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祝小小坠楼事件生前照片涉嫌强奸少女富商祝小小邱总是谁

【吸收财讯: 得到了跳楼的勇气吧…笑是想解脱了。一定要把这个男的给揪出来物理阉割三天 】一边是少女自杀身亡、母亲苦苦追诉,一边是犯罪嫌疑人高调旅行、惬意坦然……这人间悲喜的反差,实在让围观此案的民众心里难受。 全文2067字,阅读约需4分钟  文/李哲(媒体人) 编辑 陈静 实习生 张晓雨 校对 卢茜

涉嫌强奸少女的富商越逍遥 那些伤痛就愈发沉重

▲邱某。图片来自网络

又见性侵幼女案。 近日,据媒体报道,成都市双流区14岁女孩祝小小(化名)于6月28日从家中11楼坠亡,此前疑遭到嫌犯邱某林强奸并怀孕,堕胎后患上重度抑郁。家属为此报了案。 而双流警方2月4日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载明:“祝小小被强奸一案,我局认为犯罪事实清楚,现立案侦查。”

7月13日,双流区人民检察院证实,邱某林涉嫌强奸一案目前已在审查逮捕阶段。媒体从双流分局海棠派出所处得知,目前邱某林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媒体报道,嫌犯邱某林为成都泸州商会常务副会长、四川奥特林宏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这身份,又让人似曾相识。

  他们越是轻松,那些伤痛就愈发沉重

本来,这起刑事案件在法律的程序内正常前行,舆论和公众等待结果即可。但是犯罪嫌疑人的“高调”,却一时让人难以平复心情。

这件事情,除了性质本身特别恶劣外,有一条时间线也令人不忿:

2月3日,小小发现自己怀孕,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已怀孕15周。

2月4日,邱某林被警方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他之后取保候审,其短视频账号也处于活跃状态。

2月6日,小小在医院进行引产手术,将腹中胎儿引产。

3月10日,邱某林发布了定位为西藏拉萨的视频,疑似前往了西藏。

5月8日,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做出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邱某林是小小引产胎儿的生物学父亲”。

6月14日,邱某林在社交媒体发布的视频曝光,视频中他乘坐高铁商务座,疑似为自己公司产品打广告,并配文“我们一直在路上”。

……

一边是少女自杀身亡、母亲苦苦追诉,一边是犯罪嫌疑人高调旅行、惬意坦然……这人间悲喜的反差,实在让围观此案的民众心里难受。

当“富商、幼女、性侵”被频频绑到一起的时候,就有必要反思,这些人为何胆敢伸手?

而比案情本身更恶劣的,是当事人面对这一切的态度。从近期发生的一起又一起案例中,我们很少看到当事人的忏悔和歉意,他们似乎无所畏惧、坦然自若,这才是更加可恨、可怕的。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泸州商会网站上一篇名为《杯壶先生的传奇一生》的文章写道,邱某林性格刚烈,因为生意上的事曾与人大打出手,“架打赢了,人却输了。邱某林被判刑三年,锒铛入狱。”

如此来看,这恐怕也不是他第一次面临刑事处罚。

从王振华到邱某林,这些人都有着光鲜的头衔,可究其所作所为,却毫无底线可言。当他们表现得越是轻松,那些伤痛就显得愈发沉重;他们对他人的生命、人格、名誉表现得越是蔑视,那些正义的诉求就显得愈发必要。

恶人必须有恶报,不仅仅是法律上的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最高可判处死刑。此外,《刑法》还规定了几种“情节严重”的情况。

邱某林该担何责,办案方正推进此案,法院也会给出缜密认定。单从一位关注此事的普通人观感来讲,纵观邱某林一案,已经曝光的信息,就有好几层恶劣之处:

第一层,媒体报道,据受害人家属讲述,邱某林最开始是通过社交工具“附近的人”功能联系到小小,之后发红包换私密照,再以私密照为威胁强迫小小与其发生关系。

这些完全可通过聊天记录查证。若其属实,这显然是赤裸裸的胁迫。

第二层,按照受害人家属的说法,邱某林第一次强迫小小与其发生性关系时,小小未满14周岁。媒体报道提到,邱某林最初说他不认识祝小小,后来警方调取了开房记录,且有了检验结果,他又称“不知祝小小当时未成年”。

这就涉嫌“强奸幼女罪”。

第三层,造成受害人怀孕的后果,又增加一个恶劣情节。

第四层,疑似造成受害人引产后抑郁自杀,又是一个严重后果。

在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有一个黑势力犯罪集团叫做“四大恶人”。金庸为他们取的绰号很有意思:【恶贯满盈】段延庆,【无恶不做】叶二娘,【凶神恶煞】南海鳄神,【穷凶极恶 】云中鹤。

其中这云中鹤,虽然实力排名最末,但“穷凶极恶”的名头却是丝毫不输前几位,而其主要犯罪事迹就是性侵妇女。

  为什么性侵妇女在金庸眼中“穷凶极恶”?

因为它伤害的,不仅仅是当事人的身体和人格,还有对受害人家庭、亲友的伤害,这份伤害是持久播散、影响深远的,甚至是一辈子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用“毁了一个人”“毁了一生”来形容这类案件。

所以,在法律惩治的震慑之外,还需要来自社会道德评判的震慑。对于那些侵犯少女身体、侮辱少女人格的行为,我们必须零容忍,用鄙夷、谴责和批判,让其寸步难行。

只有让那些“穷凶极恶”者懂得,侵犯之后不仅仅是“几年牢狱”而已,而是一辈子的羞耻和对灵魂的鞭笞,或许才可以从欲念源头遏制类似事件轻易发生。

作了恶,就别想轻易法外逍遥。

2020年7月13日,澎湃新闻报道称,成都市双流区14岁女孩祝小小(化名)于6月28日从家中11楼坠亡,此前疑遭到嫌疑人邱姓男子强奸并怀孕,后患上重度抑郁。

家属怀疑祝小小被强奸后曾报案。2020年2月4日,成都市双流区公安分局对该案立案侦查,目前案件进入审查逮捕阶段。案件曝光后,引发舆论对嫌犯身份的热议。

界面新闻了解到,嫌犯真实身份为成都泸州商会常务副会长、四川奥特林宏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吉林。祝小小家属称,邱吉林被刑拘后,又被取保候审,家属对此提出质疑,警方表示“会有方法限制他”。

7月15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双流区公安分局政工室负责人了解案件进展,对方表示案件还在侦查阶段,其他不便回答,“等案子完了以后,我们肯定有个发声。”

澎湃新闻报道称,邱吉林是在2019年通过QQ“附近的人”功能或QQ群联系到祝小小,两人成为网友,熟悉之后,邱某给祝小小发红包,让她拍摄自己身体私处照片和视频发给他看。在祝小小照做之后,他便利用手中掌握的照片和视频,威胁祝小小与其发生关系,否则将会把私密照片全部公开。

2019年8月,祝小小初次遭受侵害时尚不满14岁,后又被邱吉林以私密照片和视频胁迫多次发生关系并致孕。2020年2月3日,医院确诊祝小小已“怀孕15周”。2020年2月,祝小小在母亲陪同下前往医院实施引产,保留的胎儿DNA样本,证实是邱吉林的孩子。今年6月初祝小小出现抑郁情况,医生确认其患有“重度抑郁”症,开始指导她服用抗抑郁药。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成都泸州商会网站“领导风采”栏目介绍,邱吉林为该会常务副会长。该网站上一篇名为《杯壶先生的传奇一生》的文章写道,邱吉林出生在泸州市偏远的合江县锁口乡大山里,13岁开始打工创业,16岁时,因上错火车误打误撞去到成都。文章称,邱吉林性格刚烈,因为生意上的事曾与人大打出手,“架打赢了,人却输了。邱吉林被判刑三年,锒铛入狱。”

邱吉林出狱后,在妻子的鼓励下重回生意场,并把杯子作为自己经营的主业,自创了“杯壶先生”品牌,主要生产包括茶壶、茶杯、水壶以及锅碗瓢盆在内的各种日用品。

成都泸州商会对邱吉林的介绍,现已删除。 图片来自成都泸州商会网站7月15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成都泸州商会询问邱吉林的有关情况,对方表示“我不认识”。但不久,关于邱吉林的介绍和这篇文章,从成都泸州商会网站消失。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邱吉林名下有2家公司,分别是四川奥特林宏贸易有限公司和成都朗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中奥特林宏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9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人民币,邱吉林持股比例约为40%,主要销售多种居家用品。成立于2009年的成都朗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8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正是邱吉林,拥有股份超50%。

邱吉林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注册名为“杯壶先生创始人邱吉林”的账号,2019年10月13日首次更新,最新一条视频更新时间为2020年6月23日,发布内容包括其个人生活视频、自创品牌“杯壶先生”旗下产品介绍以及转载“杯壶先生”企业抖音号视频。

值得注意的是,在警方2月4日立案侦查后,邱吉林的抖音账号仍在更新,部分内容显示,邱吉林在2020年3月曾前往拉萨,6月23日还发布名为“我们一直在路上”的出行视频,疑似活动并未受限。

商团Sonley : 看完整个视频很心累!14岁的女生敢随意结识陌生老男人,居然为了钱还给他发隐私照片,上课玩手机……可以推断家庭教育失责,在校的表现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并且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怎么样形成教育合力帮助孩子健康成长是各方都需要努力的过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