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亿债市互联互通吸外资一举两得银行间债市分层交易所债市玩法

体量逾107万亿人币的中国债市,周末迎来互联互通关键一步——央妈、证监联合公告,支持合格投资者于“银行间债市”及“交易所债市”实现“一点接入”式交易、结算。

两大长期分割的债市交易体系将趋向统一,有助资金更自由流动,优化融资成本,支持实体经济。更长远看,更是面临经常帐陷入逆差、外贸企业订单风雨飘摇的中国,降低系统复杂程度以吸引外国投资者,加固国际收支平衡以捍卫人民币。

合格投资者可达“一点接入”

全球第二大巨无霸的中国债市,一直以来都存在两大平行时空,分别是:受央妈监管的“银行间债市”,主要由银行在中债登、上清所进行询价交易;受中证监监管的“交易所债市”,主要由非银行机构在上交所、深交所、中证登进行竞价交易。

百万亿债市互联互通 吸外资一举两得

债市两大系统互联互通,助降低繁琐度并吸引外国投资者,加固资本和金融帐。

以债券存量、交易量计,双双约占八成的银行间债市可谓债市主力;不过,鉴于交易所债市更受民企等中低评级发行人青睐,被视作“宽信用”政策传导的通道,早在去年8月,一行两会就开闸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市场现券竞价交易。

就在周日(19日),央妈、证监最新联合公告,在上述两大市场开展基础设施机构互联互通,令合格投资者可达成“一点接入”交易、结算。具体而言,包括在交易前台,连接外汇交易中心及沪深交易所;在结算后台,连接中央结算公司、上清所及中国结算。

经常帐若持续逆差恐添压人币

互联互通一旦实现,势降低债市投资者开户、交易、清算、结算等环节的繁琐度,有助资金更自由流动,优化票面利率、托管费率、承销费率等综合融资成本,最终更好支持实体经济。

再想深一层,时值中国首季经常帐录337亿美元逆差、而商务部上周指外贸企业面临订单不足等困难仍突出,意味货物贸易顺差亦承压;若经常帐逆差持续,恐添压人民币。因此,吸引外资流入,加固资本和金融帐以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稳定汇率基础犹显当务之急。

另一边厢,花旗国政府财赤6月达8630亿美元,眼见新一轮救助方案骑虎难下,未来加快发债势在必行,孳息率本就跑赢美债的中资债,趁美元光环退色之际,拓宽通道吸引全球资金特别是固定收益投资者,可谓“放长线,钓大鱼”。鉴于国企、内房、新经济等龙头公司未来料持续获得多元化融资,有望成为宽松货币环境的最受益者。

由于历史原因,银行间和交易所的基础设施之间一直存在着市场分割的问题,阻碍了货币政策传导和宏观调控有效实施,限制了债券的流动性,增加了债券发行人的综合融资成本。近年来,相关部门推动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的两个维度建设。在软件维度,制度规则逐步统一;在硬件维度,主要表现在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即银行间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合格投资者通过两个市场相关基础设施机构连接,买卖两个市场交易流通债券的机制安排。

数据显示,2020年6月末,我国债券市场托管余额107.7万亿元,居世界第二,市场规模较2015年初增长两倍。公司信用类债券托管余额达到23.8万亿元,成为仅次于信贷市场的实体企业融资第二大渠道。

“中国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新举措有助于进一步改善基础设施,提升中国债市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推动中国债市进一步高质量发展。”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兼环球资本市场联席总监张劲秋表示,银行间债市和交易所债市的互联互通是中国债券市场一项非常重要的进展,有助于进一步提升两市的流动性,为投资者带来更大的交易便利。与此同时,两市互通促进形成统一市场有利于价格发现,有助于发行人更好地进行定价,优化企业融资成本,从而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

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实现的同时,国家开发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在华外资银行以及境内上市的其他银行,可以选择通过互联互通机制或者以直接开户的方式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现券协议交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