要天天来,没事儿的时候,还可以爬爬山。

许康办理房产过户手续那几天,鹤岗下了一场雪,他站在自己的屋子里望着雪景出神,“感觉倍儿爽 ”。他扔掉了多数旧家具,只留下一个柜子、一张床,自己先凑合住下。那几天,睡在自己家里,他别提有多踏实了,“这房子真没白买”。

他还碰到光着膀子的邻居前来问寒问暖,觉得“真算有个家了”——这个地方,不怎么浮躁,也能过得安逸。

看到房产证上自己的名字,许康就觉得高兴。“家在哪里?其实就在心里,这下可有了归属。”

有网民向他请教经验,许康留下联系方式,干脆把前来问询的几波人拉了个群,他在这个快要满员的群里说:“人生不如意,就来鹤岗买套房,只要带上钱、户口本和身份证,别犹豫。”

买房前,他一份工作顶多干3个月到半年,但凡手里有些闲钱,就辞职出门旅行。他习惯了一两个月时间都在路上,最长的一次跑了快半年。但这次为了买房,他哪儿也没旅行,老老实实攒了半年钱,还背着一万多元的网贷。

交完全款,许康身上只剩几千元了。装修只能以后再说了。他琢磨着,再到鹤岗时,自己买油漆刷墙,回拉萨后要把装修的钱攒出来。

在拉萨,他新找的一份工作在火锅店,月薪5000元,包食宿,他决心好好干。物理上的家有了,“心理上的家还在远方”。工作闲暇,他喜欢打开搜索框,看看鹤岗那套房子边上的广场夏天的模样,把图片存在手机相册里。他在心里倒数去鹤岗的时间。他反复拿出房本,捧在手上端量。

他还没热乎多久,新冠肺炎疫情就来了。火锅店的生意淡了下去,最开始一天只有几桌客人,西藏出现第一例输入性病例后,他所在的餐饮店被通知禁止营业。对他来说,停工就意味着失去收入。

许康的宿舍没有厨具,煮不了便宜的挂面,他出门买了一大包方便面,想“先把命吊着”。同事留下了一袋青稞面,没有酥油、牦牛肉,他直接用开水泡着吃。“有什么吃什么”的那段日子里,他瘦了10多斤。

微信群里的招工启事,也提高了门槛。他记得原来招人的消息每天都有,可现在几天才来一条消息,两人一起投变成十几人一起抢,“只能看报名顺序一个个排队”。几次报名,许康都没能入选。

他的积蓄逐渐消耗掉了。他的一张银行卡显示,花掉83元多囤了一些食物后,余额仅有0.59元。他想回鹤岗“窝”着,可没有路费,只能在微信上一遍遍看群友发来鹤岗的街景图。

一连憋在宿舍好些天,许康多数时候躺在床上发呆,也经常失眠。他每天都在坚持,希望挺到疫情结束。

但是,还没等到复工,几番犹豫后,背着债务的他就决定卖掉房子,“先解决现在的困难”。他把刚入手几个月的房子挂出来,也有人陆续打电话询问,“价格能不能低点”“有没有房本”,最后的说法都是等疫情结束再看。

今年2月底,一个了解他经历的人出手买了这套房子。他的预期售价是3万元,后来变成“2.5万元一定能卖掉”,最终成交价是2.2万元。“亏不亏都无所谓了,有人帮我就挺好。”他说。还没见面过户,他已把房本寄给了新买家。

这套房子,他只住过几天。他本以为,“有个房有了安稳后,走到哪就再也不慌了,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卖房的事,许康没在他建的那个鹤岗买房群里提过。8个月过去,这个群也慢慢平静下来,没什么水花了。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去鹤岗买房时的心情。那时候,他在凌晨3点多钟上了火车,准备睡一觉,等着抵达鹤岗,“美滋滋的”。

【新闻背景】据鹤岗市政府网站介绍,鹤岗的城镇化率相当高。鹤岗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北隔黑龙江与俄罗斯相望,常住人口99.5万,其中市区人口60.5万,城镇化率81.5%。鹤岗是一座缘煤而兴的资源型城市,自1917年第一个煤矿开工,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开采历史。

时代周报记者 谢中秀 发自北京

热闹和衰败在黑龙江鹤岗的这片土地上奇妙地融合、交织。

自从“万元房”成为网络热点,鹤岗这座原本寂寞的城市,几乎一下子成了“网红”的打卡地。无数真正想买房或只好奇想看看的外地人,不断涌向鹤岗。2020年1月15日,还有人在一个鹤岗买房交流群里表示,打算1月20日前往鹤岗去看房、买房。

但喧嚣背后,鹤岗始终得面对城市本身的收缩。

“我还是挺高兴有人能来鹤岗买房的。因为这样能带来人流,也顺便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1月17日,鹤岗当地一位房产经纪人梁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但留下来,并不是多数“鹤岗买房人”的选择。

2020年1月15日,曾在去年11月以3万元在鹤岗买下一套47平方米房屋的许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正在盘算着把鹤岗的房子卖掉。“希望卖的价格是3万元,实在难卖的话,2.5万元也可以。”许康在他组建的鹤岗买房交流群里说。

“我是湖北人,从小在武汉长大。现在基本上是‘流浪’、旅行一段时间,再工作一段时间。全国各个地方都去。”许康表示,“武汉的房价太高了,买不起。鹤岗的房子算是我的一个‘心理安慰剂’,弥补了我多年没房子的一个缺口。现在我已经买到了这个房子,获得了心理安慰。下一步的打算是把这个房子卖掉,买一个装修好一点的,一个真正的‘自己的房子’。而这个房子或许并不在鹤岗。”

许康并不是个例。1月15日,一位居住在辽宁省大连市的王先生也在百姓网鹤岗站挂出了自己不久前在鹤岗买下的房子。

成为网红

鹤岗的“网红之路”起始于2019年4月。

2019年4月13日,网友@洛杉矶房东 在微博社交平台发布动态表示:“东北某四线城市房价已经跌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了,太夸张了,不敢相信。”并配了四张鹤岗的二手房挂牌价图:总价最低的一套为1.9万元,房屋面积73平方米。

此后“白菜价”的鹤岗便被推上舆论的顶点,网红“鹤岗买房人”也由此出现。

李海是首个被关注到的“鹤岗买房人”。

2019年上半年,李海还在海上,听同事说鹤岗有“万元房”,他便揣着5万元前往鹤岗,准备在当地买下自己的“家”。

“我是一名海员,每年有半年在海上,半年在陆地。之前都是租房住。但租房总是很不稳定。2018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海上,房东叫我搬家,我还是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朋友帮我搬的。”李海在接受网易《看客》栏目组采访的视频中回忆道。

2019年5月,李海下船,开始筹备在鹤岗买房的相关事宜。5月23日,李海从家乡浙江舟山出发,正式踏上了买房之路,并同步在“流浪吧”发布了贴子《我存了五万,准备去鹤岗买房,买个三四万的,一万买生活用品》,直播自己的买房历程。5月25日晚间,经过大巴及三趟火车的辗转,李海终于抵达鹤岗。当晚,李海在当地某宾馆住下。

2019年5月26日,李海开始了在鹤岗的看房历程。5月31日,在看过几套房子之后,李海在贴吧更新买房进展:“5.8万元,77平方米,六楼顶楼。刚交订金,6月3日过户。”

“李海找过我们公司看过两三套,最后是在我手下的一个员工手里成交的。”鹤岗当地某房产经纪人梁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下决定都很快,目标非常明确。”

梁经理口中的“他们”,是继李海之后的一波又一波“鹤岗买房人”。

“从2019年4月开始,到2019年年底,来鹤岗买房的外地人都明显多了很多。以前我们一个人单月成交量大概有三五单,但在鹤岗成为‘网红’之后,我们月成交大概在七八单左右。不过最近快过年了,人少了。”梁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来鹤岗买房的基本上可以分为几种类型,一是这种外地的图便宜,想有个家;二是想买来避暑的;三是退休养老的。当然,本地客户和投资客户也有。”

区域分化

鹤岗不是孤例。

在百度“流浪吧”,有吧友指出,除了鹤岗之外,全国还有辽宁省地级市阜新、河南省北部地级市鹤壁、临近鹤岗的黑龙江省地级市佳木斯等多个“白菜价”地级市。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安居客数据发现,截至2020年1月,阜新市二手房挂牌均价为3717元/平方米,在展示的二手房总价多在20万元左右。

同时查阅“流浪吧”网友使用较多的58同城网站,也可以在阜新二手房页面上看到多套总价在10万元以下的房子。其中价格最低的为太平城区红勿小区的一套65平方米两室一厅,高层(共6层)、简单装修总价为4万元。

鹤壁、佳木斯的情况大同小异。

“‘白菜价’只是少数。鹤岗目前在售的新建商品房价格在3000元/平方米左右。”梁先生强调,“低价房屋主要是产权受限的动迁房,并且以郊区、顶楼为主。”

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并不能算“不要钱”,但鹤岗楼市还是以“白菜价”吸引着全国人民的眼球,其背后蕴含的,仍旧是中国人在买房这件人生大事上的焦虑感。“鹤岗楼市成为‘网红’,这说明还有很多人买不起房子。”许康直言。

根据安居客数据,截至2020年1月,北京、上海、深圳等三个房价领先的城市二手房挂牌均价分别是58431元/平方米、50930元/平方米、55332元/平方米。在鹤岗买一套的价格,或许不够在多数人为梦想而奋斗的城市买下一平方米。

对比北广深,目前来看,鹤岗楼市只是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2020年,在更深层次的楼市分化背景下,或许有更多的“鹤岗”已经在路上。

根据国家统计局2020年1月16日发布的2019年12月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数据,2019年12月,35个三线城市二手住宅销售同比涨幅为3.9%,涨幅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这是三线城市同比涨幅连续9个月相同或回落。”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首席统计师孔鹏解读表示。

新房成交数据也保持了一致。中指研究院跟踪数据显示,2019年重点监测23个主要城市整体成交量较2018年上升3.52%。分城市级别来看,一二线城市均呈现了小幅的上升,只有三线城市出现了明显的下降—2019年全年,中指研究院重点监测7个三线代表城市总体成交量为2494万平方米,同比下跌8%。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小嫱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基本呈现一二线趋好、三四线整体走弱的总体态势。在今年行业环境严峻的背景下,一二线城市基本面完善需求更为坚挺,预计今年市场稳中有升。而三四线在棚改货币化收紧及需求透支影响下,市场成交下行压力凸显。”

“鹤岗、鹤壁楼市的低迷典型地反映了收缩型城市的现状。” 中国社科院城环所不动产室主任王业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些资源型城市因资源枯竭,产业没有及时转型升级,经济发展滞后,就业机会不足,人口外流,必然造成住房需求下降。而从我国区域发展的战略来说,十九届四中全会进一步强调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承载能力,由此观之,大城市和城市群是未来区域发展的重点。预计2020年,区域间的分化将会进一步加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