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平破产受聘鸟王鞋业高级技术顾问富贵鸟林和平p2p欠了多少钱

【吸收财讯:觉是符合亚洲人脚型的一款鞋子,鞋子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肥大了。】盛夏,正午,一场豪雨匆匆而至,空气里终于有了些许凉意。趿着人字拖、身着黑色T恤和运动裤,林和平出现在了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灵秀镇西环路201号浦发银行办公楼7楼。这里是福建鸟王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鸟王鞋业)的注册地。他看上去一脸轻松,富贵鸟的破产清算,似乎没有如外界想像那般,给这位“一代鞋王”带来沉重打击。原标题:一代“鞋王”林和平变身“制鞋匠” 首谈富贵鸟败因 每经记者 赵李南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一代“鞋王”林和平变身“制鞋匠” 首谈富贵鸟败因

林和平转身进入车间。这个不到40平方米的打样车间,是他最新的工作场所。他拿起一只新制样品,摘下老花眼镜,对着身边的工匠,从样式到线条再到材质,逐一检视点评。似乎没有人会在意他之前的另一个身份——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2019年10月31日,在两名买家之间高达87次的竞价后,富贵鸟最终以2.34亿元的价格易主。经历兴衰巨变、洗尽铅华,林和平从老板变身为一名普通的制鞋匠。今年63岁的林和平,受聘为鸟王鞋业的高级技术顾问,这距离他创办富贵鸟已36年。

“鞋王”往事

1957年,林和平出生在福建省石狮市长福村。1984年,林氏家族的19个堂兄弟联合兴办“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连续亏损后,林氏家族重新定位,最终由林和平、林和狮、林国强和林荣河四人接下工厂,成立福林鞋业,其他小股东则退出。

“富贵鸟”品牌因此诞生。一间破窑厂改造出来的工厂,一天最多只能生产100双鞋。企业完成改制后,林和平担任厂长,同时接到一笔出口国外的订单,一年卖出了10万双皮鞋,这个新厂活了下来。

随后,公司的发展超出四位创始人意料。1993年,在全国首届鞋业大王博览会上,富贵鸟皮鞋被皮革工业协会评定为“首届中国鞋王”。由此,富贵鸟品牌在全国打响了。

1997年,林和平做了一个决定,推出中高档女鞋系列,改变品种单一的局面。于是,以生产男鞋起家的富贵鸟将业务范围扩大至设计和生产女鞋。

林和平一只手拿着一只男鞋,另一只手指着一只女鞋,说:“一家制鞋企业同时生产男鞋和女鞋是难度很大的一件事。”

在他面前的长条会议桌上,摆满了鸟王鞋业刚打出的样品。林和平越说越兴奋,称男鞋和女鞋两者的设计理念、生产方式都有很大不同,需要两套人马进行管理,鲜有男鞋和女鞋都强的品牌,而当年的富贵鸟几乎集中了国内最强的团队。“当年的几次改变有的是被迫的,也有的是主动改变,每一次变,都上一个台阶。”

从1998年开始,林和平围绕着鞋的本业,持续求变。富贵鸟率先从意大利引进了12条制鞋流水线,连同设计师也聘请了进来。与此同时,公司在石狮市的姑嫂塔下投资了1.6亿元扩展100亩标准厂房。

2000年左右,富贵鸟的员工就达到了2000人,并开始接受订单以及贴牌加工(OEM)和设计代工(ODM)业务。随后,富贵鸟又以授权合作的方式切入男装业务领域。另外,富贵鸟逐步在石狮建设工业园,年产能最高时达到900万双。

在这期间,富贵鸟也尝试涉足时尚品牌,先后推出AnyWalk品牌、FGN品牌,并于2012年在东莞成立了研发中心,专注研发及设计产品。

2012年,富贵鸟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材料,并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此时的富贵鸟如日中天,单是设计团队就拥有300人,能够实现每个季度向市场推出1500个款式的品牌鞋履。经销商更是遍布中国31个省区市,在全国拥有3195间零售店。

首次谈败因

从1984年到2012年,富贵鸟从创办走向了上市,但没想到,寒冬来得很突然。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后,富贵鸟的业绩增长乏力。2015年度,富贵鸟的营业收入负增长。彼时,富贵鸟面临着电商、同行竞争以及企业成本上升的三重压力。

“企业的费用压力很大,因为人员成本上来了,网购也在打击我们这种依靠门店销售的企业。”林和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90年代平均每个工人一个月1200多元的工资,现在人工成本要5000多元。以前一双鞋26元的成本,利润是20元,现在成本160元至170元,利润还是20元。这样就要求量要做大,库存就多了,风险也上来了。”

主营业务不景气,富贵鸟试图从当年炙手可热的金融业找出路。公司涉足小额贷款和P2P公司,还涉足房地产、矿业等,战线越拉越长,抵押了大量资产。

林和平似乎也一直在尝试提振本业。2015年,富贵鸟提出四大战略以实现“转型”,包括“电商领域扩张战略”“产品差异化战略”“专业细分市场战略”和“外海品牌收购/合作计划”。

但投资者并没有如期看到富贵鸟的年报。2017年3月17日,富贵鸟收到了毕马威的辞任函。因毕马威在审计时发现其一家附属公司可能将其存款质押给银行,就富贵鸟的关联人士借贷提供担保。毕马威要求富贵鸟提供相关报告及材料,而富贵鸟并未提供。

“企业为什么倒闭了,主要问题不是做鞋,主要是受到大环境影响,包括我们上市的影响,我们富贵鸟的几个老板都是做鞋做了30多年,都已经60多岁了,文化也跟不上。还有一个(原因是)企业涉足金融行业,(我们)跟不上了,主要出问题在这里。”林和平坦言。

富贵鸟的冬天来得突然。至其破产之时,公司商标专用权、机器设备、存货和房地产等都处于抵质押状态中。

“企业太大了,想转也转不动了。”林和平一声无奈的叹息,对于同样败于丧失主业的控制权、寻求高杠杆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并不陌生。

变身“制鞋匠”

2007年,林和平及其家族成员在胡润富豪榜上位列第148位,与其并列的正是阿里巴巴的马云。

2019年,经过多次流拍后,富贵鸟破产案一锤定音。阿里法拍显示,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应收预付类债权、长期股权投资等破产财产以2.34亿元的对价拍卖成功,接手方为盛悦晟(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可以查询到“富贵鸟”商标的所有人即为该公司。

从法律意义上讲,“富贵鸟”三个字已经和林氏家族没有关系。

不过,林氏后代没有打算放弃制鞋基业,决定另起炉灶。“儿子想做,就放手让他去做,至少我琢磨一辈子的皮鞋后继有人。”林和平称。

启信宝显示,2019年11月,鸟王鞋业注册成立,注册地为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灵秀镇,距此前富贵鸟工厂不到10公里。据可靠消息,林和平之子林建忠和一位石狮籍港商为鸟王鞋业的联合创始人。

在林和平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对于鞋履的狂热,对于制鞋的门道,他好比书画高手一样,可以在白纸上随意挥洒。他甚至能够将哪个国家、哪种牛皮、适合做哪种鞋一 一道来。

“一双鞋不是那么简单的,牛的年龄、水土、空气不一样,皮就不一样。好的牛皮手感,弹性度很高。中国的牛皮最好的是河南,猪皮最好的是四川。做鞋每个细节要精致、线型用好、版型用好,材料用好,这样做出的一双鞋才好。”林和平称。

林和平向记者表示,之前富贵鸟批量化的生产,日产上万双鞋,他管不过来。现在鸟王鞋业的设计及生产规模更类似于“作坊”,所以可以每双鞋都亲手把关。“现在一天做两三百双鞋,质量、脚感定位要准确、材料真材实料、颜色款式要跟着潮流走。”

一位林和平的好友向记者透露,林和平目前的状态,用一句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用扬鞭自奋蹄”。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8月12日晚,还不起账的富贵鸟(01819,HK)宣布,要被取消上市地位。

要知道,高光时刻的贵人鸟被称为“县城男鞋扛把子”,曾拥有过万名员工、超3000家门店,聘请过前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演员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2007年,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兄弟还以50亿的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48名。在那一年,马云的财富也是50亿,和林氏兄弟并列。

如今,光环散去,在香港联交所敲钟不到7年,债台高筑的富贵鸟被香港联交所宣布取消上市地位。2017年,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去世后,子女当庭宣布放弃遗产。

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拨打富贵鸟在港交所披露的公开电话,对方称为香港的公关公司,且早已不再代理富贵鸟的业务。此外,记者多次拨打富贵鸟集团的电话,至截稿时也始终无人回应。

上市后的富贵鸟,到底是为何越飞越低?

缘起

林氏4兄弟打造“县城男鞋扛把子”

富贵鸟的开始,要从创始人林和平四兄弟说起。

富贵鸟诞生在被誉为“中国鞋服制造基地”的石狮。而林和平曾是石狮市的工商联主席,政协石狮市委员会第二、三届常委,还两度获得福建省年度经济人物的称号。

↑富贵鸟主席林和平(摄于2014年12月7日)。

彼时,风光无限的林和平从不吝啬向媒体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

在这些故事中,林和平是一个头脑灵光但家境困难的农村少年。林和平,1957年出生在石狮一个叫长福村的地方。因为家庭原因,10岁的林和平就辍学种地、烧砖、卖鱼,为父母分忧。

1976年,20岁的林和平进入长福村村民办的“长福村瓦窑农业社”,任管理人员兼出纳。6年以后,得到社员认可的林和平又被推选为“瓦窑农业社”的厂长。

1984年,有了“厂长”经验的林和平和19个堂兄弟用4万块钱共同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生产人造革的凉鞋和拖鞋,这也是贵富鸟集团的前身。5年后,多数兄弟对这个厂不看好,持股人最终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与林国强兄弟4人。

不过,反倒是在这之后,富贵鸟走上了正轨。1989年,4兄弟组成的董事会推选林和平当厂长,重新确定了以真皮休闲鞋为主的经营战略,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2004年9月29日,富贵鸟公司在北京王府井商业街举行了名为“富贵花开”2004年秋冬新款皮鞋展示,模特走“秀”吸引了众多行人。

改变战略后的第一年,富贵鸟就接到第一笔一万多双鞋子的出口订单。并且在那一年之内,卖了10万双休闲皮鞋。对比其规划,实际产销量是其10倍之多。

1991年,“富贵鸟”的运营主体石狮市福林鞋业有限公司成立;1992年,富贵鸟集团成立;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

高光

港交所敲钟

2012年前后,富贵鸟迎来了最辉煌的阶段。

彼时,不仅富贵鸟获得了“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国家免检产品”“中国真皮领先鞋王”等荣誉,林和平也成为了福建乃至全国鞋服业的知名企业家,活跃在各大行业论坛和活动中。

行业报告显示,2012年,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2013年,富贵鸟赴港IPO,成为证监会当年取消“456”(4亿净资产、5000万美元融资额、6000万人民币净利润)境外上市门槛后,首家敲钟的国内知名民企。最初,兄弟4人占股持股比例为68.9%。

↑2012年10月20日,江苏苏州,一商场里富贵鸟(FUGUINIAO)品牌专柜。

上市的富贵鸟集团,不仅拥有“富贵鸟”这一品牌,还有“FGN”“AnyWalk”等多个子品牌,业务品类也已涉及男女皮鞋、时尚休闲鞋、皮具、男装等。

上市后的前两年,富贵鸟的财务数据依然是逐步上涨的。

财报显示,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都增长强劲,营业收入分别为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5.58亿元。

祸起

入局P2P

下坡路始于2015年。那一年,富贵鸟全年净利3.9亿元,同比减少13.09%。

到了2016年,富贵鸟的零售门店数量又大幅削减,新开零售门店263家,关闭976家,线下门店销售渠道遭受极大挑战。到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甚至开始亏损,净利润为-0.11亿元。2018年,据央视财经报道,富贵鸟已有四个车间已经全部停工,且有三亿多元的库存无处销售。

↑吉林敦化街头的富贵鸟专卖店

2015年发生了什么?

一方面,整个行业的增速放缓。据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鞋服的零售额增速放缓。富贵鸟也曾在2015年财报中解释称,鞋服行业受宏观经济景气度及鞋服行业自身发展周期的影响,仍处于筑底阶段。

而另一方面,如同林和平给媒体“头脑灵光”的印象,主业下行的背景下,富贵鸟开始了其他的探索。其中最主要的,就有金融领域的小额信贷P2P公司。

2015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同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后者大股东。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叮咚钱包的高管团队是共赢社的原班人马,共赢社自2017年4月24日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更新,平台已经停运。而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各大引擎平台搜索“叮咚钱包”“到期不退款”的消息也已经铺天盖地。

做了这些“金融投资”后,在2018年2月,据国泰君安梳理,富贵鸟近50亿元的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国泰君安的报告称,富贵鸟至少存在49.09亿元的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其中货币资金 1.65 亿元、应收账款 2 亿元、存货 2 亿元、其他应收款 42.29 亿元。

2016年开始,富贵鸟高层开始了频繁的人士震荡。多位核算师、财务总监、董事的辞职信中都提及,与财务、公告披露及其他问题相关。

换句话说,辞职的原因多是因为对财务问题不能达成一致。

也就是从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公司股票停牌,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此后一停就是3年。

陨落

债券逾期、欲“以鞋抵债”

由主业的下降、到金融领域的投资,富贵鸟的财务的确出现了问题。在公告中,富贵鸟称上述“大额对外担保及资金拆借款项”收不回来。

这些“对外”的担保和借款,都借给了谁?富贵鸟并无明确说明。

但据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为7家公司提供了14.14亿元的对外担保,占净资产的55.21%;而该7家公司注册资本均小于3000万,担保对象违约风险较大。值得一提的是,公司与其中部分公司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多家被担保方注册地址相同,且与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重合。

而这笔钱收不回来造成的直接影响是,富贵鸟自己的债券产品到期,公司却拿不出钱来支付。目前来看,“14富贵鸟”“16富贵 01”“16富贵鸟SCP001”这三支富贵鸟债券已经全部实质性违规。

这笔债务具体有多少钱?据去年2月28日国泰君安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富贵鸟共有30亿元的债务总额: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等。

一个有意思的传闻是,还不上钱的富贵鸟甚至拿出了用鞋子抵债的方案。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今年5月,网络流传了一份富贵鸟的债权清偿方案,即以货物来抵债。以该方案计算,即100元的债最终能换来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也就是说,红星新闻记者按此方案计算,10000万元的债券,可以在富贵鸟带走112元的现金和163元的代金券。

终局

破产、退市、子女放弃遗产

风光之时,林和平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两个儿子、女儿都去意大利留过学,学习欧洲的皮鞋设计研发,为的是“提早培养他们,回来接我的班。”

但另一创始人林国强2017年去世,据媒体报道,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却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

据悉,林国强所负责的,就是富贵鸟的担保拆借。具体来说,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9年7月31日富贵鸟发布的公告(截图)

困局之中的富贵鸟在此前发布公告,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半个月前的7月26日,富贵鸟还向泉州中院提交申请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文件,并表示公司将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但没有想到的是,尚未等到法院最终审核结果,富贵鸟退市开始进入倒计时。

据公告,香港联交所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被取消上市地位后,富贵鸟的业务将会进行怎么样的调整?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就诸多疑问拨打富贵鸟在港交所披露的公开电话,对方称是香港的公关公司,且早已不再代理富贵鸟的业务。此外,记者多次拨打富贵鸟集团的电话,至截稿时也始终无人回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