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静刚的最新消息中技系大败局调查资本掮客现形记颜静刚人在哪

【吸收财讯:真是不要脸 ,投资像山岳一样古老,颜静刚的谎言终于自我揭穿了 】中技系的案例显示,一些资本掮客通过并购借壳等一系列手段,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一边把上市公司当做取款机,通过关联交易违规担保等方式疯狂敛财,另一边又因为此前收购时高额的业绩承诺,实施财务造假等行为,是...原标题:“中技系”大败局调查:一名资本掮客的现形记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2018年,是资本系大鳄心惊胆战的一年。中技系颜静刚、睿康系夏建统、星河系徐茂栋等资本明星变成了流星,在资本长河中只留下刹那间的花火。

A股市场一度为人熟知的“中技系”,随着6月底旗下*ST富控(600634.SH)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20]49号),从辉煌归于沉寂。证监会经查明,*ST富控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四大问题:在定期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对外担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或有负债。

该《事先告知书》,揭开了颜静刚作为*ST富控实控人,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富控互动全部涉案违法的大量细节。事实上,这是“中技系”掌门人颜静刚今年第二次收到《禁入市场事先告知书》。今年3月,“中技系”旗下的*ST尤夫(002427.SZ)同样因为关联交易、对外担保、或有负债未披露等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法庭

作为公司实控人,颜静刚拟被证监会终身禁入证券市场。2013年通过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上市(后更名为“富控互动”),成为*ST富控实控人的颜静刚,一度掌握了*ST富控、*ST尤夫、宏达矿业(600532.SH)A股“三驾马车”, 频频尝试并购布局游戏、大健康、新能源等热门行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并购折戟、潮水退去,这位并未将心思放在实业经营的资本掮客,开始显出真形。*ST富控牵出四宗罪。。。早在2018年1月19日,*ST富控、*ST尤夫、宏达矿业三家上市公司同时披露,公司实控人颜静刚“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与此同时,*ST富控和*ST尤夫也收到了针对公司的一纸调查通知书。

一年之后,从*ST富控收到的《事先告知书》来看,证监会经查明,*ST富控在定期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对外担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或有负债等四宗罪。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分析指出,*ST富控虚增利润的动机之一,与中技桩业借壳*ST富控时,颜静刚许下的高额业绩承诺有关。

时间回到2013年12月12日,颜静刚掌控的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上市,澄海股份以8.12元/股发行2.17亿股收购中技桩业92.95%股权,交易完成后,颜静刚持有上市公司30.79%股份,ST澄海更名为“中技控股”。

根据当时的协议,颜静刚向上市公司承诺,中技桩业2013-2015年归属于持股比例92.95%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9073.44万元、1.49亿元和2.32亿元。若业绩不达标,将进行补偿。

事实上,中技桩业仅在2013年兑现了业绩承诺(扣非净利润9236.91万元),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未达业绩,2015年的完成率只有64.34%,颜静刚也为此对上市公司进行了逾9000万元的业绩补偿。

证监会查明,为了兑现高额的业绩承诺等目标,颜静刚通过虚增子公司对其他企业专利使用费、技术服务费收入和商标使用费收入等方式,*ST富控2013年报中虚增利润近2800万元;2014年报中虚增利润1.09亿元;2015年报中虚增利润超1.88亿元;2016年报中虚增营收近1.19亿元,虚减投资收益近1.19亿元。

此外,*ST富控暴露出“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对外担保”、“未在定期报告中披露或有负债”等问题,关联交易大多涉及颜静刚本人及其控制的公司。

上述关联交易,2014年度新增金额9.13亿元;2015年度新增金额12.44亿元;2016年度新增金额17亿元;2017年度新增金额33.05亿元;2018年上半年新增金额2.85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发现,2014年半年报-2018年半年报,*ST富控未披露新增对外担保,合计金额达181.86亿元。

此外,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ST富控与颜静刚或颜静刚控制的其他公司等作为共同债务人,发生共同借款,但是未在相关定期报告中未披露或有负债,涉及金额0.7亿元。

“关联交易不是不允许,而是要符合决策和信披规范。”一位研究公司治理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如果通过桌下的关联交易,“把大股东的东西高价买过来,把好东西低价卖给大股东”,就损害中小股东利益了,而未披露对外担保、未披露或有负债,都是涉嫌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

“一些资本掮客通过并购借壳等一系列手段,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一边把上市公司当做取款机,通过关联交易违规担保等方式疯狂敛财,另一边又因为此前收购时高额的业绩承诺,实施财务造假等行为,是监管严厉打击的重点。”上述接近监管人士也指出。

基于上述事实,证监会拟决定对*ST富控处以60万元罚款;对*ST富控实控人颜静刚,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处以60万元罚款;并对时任董事长、总经理王晓强,时任董事长朱建舟,时任财务总监吕彦东等15名责任人分别处以3万-20万元不等的罚款,以上拟罚款合计265万元。

  资本掮客编织的故事

违法违规的盖子被揭开后,留下的不只是一声唏嘘。

来自浙江温岭的颜静刚,2005年11月成立上海中技桩业有限公司,主营预应力混凝土空心方桩,公司号称“国内最大的空心方桩制造商”,2008年改制为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中技桩业”)。

不过,中技桩业的资本之路,一开始并不顺畅。2010年、2012年,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的中技桩业因为多起安全事故,二次IPO上会未果。

2013年12月,核心资产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上市之后,2014年4月,颜静刚将上市公司更名为“中技控股”(2017年3月20日起更名为“富控互动”),“中技系”开始在A股崭露头角。

2015年12月,颜静刚之妻梁秀红以10元/股受让了宏达矿业7741万股(15%的股份),从而成为宏达矿业实控人。

颜静刚入主第三家上市公司尤夫股份,则在2017年5月。

2017年5月13日,中技集团从尤夫股份原实控人手中购得苏州正悦100%股权,花费26.81亿元。此后,中技集团持有上市公司29.8%股权。

拿下*ST富控、*ST尤夫、宏达矿业3家A股上市公司的过程,有官方媒体称颜静刚之手法为“从IPO被否到玩转三家上市公司”的中技“魔法”,不过,他对资产重组的驾驭,并不那么自如。

中技控股登陆资本市场后,颜静刚并未深耕熟悉的建筑业,转而布局游戏、大健康、新能源等热门行业,开启了“高溢价+高对赌”并购之旅。

2014年8月,中技控股披露86.72亿元的大手笔定增预案,令市场哗然。

86.72亿元融资中,60.21亿元用于收购游戏资产DianDian Interactive Holding以及点点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15亿元用于收购影视资产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

游戏、影视均是彼时资本市场的热点项目,不过,在等待近10个月后,2015年8月,中技控股的定增案最终遭到证监会否决。

2015年9月,中技控股又签订收购武汉枭龙汽车不低于51%股权的意向条款,最终不了了之。

2017年12月,颜静刚又计划13.66亿元收购棋牌类游戏公司宁波百搭51%股权,彼时宁波百搭的净资产不过0.78亿元,*ST富控收购价对应的宁波百搭整体估值高达27亿元,溢价逾30倍。

不过,这场收购同样夭折。

频频开展跨界收购,除了推动资产纳入上市公司报表,避免触发业绩补偿条款之外,推升股价、避免质押股份被平仓,或许也是颜静刚的一大动机。

在中技桩业借壳上市后不久,2014年7月3日,颜静刚便质押了上市公司1.05亿股,占总股本的18.24%;当月12日,颜静刚又质押7273.34万股,至此,其所持股份全部质押。

此外,2016年7月,中技控股披露一份《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显示,颜静刚、梁秀红均将杠杆加到极致。其中,颜静刚直接和间接持有的股权财产市值34.31亿元,已质押约90%的股权。梁秀红持有股权财产市值13.28亿元,已质押超过93%的股权。

数据显示,从2013年年底,中技桩业资产刚注入上市公司算起,到2015年6月,*ST富控从7.09元/股(前复权)飙升至38.94元/股,区间涨幅高达449%。

  辉煌与败局,一声唏嘘

当频繁的并购均告失败,颜静刚和他的“中技系”,也不得不接受败局的苦果。

如今,*ST富控、*ST尤夫均面临行政处罚,宏达矿业在2018年1月完成易主,实控人由颜静刚变更为俞倪荣、谢雨彤,2018年4月,宏达矿业同样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收到最终调查结论。

颜静刚本人,也将面临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处境。

市场也对“中技系”用脚投票,*ST富控、*ST尤夫股价均大幅下跌。

截至2020年7月8日发稿,*ST富控总市值仅为5.7亿元,*ST尤夫总市值26亿元,宏达矿业总市值不到60亿元。

那些曾经的高光时刻,在如今的溃败面前,特别显眼。

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首次冲刺IPO之时,中技桩业的净利润超过8800万元,2011年,中技桩业净利润增长至1.73亿元。

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之时,重组报告书认为,“未来几年内,标的资产(即中技桩业)将呈现较快的增长,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提升”。

然而,2016年下半年,中技控股选择将中技桩业作价24.16亿元回售给了颜静刚,剥离预制混凝土桩相关业务。

目前, *ST富控已处在退市边缘,2018、2019年净利润分别亏损55.09亿元、1.41亿元,2020年一季度续亏3.4亿元。

主营涤纶工业长丝的尤夫股份,在颜静刚入主之前,2016年净利润1.69亿元、2017年净利润达到近些年顶峰的3.24亿元,不过,颜静刚入主之后,2018年净利润巨亏10.5亿元。

让人感叹的是,三年前,*ST尤夫耗资近20.9亿元,分两次收购的江苏智航新能源有限公司(“智航新能源”)100%股权,希望借助新能源汽车产业扭转业绩,如今,已被*ST尤夫决意出售。

2020年3月27日,*ST尤夫公告称,拟分步将智航新能源65%股权和35%股权出售给瑞鸿锂业。

犹记得2017年11月13日,*ST尤夫抛出收购智航新能源计划时,其股价从17元翻番,并在2017年12月25日创下34.86元的上市以来最高价(前复权)。

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分析指出,“在注册制全面推进下, 只要符合证券法规定条件的公司就可以备案上市,壳资源不再稀缺,面临退市的上市公司不会再花大量精力保壳,炒作壳资源的风头也会被遏制。”

从早年德隆系的轰然倒塌,到涌金系掌门人魏东传奇落幕,再到近期明天系频繁出售资产,中国资本市场从来不缺乏令人印象深刻的剧目。

这一次,39岁的中技系掌门人颜静刚站在了舞台中央。日前,富控互动(600634.SH)、尤夫股份(002427.SZ)、宏达矿业(600532.SH)均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颜静刚“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引人关注的是,从IPO受挫,到控盘三家上市公司,颜静刚仅用了短短四年时间。这四年时间里,其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完成一次次跨界重组。此外,颜静刚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去年成功套现23亿元,位列2017胡润套现企业家排行榜第14位。

目前,宏达矿业、富控互动与尤夫股份处于集体停牌的状态。颜静刚被立案调查,为这几家公司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三家公司的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对相关公司经营肯定会有一定影响,其重组进程也将受拖累。如果涉及重大违法行为,还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经济学家宋清辉如是说。

4年玩转3家上市公司

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颜静刚以身价100亿元排在第368位,相较其首次入榜的2015年,排名跃升了119位。

尽管几度跻身富豪榜,但关于颜静刚的公开报道却很少,这为其平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资料显示,颜静刚出生于浙江温岭,17岁那年只身从家乡浙江省台州市来到上海闯荡,尽管其不识英文单词,却瞄准商机,从社会各界签约了一批外语专业人才,做起了翻译中介业务,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5年11月,颜静刚以1000万元的资本在上海虹口区注册成立了中技桩业,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公司业务主要经营制造空心方桩。

中技桩业曾于2010年申请在A股上市,但因发生多起工伤事故遭证监会发审委否决。两年后,中技桩业再次申请上市,但在二次上会前夜,其天津子公司又发生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半年后,该公司主动撤销了IPO申请。

IPO两次折戟后,颜静刚开始寻求曲线上市。2013年12月,中技桩业在经历众多重组失败后,最终借壳ST澄海完成上市。2014年4月公司更名为中技控股。有意思的是,在借壳上市两年半后,中技控股便将彼时装入的核心资产完全剥离,把中技桩业作价24.16亿元出售给颜静刚控制的企业中技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海轶鹏。

“公司将剥离预制混凝土桩相关业务,回笼资金并拟进军文化娱乐产业。”中技控股相关负责人曾表示。2017年,中技控股摆脱中技标签,更名为富控互动。

成功借壳ST澄海上市后,颜静刚并未止步,随后又通过资本运作拿下宏达矿业、尤夫股份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2015年12月,颜静刚之妻梁秀红以7.7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宏达矿业7741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5%。2017年1月,梁秀红又将股权转让给了颜静刚控制下的上海晶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功控制宏达矿业。

据了解,宏达矿业原主业为铁矿石,在颜静刚成为控制人仅三个月后,2016年3月,宏达矿业方面称铁矿石行业整体不景气,公司矿石主业一直亏损,为寻找新的出路、谋求新的发展,决定从矿业全面向转型。

此后,宏达矿业大手笔收购了英国游戏公司与美国医疗公司,布局游戏与大健康产业。

颜静刚入主第三家A股上市公司尤夫股份,则在2017年5月。当时,中技集团收购苏州正悦100%股权,转让总价款及承担债务合计26.81亿元。而苏州正悦拥有尤夫股份的控制权。这笔收购普遍遭到外界质疑其关联交易,并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

2016年4月,原尤夫股份控制人蒋勇通过苏州正悦以约19亿元的价格拿下尤夫股份29.8%股权,其中15亿元为贷款。然而,在收购完成12个月的股票锁定期刚过,蒋勇就将控股权转让给了颜静刚。而且在颜静刚入主之前,公司的高管层中已有不少与中技集团有关联的人士。

中技方面表示,收购是看好尤夫股份目前所处的涤纶工业丝和锂电池、氢燃料电池等新能源行业前景,未来将大力拓展新能源产业。

业内人士认为,颜静刚在短短四年内不仅完成对三家上市公司的控制,而且是资本市场“讲故事”的高手。

截至三家公司停牌,中技集团持有宏达矿业23.42%的股权,持有富控互动27.42%的股权,持有尤夫股份29.8%的股份。以停牌前一天的收盘价来看,富控互动市值约112亿元,尤夫股份市值约111亿元,宏达矿业市值约56.7亿元,3家公司市值合计约为280亿元。

“中技系”资本腾挪术

在颜静刚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后,记者联系采访上述三家公司的董秘,但截至发稿,三人电话均处无人接听的状态。

据财联社了解,在资本运作方面,其控制的中技系采用多种方式,包括低价资产高价注入上市公司,通过信托、私募基金等渠道募集资金,然后利用高估值收购热门概念资产,并在上市公司之间倒手腾挪等。上述行为曾被多位投资者质疑侵害上市公司利益,并多次收到证监会问询函。

上海证券报曾梳理了颜静刚资本运作流程,称其几乎将可选的资金利用手段运用到了极致。在股权方面,其几乎都是拿到上市公司股权后就悉数质押,最大限度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在上市公司业务开展方面,其擅长“引援借力”,与私募基金合作对外收购。

截至2017年9月30日,颜静刚及旗下富控传媒持有的富控互动股份几乎全部被质押。宏达矿业也频繁出现股权质押,其最新公告显示,截至12月22日,控股股东上海晶茨持有的宏达矿业股份也几乎全部被质押。

“资本市场的游戏都被他摸清了。”一位投资者如是说。

据中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颜静刚目前是6家公司的法人、9家公司的股东以及7家公司的高管。与其有关联的有12家公司,其中5家公司为吊销或注销状态。

多位投资者曾质疑,颜静刚夫妻联手腾挪上市公司股权,并成功套现。2015年12月,颜静刚之妻梁秀红以10元/股的价格收购了宏达矿业15%股份,约7741万股。2017年1月11日,梁秀红又将股权转让给了颜静刚控制下的上海晶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每股作价16.40元。梁秀红通过本次股权转卖套现约5亿元。

除此之外,颜静刚还涉嫌将低价资产高价注入上市公司。

2017年12月16日,富控互动发布公告称,拟以13.67亿元收购百搭网络51%股权。而截至2017年9月30日,百搭网络的净资产仅约7811.95万元,富控对其估值却为26.5亿元,溢价率高达3330.64%。

此举不仅引发市场哗然,而且质疑声不断,有投资者认为这笔交易或涉嫌利益输送。“百搭网络刚成立一年,品牌和产品并不知名,超高估值不合理,也没有详细说明为何超高估值,不能不令人怀疑其利益输送。”

据了解,百搭网络于2016年10月成立,定位于开发、运营移动端棋牌游戏的互联网游戏公司,主要游戏有阿拉宁波麻将、阿拉跑得快等。去年1-9月,百搭网络营收1.25亿元,净利润约9305万元。 上述交易很快引发监管层的关注。去年12月19日上交所发函问询,要求富控互动说明本次交易估值的测算过程及合理性,定价依据和合理性和收购资金安排等情况。

事实上,这并非颜静刚第一次高价收购游戏公司,其此前已经尝到甜头。

2016年9月,富控互动以16.32亿收购宏投网络公司51%股权,总估值约32亿元。宏投网络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由宏投矿业持股25%,上海品田创业投资合伙持股75%,旗下资产仅有英国Jagex游戏公司100%的股权,于2016年3月花费22.58亿购买。在收购完成后,富控持股51%,上海品田创业投资合伙持股49%。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6月,富控互动发布公告称,拟以22.29亿元现金购买宏投网络其余49%的股权,收购完成后,中技控股持有宏投网络全部股权。按100%股权评估,此时宏投网络的估值已涨至45.5亿元。

而上述案例只是颜静刚娴熟进行资本运作的“冰山一角”。

“颜静刚爱玩高杠杆,许多收购都是运用银行与信托资金,然而新并购行业盈利情况并不明朗,造成企业负债率越累越高。一系列资本腾挪的背后,一方面将资金拆西墙补东墙,同时可将资产转移套现。而颜静刚本次被立案调查,也与其上述资本运作有很大关系,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很正常,但颜的动作太明显了,尤其是收购百搭网络。”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

两公司存退市风险

实际上,此次不仅实际控制人颜静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富控互动和尤夫股份也收到调查通知书。

由于富控互动去年11月16日停牌至今,股价未现较大波动。但在遭立案调查停牌前的1月17日,尤夫股份闪崩跌停。

富控互动方面表示,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暂停上市的风险。同时,本次立案调查可能导致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止。

不仅如此,尤夫股份也公告称,如公司因此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尤夫股份董事长翁中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可能和颜总之前的事有关,我们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还在核查中。”

“按照证监会的退市规则,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后,一旦被认定为欺诈发行和重大信披违规的将移送司法机关,最严重的后果将公司被强制退市。因此,每一家被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都被要求定期披露公司被立案调查的进展,向投资者提示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一位从事公司证券的律师告诉财联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