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独山县负债400亿怎么还天下第一水司楼为什么烂尾要拆除吗

风吹不尽的年华 : 花这么多钱弄的烂尾楼,你们想什么企业会来接盘???当人家傻,还是当人家还会相信政府的“承诺”??【吸收财讯】近日,一则视频将独山县推上了热搜。视频主题为“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视频中实地探访了贵州独山县多个大型建筑,其中部分建筑显示并未完工或处于荒废状态,被指是“烂尾工程”。原标题: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撰文 | 艾恬

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7月14日,独山县微信公众号发文“独山县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对视频作出回应。文章称,目前,独山县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其实,独山县政绩工程以及大肆举债问题并不是新话题。早在2019年3月,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落马后,《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潘志立盲目举债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2019年8月被双开时,通报说他“不顾民生盲目举债上项目,导致政府债务风险不断激增”。

针对遗留工程问题进行整改

两天前,7月12日,观视频工作室发布视频探访独山县,视频中主持人走进独山县多个标志性景点,一些建筑画面显示并未完工或者处于荒废状态。

针对这段视频,独山县在最新的回应中说,2019年以来,按照中央、省、州有关要求,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净化政治生态、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目前,独山县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分类分批推进整改。

独山县的回应中还提到了比较受到关注的几个大型建筑项目。将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

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独山县在回应中表示,今后,独山县将继续对项目整改挂牌督战,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以制度建设巩固整改成果。

“只有搞项目才能彰显政绩”

独山县在回应中提到,这是“此前遗留问题”,那是谁导致的问题呢?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8月在剖析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案件时提到,潘志立2018年12月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这意味着,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

此外,文中披露,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水司楼”面积达6万平方米,花费超2亿元,而独山县每年的财政收入还不足10亿元。

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潘志立1964年9月出生,江苏人,他前期一直在江苏工作。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是其中之一。他“空降”贵州出任独山县委书记(副厅级)。

在潘志立看来,“脱贫攻坚费时费力出不了成绩,只有搞项目建设才能彰显政绩。”在部分贫困村还没有产业扶贫项目落地的情况下,为了凸显“政绩”,潘志立安排8个乡镇每两个月轮流举办一次项目观摩会,每次花费在60万元至100万元左右。

潘志立还违规建设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高尔夫球场,造成大量耕地和基本农田被违法违规占用。《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11月发文称,潘志立作风霸道,重大事项决策基本上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很多项目只要他拍板就开工建设,全然不顾设计、预算、审计环节缺失,导致独山县违法违规占地达2.8万亩,国有资产损失10亿元。几年时间,独山县因违法违规占地被处分的干部达26人之多。

一融资事件曾被焦点访谈点名

这已经不是独山县第一次上新闻,央视《焦点访谈》去年1月曾报道独山“古韵布依、水上下司”项目的融资事件。

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节目中披露,独山下司镇准备建设“古韵布依、水上下司”特色旅游区,总占地面积6800亩,包括基础设施、景区、民宿生活区、养生中心等,总投资5.86亿元,建设周期两年。但下司镇财政收入只有2000多万元。

2016年2月,为筹钱,该镇成立公司搭建融资平台,与上海一家公司签订合同,以私募基金方式帮助融资5亿元。但2018年10月,下司镇的这个私募基金被交易所停售,导致资金链断裂整个项目停工。

政知圈注意到,独山县此前融资平台很多。据独山县新闻传媒中心2017年的一篇报道透露,全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5家、30亿至60亿元4家、10亿至30亿元10家、10亿元以下16家。

独山官场震荡 “一把手”全军覆没

潘志立在独山县大搞政绩工程的问题早已引起官方注意。2018年12月,潘志立被免职,2019年3月被查。

随着潘志立的落马,独山县官场经历了一次震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1月发文指出,在潘志立的错误带领下,一些领导干部上行下效,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自然就容易形成“山头替代组织”“圈子替代班子”“商业原则替代组织原则”的现象。一批党员领导干部相继被审查调查,全县8乡(镇)、25个县直部门“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

这里就包括独山县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胡昆,独山县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刘盛高等。

值得一说的是,这次观视频工作室在前往独山县之后,还前往了距离独山县不远的三都县,也探访到了当地的烂尾项目。

举债400亿上热搜的独山县,是谁导致的“烂摊子”?

事实上,2018年1月,原任三都县委书记梁嘉庚被查。梁嘉庚曾在2011年7月至2015年4月任独山县委副书记、县长,与潘志立“搭班子”,之后调往三都县出任县委书记。

梁嘉庚2018年6月被双开,通报中说他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置若罔闻、自行其是,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11月发文提到,梁嘉庚不顾三都县位列全省1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且是黔南州唯一深度贫困县的实际,主导实施在建的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有127个,但与脱贫攻坚有关的只有41个,其中不乏“千神广场”“云上书院”等形象工程、面子工程。

校对 | 葛冬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