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坡是什么梗反对党崛起新加坡独立的原因李显龙移交领导团队

【吸收财讯:专制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比民主制度高效且无害,但正是极少数情况下的巨大危害让人望而却步。 】7月10日,新加坡举行2020年大选,当天晚上就开出结果,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获得了61%的选票,在国会93个议席里边获得了83席。按照世界标准,这种结果绝对是一个大胜。但是跟人民行动党上次大选的结果相比,则是出现了明显下滑。来源 世界灵敏度

2015年的大选,当时距离李光耀去世只有半年,新加坡人把对李光耀的哀思和敬重投射到了人民行动党的身上,这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获得69.9%的支持率。而今年下滑了接近9个百分点,是一个重大警讯。而更严重的是,反对党工人党获得10个议席,更攻陷了两个集选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集选区制度是新加坡的特有制度,它是由选民对一个候选人组合进行投票。人民行动党由于执政时间长,人才储备多,往往是由一个资深的部长带着其他几名候选人出来竞选,大家看在部长的面上就对这个组合进行投票。反对党因为人才凋零,往往连组合的人数都凑不够,勉强凑够了,参选人也没有什么知名度。

此前认为,集选区制度在狙击反对党这点上是牢不可破的。但在2011年大选的时候,工人党攻陷一个集选区,这一次更是一举拿下两个。所以这样看来,集选区制度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赢的时候赢得比较多,输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果你输了一个单选区,就丢了一个议席;可是如果输了一个集选区的话,一下子就会丢4-5个议席。

相信在大选之后,人民行动党会进行一个反思和检讨,进一步去了解人民到底对那些工作不满意。例如2011年大选,当时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只有60%,比今年还是少了1个百分点。所以人民行动党非常紧张,了解来了解去,发现民众的不满集中在外来的移民太多方面。之后新加坡的移民的门槛马上就收紧了,然后又发现了选民对部长的高薪有意见,部长马上降薪。

人民行动党在这方面的反应是非常的快的,非常注意查漏补缺,这是新加坡体制一个比较优越的地方:反对党的存在给人民行动党造成了压力,迫使人民行动党不断改进自己,做得更好。与此同时,反对党的力量又比较有限,没有能力全盘颠覆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迄今为止,人民行动党把握得相当好。

由于人民行动党在今年新冠疫情应对上,表现不算很理想。此前就有人预言,人民行动党会失去一些议席,最终的结果跟这个预测相差不远。所以这个结果也不算是特别的出人意料。

这次大选对于新加坡最大的意义,不是人民行动党的议席出现下滑,而是大选后的新加坡会产生一位非李光耀家族的总理,成为新加坡的第四代领导核心。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2020大选中的总理李显龙,他也公开表示决心把运作良好的新加坡移交下一个领导团队。(图源:联合早报)

新加坡此前一直被称为“李家坡”,这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李光耀用自己的价值观和性格的塑造了新加坡,他是新加坡的国父,缔造了国家的同时,也塑造了它的面貌。可以说,李光耀对新加坡的影响无处不在,即使他已经去世了,但是他的遗产仍然在影响着新加坡。

另一个方面,自新加坡1959年取得自治地位以来,迄今61年的历史中,李光耀与李显龙父子执政的时间加起来,就已经占了47年,差不多占了80%的时间。而李显龙呢在本次大选之前,已经多次放话,他会在选后隐退,交棒给下一代。

而目前,众望所归的几个人都不是李光耀家族的人。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三代领导核心(图源:网络)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产生其实是挺特别的一种方式。迄今为止产生过三代领导核心,分别是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

李光耀是开国型的领导人,从政治斗争中一路拼杀上来。吴作栋和李显龙都是由同一辈的部长们集体推选出来的,当年李光耀最中意的接班人其实是后来担任新加坡总统的陈庆炎,但是同辈的部长们选择了吴作栋,李光耀也接受了。李显龙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产生的。

由于李显龙即将交棒,这一代部长在两年多之前,就已经启动选择下一代核心的过程。可以肯定,在此次大选之后不久,新一代领导核心的产生就会尘埃落定。

目前,大家比较看好的三个人,分别是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贸工部长陈振声、教育部长王乙康。王瑞杰和王乙康都是秘书出身,一个是李光耀的秘书,一个是李显龙的秘书,这也是新加坡政治里边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情。陈振声是军人出身,2011年才开始从政。

这三个人都符合新加坡精英政治的标准,都受过很好的教育,也都非常聪明,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历练。

当然,担任新加坡总理有一个默认的条件,就是要有非常丰厚的财经方面的履历。因为新加坡非常的重视经济发展,李显龙和吴作栋当年都担任过贸工部长、财政部长这样的角色,在这方面的经历了长期的历练。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新一代领导核心人选(图源:网络)

三位接班人之中,王瑞杰的财经履历最为完整,他担任过新加坡WTO的谈判代表,担任过金融管理局局长、财政部长;相较另外两位候选人而言,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所以外界普遍比较看好王瑞杰的政治前途。当然,王瑞杰在几年前曾中风,希望他的健康不要再出问题。

而无论接下来谁担任新加坡总理,面临的挑战都很大。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虽是小国,其实并不好治理

新加坡的面积很小,只有北京的4%、广州的10%,人口也就500多万。既没有战略的纵深,也没有经济的纵深。很多人认为小国很好治理,他们看到了小国的小,没有意识到小国的脆弱,其实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因素。

新加坡恰恰就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小国。与此同时,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又非常重要,在马六甲海峡的边上,世界上各种势力都试图在这里刷存在感,怎么跟他们打交道,如何在大国之间周旋,其实很考验领导人的能力。

李光耀能力超强,大家觉得他举重若轻,甚至有人觉得他是大材小用,被窝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弹丸之地。但不能因为李光耀做的好,就认为新加坡很好治理,认为其他也一定等做得很好。客观来看,李显龙的能力比李光耀就已经差了一些,在他之后的第四代新加坡领导人,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谁也不敢保证。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国际局势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新加坡是一个外向型经济体,方方面面都很容易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而外部环境很多时候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能去适应。

最近几年,世界范围内的民粹主义上升、贸易保护主义上升,这些对新加坡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和威胁。

此外,中美博弈现在也越来越激烈,新加坡要不要选边站?这些都是非常大的挑战,是很难做出决定的事情。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国民对人民行动党的敬畏感正在消失

李光耀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人,作风凌厉,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加上他确实对新加坡有功劳,他缔造了新加坡,塑造了这个国家的面貌,将之变成一个发达国家,让新加坡获得很高的国际地位。所以新加坡人普遍对李光耀是有敬畏感的,特别是老一代的新加坡人。

但是,新一代新加坡人处在社交媒体时代,他们追求更为平等的沟通关系。如果人民行动党现在还给大家说,我当年多不容易,你要一直感激我,要投票给我,这只会引发人们的反感。

况且,李光耀已经去世了,他的儿子李显龙的也即将隐退。新一代新加坡领导人头上的光环,自带的权威感肯定是在衰减的。如何驾驭这种民意的变化?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国内的贫富差距在急剧扩大

贫富差距拉大跟新加坡选择的经济发展道路有很大的关系。

早年新加坡也是做低端加工制造起家的,后来不断地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现在致力于做金融类的高端服务业,这类附加值很高的产业,帮助新加坡人迅速的把人均GDP提升至6.4万美元,比日本还要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

与此同时,也带来了负面因素。因为发展高端服务业,会吸引很多有钱人,他们看重的是新加坡各种软硬环境,才选择在这个地方定居。而普通的新加坡人的处境其实并不那么好的。

如果你到新加坡的小贩中心,会看到一些六七十岁的老年人还在颤颤巍巍的收盘子、在洗碗,因为新加坡没有退休金制度,个人退休之后的生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工作的时候积攒了多少公积金,这些老人家可能工作时的工资不是太高,公积金有限,早早花完了,老了之后被迫出来工作。这是新加坡挺让人心酸的场景。

从世界范围来看,贫富差距扩大一定会产生政治上的后果。那么,新一代人民行动党的团队如何驾驭这个变化?这又是一个问题。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的客工问题

新加坡将从事体力劳动的外国打工者称之为“客工”。新加坡已经成为发达国家,很多体力劳动本国人已经不愿意做了,所以新加坡的常住人口里边大概有30%都是外国来的打工者,很多人从事薪水比较低的体力劳动的工作。

客工薪水很低,居住环境也很差,往往是在郊外的某个地方随便安置,跟新加坡人的生活条件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新加坡客工宿舍一瞥(图源:联合早报 何家俊摄)

2013年,新加坡就发生过由印度来外来打工者酿成的骚乱,当时震惊了新加坡社会。今年新加坡的疫情一开始其实控制得挺好,后来之所以出现反弹,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客工群体也爆发了疫情。

对未来的新加坡总理而言,他的肩上的是千钧重担,新加坡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它的国家的建构过程并没有真正的完成。也就是说,很多人移民新加坡,主要还是因为新加坡在各方面做的比较好,是出于实际利益的考虑,情感和认同方面的原因不是主要的。这是新加坡跟很多大国不一样的地方,一般大国的国家建构已经完成,有自身的历史文化背景,即使国家很多方面做的不好,大家还是愿意呆在这里。

但是新加坡没有这样的优势。这就意味着,新加坡的领导人不能犯错,大国可能犯好几次错误都没事,但是新加坡如果犯一次错误,就可能是灭顶之灾。这也进一步增加了这个国家治理的难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