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黄袍加身默克尔支持欧盟统一发债欧洲一体化进一步融合

德国总理默克尔早已宣布2021年卸任兼离开政坛,但“铁娘子”注定没法安静地淡出政治舞台,皆因新冠肺炎这场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瘟疫,改变了世界原有的生活方式、民众习惯,以至国际社会的秩序下,欧盟急须发愤图强,成为真正能与中美鼎足而立的“超级大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高呼美国优先,2017年入主白宫以来致力推动单边主义,不惜一切令美国卸下世界领袖的角色。

相反,中国近年国力大增,积极争取国际组织的主要职位,以增加国际话语权,而眼见美国自愿退下前线,欲取而代之,可谓何乐而不为。

既不向中国靠拢,也不与美国走得更近,堪称欧盟近年的固有立场。惟欧盟作为世界第三大势力,身处中美角力这盘随时长达数十年的大棋局,若仍像过去20年般明哲保身,难以说得过去。

相隔13年、今年7月起第二次担任欧盟轮任主席国半年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从来都不愿与中美两国直接冲突,但她显然明白德国是黄袍加身,只能挺身而出,承担领导欧盟与中美抗衡的巨大责任。否则,欧盟及德国就只能眼白白看着其他成员国,步上英国脱欧出走的后尘。

默克尔开库 全因中美靠不住

欧盟要有所作为,德国绝不可能只作旁观者,更要做好领导角色。其中,德国一直不愿在财金政策上向欧盟让步,但默克尔为了让欧盟能与中美平起平坐,终于有所觉悟。

首先,德国不再做守财奴,一改逾半世纪以来量入为出的财政纪律,尤其大幅增加内需,务求带动欧盟整体的经济增长。自二战战败以来,德国一直追求平衡预算,不容许过度举债,甚至将相关条文写入宪法。

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满目疮痍,柏林政府至今公布高达4500亿欧元(约4万亿港元)的财政政策,等同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3%,金额及GDP比重之高均为欧洲之最;以全球计,也只有占GDP20%的日本更高。出手速度之快,亦是世界数一数二,完全符合德国人重视效率的民族性。

相对而言,欧盟另一大国法国的刺激经济方案,只占该国GDP的4.4%。区内不少财政压力较大的国家,甚至只能以延迟缴税等非直接措施来支持经济,以免增加国家本已不低的赤字及债务。

其次,德国向来是欧洲一体化的最大绊脚石,尤其是涉及财金领域时,但默克尔终于顽石点头,不再抗拒欧洲进一步融合。

默克尔5月宣布,支持欧盟统一发债的计划,打破“各国共同承担欧洲债务”这个德国朝野的多年禁忌。欧元区成员国统一发债,被视为欧元区要长远走下去的必要元素,有利欧元区以至欧盟的经济发展。

欧洲金融市场对此更投下肯定一票,直指默克尔这次行动,重要性拍得住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2012年高呼会不惜一切捍卫欧元,刺激欧元区多国债息大幅回升,得以结束欧债危机的一番话。

作为欧洲最具影响力的领袖,默克尔应该明白,德国多年来韬光养晦的方针,在现今这个全球化及多边主义备受威胁的大时代,根本已经行不通。毕竟欧美关系已回不到从前,中欧之间的摩擦,也只会随着中国崛起而不断增加。

正如本栏早前提到,面对中美角力愈趋加剧,欧盟应该不甘继续充当大国身后配角,必须进一步走上国际最前线,在大国博奕之间展现影响力。

默克尔今日(17日)将会遇到成为欧盟轮任主席后的首个考验,欧盟今日召开特别峰会,她须说服“节俭4国”(frugal four,即奥地利、丹麦、荷兰及瑞典),接受欧盟早前公布的8500亿欧元复苏计划,以及欧盟有必要增加长远预算的方向。

  摘录自香港经济日报

欧盟吵吵闹闹之后,终于迈出了重要一步,法德联合倡议,由欧盟统一发债,欧洲一体化,推进一大步!

▲法国和德国领导人联合视频会议

德法倡议,欧盟统一借钱

德国和法国周一(5月18日)共同提出了“法德倡议”(French-German Initiative),促进经济复苏,设立高达五千亿欧元的欧盟复苏基金(recovery fund)。

法德两国提议,以欧盟名义向国际金融市场融资,为经济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提供援助。为了让因疫情陷入经济困难的国家,不需要为偿债烦恼,他们提议将还款金额,列入到2021-2027年的欧盟预算,这样,保证欧盟整体不会赖账。不过,这个时期的欧盟预算已经很紧张了,已经高达1万亿欧元。

默克尔称赞这是一个勇敢的提议: “目的是要确保欧洲,可以团结一致的度过危机。”如果其他欧盟国家也同意这项提案,复苏基金将能够协助欧盟各国恢复经济。

尽管如此,经济复苏基金有限制条款。收受资金者将需要“遵循稳健的经济政策,并且推动有野心的改革进程”。

翻译大白话,就是现在大家有钱花了,财政赤字还是要稍微克制一下,不能乱花钱,经济困难的把国有企业卖一卖啊,自己也要努力一下啊。

消息发布之后,欧元上涨,欧元兑换美元汇率从1.0912美金上涨到1.0851美金。意大利国债利息率由1.79%,降到1.67%,成为最近一个月低点。

欧盟能不能有难同当?

疫情下,欧盟各国经济受到很大冲击,例如意大利的旅游产业占据该国经济13%,受到了重创。

欧盟应该以什么形式协助会员国重振经济,是过去几周里争辩不休的话题。如果是以各国各自借款的形式,那么财政状况不佳、又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例如意大利和西班牙,便会陷入更深的债务泥潭。但是,如果欧盟给钱,直接提拨资金救援受灾国,对防疫成绩良好、经济体质优良的国家而言,又难以接受,例如芬兰、荷兰和奥地利。

因此,意大利和西班牙就想出来一个办法,不如欧盟牵头借钱,在国际市场上融资,然后欧盟各个国家大家一起偿还,这样就不用欧盟动用自己的钱了,就是「冠状病毒债券」。

意大利建议,欧元区国家以债券形式,集体担保债务,筹集几千亿欧元挽救经济。此举将是欧元区迈向金融一体化历史上,最大一步。

然而,不少经济条件相对理想的北方成员国,尤以德国、荷兰两国为主,表示反对。另一重要经济强国法国则提出支持,也做了一些修订意见,希望限制债券发行量,并规定所筹集的资金,只能用于与疫情有关的开支。

德、荷反对的共同原因,是因为此举,意味着向来遵守财政纪律的北方成员国,要为负债累累的南方成员国承担债务成本。本来德国自己发行国债,可以利率很低,意大利一加进来,摊高了成本。

▲荷兰首相吕特反对欧盟统一债券。

德国国内其中9个州份最近便称,现阶段建立共同债券为时尚早、未经仔细研究;何况现时提出,只会令成员国(富有国家和穷国)之间产生裂痕,可能削弱彼此间的合作关系。

根据德国一项3月底进行的民调,有高达65%的德国人,仍然反对新冠债券。

欧盟团结起来就必须“费钱”,为了“省钱”就要解体了!

欧盟其实很难的。

如果各国领袖继续不团结抗疫,坚持穷国自己折腾,富国袖手旁观,意大利已经焚烧欧盟旗帜了,要口罩欧盟不给,要钱德国和荷兰不给,以后,意大利可能就真的脱欧了。

相反,如果各国领袖此刻决定团结一致,推出新冠债券或无条件贷款,地主老财和穷兄弟一起扛,那么,地主家就会闹翻天。

德国、荷兰国内的极右翼势力、脱欧势力,将进一步冒升,近年形势大发展的极右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本来就是在欧债危机中,反对支援希腊而临时成立的政党,却没有想到越来越发展壮大。

欧盟陷入两难境地,前(钱)也不行,后也不行。其实,欧盟各国领袖无论是团结一致的以新冠债券或无条件贷款的方式救助他国,还是继续过去坚决拒绝整体发债、要求穷国自我改革的做法,欧盟也无可避免地向解体的宿命靠近。

不过,事情也没有那么悲观。“鲁晓芙看欧洲”之前文章分析,欧盟看起来摇摇晃晃,随时要解体,但是,每次欧盟都能够利用危机,凝聚团结,开展创新,结果稳步前进。

这一次,可能也是一个好机会。

“鲁晓芙看欧洲”认为,新冠病毒事件,也许可以让欧盟更强调统一合作、更有能力团结,更加运作良好。因为欧元这种单一货币设计,牵一发而动全身,本来就让一切无法逆转,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果平安无事,欧盟也没有什么动向;如果有大事情发生,发生任何令欧盟恐惧、经济崩溃的事件,反而能保证欧元继续存在,大家都要做点什么。

2010年欧债危险期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原来小国葡萄牙首相巴罗佐提出,「危中有机」(beneficial crisis),认为欧债危机,反而有助成员国加速决策过程。

今天,“鲁晓芙看欧洲”认为,巴罗佐当年的看法,在眼下的新冠病毒疫情危机,仍然可能让欧盟力行改革,向前一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