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药机终止上市实控人刘祥华违规占用10亿千山药机退市最新消息

【吸收财讯: 这应该好好总结,我买过,短线,后怕。 对公司健康状况不重视,抱着一起倒下……】又一家A股公司被终止上市,7月14日晚间,千山药机(300216)披露,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早在2019年5月13日,千山药机就因2018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等问题被暂停上市。经过14个月的漫长等待后,深交所正式对千山药机宣布“死刑”,并要求千山药机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做好退市整理期以及终止上市后续有关工作。原标题:千山药机终止上市 实控人曾违规占用逾10亿元 证券时报记者 唐强

回顾一年多前,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以下简称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7年度、2018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千山药机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2020年6月30日,千山药机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期末净资产均为负值,且财务会计报告被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由此,千山药机触及到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千山药机的A股之旅已经濒临末路。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以及深交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7月14日,深交所最终决定,千山药机股票终止上市。自深交所作出千山药机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该公司股票交易将进入退市整理期。

若千山药机提出复核申请,且深交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那么自深交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后的次一交易日起,千山药机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千山药机股票予以摘牌。

2019年11月29日,千山药机就已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事先告知书》)。

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2015-2018年期间,千山药机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具体来看,2015年,千山药机违反会计准则及会计政策,违规确认与华冠花炮的设备销售收入;同时,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导致2015年度利润虚增7950.5万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95.76%。

2016年,千山药机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违规确认华冠花炮烟花生产线、中苋科技的捆包机生产线的销售收入、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虚增在建工程,导致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57亿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60.05%。

2017年,千山药机实控人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通过关联方,实际违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10.12亿元,千山药机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根据定期报告披露,2017年~2019年期间,千山药机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08亿元、2.01亿元和1.98亿元,同比下降59.7%、34.78%和1.63%;实现净利润则是-3.24亿元、-24.66亿元、-7.85亿元。

药械包装龙头企业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山药机 300216.SZ)从制药机械起家,公司及法人刘祥华坐拥上千项专利。但是,这支曾经被认定为国家企业技术中心拥有专利数居行业第一的龙头股,一直在赔本赚吆喝,公司5年来持续亏损,深陷借贷危机。

医药包装行业的龙头股如今是非缠身(图片来源于网络)

跨界、摊大饼,并未让身披科技战袍的千山药机赶上风口蹭热点,却让其从市值最高逼近300亿元的高光时刻,沦落到被强退的境地。公司股票玩起了“过山车”,也让公司法人、董事长刘祥华的那句“买我们的股票正符合赌博心态”,劝股民愿赌服输,更值得玩味。

随着新证券法的实施和深交所对于“上市公司纪律处分实施标准”的落地,根据《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千山药机或成为被新规重罚的第一批上市公司。如被依法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千山药机将不能重新上市,永远离开A股;公司法人、董事长刘祥华等董监高更是要面临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惩处。

大白财经观察拨打千山药机公司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留言直到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面临永久退市

6月30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在6月29日的董事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2019年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董事长刘祥华等5位董事举手同意。金益平、杨春平、石青辉3位董事对本议案投了反对票,反对理由是:审计师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没有给我们充足的审核时间。

上述3位独董对“公司2019年度内部控制评价报告的议案”,同样投了反对票,原因为公司评价报告与审计意见不一致。

在审议“关于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议案”上,8位董事依然产生分歧:金益平、石青辉反对理由为:没有提供充分的计提依据。杨春平反对理由为:基于审计机构出具的无法表示意见,以及公司没有充足的时间对议案进行细致的审核。

但是,8位董事一致审议通过了“关于2019年度财务决算报告的议案”:公司2019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为19756.54万元,营业利润为-67628.07万元,利润总额为-80337.6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8491.93万元。

在6月30日年报“大限”到来之前,千山药机交出2019年的年报成绩单:营收同比下降1.6%,降幅较去年同期收窄;归母净利润为负,亏损幅度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报告期内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今年4月10日,千山药机在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4亿元到1.69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为1.44亿元。公司认为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发生债务危机及资产受限等影响,生产经营受阻,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1.19%,同时计提担保利息同比增加。预计公司报告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1457.15万元。

千山药机接连公告市场风险,提示公司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参与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意见类型为无法表示意见。公司已经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二)、(三)、(五)项终止上市条款。另外,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股票可能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千山药机在2017年、2018年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1.1、13.1.6条的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公司股票已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直到现在仍无重新开盘的迹象,有关其被强行退市的归宿结果则越来越明晰。

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有着专家背景,公司因拥有上千项专利,在资本市场身披科技股光环(图片来源于网络)

深交所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千山药机连续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在此情形下,公司现处的财务类指标退市程序将与可能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程序出现叠加。本所将按照“触及即适用”原则,在其中任一情形触发终止上市条件时启动终止上市程序,并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

业内人士预测,千山药机继续留在A股市场的机会很渺茫,随着新证券法和深交所对于上市公司纪律处分实施标准的落地,根据《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千山药机如被依法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将不能重新上市,永远离开A股。

持续业绩不佳

公开资料显示:千山药机的主营业务为药用包装制造行业、制药机械及其它包装机械行业、医疗器械行业,占营收比例分别为:77.93%、18.46%、3.61%。

2011年,公司股票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2014年收购基因测序公司宏灏基因,依靠“智能可穿戴”“大健康”等火热概念,股价曾攀至109元的高点,市值逼近300亿元。

大白财经观察检索发现,从千山药机近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处境并不乐观。主营业务一直不赚钱,借钱投资也未获得预期收益。对此,千山药机解释称,宏灏基因业绩下滑主要是受“两票制”政策影响,代理商代理产品的利润空间降低,导致其在医院的推广意愿和力度下降。同时因为公司管理混乱,危机逐步爆发。

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千山药机财务危机深重,自2011年以来,公司财务危机就为黄色关注级别,2016年至2018年连续3年保持红色风险级别,2018年公司财务危机得分为71.6552分。

千山药机以医药包装起家,但却以“跨界”拓展为傲。除了将业务端扩展至基因测序和食品包装之外,全自动组合烟花生产线也被公司当做新的利润增长点,不料也成为公司及高管个人的“爆雷”点。

2018年1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千山药机接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大白财经观察发现,证监会披露的千山药机业绩造假及违法违规情形,可谓触目惊心。

千山药机两年虚增4亿元,被誉为作假下手很重(图片来源于网络)

千山药机通过虚增在建工程、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虚增销售收入,导致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57亿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60.05%。2015和2016两年虚增利润达4亿多元。

证监会调查发现,2017年12月底,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控制本人及陈顺华、湖南康都制药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湖南新五洲医药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新中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银行账户,实际违法占用千山药机资金余额10.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千山药机在近年受到监管部门处罚次数最多,其中42次都是针对公司高管。

2019年11月29日,证监会向千山药机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拟决定对刘祥华、刘华山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不得在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今年1月2日晚间,千山药机披露与衡阳市人民政府签订了《衡阳市人民政府购买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框架协议》,涉及金额1.5亿元;与国药控股湖南有限公司签订了《高血压基因检测试剂盒购销合同》,涉及金额1.46亿元。结果第二天却收到关注函,被要求说明是否参与相应招投标活动,是否存在信息披露滞后情形;以及签订《框架协议》及《购销合同》对公司2019年净利润的影响,是否存在年末突击交易情形。

签个合同都会遭遇交易所问询,股民留言:千山药机该有多惨呀,人设见底的节奏。

王者为何打烂了一手好牌

熟知医药包装行业的,都知道千山药机可谓业界王者。公司技术中心主任由具有高级工程师职称的董事长刘祥华亲自担纲,这位学者型的发明人被业内称为“行业领跑者”。在其带领下,千山药机企业技术中心在2007年12月,被湖南省经委认定为省级企业技术中心。2010年8月,千山药机成功获批设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这也是我国制药装备行业的首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千山药机拥有的专利数量居行业第一,主导产品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公司绝大部分产品是经过技术经验积累而研发的重磅产品,多项科研成果属世界首创并填补国内空白。

2015年1月13日,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公司技术中心被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海关总署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确认为第21批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

大白财经观察了解到,“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认定旨在鼓励和引导企业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认定条件涉及公司科技活动经费支出额、专职研究与试验发展人员数等诸多严苛指标。

同年6月17日,千山药机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祥华当年被福布斯评为年度最佳上市医药公司CEO。

坐拥多项行业专利,头顶科技成果的光环、在创业板登陆资本市场的千山药机却并未行稳走远。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此解释到,千山药机的名字里面有一个“药”,但是和医药行业的关系并不大,因此无法跟风去冬今春大热的医药板块,拉动股价形成快速上涨。公司虽然拥有众多专利,但并不代表转化市场商业价值的机率也很高,而且所涉及的专利都是药品的边沿行业,并不代表所包装药品的科技含量竞争力,所以该公司产品只是一个披着医药科技外衣的普通行业的产业,很难在资本市场找到刺激市场的亮点。医药包装门槛比较低,竞争激烈,对公司收益和转化为附加值贡献有限。所以,这样的专利无法在市场形成商业保障和价格垄断,无法形成竞争力和盈利亮点,因此商业意义并不大。

大白财经观察了解到,千山药机在2018年1月1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直到如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的最终调查结论。

在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前,刘祥华曾表示千山药机资金链出现了大问题。“不少到期借贷面临续贷周转甚至断贷,我们转向了小额借贷、短期过桥资金,用这些资金在周转,最后加剧了资金链断裂。”当时,刘祥华向上证报记者表示,“这是人生最大的教训,这个难关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大难关。”刘祥华隔空对股民喊话:“买我们的股票正符合赌博心态”,他劝股民要保持愿赌服输的平和心态。

今年6月4日,新浪股民维权平台收到杨姓股民针对千山药机维权的维权申请,该股民表示,“2018年2月27日开始陆续购买,至今剩余13万多股。”目前该维权请求已被律师接受。

新浪股民维权平台表示,目前已收到289件针对千山药机的维权,其中4件被律师接受。初步确定索赔条件为,在2018年1月18日之前买入千山药机股票,并且在2018年1月1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可发起索赔,待千山药机信息披露违规被正式坐实后,投资者可起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