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双胞胎Olsen Twins姐妹身高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Olsenboye

一炮而红难,还是长期受大众欢迎比较有挑战性?在童星出身来看,几乎没有多少人能爆红到年纪长大的,这也许是镁光灯下童星的命运。不过从童星蜕变成时尚设计师,又是另一个说法,今天想跟大家谈谈Olsen Twins这对姐妹。

美国设计师Olsen双胞胎姐妹 从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

在美国无人不识的Olsen Twins,绝对称得上是时尚界的传奇,她们生于1986年的加州,当年满9个月的时候,已被电视剧制作人看中,踏上演艺道路,至今她们仍然非常年轻。早在2004年,年仅17岁的Olsen Twins已创立了童装品牌Mary-Kate and Ashley,旋即引起一股狂潮,掳获不少年轻粉丝的心。你以为她们只有靠名气的能耐?在2000年,她们与Wal-Mart合作销售童装,创下了10亿美元佳绩;又在2006年创立了品牌The Row、品牌以低调奢华、利落剪裁让人印象深刻,更运用高质感的布料,极具简约美。除了The Row,及后一年她们又创立了Elizabeth & James,风格偏向年轻化,价格也亲民,是酷爱简约主义小资女的品味之选。

美国设计师Olsen双胞胎姐妹 从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

美国设计师Olsen双胞胎姐妹 从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

美国设计师Olsen双胞胎姐妹 从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

虽然Olsen Twins身高只有153cm左右,并不是典型的金发美女,但透过精心配搭,尽显两人的时尚功力,还是会想让人仿效。比如近这10年,姐妹两人都偏好穿黑色,从低调中愈见得她们对时尚的坚持。除了上文提及的三个品牌外,这对姊妹也绝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她们为美国百货JCPenny开创了一个全新服装产品线,以自己姓氏取名为Olsenboye;近年更进攻电商界StyleMint,可见两人非常有商业头脑,而且永远不甘停留,向前推进。

美国设计师Olsen双胞胎姐妹 从童星到知名时尚设计师!

 

“面对时尚与人生,绝对别说不可能。”

这个世界给你的机会,可能让你一炮成名,但说到底如何把握,除了运气、更需要不断的努力,两姐妹与其说是时尚先锋,她们的奋斗传奇更值得让人学习,如果你也在努力为生活而拼搏,一起加油吧!

《经济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关内容属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经济通》立场,《经济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个自由言论平台。

在工业感十足的艺术装置中,开场模特Gigi Hadid以一身深灰色西服拉开序幕。模特们穿上宽肩西装、拖地阔腿裤的模样,像极了80年代的上班女郎。卡其系的面料与利落流畅的剪裁结合,将高级装点到骨。

本季的主题是叠搭,双外套、毛衣与衬衫裙层层相加,倒是给忙总不少穿搭灵感。

还有模特手上的长筒手套以及夹在臂弯中的包,乍一看不起眼,却舒服的让人挑不出缺点,忙总已帮它们预定2020爆款单品了。

——

看完The Row2020秋冬秀,有人猜测品牌背后的设计师也和衣服一样”不沾红尘是与非“。因为主打极简、中性的服装品牌,往往由低调、性情淡泊的设计师掌舵,比如Phoebe Philo。

The Row恰恰相反,品牌背后的设计师是好莱坞大名鼎鼎的奥尔森姐妹Olsen Twins——Ashley Olsen(阿什莉·奥尔森)和Mary-Kate Olsen(玛丽-凯特·奥尔森)。

这对双胞胎是公认的”印钞机“,在好莱坞和时尚圈的地位,比肯德基姐妹花不知要高出几个level。对了,她们还有个00后都熟知的妹妹,就是复联里的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Elizabeth Olsen)。

说奥尔森姐妹是吸金小能手,还真不夸张:

这对异卵双胞胎出生于1986年,9个月开始上节目,6岁成为制片人,7岁时姐妹俩的父母离异,身兼经纪人的母亲帮二人注册了自己的传媒公司“Dualstar双星”。有自己的公司撑腰,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个人拍戏赚的钱统统收归自己腰包。

忙总最近重温了喜剧电影《好事成双》,才发现里面漂亮的小姑娘是奥尔森,果真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别看年纪小,两个人的都演技还不错,第一次拍戏便是加盟连播8季的电视剧《合家欢(Full house)》。某圈内人士回忆起她们的表现,毫不吝惜赞美之词:“我觉得她们是《合家欢》里很关键的角色,看到她俩的表演我当时非常的吃惊。”

各位姐妹可以从动图中,感受一下两位小演员古灵精怪的演技,难怪人们都喜欢她们。

不过奥尔森姐妹的作品在多不在精,可以说是整个美国见证了她们的成长史。很少有高分作品也没关系,待到青春期,有了粉丝群体的铺垫,在公司的神操作下,相关的电影、电视、唱片、写真集、玩偶、化妆品,成为了青少年们争相购买的周边产品,根据资料显示,每年大概会卖出3000万音像制品和4000万册的书籍,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而奥尔森姐妹也成为好莱坞唯一一对留名星光大道的双胞胎。

18岁成年后,她们看到童星转型的局限性,选择退出娱乐圈,转身接管双星娱乐集团的总裁之职。每个人都拥有1.5亿美元财富的控制权,在2003年顺利入围《福布斯》“世界最富有的百位女性”排行榜。

Ashley Olsen和Mary-Kate Olsen年纪轻轻就成了身价过亿的小富婆,还是在名利场摸爬滚打多年的明星。有丰厚的物质条件,任谁都会放纵一把吧。忙总在写新晋潮牌drew house时,便提到过贾斯汀·比伯就因年少成名,一度在吸毒、打架和绯闻中迷失自我,被扣上“麻烦天王”的帽子。

好在这样的压力下,姐妹花一直走在正轨上。除了在纽约读大学期间被狗仔抓到抽烟喝酒,没有沾染其它恶习。

反倒在公司的熏陶下,奥尔森姐妹拥有了商业前瞻性,潜移默化中学会如何做决策与经营,也为创立高级成衣品牌The Row打下基础。

说实在的,当初很多人并不看好两姐妹做设计,毕竟她们都习惯被鲜花掌声包围。连街拍都是走“发蝴蝶”路线,155cm的身高穿大面积印花很容易踩雷啊……

其实大家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奥尔森姐妹的时尚天赋在14岁时,就已经显露出来了。和沃尔玛联名推出了少女服装线“Mary-Kate and Ashley“,一经推出瞬间成爆款单品。

——

接下来,我们正式了解一下姐妹俩制造的时尚帝国。

品牌The Row以伦敦聚集”高富帅“的,男装高级定制圣地萨维尔街(Savile Row)命名,主打高级成衣。而2006年创立品牌后,两姐妹不为自己代言、不发社交平台广告,第一则广告刊登在美国版《Vogue》杂志上,仅仅是露出简单的品牌名。

在决定进入时尚圈后,Ashley Olsen和Mary-Kate Olsen的穿搭也相应变得低调,衣服变成以黑色为主的色调。看来,她们是真的要踏踏实实做起幕后者,用做出的成绩说话了。

姐姐阿什莉·奥尔森 (Ashley Olsen) 称:“优雅与舒适并不互相对立”

The Row崇尚极简主义,将买广告的钱全用在寻求用高级面料上,致力于打造普通款,所以,The Row的面料亲肤、舒适,纤维的光泽高级、自然。与材质相对应的,一件衣服卖到上万元,普通人很难承担得起。千禧年之初,物价没现在高,当年因为挂卖200美金的T恤,奥尔森姐妹还被惨兮兮的怼上新闻头条。

所谓产品就是最好的宣传,普通却不简单,卖高价普通款的The Row很快被大家接受,客户群被成功锁定在追求品质与不同的高消费群体。

“从一开始,我们对The Row 的定位就在于完美:质量一流且易穿,融现代和经典于一体,将让所有女性展示最好的一面。”姐姐阿什莉·奥尔森如是说。

卖高价、不发广告、不找明星带货,如此任性,反倒有不少人为其主动打广告,这些女明星中有大嫂Rosie Huntington Whiteley、Angelina Jolie、曾是模特出身的美国第一夫人Melania Trump。

能被众多独立女性宠爱,注定被The Row选中的设计师,也都不是凡人:

2011年至2014年3月期间,担任女装设计总监的Nadege Vanhee-Cybulski,是个超级低调的设计师,被挖来前在Maison Martin Margiela、CELINE有过丰富的工作经历。2014年在离开The Row后,成为Hermès艺术总监。

Nadege Vanhee-Cybulski和作品

The Row曾经的首席设计师Francesco Fucci,是个浪漫的意大利人,在来The Row前,曾在Lawrence Steele、Calvin Klein、DVF工作过,2018年跳槽到Theory担任女装创意总监。

Francesco Fucci和作品

经过几年低调经营后,The Row分别在2012年和2015年,获得两次“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奖”(CFDA)年度女装设计师”大奖,更是对奥尔森姐妹的设计最好的肯定,不是有句老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至于为什么会在品牌成立短短14年间,便吸粉无数,也许是因为The Row一直在用极简的优雅,演绎终极的精致,素淡美学正中现代独立女性的小红心。

比如2019春夏系列中,被模糊的腰线与舒适的垂坠感,没有多余的线。大气、慵懒的设计中,有着对于性感的诠释。经典的卡其色系,也为女性加上了柔美的滤镜。

The Row的设计在以简单的大色块为主体的前提上,还会注入女性化的花边、强调肩线和腰线的设计,从小细节透露出清新盎然的少女气息。

忙总还记得The Row在2017秋冬系列中,将一些可爱的单词缝在衣服的边边角角,用简单的Slogan,表达自己的态度。有人用“藏着成年人的少女感”来形容The Row的衣服,真是再合适不过。

服装的简约令人喜爱,The Row的Lookbook也透露出疏离气息的艺术感,在色彩解构上与剪裁一样,都拿捏的死死的。疏离感正恰到好处,还能让人感受到品牌的温润。

服装系列被人接受后,The Row接着推出鞋子和包包,反而比服装更受欢迎。

奥尔森姐妹极力降低品牌曝光度,奈何宝藏终归藏不住,品牌避免不了被抄袭的命运。

穆勒鞋The Row Coco和细带凉鞋The Row Bare精致的小猫跟,让人禁不住优雅的诱惑。某宝上有很多同款,只怕很多人还不知道设计的正主是她们。

适合夹在腋下的The Row Slouchy Banana和The Ascot真丝手袋,是Ins博主人手一款的爆款包包,几千美金的价格也让不良商家动了卖假货的心思。

反观The Row,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奥尔森姐妹也在用作品证明,玩时尚她们是认真的,并用实力证明,The Row不是CELINE后的替代品,也不是基础款中的Hermès,这个品牌要做的是独一无二的高级成衣。

如果你爱上了这对开挂的姐妹花,抑或是这个低调的品牌,可以去官网上康康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