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泰禾MTN001债务270亿逾期了吗逾泰禾怎么了引入万科最新消息

【吸收财讯:才刚刚开始,金九银十过后,会有一大批企业债务违约 , 中饱私囊的土壤 】自5月宣布将引入战略投资者至今已有两个月,泰禾集团(000732.SZ)的“白衣骑士”仍未在公众面前现身。关于谁将成为泰禾的战投,市场上传言不断,从中国金茂、厦门建发、厦门国贸、中国建筑再到保利地产等,接盘者的名单一直在变化。泰禾到期未还债务逾270亿,“白衣骑士”迟迟未现身 文 | 财联社 李洁

7月7日,有市场消息称,泰禾即将引入万科做战略投资者。对此,一位接近泰禾集团的知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引入战投的谈判进展顺利,原本以为能赶在7月5日之前签框架,但是协议签订的流程比较复杂,在没签协议前仍存在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泰禾面临的债务违约压力正在加剧。该公司披露,截至2020年7月7日,泰禾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达270.65亿元。其中,截至6月12日2019年度报告中披露的235.58亿元已到期未归还借款,有17.76亿元已获得展期和续贷。

正制定全盘债务重组方案

泰禾集团于7月6日公告称,应于2020年7月6日到期的“17泰禾MTN001”未能按期兑付本金和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根据协议,到期应兑付本息为16.125亿元。

对于违约,泰禾方面表示,是受地产整体环境下行、新冠肺炎疫情等叠加因素的影响,公司现有项目的去化率短期内有所下降,销售预期存在波动,同时由于公司自身债务规模庞大、融资成本高企、债务集中到付等问题使得公司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

“泰禾原计划赶在7月5日前与战略投资者签框架协议,便可以对冲刚兑的负面消息,但是协议流程还是挺复杂的。”上述接近泰禾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7月7日晚间,泰禾集团在回复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中称,2020年泰禾一年内到期债务共计555.11亿元。其中,一季度到期142.9亿元,二季度到期170.08亿元,下半年到期242.1亿元。

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泰禾集团目前境内市场存量债券规模104.16亿元,海外存量美元债14.655亿美元,是近年来资产规模最大的违约房企。

在债券违约前的7月3日,东方金诚、联合资信均宣布下调泰禾集团主体和相关债项评级。

“实际上,泰禾的债务问题已经被市场关注相当长时间,最终在疫情的直接推动下才走向违约。”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指出。

据悉,泰禾原定2020年计划合约销售金额约1000亿元,销售回款约850亿元。据克尔瑞披露,2020上半年泰禾全口径合约销售金额仅为254.1亿元,权益口径销售金额为193.6亿元。

针对2020年到期债务情况,泰禾方面称,计划从不同渠道多种方式应对到期债务还款资金的归集,努力降低偿债风险,包括销售回款、自持物业项目的变现、到期负债展期及置换等方式处理。

“目前公司正在制定一个全盘的重组方案,聘请专业机构开展债务重组工作,积极探索债务重组方案,旨在通过有序的债务重组尽快推动地产业务恢复正常,缓解债务偿还压力。”泰禾方面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引入战投仍存不确定性

泰禾集团曾于5月13日披露,控股股东正在筹划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相关交易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而拟引入的战略投资者的主要经营业务中包含房地产业务。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泰禾引战曾由福建省政府介入,并做了大量对接工作。福建地方国企厦门建发、厦门国贸一度被传最有可能接盘泰禾。

不过,建发股份以及厦门国贸在随后均进行了否认。6月初,建发股份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称,公司没有接盘泰禾集团的计划。此前,厦门国贸也表示没有接盘泰禾集团的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泰禾经过前期一系列股权转让后,余下的项目资产质量存疑,叠加高额的债务是部分战略投资者望而却步的原因。

对于“泰禾将引入万科做战略投资者”的传闻,接近泰禾集团的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未予否认,其强调引战谈判进展顺利,但未签协议前仍存不确定性。

天风证券报告指出,2019年泰禾受限制资产规模快速增长,达到807.11亿元,相比2018年的683.14 亿元增加124 亿元,而占比则由28.1%提高至35.98%。

孙彬彬认为,泰禾受限制资产规模庞大,庞大的受限制资产,绝大部分是由于借款抵押形成的,这意味如果违约,公司将失去控制权。

“公司股东方与战投的交易是从经营战略角度出发,立足于改善公司未来经营情况,加速盘活地产项目的开发建设。目前,根据股东方反馈,尚未与战投方就承接公司债务达成一致意见,同时为完成投资交易,泰禾需要尽快对所有债务做出明确合理的安排,以尽快完成战投交易。”泰禾方面对记者表示。

【吸收财讯】

泰禾集团债务逾期超270亿,近20家信托公司踩雷

房企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禾集团”)在公开市场违约后,于近日发布了其债务情况。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泰禾集团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270.65亿元,年内到期债务将达555.11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泰禾集团融资方中,信托公司是其最重要的融资渠道之一。在上述今年到期的555.11亿元债务中,信托公司贷款年内到期金额为258.92亿元,占比46.64%,近20家信托公司深陷其中。

一家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泰禾集团债务问题已被关注相当长时间,对近期公开市场违约并不惊讶。“我们从去年年末就开始压缩对泰禾集团贷款的规模、补充增信措施,但因前些年资金投入较多,当下风险敞口依旧较大。目前,大家寄希望于泰禾集团的引战。”他称。

债务逾期270余亿元

泰禾集团是一家创立于1996年的福建房地产企业,主要从事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2010年9月,泰禾集团借壳上市,登陆深交所。

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之前在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工作多年,金融人脉广泛,无论是银行、信托、保险,还是股权投资基金、租赁等渠道,只要是金融机构,他都有门路借到钱。

但经过连年的高杠杆、激进扩张,泰禾集团在去年下半年风险就已暴露。去年年报显示,泰禾集团2019年营业收入为236.2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3.77%、81.74%。2019年末资产负债率为84.95%,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期末余额为113.78亿元,而短期借款、应付利息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期末余额合计为578.24亿元,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利息保障倍数均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另外,截至去年年末,泰禾集团实际担保余额为812.62亿元,占2019年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412.49%。因诉讼纠纷被司法冻结的银行存款为2.39亿元。

今年7月6日,泰禾集团发布公告称,因地产整体环境下行、新冠肺炎疫情等叠加因素的影响,公司现有项目的去化率短期内有所下降,销售预期存在波动,同时由于公司自身债务规模庞大、融资成本高企、债务集中到付等问题,使得其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泰禾集团经多方努力筹资,仍未能完成17泰禾MTN001本息的按时兑付。

市场更多担心的是此次违约事件将引发连锁反应。中期票据未能按期兑付事项,可能带来泰禾集团及其子公司签署的相关融资合同及相关文件项下的债务交叉违约,如在协议约定的补救期内未消除,可能引发债权人要求提前偿还债务。

7月7日,泰禾集团发布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到期尚未还款的借款本金合计48.62亿元;截至今年6月12日,到期未付借款金额235.58亿元;截至7月7日,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270.65亿元。

泰禾集团债务逾期达270余亿 近20家信托公司踩雷
泰禾集团债务逾期达270余亿 近20家信托公司踩雷

以上3个数据统计口径均为泰禾集团根据原借款协议约定的还款日期当日未能完成还款的借款本金合计金额,分别占泰禾集团最近一年经审计归母净资产的24.68%、119.58%、137.38%。

泰禾集团表示,由于受到疫情的负面冲击,今年1月底以来的销售及回款受到较大影响,导致公司的偿债能力下降,债务的到期偿付存在一定流动性风险。泰禾集团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其经营性现金流入仅32.52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211.42亿元。

高管的频繁变动,也是泰禾集团业绩大落的原因之一。2017年至今,泰禾集团离任董事、监事、高管十余人,其中三任财务总监均于年初年报披露前离职。另外,泰禾集团2019年年末在职员工的数量同比下降20.59%。

“泰禾集团违约是公司战略与行业现金流规律之间背离造成的,企业扩张冲动,实控人个人激进的风格,均可能加重公司现金流困境。房地产行业具有高杠杆的特点,且受政策调控影响较大,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若无法准确把握发展节奏,发展战略与行业发展趋势背离,也将对公司造成伤害。”孙彬彬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称。

年内到期债务信托公司占近半

值得注意的是,在泰禾集团今年到期的555.11亿元债务中,信托公司占大头。具体情况如下:银行贷款年内到期金额为68.56亿元,占比12.35%;信托公司贷款年内到期金额为258.92亿元,占比46.64%;资产管理公司年内到期金额为137.66亿元,占比24.80%;其他非银行贷款年内到期金额9.39亿元,占比1.69%;公司债年内到期金额为80.58亿元,占比14.52%。

泰禾集团债务逾期达270余亿 近20家信托公司踩雷

在泰禾集团的融资图谱里,银行借款部分,江苏银行和中信银行发放了多笔融资,到期日期均在2021年之后;在应收账款融资中,泰禾集团及其子公司共有16笔融资,其中中信银行做了7笔,金额大概在57亿元,期限10~16年不等,中铁信托、华能贵诚信托也均在其列。

不过,信托公司对泰禾集团及其子公司的业务主要集中在股权质押和信托融资中。其中,出现的信托公司有兴业信托、五矿信托、厦门信托、中信信托、中建投信托、西部信托、渤海信托、陆家嘴信托、中融信托、华能贵诚信托、建信信托、中原信托、西藏信托、光大信托、天津信托、爱建信托、大业信托等近20家信托公司。

虽然比不上单家银行动辄几十亿元放款的大手笔,但信托公司放款金额也不小,例如,西部信托对泰禾集团放款金额为17.49亿元,光大信托对泰禾集团一家子公司就放款6亿元。

另一位分析人士称,前些年,当银行对房企授信收紧后,信托是房企最为倚重的融资渠道。而对信托公司来说,房企承担的成本比较高,可以获得较高的利润,双方一拍即合。

记者注意到,2018年11月,泰禾集团与光大信托、招商银行福州分行在福州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黄其森、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招商银行福州分行行长郭夏森共同出席了签约仪式。光大信托将为泰禾集团提供2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招商银行称,也将在融资、跨境金融服务以及其他金融服务等方面为泰禾集团提供支持。

另一家给泰禾集团提供融资的信托公司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泰禾集团的信托融资中,信托的资金量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有不少是通道项目。

而2019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明确对信托公司违规向“四证”不全等不达标房地产公司直接或变相提供融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的行为进行了严格约束。再加上,今年监管进一步限制了信托公司对于非标债权资产的投资,房地产信托业务躺赢的日子到头了。

第一财经记者还发现,在泰禾集团子公司的租赁融资中,出现了稠州金租的身影。稠州金租为泰禾集团子公司共放了两笔贷款,共计4.24亿元,均在2020年10月到期。此前,稠州金租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稠州金租不良率保持0%,租金回收率100%,资本充足率14.22%。

责任编辑:何中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