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Street披露拼多多Q1财报存在大量取消订单计入GMV核心数据

米拉 : 现在的经济这么差,拼多多越做越好并不奇怪,我倒觉得现在对拼多多持怀疑态度的人眼界并不咋滴! 一直身处争议漩涡的拼多多,最近,又让我们看到了它的一些真相。 $拼多多(PDD)$   $京东(JD)$   $阿里巴巴-SW(09988)$  今年7月9日,拼多多战略副总裁兼投资者主管在和研究机构New Street的电话沟通上,披露了公司的一些情况。价值兄发现,这位高管自曝了拼多多Q1财季中,存在数量巨大的取消订单被计入了GMV中,这是拼多多高管首次对外披露的财务内幕。来源:雪球App,作者: 王春龙。。。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淘小淘微时代 : 拼多多基本上留存的都是00后,买点小物件,营收65个亿,扯淡 。。。结合拼多多Q1财报和当时的电话会,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拼多多撒谎了。它有意粉饰了自己Q1GMV的增长,隐瞒了Q1GMV失真的真相。这种有意隐瞒、误导大部分投资者的行为,严重违反了美国SEC相关规定,或将面临严厉的惩罚。这个台前千亿市值的新星,并不如其所言那么“本分”,他藏着诸多不曾被人发现的隐秘角落。

一生何求w8w8 : Q1财报一枝独秀,就不考虑疫情了吗?那会可是快递都停了好久了,这个增长是怎么增长的。作假都不会了

拼多多高管自曝今年Q1财报失真:确实存在大量取消订单被计入GMV中

7月9日,一份来自国外独立研究机构New Street披露的内部信息显示,拼多多负责战略副总裁兼投资者主管,在参与的最新一次围绕公司的最新发展和更新的电话会上,分享了包括最近的管理层重组事件,6.18大促销活动等内容。过程中,这位高管不经意曝光了令人惊叹的一个事实——拼多多今年第一季度的GMV中,存在着数量巨大的取消订单!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根据这份内部资料显示,“in 1Q,PDD saw a meaningful increase in cancellation of orders largely due to lack of fulfillment capacity. and fulfillment capacity has largely nomalized in 2Q(在第一季度,PDD发现订单取消大规模增加,主要是因为缺乏履行能力。在第二季度,履约能力已基本正常化)”。这意味着,拼多多其实是知道用户大量取消订单的情况。但是,在第一季度的财报中,拼多多是否依然靠它来展示GMV的亮眼增长,并且向公众隐瞒了这一点?答案是肯定的!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这位高管在第一季度财报发布了2个月后才出面表示,Q1拼多多取消订单及未交付产品数量大大高于正常水平,因此Q1财报中的GMV出现了部分失真,这不是正常业务的一部分。

而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拼多多高管面对投资者询问“Q1GMV为何增长这么快”时又是怎么说的?追溯至今仍公开的这场电话会,拼多多当时将此归因于买家数和买家支出的增长,并以Q1疫情下业绩依然强劲,引导投资者认为疫情过后的增长将在Q1基础上再加速。

对于该GMV可能失真、不具备判断价值一事,自称价值观“本分”的拼多多对此一个字也没有提。

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如果不是这份非公开报告流出,普通股民可能永远无法了解到这一点,只能看到一个高速增长的神话。但实际上,它拿来画饼最关键的GMV、买家数、平均买家支出,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明显违反SEC公平披露原则,拼多多或将遭遇严厉惩罚?

价值兄发现,拼多多这一说谎、有意隐瞒的行为,已经明显违反了美国SEC的有关上市公司的披露规定。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00年10月23日实施的公平披露条例,“FD条例(公平披露)规定,当发行人或其代表向某些列举的人(一般是证券市场专业人士和可能基于该信息进行交易的发行人证券持有人)披露重大非公开信息时,必须公开披露该信息。要求公开披露的时间,取决于选择性披露是故意还是非故意;对于故意选择性披露,发行人必须同时公开披露;对于非故意披露,发行人必须及时公开披露。”

此外,SEC还明确规定了,对于可能影响投资者行为的“重大信息”是指,那些在做出投资决策时“理性的股东认为其重要”的信息。如果信息未以一般投资者可获得的方式传播,则该信息为非公开信息。

很明显,对于存在数量巨大的取消订单被计入季度GMV,造成季度GMV失真、失去可参考价值,该信息会严重影响拼多多投资者和股民们的判断。“本分”的拼多多对此不仅不应该在一季度财报发布2个月后才披露,更不应该只对个别机构私下披露!

作为美股上市公司,拼多多的这种严重影响投资者行为的做法,或将面临着美国SEC非常严厉的惩罚。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SEC主席告知美国投资者要抵制部分中国企业披露误导性信息)

今年4月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就公开警告美国投资者,对于一些在信息披露存在持续问题的中国公司,监管机构和其他美国当局正在采取行动,打击外国公司的虚假和误导性披露行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的前车之鉴,已经让中概股在美国投资者面前蒙羞。而拼多多的财报中的掺假注水行为,将进一步连累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们,加深SEC及投资者对于中概股的不信任。

拼多多一季度财报发布后,从国外顶尖投行券商的评级变化和质疑中,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公开报道显示,5月24日,摩根大通给出了拼多多减持评级,目标价调低到25美元。不仅如此,摩根大通率先对投资者发出预警,提出考虑到疫情影响,存在大量未完成/退货订单被计入统计,99%的GMV增速不能反映实际成交情况。可以说,作为华尔街的“预言家”,摩根大通就差没直接打脸说造假了。

5月25日,紧随摩根大通,著名投行巴克莱也指出了拼多多的GMV中肯定存在未剔除订单的水分,因为由它倒推出的一季度包裹量数据和一季度实际情况难相匹配。可以看出,即便对这些机构,拼多多在发财报时也没说实话,只能靠投资者自己的专业能力来侦察判断。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而在国内,安信证券、兴业证券和光大证券等机构,当时也纷纷对拼多多给出了下调评级、减持等投资建议。

光大证券分析,疫情期间“下单未付款”、“付款未履约”、“履约后退货”订单占比出现显著提升,这可能是拼多多公司GMV数据与宏观数据相背离的主要因素之一——“若以‘交易成功’为口径计算窄口径GMV,增速则可能显著低于99%的宽口径增速”。

这进一步佐证了拼多多正在面临着重重真实性危机。这或许仅仅是一个开始。

注水的财报或将引发连锁反应:今年二季度拼多多将难再讲增长童话

拼多多今年第一季度发布的财报显示,在截至3月底的前12个月里,拼多多GMV达到11572亿元。如果从增幅变化来看,拼多多的GMV增长,自2018年Q2以来,是呈现缓慢增长和增幅比例下滑的趋势的。若是除去拼多多计入的取消订单巨额,这个GMV增速下滑的趋势将更加严重。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拼多多每季度公布的过去12个月GMV总额)

从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拼多多的营收收入已经远远不及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的支出数字了。众所周知,后者是拼多多通过各种补贴和烧钱的方式,为获得平台的GMV和用户活跃度,实施的疯狂买量行为。经过将近一年的数据分析来看,拼多多的补贴已经是把所有平台的收入都“搭进去了”。

特别是今年一季度,其营收为65.41亿元,尽管高于分析师们的预期,但其补贴所花费的金额更大,达到了72.966亿元。这样的烧钱尽管不是拼多多历史最高,但却是过去两年来同期的最高数额了。这些是否依然能够持续进行,很多电商分析人士都表示担忧。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百亿补贴没法刹车,GMV增速停滞,用户活跃度和货币化率明显减速——二季度财报将至,拼多多正在悄悄调低了市场对二季度的预期。对于今年二季度的财务数据,拼多多似乎也并不那么自信,这其实与这家公司最近股价的大涨,形成了非常奇怪的对比。

拼多多高管终于承认:今年Q1财报GMV等核心数据,有大量水分

今年7月初,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突然宣布辞去公司CEO职位,并大幅度减持公司股份。同时,黄峥还宣布了新任法务和财务负责人的调整。这在分析人士看来,拼多多接下来或许对财务和法律相关问题有着新的重大安排。

国外博客网站Technode上,AgencyChina的研究和战略负责人Michael Norris撰文《Whats really behind Pinduoduo leadership switcheroo》(《“拼多多”管理层突变背后到底是什么?》)表示,黄峥在目前看起来一帆风顺的情况下退位十分奇怪,而且充满了各种言行不一的矛盾。

Michael Norris指出,黄峥表示将从日常管理中退出来,致力于公司的长期战略和公司架构,但这是一个相当软弱无力的解释,因为CEO的工作正是思考战略和公司结构。不仅如此,黄峥声称放弃的股票实则进了一家其自己为授权代表和董事的实体,而其仍然有效控制了公司约37%的股份,并保留了拼多多80.7%的表决权。一切看起来,黄峥都依然是拼多多的老板,只是他不愿意再戴着CEO这顶责任重大的帽子。文章指出,黄峥卸下CEO,不仅多了层保护,在减持套现上会更加隐蔽。

对这家依然没有CFO的公司而言,新任财务和法务副总裁要解决拼多多一系列悬而未决的棘手财务问题,甚至面对或将到来的SEC动作,拼多多正在寻找自己新对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