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彦斌是如何起家的悬壶大风歌孙晓兰离婚原因关彦斌有几个孩子

大汉禅于: 就这样还先监视居住?才判十一年!精神病!有钱人啊,几年就出来了。 一直想放弃一直想逃离 : 我一开始也觉得故意杀人才判十一年??!后来看了原文才发现是故意杀人但没有致死,家属也签署谅解书了,那十一年算正常。。。7月17日,葵花药业发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实控人彦斌亲属的通知,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7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据媒体报道,对于一审结果,彦斌表示不服,将会上诉。据了解,辩护人曾称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但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文/Rickzhang

见怪不怪了,隔壁邻居资产也有十几亿,夫妻关系不好,原配老婆为此抑郁症割过三次脉。每个人的命运,一方面好,另一方面就会不好。习惯了。一地狗血的大戏,只是画了一个暂停符号。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那个杀妻董事长的案子,结果下来了。

7月17日午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实控人关彦斌亲属的通知,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于7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而这个出现在公告中的关彦斌,就是2019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葵花药业董事长杀妻案中的主角。

根据判决书和相关媒体报道的信息显示,2018年12月22日,已经离婚的关彦斌找到前妻张晓兰,就后续的财产分割和股权交割的很多工作进行沟通。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人在谈话中发生激烈争吵。之后这位关董事长抄起菜刀爆砍前妻四刀,造成张晓兰失血性休克。而行凶过后他以为前妻已经死亡,于是试图举刀自尽。

幸运的是,经过全力抢救张晓兰最终摆脱了生命危险。

而12月23日凌晨,警方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找到了正在包扎的关彦斌。29日他就被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监视居住。

当时据称他获得了张晓兰儿子的原谅,因此在很短时间内解除了监视居住,改成取保候审。很快,到了2019年1月24日,大庆警方对关彦斌刑事拘留。同年1月31日,被批准逮捕。

这件事因为其中的曲折风波和狗血,在2019年3月底被葵花药业的公告公布以来,引起很多媒体的关注。

当然能引起这样的舆情,还因为关彦斌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葵花药业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而这个异军突起的药业上市公司已经走入市值百亿的俱乐部。

更有意思的是,关彦斌出事之后,被整个家族迅速推向台前的是他自己的两个女儿。

因此有人觉得,在这场刑事案件的背后,隐隐约约浮现着豪门争产的影子。

前妻张晓兰

这个事件还有一个主角,就是关彦斌的前妻张晓兰。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这两个人的结合是一个二婚家庭,在婚前两人都曾经有过自己的婚姻,也都有相关的子女。

现在接任董事长的关玉秀和接任总经理的关一,都是关彦斌前妻的女儿。张晓兰则有一个与前夫生的儿子叫宋萌萌。

两个人的认识也是一个水到渠成。

据说张小兰以前一直在沈阳市政府工作,因为朋友介绍认识了当时还在作塑料厂的关彦斌。双方在接触过程中不断加深了解,互有好感。

认识三年后的1996年,关彦斌正好办完与前妻离婚手续后,张小兰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来到了黑龙江五常。

在关彦斌的塑料厂里,张小兰主要负责争取政府项目,做政府关系等业务。

1998年,当地亏损的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要改制出售,以关彦斌为首的塑料厂团队出资买下了这家企业。

而作为关彦斌和政府之间沟通渠道的张晓兰,在这件事上为他使了非常大的力气。甚至最终买制药厂付给地方政府的1000万,还是张晓兰从中国银行贷出来的。

关彦斌对此感觉无以回报。当年二人结婚,组建了一个新的“幸福家庭”。

而这个被买下来的制药厂更名为黑龙江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在夫妻俩的折腾下,开启了市场与资本的一代传奇。

张晓兰是那种对企业管理进入程度比较深的董事长夫人。

两个人的19年历史中,他在葵花药业先担任总经理助理,负责企业形象、物流采购、仓储等工作,后又任副总经理负责市场,再后进入公司的董事会。

有采访过他们的记者曾表示,张晓兰不是花瓶,她经常在工作中为关彦斌查遗补漏,尤其在年初年尾的时候,很多福利性的举措都是张晓兰一手包办的。

有意思的是,2014年葵花药业上市之后,张晓兰反而逐渐淡出了管理层。

当时很多员工得到的消息是,“晓兰总身体不适,去国外疗养了”。

但接下来再发生的,就是2017年夫妻档的劳燕分飞,以及2018年年末的血腥新闻。

曾几何时,2017年这两位的分手还被业界称为最理智的行为。

离婚时,张晓兰将自己所持有的葵花药业64.97万股股权,葵花集团76.01万元股权与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全部转给关彦斌,后者以现金方式补偿9亿元人民币给张晓兰。至2018年12月案发前,已支付6.5亿元。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这样一个模范夫妻哪怕分手之后都客客气气的,而且财产分割极其明晰,怎么会走到刀光相见的这一步。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经济观察报2019年6月底的一篇对张晓兰的专访中,通过张晓兰的回忆,给大家点出了另外一个隐藏的真相。

疑似少主

张晓兰在跟关彦斌结婚之前与前夫育有一子,名叫宋萌萌。

说实话,关彦斌对这个继子还是非常关照的。在葵花药业上市的时候,他所持有的股份与两个女儿几乎相当。

而且在葵花集团房地产领域的公司中,关彦斌还给自己的这个继子留了大概15%的股份。

但其实2008年,就在金葵花的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关彦斌与张晓兰之间的感情逐渐出现了裂痕。

为了弥合夫妻关系,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那一年张晓兰给关彦斌生了一个儿子。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一个儿子的出生给关彦斌带来了好运气。就在这一年,关彦斌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一直连任到出事的2018年。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因此小公子一出生,就变成了老董事长的“心头肉”。

当时在饭桌上,关彦斌曾经对自己的部下和宗族里的人郑重说过,这个孩子就是整个集团的“少主”。

而得到保证的张晓兰,后面就逐渐淡出了公司的管理,定居香港,一心一意的照看孩子。

但根据张小兰在专访中的描述,在这段两地分居的日子里,关彦斌出轨了。他跟张晓兰推荐的董事长秘书好上了,而且两人在一起同居,甚至还不避讳公司的其他员工。

2014年张晓兰发现了他与女秘书的事情,悲愤之中第一次提出离婚,但关彦斌不同意。

他邀请张晓兰到青岛疗养,给了他一封手写的悔过书,表示为了证明自己的悔意,承诺如果两人真的离婚,财产的一半将归张晓兰,同时孩子的抚养费由他承担。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看丈夫这样真诚,张晓兰原谅了他。

但2017年7月,通过多个渠道得知一条消息的张晓兰彻底怒了。根据相关人士的介绍,那个秘书为关彦斌已经生下了一儿一女,而且已经被关董事长送到了国外藏了起来。

为了保证自己和孩子在海外的生活工作无忧,同时也是对葵花药业这个亲手打造的“孩子”不放心,最终张晓兰选择了清空所有的股份,拿出资金出国。

姐妹花上位

2018年开始有股民发现,葵花药业频繁曝出质押、出让和大宗交易等信息。现在看基本可以确认是关董事长在给自己的前妻筹集“分手费”。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但其实大量的从公司抽走相关的资本,已经让很多老人不快。而据说为了保证跟关彦斌生的这一个孩子未来的安排能妥当,张小兰曾几次回国,并就此问题逼迫过关彦斌做相关的承诺。

双方的矛盾在一个时间点内迅速激化。

导火索很有意思,是一本书。

2018年5月,葵花药业在哈尔滨举行企业改制20周年的庆祝大会。关彦斌当然意气风发,他请人撰写的一部类似自传性质的报告文学——《悬壶大风歌》,会场人手一本。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但拿到这本书的张晓兰,后面对老臣们层曾表示很不满意,她觉得这本书没有如实反映自己在葵花药业发展过程中的贡献。

2018年12月,张晓兰带儿子从美国回国,关彦斌从哈尔滨赶来大庆张晓兰父母家中见面。

两人先是从这本书吵起来,接下来谈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那就是关彦斌是否还会再婚。在经济观察报的专访中,张晓兰这样表示,他觉得自己离婚的时候拿的比较少,但关彦斌要是下次与女秘书结婚,“人家年轻,分你的财产就会比较多”。

根据她的回忆,就这句话点燃了关彦斌的怒火。之后发生了血案,几乎人尽皆知。

紧接着,就在关彦斌因为涉案辞去葵花药业董事长之后的2019年1月,他与前妻的女儿——1982年出生的关一、1979年出生的关玉秀被迅速推到前台,顺利完成接班。

杀妻董事长获刑11年,市值百亿豪门争产姐妹花上位

其中关玉秀被推选为葵花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葵花药业董事长;关一被推选为葵花药业总经理。

2008年小儿子出生后,关彦斌就开始逐渐将两个女儿关玉秀、关一放在葵花药业体系内培养,并给予部分集团层面的资源。

大女儿关玉秀除了在金葵投资持有股份外,名下还有葵花版图中的米业、地产业资产。而小女儿关一持股相对简单,仅持有金葵投资股份。

而作为关家小女儿,关一其实早在2002年就入职了葵花药业,彼时年仅20岁。如今上市公司小葵花儿童用药发展战略,正是由关一擎旗打造。

在关彦斌时代,葵花药业积攒了大量有实力的营销队伍。按照关一的话说,“管营销的人,是管‘千军万马’,我们这个营销系统有上千的人员。”

但之前他的女儿们一直名声不显,而且很多“老臣”都以为将来会伏者辅佐少主,所以这两位前妻带来的女儿在集团中更多的还是象征意义。

然而成也老臣,败也老臣。

关彦斌是一个家族情结非常重的人。在公司建立早期,为了稳定权力架构,他大量启用关氏家族的亲戚作为管理层。

“凡是单位的人,一般一开始时信不着,全用他家族的人,凡是他老关家的都调过去了……就怕企业干不好。”关彦斌同乡在葵花药业建立20周年的时候,对记者这样回忆。

也正因此,关彦斌的四弟关彦明、三弟关彦玲因此陆续加入,其中关彦明为葵花药业版图的构建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公司董事会层面,共计有9名董事,除3名独立董事外,还有6名“掌握实权”的非独立董事。这6名非独立董事中,关一(38岁)、关玉秀(41岁)和关彦玲(60岁)占据3席,另外3席分别为刘天威(51岁)、任景尚(58岁)和何国忠(69岁)。

其中,刘天威、任景尚和何国忠均是追随关彦斌的“葵花元老”,从利益角度已经与关氏家族密不可分,可以视为一个共同体。

估计他们更多考虑到的应该是“主少国疑”这一个传承下来的历史规律,最终,这些既是关氏宗族,又是葵花药业老人的核心管理层,在突然发生的事件面前,为了保证家族的利益,迅速将关彦斌两位成年的女儿推到了台前。

远在美国的关彦斌的小儿子就成了一个牺牲品。

现在看姐妹花的接班,既是老臣们的寄托,也有自己稳定的效果。

根据年报显示,2019年葵花药业实现营业总收入43.7亿,同比下降2.24%;实现归母净利润5.65亿,同比增长0.38%。“关二代”接班上任的第一年,葵花药业的业绩表现并不亮眼,但也算没有大幅的变动。

然而关彦斌并没有离世,他还有自己的意愿表述空间。现在他的精力都在刑事案件的后续审理过程中,但一旦二审结束,他是不是会肯定目前的姐妹花接班计划,还会有疑问。

毕竟按照年龄推算,他的小儿子再有几年即可成年。

这意味着这一个近百亿市值药业富豪家族的争产大幕,可能才刚刚拉开。

参考资料:

《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持菜刀砍前妻,受害人讲述惊魂一刻》经济观察报2019年6月

《葵花药业明星老板涉嫌杀人背后:后院起火,伉俪反目》每日经济新闻 2019年4月

《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杀妻”一审获刑11年, 亲女儿接班继子被边缘化》2020年7月

现实中抖音上看得多,历史上多尔衮被鞭尸,带儿子再婚的女人,你一定惹不起,可以相互成就,但别付诸婚姻。你关总要是一条道走到黑,也不至于今天结局!有条件有事业大把女人,你偏偏选择脱了的枷锁又捡起来戴上。今天的下场你去铁窗里总结!有事业的男人出轨,要么你就不做,做了就不要摇摆!否则你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至于你与张晓兰就是资源的相互利用和相互成就,重情义,重家族情义,都是男人事业的大忌。没有赌王的本事,就别做赌王的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