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律师登·霍兰德枪杀女法官萨拉斯儿子丈夫与爱泼斯坦案无关吗

【吸收财讯:如果干了这样的事情,就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很显然,这个人非常符合勇士特征!】7月19日,一个普通周日的下午,美国新泽西州联邦地区女法官萨拉斯家的门铃响了。法官20岁的儿子丹尼尔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联邦快递员。随后枪声响起,丹尼尔的心脏被打中,当场身亡。父亲马克听到枪声来到门口,也挨了几枪,受了重伤。法官萨拉斯当时正在地库里,躲过一劫。原标题: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女法官萨拉斯(中)、法官丈夫马克(右)以及儿子丹尼尔

几个小时后,疑犯在离萨拉斯法官家两小时车程的地方被发现饮弹自尽,车里有一个写着萨拉斯家地址的快递盒子,盒子里没有任何东西。

离奇的上门凶杀案发生后,有人猜测因为萨拉斯刚接手了一个与丑闻大亨爱泼斯坦相关的案件,可能涉及更多大人物的丑闻,于是有人买凶报复法官。

但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阴谋。

案发3天后,7月2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发现线索,证明这一案件跟爱泼斯坦案扯不上关系。

联邦调查局随后宣布,枪杀女法官之子的嫌疑犯罗伊·登·霍兰德与7月11日发生在加州的另一起凶杀案有关。就是说,联邦调查局认为登·霍兰德在8天内,涉嫌制造了两起横跨美国东西两地的杀人案。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登·霍兰德自杀地

男律师与女法官的恩怨

嫌疑犯登·霍兰德是纽约曼哈顿的一个律师,72岁,是一个男权主义者,常年致力于为男权打官司。他与萨拉斯法官的交集是一桩2015年的案子。登·霍兰德代理的那个案子,是起诉政府机构征兵只征男性不征女性,违反了美国的平权法案。

要打官司的女孩争取的是身为女性的权利,律师登·霍兰德争的是男权: 征兵只征男人,对男性不公。所以这个案子可以说既是女权案又是男权案。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男律师登·霍兰德(右)和女法官萨拉斯

在2018年判决中,萨拉斯法官判定这个案子可以进入司法程序,这对该案的代理律师登·霍兰德来说是个胜利,但是登·霍兰德却不满意。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法官萨拉斯审理这个案子太慢了。在登·霍兰德的自传中,他也多次提到萨拉斯“又懒又无能”,他认为该女性法官破坏了美国司法体系。

今年51岁的萨拉斯是2010年奥巴马任命的联邦地区法官,是第一个担任联邦法官西班牙裔女性。萨拉斯出身穷苦草根,古巴移民后裔,靠个人奋斗成为联邦法官。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媒体在萨拉斯法官位于新泽西州的家门前报道该案

两个男律师间的恩怨

登·霍兰德为什么嫌萨拉斯对他案子的审理慢呢?

因为有个类似的案件,2019年在休斯敦的法庭,被判美国当地征兵机构违宪,这个案子的代理律师是另外一个男律师安格鲁奇。7月11日,他在加州的家门口被一个身穿联邦快递制服的人枪杀。

那个时间,登·霍兰德正在加州。联邦调查局7月22日证实,两起凶杀案和登·霍兰德自杀用的都是瓦尔特半自动手枪,登·霍兰德是这两起凶杀案的嫌疑人。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安格鲁奇律师7月11日在加州家门口被射杀

登·霍兰德和安格鲁奇是老熟人。安格鲁奇是美国男子全国联合会的副主席,登·霍兰德也曾是那个协会的成员。

因为协会10年前在加州起诉只征男兵违宪的案子由安格鲁奇代理,没有让登·霍兰德介入,登·霍兰德怒火中烧,认为这是抢了他的地盘。

他直接在电话里威胁该协会主席说要到加州找他算账,安格鲁奇后来打电话安抚了登·霍兰德。随后,美国男子全国联合会把登·霍兰德踢出了协会。

所以当安格鲁奇的案子已被判胜诉,萨拉斯才判登·霍兰德的案例进入司法程序,登·霍兰德嫌弃萨拉斯法官判案太慢。

癌症晚期,男律师临死前找垫背的?

2019年夏天,登·霍兰德把只征男兵违宪的案子交给了另一个律师,因为他已经到了癌症晚期,恶性黑色素瘤,活不长了。

“死亡之手已经在我的左肩了,此生已没什么要紧的了。”登·霍兰德自己写道。

登·霍兰德在2008年的采访中曾说过和俄罗斯裔前妻离婚后,使他更加致力为男人争取权益。他多次谈到美国司法体系对男人来说没用,法院永远站在女的一边,男人丝毫不能指望法庭。

原创 男律师上门干掉女法官儿子,美国联邦调查局:与爱泼斯坦案无关

登·霍兰德写道:“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是在女权主义的统治下生活得太久。敌人太多,没办法一个个解决她们……幸好,我知道怎样确定重点。“

在登·霍兰德的车里,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纽约州首席女法官迪费奥拉的名字和照片。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登·霍兰德是否因为活不长了,所以在死前报复“仇人”。

(罗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