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立案判多少年当官盲目举债不忘发大财独山人对潘书记的评价

【吸收财讯: 苦了当地的老百姓了,为了这么一个人的政绩,基本上那边几代人的生活都被搭进去了。 】贵州独山县,最近有些火。起因是,一位视频博主拍摄了一段贵州独山县的探访视频。水司楼,盘古庄、独山影视城、十万人体育馆,恢弘的大学城等,让人琳琅满目的同时,也让人目瞪口呆。原标题: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冰川思享号特约撰稿 | 与归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独山县前任书记潘志立

说实话,从视频中,我看到的不是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建筑,而是钱,卖地的钱和纳税人的钱。独山县地处贵州最南端,是一个少数民族占总人口近70%的深度贫困县。全县常住人口三十多万,直到2020年3月3日,才退出国家贫困县序列。而独山县之所以有如此疯狂的建筑工程,绕不开一个人:独山县前任书记潘志立。

01

为了2020年与全国人民同步奔小康,2010年至2011年,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贵州省,分别从江苏、浙江、山东、河北、重庆5省市引进两批共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这当中,就有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主角潘志立。按照当时报道给出的信息,潘志立是12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一位。

潘志立自山东海安来,1964年出生的他,当年正处于年富力强的四十多岁。在去贵州前,他是江苏省海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海安县城东镇党委书记。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潘志立(图/独山县新闻传媒中心)

彼时,对这12位优秀干部的要求是:既是一线“战斗员”,更是全局“操盘手”。担任贵州黔南州独山县委书记的潘志立,主要任务是主抓3个产业园区建设。

2011年10月23日,潘志立正式当选独山县委书记。一个多月后的12月13日,潘志立来到打羊乡调研,提出要继续加快小城镇建设步伐,打造地区特色亮点。

初来乍到,潘志立便展现了自己“速度”和“力度”。

在此后的日子里,《黔南日报》中关于潘志立的报道,几乎都与经济有关,他的足迹主要是高新区、工业园区、经济开发区、农业园区等;其口中的词汇,总是绕不开“项目”“工程”。

正如后来《中国纪检监察报》对潘志立的评价,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但是,人是会变的,尤其是骄傲的时候。

2014年9月,政绩显著的潘志立当选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副州长,仍兼任独山县委书记、贵州独山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成为副厅级的县委书记。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造价2亿的独山县水司楼(图/视频截图)

2016年9月,独山县水司楼开建。一开始,潘志立定下的目标,就是奔着“天下第一水司楼”而去。这是一座集会展博览、酒店住宿、游览观光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体,被定位为独山县净心谷景区最具标志性的宏大建筑。

它的兴建,仿佛是一个象征性的伏笔。仅仅两年后,独山县的“狂建”大厦,轰然倒塌。只是,暴风雨前的天空,往往异常安静。

2017年11月15日,潘志立率队到深河桥抗战遗址参加活动。在现场,潘志立亲自手书“不忘历史,牢记使命”。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潘志立手书的“不忘历史 牢记使命”(图/独山县新闻传媒中心)

潘志立想不到,留给他春风得意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年。

02

2018年9月6日,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发布一条情况通报:2018年8月27日,国务院第24督查组在独山县实地暗访时,发现独山县存在对违法用地虚假整改问题。为此,独山县一批领导干部被免职。

这个免职名单,像是一条长长的导火索:

免去杨绍忠同志独山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职务;

免去张仁青同志独山县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职务;

同时,责成独山县委立即按程序:

免去谢宁同志独山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基长新区党工委书记职务;

免去霍永萍同志独山县基长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基长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职务;

免去王其林同志独山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县扶贫开发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职务;

免去莫兴明同志独山县基长镇党委委员、副镇长职务;

免去胡帮锐同志独山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县规划局副局长职务;

责成州国土资源局党组立即按程序:

免去解文贵同志独山县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

免去莫晓明同志独山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职务;

免去左玮鑫基长镇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职务。

山雨欲来风满楼。

当时,这个名单里并没有时任独山县的一把手潘志立。但一切像是洪水前的暴风雨。

三个多月后,也就是2018年年底,独山县迎来了新县委书记犹永凯,潘志立不再担任,开始从报道中消失。

2019年1月21日,当时的独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统战部部长胡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3月19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终于放出消息: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布公告称,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图/官网截图)

潘志立去向已明,但独山县的反腐仍在继续。

2019年4月12日,独山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刘盛高接受审查调查。

2019年4月25日,独山县独山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下司镇党委书记何可建被查。何可建还曾担任独山县招商引资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独山县贵州经济开发区(筹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麻万镇镇长等职务。

2019年7月25日,独山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独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莫元波被查。在潘志立主政独山期间,莫元波曾担任独山县纪委副书记、独山县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黄后乡党委书记,兼任过麻尾工业园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

03

潘志立被查,使得独山县反腐大剧达到了高潮。随后,他更是成为一个典型,同时也让独山县过去几年的发展成为一个值得吸取教训的典型。

独山县委专门召开开潘志立案、胡昆案“一案一整改”警示教育大会,79名党员干部主动向组织说明情况、讲清问题。甚至,连黔南州和独山隔壁的三都县,都同步召开了潘志立案“一案一整改”警示教育大会。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独山县召开“一案一整改”警示教育大会现场(图/人民网)

2019年8月1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了对潘志立的调查结果。涉嫌罪名主要有两项:受贿和滥用职权。

那些他曾经所坚持的、引以为傲的,都成了负面典型:

自行其是,拒不执行党中央关于耕地保护的大政方针政策,造成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被违法违规占用,对国家督查发现的土地违法违规问题整改落实不坚决,搞敷衍整改;

不顾民生盲目举债上项目,导致政府债务风险不断激增;

违规决定低价出让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

2019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点名批评潘志立。

“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然而,主政不久,就忘记了来时的初心和使命。在他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

报道还称,潘志立——

“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这则报道,还透露了潘志立被查更早的时间线: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调查。2018年10月,正是国务院第24督查组在独山县暗访后,刚公布一批免职名单之后。

2019年1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再谈潘志立,这次措辞更加严厉,数据同样触目惊心:

“平时工作作风霸道,重大事项决策基本上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很多项目只要他拍板就开工建设,全然不顾设计、预算、审计环节缺失,导致独山县违法违规占地达2.8万亩,国有资产损失10亿余元。几年间,独山县因违法违规占地被处分的干部达26人之多。”

2020年1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再现对潘志立的批判文章——《一起典型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腐败案件》。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文批评潘志立(图/官网截图)

文章称,2019年以来,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包括县委原书记潘志立,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长胡昆等人在内的一批领导干部相继被查处,这些人身上,都有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特点。

文章同时透露了更多的细节:

独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但在潘志立眼里,“脱贫攻坚费时费力出不了成绩,只有搞项目建设才能彰显政绩”。

为了凸显“政绩”,潘志立安排8个乡镇每两个月轮流举办一次项目观摩会,每次花费在60万元至100万元左右。

在被原国土资源部门约谈,省、州挂牌督办后,仍虚假整改,继续扩大违法用地,社会影响恶劣。

从开始收受企业老板拜年的茅台酒开始,一点点被渗透,进而发展到大肆收受贿赂,当官不忘发财。

全县8乡(镇)、25个县直部门“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

……

04

潘志立在独山县山清水秀的土地上大刀阔斧、大开大合,也犯下了一个又一个“大错特错”。

类似的“城建狂魔”,比潘志立官大的也有很多,如南京原市长季建业、昆明市委原书记仇和、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等。他们反映了一个时代,也留下了深痛的教训。

潘志立曾说,到独山工作,人生像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贵州现在走的道路,正是沿海一带十几年前的发展道路,“既然来了,就要让当地的发展快走好路、少走弯路,培育一些已经成熟的发展模式。”

但当时他没想到的是,独山,是他个人仕途的新起点,也成了他此生仕途的终点。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潘志立在抗战遗址前签名(图/独山县新闻传媒中心)

如今,那幢曾经象征着他政绩的水司楼,已基本成型,占地面积5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共24层,是世界上最高大最大最壮观的水族建筑。

昔人已戴镣铐去,此地空余水司楼。

据媒体报道,此楼疑似烂尾,只留下了三个吉尼斯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

7月14日,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委相关部门迅速回应了社会关注的纪录片“独山县如何烧掉400亿”一事。

回应称,2019年以来,按照中央、省、州有关要求,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净化政治生态、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目前,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如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

同时,全县严格落实《政府投资条例》,严格执行《独山县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严格项目审批,坚决杜绝新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原创 独山“城建狂魔”潘志立覆灭全纪录:当官盲目举债,还不忘发大财

▲总投资5亿元的独山天洞景区(图/独山县政府官网)

前人盖楼,后人整改。

对于独山县来说,潘志立时代已经过去,只是那些他留下的宏大建筑,还在警示着后来者。每一个故事的讲述,都是为了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