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杀降长平之战遗址有多少尸骨被购做饲料高平南王庄村西王降河

【吸收财讯:白起做得太惨绝人寰,所以他也没有好下场,且为后人诟骂 ,白起也是个可怜人,都是战争权利下的牺牲品 】“白骨岳积四十万,至今此地无青春。”距今2200多年前,中国历史上爆发了著名的长平之战,史料记载,秦国大将白起坑杀赵国投降士兵四十余万。原标题: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7月8日,一处厚度约0.6米、长度超过20米的带状尸骨层在山西高平市南王庄村被当地农民发现。经当地学者与文物部门人士现场勘查,这处尸骨层可能与发生在2200年前的长平之战有关。红星新闻从高平市文旅局了解到,已将发现的尸骨层上报山西省文物局,并将根据批复结果采取相关的保护措施。

洋花菜小窝 : 至今,高平当地百姓比较喜欢吃一种水煮豆腐,将白豆腐放入滚烫的开水中,煮熟后捞起来涂佐料吃,这道菜叫做“白起肉”。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7月8日发现的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 郭庭荣供图

研究长平之战的当地学者告诉红星新闻,尽管在长平之战核心遗址区曾多次发掘出尸骨坑,但由于不注重保护等多种原因,现存并不多。所以,近日在高平市南王庄村西王降河发现的这处尸骨遗址显得十分珍贵。

此外,红星新闻注意到,目前,高平市正在积极推进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760万元的价格中标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总体规划编制项目。

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

已上报省文物局

据《山西晚报》此前报道,此次新发现的尸骨层遗址位于高平市北城街街道办事处南王庄村的一处茂密的玉米地中。经测量,尸骨层厚度约0.6米、长度超过20米,距土崖顶端地表约2米。除土崖裸露出的尸骨层外,在其周围的地头上,可能是受雨水的多次冲刷,已经发酥的尸骨随处可见。

史料记载,公元前260年,秦国名将白起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今山西省晋城高平市西北)一带同赵国的军队发生战争。赵军最终战败,秦军获胜进占长平,并且坑杀赵国40万降兵。赵国经此一战元气大伤,加速了秦国统一进程。长平之战是中国古代军事史上最早、规模最大、最彻底的围歼战。

据山西省文物局网站显示,长平之战遗址属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地址位于高平市东西梁山之间丹河附近河谷地带。遗址范围西起头颅山、马鞍壑,东到鸿家沟、邢村,宽约10余里,北起丹朱岭,南到米山,东西两山之间,丹河两岸的河谷地带,长约30余公里。遗址内人文景观、文物古迹十分丰富,百里长城、营防岭、空仓岭、骷髅庙、尸骨坑等遗址遗迹尚存。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7月8日发现的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 郭庭荣供图

参与本次现场勘查工作的高平市长期研究长平之战学者郭庭荣表示,白起杀降并非只在一个地方,而是以丹河为轴线分布在沿岸的多个地方,千百年来,丹河沿岸不断有尸骨出土,也不断有人处置这些尸骨。

郭庭荣告诉红星新闻,现在人们发现的尸骨坑形成原因有三种可能:一是秦军挟诈杀降后,为掩盖其罪恶,借助天然河谷、凹地将尸体草草掩埋;二是在战争若干年后,为了恢复农业生产,当地百姓将骨骸拾掇在一起掩埋,毕竟入土为安是古代先民的共识;三是一些帝王或地方长官,为了教化百姓,积德行善,抚慰亡灵冤魂,专门举行一些安葬遗骸的公祭活动而形成的坟地,如大门坟、营门坟、供堂坟、白骨岭、骷髅庙等。

高平市文旅局一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由于疑似尸骨坑位于长平之战遗址保护区内,对于此次的发现并不意外。“老百姓发现裸露出来的尸骨(在当地)很正常,我们主要保护遗址不让他们随便动。骨头本身没有太高的文物价值,只能测下年代,不是什么大发现。”

该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南王庄村发现的尸骨层,目前已上报省文物局,并将根据批复结果采取相关的保护措施。

7月17日,红星新闻致电山西省文物局,工作人员称刚接到相关文件,暂未开展具体调查工作。

当地历史上战争频发

尸骨重叠情况尚待考证

据《长平之战遗址永录1号尸骨坑发掘简报》记载,1995年4月,永录村村民李珠孩修整田地时挖出不少人骨,并发现17枚刀币和1枚铜簇。田贵生(李珠孩妹夫)获悉后报告至高平市文化局和博物馆,引起有关领导和专家的高度重视。同年10月下旬至12分月上旬,工作人员对永录1号尸骨坑进行抢救性发掘,这也是长平之战遗址的首次正式考古发掘。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长平之战遗址永录1号尸骨坑发掘现场 郭庭荣供图

今年58岁的李俊杰是晋城市长平之战文化研究会会长,因受父亲李玉振对长平之战文化研究的熏陶和影响,李俊杰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对民间上党文化进行研究,与他人合著《长平之战史乘》。

2011年5月,在高平市永录乡后沟村附近,长平之战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曾发现了一处长平之战遗留下的尸骨坑遗址。该尸骨坑的规模,超过了16年前发现的长平之战一号尸骨坑遗址。李俊杰估算,后沟村西尸骨坑遗址范围至少200平方米,“此尸骨坑葬的车马士卒,与当年的赵军运粮隐道有着紧密的联系,与国家文物部门确认的长平之战一号尸骨坑遗址均为长平之战秦将白起坑杀赵国40万降卒的坑址之一。”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长平之战遗址永录1号尸骨坑,图右为李玉振 李俊杰供图

李俊杰分析,此次南王庄西新发现的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位置,在高平市城北,系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当年确定的“城北五十里,东西二十许里”的核心区古战场范围之内。所处地理,在弃甲苑和白起荒台之间,此处有数个与战争有关的地名,如围城、弃甲、箭头、王何、王降、哭头等。

“由于目前还没有拿到准确定的证据证明是长平之战遗骨,尚且存疑,等待文物考古专家实地考查证实。高平为兵家必争之地,战争频发,比如西晋八王之乱时,王羲之父亲王旷带兵攻打长平,战死一万多人。十六国时期,郭威、赵匤胤在此战杀北汉八万人。所以尸骨重叠,有待专家‘会诊’,不能主观臆断。”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长平之战车亡谷出土的箭头 李俊杰供图

近年来,关于长平之战当年秦军坑杀赵国投降士兵的地点,有研究者撰文假设,认为既然秦军是本着就近、就易的原则来处置赵军战俘尸体,那么在战后,当地最便于填埋尸体的地方,其实就是丹河。秦军与其还要在尸堆上盖一层薄土,不如直接将尸体抛进河里,这样的处置方式更方便。

丹河是当地最大的河自然也是当地地势最低、水体容积最大且最隐蔽的天然“尸坑”。如果技术水平发展且有关部门政策允许,能将丹河从将军岭南岭山脚下的河段进行截流的话,从这里开始到高平市的数公里河床下,将极有可能发现规模更大、更让人惊骇的尸骨堆垒层。

对此,李俊杰认为,根据他查阅的从唐代记录丹河改道等修复丹河的记录和近数十年大量整理丹河的资料,没有发现丹河内有尸骨存在。在他看来,丹河埋尸只是一种空想推论。

“2011年古战场遗址旁边发现的尸骨坑,现场挖出来的骨头一看就是长平之战的尸骨。我当时拍了盆骨,味道很臭。长平之战的尸骨,第一个特点大部分的头颅是小头颅,第二个特点骨头是红色的。这也是我父亲传给我从民间技术角度进行的判断。”

曾有骨粉厂来收购骨头做饲料

民间保护意识已增强

李俊杰告诉红星新闻,长平之战尸骨坑在古战场经常发现,民间已屡见不鲜。由于坑多尸骨多,农民种地时有发现,在1995年前此类问题经常性出现,当地人已经习以为常。由于保护意识差,挖出尸骨有些就私自处理了。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长平之战车亡谷出土的尸骨遗骸 李俊杰供图

在李俊杰儿时的记忆中,经常能见到村子里有大人捡散落在地里的骨头卖钱。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高平各乡镇都有收购站专门收骨头,大量的尸骨都被送到外地的骨粉厂加工成饲料。

“我小时候见到骨头太多了,现在一个都看不到。这些骨头都到哪里去了?以前邯郸有个骨粉厂,开卡车到我们那里收骨头,大量的尸骨都卖给他们做鸡饲料。大量的骨头已经流失掉了。之前有一种说法是把尸骨坑全挖出来没有意义,有一个代表就可以了。现在设立保护区,应该说保护的还不错。”

学者郭庭荣也说:“上世纪七十年代,社队化工厂曾组织人员长期在大门坟挖骨头造骨粉,用作为肥料,尽管遗骸面积很大,但没有意识到其重要的文物价值,以至于消失殆尽。所以,7月8日,我们在高平市北城办南王庄村西王降河发现的这处尸骨遗址显得十分珍贵。现在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普遍增强,这才导致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甚至上了微博热捜榜。”

当地政府大力打造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

长平之战促进了秦统一六国的进程,为秦国日后统一中国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这场战争中参战的将领有战国时期四大名将里的白起和廉颇,还有“纸上谈兵”的主人公赵括。据李俊杰考证,因长平之战产生的历史地名有480多个,古诗360多首,成语100多个。

红星新闻注意到,最近两年,高平市围绕“长平之战”这个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资源,积极尝试通过打造“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提升城市品位、建设文化品牌。

山西发现疑似长平之战尸骨坑:尸骨曾被收购做饲料

当地将打造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 中国政府采购网截图

2019年12月,“山西省高平市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总体规划编制项目”公开招标采购活动举行,最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760万元的价格中标,服务期限为9个月。

据高平文旅局消息,5月20日,市文旅局召开《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总体规划》方案思路沟通会。报道称,长平之战作为高平最大的文化IP,具有突出的历史、军事、文化意义和时代价值,但由于旅游资源分布分散、转化利用难度大等问题,多年来其巨大的文化影响力和价值都没有发挥出来。长平之战国家文化公园的规划建设是打造高平文化新地标、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的重要支撑。

沟通会上还对《长平之战》漫画剧本进行了探讨,该漫画将由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先生执笔,以长平之战为主要线索,生动展示战国时期的历史故事。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任江波

公元前260年,秦赵两国在赵国的长平发生了一场悲壮惨烈的战略决战。这时,正处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战国时期,经历了很长时期的春秋各国相互征伐兼併,此时泱泱中华大地上仅剩下了齐楚燕魏韩赵秦七国,是为战国七雄。

以前长期偏居西北一隅的秦国自公元前356年秦孝公启用商鞅实施变法,废井田,开阡陌,重农桑,建郡县,举人才,严刑法,大力奖励耕织和军功,经过举国上下百余年来的锐意变革图强,从前不被人看好的西秦已幡然崛起,国力大强。

其不断地西出东进,先后击败了妄图称霸中原的魏齐等国和曾经赫赫不可一世的楚国。纠纠老秦,已经堂之皇之地挺身扬威天下,俨然形成了一股滚滚洪流,汹涌澎湃,势不可挡。

而此时的六国当中,也只剩下地处河北山西一带的赵国,尚有一些实力和强秦一争高下了,因此,秦赵两国间不可避免的当有一战!

(一)赵国:上党郡争起祸端

其时,秦国在位国君为秦昭襄王嬴稷(公元前325年~公元前251年),他是秦孝公之孙,秦惠文王之子,秦武王异母弟。

公元前307年,孔武有力的秦武王嬴荡在朝见东周天子期间,恃力与人斗勇比赛举鼎不支受伤而亡,时年二十三岁。嬴荡膝下无子,遂传位于同父异母弟嬴稷。嬴稷之母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杰出古代女政治家秦宣太后芈月(芈八子)。

秦昭襄王于公元前306年~公元前251年在位,共在位五十六年,终年七十五岁。是秦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同时也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君之一。

他是秦国历史上具有雄才大略,颇有作为的一位君王,在位期间文以范睢为相,武以白起为帅,励精图治,实行“远交近攻”的策略,不断打击削弱六国,使秦国逐渐走向强大,为以后其重孙子秦始皇最终横扫六合,一统中华天下奠定了胜利之基础。

作为秦赵长平之战的导火索,这里还不得不先提提所谓上党郡之争。当时的上党郡,位于今冀豫晋三省交界的山西长治周边,地势险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上党便有望得中原之说。

战国时期,上党郡本属于韩国所有。为了夺取这块战略要地,秦国接连三年大军攻打韩国,攻城掠地,切断了上党郡与韩国本土之间的联系,使其成为横亘于韩赵之间的一块飞地。公元前262年,韩桓惠王无奈之下只好向秦国屈服,答应将上党郡全部十七城割让于秦。

不料,上党郡太守冯亭及其军民却不願入秦,于是冯亭来到赵都邯郸,向赵国国君赵孝成王陈说願将上党郡献与赵国,意图靠赵国之力抗击强秦。

在接不接受上党郡归顺这件事上,赵国朝廷内部分成了鲜明的两派意见。平阳君赵豹(赵孝成王之叔)便指出冯亭此作是嫁祸给赵国,因为秦国为得到上党,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却白白让赵国得利,秦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因此赵国不应当接受上党,“圣人甚祸无故之利。”

而号称“战国四公子”之一,赵孝成王的另一叔父平原君赵胜,却力主接受上党郡。他认为即使举百万大军之力攻打,也不一定会轻易得到上党,现在却不费一枪一卒便可获得,岂有不收之理!

平原君曾三次担任赵国的相国,“战国四公子”的名号如雷贯耳,远近皆知。他的意见赵王更为看重,又暗合了赵孝成王检便宜的心理。于是赵孝成王决定接收上党郡,封冯亭为华阳君继续担任上党郡太守,由平原君赵胜率兵五万接收了上党郡。

这样一来,秦赵两国间不可避免的结怨交恶,战争一触即发。

公元前260年,秦昭襄王派左庶长王龁(he)率军攻佔上党。接着向长平(今山西省晋城高平市)的赵军进攻。

赵孝成王令老将廉颇率军迎击。在初战失利之后,廉颇采用了构建营垒,坚壁不出以对抗强大的秦军进攻,从农历四月至七月,双方一直在长平相持不下。

但是,巨大的战争消耗对于秦赵两国都是沉重的负担,两国的国君都极想结束这种旷日持久的战争僵局。

(平原君赵胜)

(二)秦国:累累白骨埋长平

此时,秦相范睢使用了一系列的计策。他一方面利用赵王遣使议和的机会,大肆散佈秦赵已经议和的消息,使得其它五国不发兵援赵,以孤立赵国。另一方面派遣奸细到赵国国都,重金贿赂,散佈什么秦军根本不害怕廉颇,秦军只害怕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

马服君赵奢为赵国名将,他生前曾几次率领赵军击破秦军,在赵秦两军中都声望甚高。其子赵括,自幼熟读兵书,平时喜谈兵论学,有时甚至连父亲都要甘拜下风。

赵王果然中计,连夜召见赵括,询问破秦妙计。赵括空有一腔爱国热血,他夸夸其谈:秦军主帅若是武安君白起,他尚有所忌惮,现在只是王龁,破秦只是早晚之事。

于是赵孝成王决定换下廉颇,任用赵括为赵军主帅,并增兵二十万交付赵括,期望其一举大胜。

(廉颇)

知子莫若父,赵括的母亲得知后连忙求见赵王,向赵王秉报马服君赵奢生前的意见:赵括纸上谈兵,不堪大用。请求赵孝成王收回成命。

但赵王主意已决,命赵括连夜赶赴长平,接替廉颇出任赵军主帅。

几乎同时,秦昭襄王秘密派遣武安君白起到长平,任上将军秦军主帅,王龁副之,并增兵二十万至前线,同时严令三军上下不得走漏絲毫风声。

且说新任赵军主帅赵括连夜赶至长平升帐号令,此刻他尚不知秦军也已换帅。但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缺乏实战经验的赵括急于建功立业,遂一改廉颇坚守拒敌的保守策略,以攻为守,下令赵军全线出击进攻秦军。

经验老道的秦军主帅白起不虚战神的称号,一到前线便乘夜色掩护侦查地形,了然于胸,遂将计就计,利用赵括急于求胜的心理,下令秦军诈败,诱惑赵军深入。说时迟那时快,只待赵军一进入到伏击圈,秦军迅速戴断了赵军粮道,将孤军深入的赵军团团围住,似铁桶一般插翅难逃。

(赵括)

待到赵括醒悟过来已为时过晚,追悔莫及。这时赵军后路已被秦军截断,四面包围中一粒粮草都送不上来,几十万人马日日要吃要喝。

一日,二日,五日,十日……,秦军重围始终不减,每日战场喊话促赵军投降。

至农历九月,赵军前后被困已四十六日不得食,伤病人数益增。先还不得已宰杀战马以充饥,直到最后把一切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后来甚至竟发生了人食人的人间惨剧!士兵们饥肠辘辘,头昏眼花,饿得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昔日叱咜风云的半点儿战斗力!

其间赵括曾组织赵军五次奋力突围而不成,在第五次突围中连主帅赵括都血染沙场英勇捐躯!

公元前260年农历九月,被围后第四十六日,走投无路的赵军残部四十万人见解围无望,饥饿交迫,只得举起白旗向秦军投降。

(白起)

如何处置这四十万赵国降卒,成为了白起必须面对的一道难题。放他们回赵,无异于纵虎归山!不放,秦军自身粮食尚且供应紧张,又哪儿有这么多粮食养活他们?`

白起苦思无策,最后竟狼心下令坑杀了这四十万降卒,只留下年纪尚幼的二百四十名士兵回去报信。

“一将成名万骨枯,”此刻长平山谷月黑无光,阴风惨惨,鸣呼!可怜四十万生灵,竟一日同死,真真是惨绝人寰!

(三)白起:悠悠明月挑心愁

这一场史上悲壮惨烈的血腥大战,最后以赵军损失四十五万人,秦军死伤二十万人结束。赵国大败,秦国惨胜。赵国从此失起了和秦国抗衡的实力,秦国加速了统一中国的步伐。

却说被白起放回赵国去报信的二百四十名年幼赵军士兵,逃回国后泣血哭诉了长平惨事,顿时赵国朝野上下直至普通百姓家,哀恸之声此起佊伏,不绝于耳。原来赵国男丁已经征兵至十四岁,几乎家家都有人在长平遇难。

长平战后白起回到咸阳,也是终日闷闷不乐,始终放不下坑杀降卒之阴影。他的妻子本是赵国人,对于母国遭此大难,更是悲悲戚戚,以泪洗面。加之白起素来与范睢不和,言语龌龊,更加感觉心灰意冷,遂托病在家。

后来秦昭裹王几度想令他出征,他也未从令。时间长了,秦昭襄王对白起渐有猜疑不滿,范睢更进谗言:“其意怏怏不服,有余言。”

这样过了三年,公元前257年十一月(秦昭襄王五十年),秦王终于遣使者赐剑白起自刎。可怜一代名将,终也落个仰天长叹,怆然赴死!

(四)赵括:纸上谈兵堪何能?

历史上关于赵国在长平之战中大败的原因,何人因负其责,人们议论纷纷,评述甚多。

其中最主要的一家观点便是后来汉武帝时期太史公司马迁在《史纪》中所述:认为主要是平原君赵胜听信了上党郡太守冯亭之“斜说”,利令智昏,不识大体,一再怂恿侄子赵孝成王获取了不该得利的上党郡所致。作为赵军主帅的赵括不谙敌情,错误决策,对战争失败肯定应承担重要的责任。但赵括最后一直坚持杀敌,直至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和白起一样,他们都是历史所造就的英雄悲剧人物。

作为赵国国君的赵孝成王,似乎应当为赵国的这场惨败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作为一国之君的赵王,对自已国家的政局发展,有着极大的掌控能力,要清醒地认清形势发展,因势利导,作出对国家有利的决策判断。

赵孝成王最开始没有接受平阳君赵豹的正确意见,贪图眼前利益接受了上党郡的归属。战争开始后,由于赵国的综合国力大大不如秦国,无法承受长期战争对国家供给保障能力的考验和压力,因此急于解脱。

但他一方面没有正确及时地开展对其它五国的合纵抗秦外交,以争取五国的支持,抒解赵国只能凭一国之力单独对抗强秦的局面。

另一方面又盲目地听信了仅仅纸上谈兵的赵括的一番慷慨热血之说,便匆忙作出了临阵换帅并以攻为守的战略决策,以致酿成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长平之战大败。

其实,当时天下大势已经十分明了,即使赵国没有长平惨败,也改变不了秦国最终吞併六国,天下一统的历史进程。

公元前247年,长平之战后十三年,秦王政即位。公元前230年至公元前221年,秦国用了十年时间,先后灭了韩魏燕赵楚齐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制王朝秦朝,秦王政为始皇帝称秦始皇。

(白起)

长平之战后一千七百多年,明朝嘉靖进士王世贞(1526~1590年)路经长平,凭吊长平古战场遗址,追思当年那场生死大战,不禁浮想联翩,作有歌行诗《过长平作长平行》以纪,诗的前八句诗句为:“世间怪事哪有此,四十万人同日死!白骨高于太行雪,血飞迸作汾流紫。锐头竖子何足云,汝曹自死平原君,乌鸦饱宿鬼车哭,至今此地多愁云。”

诗歌四句一换韵,平仄互押,构成起落,如层波叠浪,翻卷不已。因传说中白起头小而锐,诗中称之为“锐头。”

无论怎样,像长平之战这样的人间惨事,是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两千年前古战场遗迹:长平之战尸骨坑)

【作者简介】朱新渝(欣雨),重庆市诗词学会会员。热爱学习历史文化及古典诗词,有部文诗文作品发表。现居重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