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澄清公告逐条反驳Blue Orca做空指控杀人鲸资本做空飞鹤报告

【吸收财讯: 飞鹤奶粉,是泼脏水还是自己本身就是这样,我拭目以待】7月9日,中国飞鹤再次发布公告,对一天前Blue Orca做空报告中的9大疑点进行逐一反击,并晒出在各家银行超过148亿元的存款数额。原标题:飞鹤再发公告晒148亿元存款,逐条反驳“杀人鲸”做空指控。。。

飞鹤再发公告晒148亿元存款 逐条反驳“杀人鲸”做空指控

7月8日,被称为“杀人鲸”的Blue Orca发布的做空报告显示,中国飞鹤在2017至201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54%,但其夸大了婴儿奶粉的收入,严重夸大盈利能力,并将飞鹤的故事比作此前爆雷的瑞幸咖啡。随后中国飞鹤在两天内连发两条公告进否认指控。

收入及资本支出是最大疑点

在做空报告中,杀人鲸首先对飞鹤的关联方物流公司提出质疑。做空报告中提出,飞鹤主要向分销商销售婴儿配方奶粉,但在将产品交给物流服务提供商时才会确认收入。而飞鹤物流服务提供商并不如其宣称的由独立第三方管理,这就“为其夸大销售提供了有利机制”。

飞鹤奶粉的收入、运营费用和资本支出数据则是做空报告中提出的主要疑点。做空报告中提出,尼尔森和商务部数据集显示,飞鹤的收入远远低于该公司宣称的水平,其2018至2019年的实际收入比该公司报告的少49%。

另外有多个独立数据显示,飞鹤的运营成本比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承认的高出数十亿美元。“飞鹤的利润远低于其声称的水平”。同时杀人鲸认为,飞鹤为此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以掩盖其虚假利润。

同时,杀人鲸在做空报告中对飞鹤的税务、审计等方面的行为,以及飞鹤奶粉与其鲜奶供应商原生态牧业的关联提出质疑。杀人鲸方面认为,飞鹤这家近乎独家的鲜奶供应商财务崩溃后,飞鹤声称原生态牧业不再是关联方,但证据表明并非如此。

“飞鹤股价仅值5.67港元”,杀人鲸在做空报告中得出这样的结论。

飞鹤再发公告晒148亿元存款 逐条反驳“杀人鲸”做空指控

飞鹤逐一回应质疑

对此,中国飞鹤7月8日紧急发布盈利预喜公告,提出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2020年上半年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将大幅增长超过40%。

7月9日,飞鹤再次发布澄清报告对上述质疑逐一进行反驳。飞鹤方面表示,其物流服务供应商瑞信达的全部股权持有者屈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解德河均为飞鹤的独立第三方,除日常物流业务外无任何其他关联。

在财务数据方面,飞鹤表示,尼尔森统计的数据可反映行业发展趋势和竞争态势,但未必能用于全面反映本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另外,公司未向中国商务部申报过运营数据,该报告中所谓的商务部数据并未提供明确来源或链接,其数据可信度成疑。

针对运营费用的质疑,飞鹤回应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共计拥有5422名全职员工。而该做空报告中所称的50000多名人员应该是包含了本集团经销商和终端零售店的所有市场服务人员所得出的数字。

对于公司的现金状况,飞鹤方面则亮出11家银行存款余额超过1亿元的账户明细。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飞鹤银行存款余额超过148.69亿元,“公司的现金状况良好”。

飞鹤再发公告晒148亿元存款 逐条反驳“杀人鲸”做空指控

乳企为何频遭狙击?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中国飞鹤第一次遭到做空。2019年11月21日,中国飞鹤上市不足10天时,便被独立会计研究机构GMT Research质疑其盈利能力和现金流。GMT当时曾表示,目前还不可能做空飞鹤,“但该股显然是卖空者未来的目标”。 随后飞鹤于次日早间临时停牌,并晒出8亿元的存款,对GMT的各项质疑予以否认。

飞鹤业不是唯一一家被做空机构盯上的中国乳企。2019年3月,GMT发布一份针对蒙牛乳业的做空报告。此次做空飞鹤的杀人鲸资本,也曾在2019年8月做空占据中国羊奶粉市场半壁江山的澳优,直指该公司存在虚报销售额、盈利造假等五大问题,致其股价大幅下跌。

对此,曾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乳制品行业产业链相对封闭,同时食品安全问题比较敏感。由于我国乳制品企业与国外相比起步较晚,发展中容易出现不太规范的行为,因此更容易被做空机构盯上。重营销、轻研发也是整个乳品行业的通病。

飞鹤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的研发费用仅占营收的1.2%,而销售费用占到28.0%。但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营销定位确实让普通消费者感到耳目一新,飞鹤奶粉也靠营销坐上国产奶粉销量第一的“宝座”。

不过,飞鹤近年来的业绩增速已经明显放缓。2017年至2019年间,飞鹤的营收同比增速从58.07%下滑到32.04%,毛利润同比增速从86.36%下滑到36.90%,净利润同比增速从178.24%下滑到75.47%,几乎各项数据都减半。

【吸收财讯】

原标题:飞鹤遭“杀人鲸”做空 回应称指控不准确且有误导

中国网财经7月8日讯(记者李静)今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Capital发布了中国飞鹤(06186.HK)的做空报告,对此,中国飞鹤发布公告称,相关指控不准确并具有误导性。受沽空报告影响,飞鹤股价一度跳水超过8%,随后迅速反弹。午后开盘直线拉升,并再创历史新高17港元,现报16.88港元,涨幅6.7%,最新总市值1507.9亿港元。

BlueOrcaCapital沽空报告指责,飞鹤高估了IMF的收入,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例如广告和人工费用,将员工人数少报了10倍之多,严重夸大了盈利能力。如果将未披露的劳动和广告费用的估算金额算在财报中,BlueOrcaCapital甚至怀疑中国飞鹤是否真实盈利。

此外BlueOrcaCapital还表示,飞鹤主要使用的物流公司则是由飞鹤运营,因此认为当飞鹤将产品交给旗下物流公司时,飞鹤即会确认收入运输公司大部分产品的物流供应商是由飞鹤旗下员工运营,并作为公司的一部分业务。BlueOrcaCapital认为,这对中国飞鹤的财务完整性有严重影响。

对此,中国飞鹤午间发布公告称,BlueOrcaCapital沽空报告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经公司做出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无任何必须公布以避免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的任何资料或任何内幕消息。相关指控是BlueOrcaCapital的意见,可能蓄意打击公司及其管理层信心,并损害公司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中国飞鹤将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此外,中国飞鹤还发布了盈利预告,预期集团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入将大幅增长超过40%,该增长主要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中国飞鹤第一次遭做空机构做空,早在2019年,中国飞鹤上市后不久,就曾被做空机构GMTResearch做空,称其业绩和现金流等存在造假。随后中国飞鹤回应称这一说法毫无依据,并发布澄清公告并逐一回应。

【吸收财讯】原标题:再遭做空 飞鹤有惊无险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钱瑜 王晓)7月8日,Blue Orca表示正在做空中国飞鹤股票,认为中国飞鹤的故事更像Wirecard和瑞幸咖啡,股票仅值每股5.67港元。对此,中国飞鹤在午间发布公告回应称,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不准确及具有误导性。

Blue Orca称,中国飞鹤2019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和净利润率均高于苹果、腾讯和阿里巴巴。据其推测,中国飞鹤于2017-2019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54%,但这样的高成长更类似Wirecard和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

此外,Blue Orca还在报告中称,对中国飞鹤的估值为每股5.67港元,通过对比多项公开数据来源,中国飞鹤夸大了婴儿奶粉的收入,涉及虚报数十亿美元的运营费用以及夸大数十亿美元资本支出等行为。7月8日,中国飞鹤小幅高开1%,并一度涨近3%。10点15分,上述做空报告出炉后,中国飞鹤股价突然转头跳水,跌幅一度超过8%。

随后,中国飞鹤强烈否认了Blue Orca的相关指控,并在公告中发布2020年上半年预喜公告,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飞鹤收入将大幅增长超过40%,该等增长主要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

同时,中国飞鹤在公告中披露,相关指控是Blue Orca的意见,其利益未必与股东的利益相符,可能蓄意打击对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的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公司保留就该报告相关事宜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包括提起诉讼的权利)。

回应之后,中国飞鹤股价翻红,并直线拉升,最高涨逾6%,创下历史新高。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国飞鹤第一次遭沽空。2019年11月21日,是中国飞鹤上市的第8天,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了针对中国飞鹤的沽空报告,报告对中国飞鹤收入的快速增长、盈利能力等方面提出质疑。

彼时,中国飞鹤回应称,“GMT Research对中国飞鹤的指控毫无根据、恶意中伤,不仅严重误导投资者,伤害了中国飞鹤品牌,更伤害了中国乳业,对此坚决不能容忍,公司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Blue Orca曾沽空了同样是乳企的澳优乳业。沽空澳优乳业的理由主要是财务造假,并指其夸大内地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额,涉嫌低报人工费用,以及透过虚假交易将利益输送至子公司等。随后,澳优乳业成立独立评阅委员会,评阅沽空机构报告所指称事项。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沽空机构可以自己做空,也可以通过出售沽空报告盈利。有些沽空机构只是利用一些投资者信息不对称而制造事端,并非所有做空都像瑞幸咖啡案一样言之凿凿。

再遭做空 飞鹤有惊无险

资料显示,2003年5月,飞鹤乳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乳品企业。2005年4月,飞鹤乳业转板到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市场交易。2013年7月,飞鹤乳业退市并完成私有化。2019年11月,中国飞鹤登陆港交所。2020年3月23日,中国飞鹤发布赴港上市后的首份年度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飞鹤实现收入约为137.22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约为39.35亿元,同比增长75.5%。

中国网财经7月8日讯(记者李静)今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Capital发布了中国飞鹤(06186.HK)的做空报告,对此,中国飞鹤发布公告称,相关指控不准确并具有误导性。受沽空报告影响,飞鹤股价一度跳水超过8%,随后迅速反弹。午后开盘直线拉升,并再创历史新高17港元,现报16.88港元,涨幅6.7%,最新总市值1507.9亿港元。原标题:飞鹤遭“杀人鲸”做空 回应称指控不准确且有误导

BlueOrcaCapital沽空报告指责,飞鹤高估了IMF的收入,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例如广告和人工费用,将员工人数少报了10倍之多,严重夸大了盈利能力。如果将未披露的劳动和广告费用的估算金额算在财报中,BlueOrcaCapital甚至怀疑中国飞鹤是否真实盈利。

此外BlueOrcaCapital还表示,飞鹤主要使用的物流公司则是由飞鹤运营,因此认为当飞鹤将产品交给旗下物流公司时,飞鹤即会确认收入运输公司大部分产品的物流供应商是由飞鹤旗下员工运营,并作为公司的一部分业务。BlueOrcaCapital认为,这对中国飞鹤的财务完整性有严重影响。

对此,中国飞鹤午间发布公告称,BlueOrcaCapital沽空报告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经公司做出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无任何必须公布以避免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的任何资料或任何内幕消息。相关指控是BlueOrcaCapital的意见,可能蓄意打击公司及其管理层信心,并损害公司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中国飞鹤将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此外,中国飞鹤还发布了盈利预告,预期集团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入将大幅增长超过40%,该增长主要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中国飞鹤第一次遭做空机构做空,早在2019年,中国飞鹤上市后不久,就曾被做空机构GMTResearch做空,称其业绩和现金流等存在造假。随后中国飞鹤回应称这一说法毫无依据,并发布澄清公告并逐一回应。

责任编辑:陈永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