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蕾是谁亚洲女首富互联网最隐秘夫妇彭蕾孙彤宇身价多少哪里人

【吸收财讯: 这份榜单真的震惊到我了,从来没见过哪家公司有这样大气的老板,马云真的是对钱不感兴趣 】彭蕾是谁? 如果不是蚂蚁集团官宣IPO,外界可能已经想不起这位“支付宝女王”。在这一场史无前例的造富盛宴中,最大的赢家正是彭蕾。2018年4月,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交棒给了井贤栋。原标题:互联网最隐秘夫妇:彭蕾孙彤宇 文| 投资界PEdaily 周佳丽

每自比管仲乐毅 : 孙当年要被赶出阿里前,作为人事的彭甚至都没告诉他,结果夫妻反目离婚,好在后来破镜重圆了20多年前,彭蕾加入阿里从HR做起,一路做到CPO,并于2010年临危接任支付宝CEO,最终一手打造了这个巨无霸。经过层层计算,彭蕾的最终受益股份达到9.89%,高于马云持股的8.8%。按照蚂蚁集团市值2000亿美元(约合1.4万亿人民币)计算,彭蕾持有的市值约为人民币1385亿元。

而彭蕾身后,她的丈夫——孙彤宇同样神秘。这位淘宝网缔造者,当年突然离职出走,之后几近神隐。最具戏剧性的是,孙彤宇竟然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了淘宝的最大对手——拼多多。这对身家千亿的夫妇,鲜少露面,却留给互联网江湖无数传说。

至少诞生58位亿万富豪,49岁彭蕾,持股市值近1400亿

随着蚂蚁集团IPO,一大波富豪即将诞生。

天眼查数据显示,阿里巴巴、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君瀚”)以及杭州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君澳”)为蚂蚁集团三大股东。其中,阿里巴巴持有蚂蚁集团33%的股权,君瀚和君澳分别持股28.45%、21.53%。

以此推算,三者股份加起来占比蚂蚁集团达到83%。也就是说,按照蚂蚁集团估值2000亿美元计算,阿里巴巴持股市值达到4631亿元。另外两大股东君瀚和君澳持股市值均达到3000亿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君瀚属于马云及阿里系、蚂蚁系员工,君澳则属于阿里巴巴合伙的部分成员。只要持有蚂蚁集团0.007%的股权,就可以成为亿万富豪。有统计数据得出,蚂蚁和阿里系高管将至少产生58位亿万富翁。

那谁是最大受益人?透过股权图谱,一个身影开始浮出水面——她就是年仅49岁的彭蕾。

根据天眼查,君澳的两大股东为杭州君济和彭蕾,分别持股90.83%、0.77%。关于杭州君济,彭蕾则持股49.71%为最大股东。层层计算,彭蕾的最终受益股份达到9.89%,高于马云持股的8.8%。换言之,彭蕾持有的市值约为197.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85.27亿元),高出马云约150亿元人民币。

互联网最隐秘夫妇:彭蕾孙彤宇

彭蕾是重庆万州人,是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被视为是马云的左臂右膀。早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上,彭蕾以400亿元的身家位列阿里系第二名,仅次于身家2000亿的马云。毋庸置疑,蚂蚁集团IPO将会为彭蕾带来巨大的财富。

资料显示,2020年2月在福布斯中国《最富有女性榜》上,碧桂园联席主席杨惠妍曾以1869亿元夺得“中国女首富”名号。一旦蚂蚁集团成功上市,彭蕾的个人财富有望超越杨惠妍。

彭蕾的传奇人生,临危受命,从HR到支付宝女王

彭蕾与蚂蚁集团的故事,得从2010年的那场酒说起。

那个时候的蚂蚁集团还只有“支付宝”,它存在的意义是用技术让淘宝网上的买卖双方都能够满意。到2009年,支付宝用户数已超2.7亿,日交易量达12亿元,但用户体验的缺失导致交易的成功率依然不高,这甚至已经成为淘宝发展的瓶颈。

马云很懊恼,直斥支付宝“烂、烂、烂到极点”。在2010年的支付宝年会上,马云发了脾气,他痛斥:“如果再不重视,这就是支付宝未来的追悼会。”不被理解、迷茫和不知所措的迷雾层层堆叠在支付宝团队上方,场面陷入僵局。

为了扭转局面,马云调来了彭蕾,接任支付宝CEO。在此之前,彭蕾在阿里巴巴已从事十年的人力资源工作,处理更多的是关于人事、财务等方面的事务,甚至曾发誓:不做和金钱有关的工作。彼时的彭蕾,可以说对技术、金融一窍不通。但马云认为,男人会把公司越做越大,女人会把公司越做越好。

临危受命,彭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支付宝P8级别以上团队成员召集起来,在杭州良渚大酒店开了整整四天会。这是支付宝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战略反思会,史称“骆驼大会”。在会议室里,众人席地而坐,每人面前都有一瓶红酒,畅聊支付宝存在的问题。牢骚、诉苦纷纷借着酒劲喷涌而出,还有人说到激动处大哭了起来。

很少喝酒的彭蕾,借此打开了支付宝停滞不前的局面。此后,支付宝快捷支付、余额宝等产品相继出现,为今天估值2000亿美元的蚂蚁集团打下坚实的基础,彭蕾功不可没。

2018年,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支付宝女王”最终将权杖交给了井贤栋。卸任之时,马云曾动情地说,“带领蚂蚁走过的这八年,彭蕾用她坚定的内心和杰出的领导力,用女性独有的温暖和洞察,让一个支付工具充满了爱、信任和责任感。”

离开蚂蚁后,彭蕾转战东南亚,带领Lazada为阿里开展国际化。但几个月后,彭蕾突然卸任Lazada CEO,仅保留董事长职位。至此之后,外界认为彭蕾进入退隐状态,鲜少露面,直至蚂蚁集团官宣IPO,外界才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到这位传奇女性身上。

作为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从早期创业之时就在马云旁边的彭蕾,身上的标签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马云最信任的女人”、“ 阿里最有权势的女人”、“支付宝女王”等等。

在阿里,彭蕾从HR做起,长期担任阿里CPO,与马云一同打造阿里组织与文化。她形容自己的工作是,“看护着这一群人以及凝聚他们的那种力量”,“在HR生涯中,我是一个活在心灵世界里的人。”在此理念下,彭蕾为阿里招揽了大量原始能将——阿里云王坚、菜鸟网络童文红等。井贤栋曾这样评价她:“极为懂人、极会用人,擅长很好地将整个组织的使命、愿景与组织能力相结合。”

回首一路走来的印记,在阿里的21年,彭蕾其实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如何把马云的异想天开照进现实。彭蕾和马云一样,都是教师出身。如果说马云是组织的高手,彭蕾则是组织中最核心的灵魂设计者。

互联网最隐秘夫妇,丈夫孙彤宇,意外成了拼多多天使投资人

彭蕾身后,她的丈夫——孙彤宇同样神秘。

在阿里内部,有两对夫妻搭档尤为引人注目:马云和张瑛,彭蕾和孙彤宇。如今彭蕾与阿里的一切渊源,都可以追溯到丈夫孙彤宇。

1995年,孙彤宇在外跑广告业务,跑进了马云刚创业的黄页公司,在湖畔花园办公地拉广告,却吃了个闭门羹。彼时,彭蕾还是孙彤宇的女朋友,二人系同门师兄妹,在浙江财经学院任教。一年后,马云从一堆名片里看到了孙彤宇的名片,联系并说服他一起北上创业。

也就是在这一年,孙彤宇迎来了爱情和事业的双丰收。身为妻子的彭蕾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也毅然辞掉稳定的教师工作,追随丈夫前往北京,并以“随军家属”的身份加入马云的团队,从每月500元工资的HR做起。自此,三人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

1999年,因网站创业失败,众人再次随马云回到杭州,利用建设外经贸部网站积累的经验从零开始打造阿里巴巴网站。2003年4月14日,在阿里巴巴已初成规模后,孙彤宇受马云指派开始负责领导淘宝网创业团队,并在仅仅3年的时间内将淘宝网打造成中国第一大C2C网站。

然而正当淘宝网如日中天的时候,孙彤宇却突然离职,在2008年3月正式卸任。据当时报道,孙彤宇突然被宣布“离岗进修”,连掌管公司人力事务的妻子彭蕾事前都未透露半点风声。坊间流传,当集团高管在淘宝网宣布孙彤宇离职消息时,孙彤宇当众号啕大哭。

对于这一天的情形,孙彤宇事后接受采访时曾澄清:“也谈不上印象最深,好像也没什么可谈的。”并回应表示,离开淘宝不是被废武功,而是武功过时了。

然而很快,关于马云与孙彤宇之间恩怨的传闻四起,外界普遍认为是马云“杯酒释兵权”。但马云激烈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孙彤宇是去享受人生,理解了生命和生活会再回来。

但是孙彤宇终究是没有再回去。离开淘宝网后,孙彤宇似乎彻底从互联网圈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听不到任何有关于他的消息。直至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了拼多多,外界一片错愕。

众多周知,淘宝与拼多多的竞争,堪称眼下互联网最激烈的斗争之一。离开淘宝网,转身扶持了一个对手,这令人联想到当年孙彤宇离职背后可能并非那么简单。

孙彤宇对于拼多多的崛起至关重要。在谈及孙彤宇对拼多多的影响时,黄峥曾这样表达了他的重要性,“他对平台的理解确实不一样,中国只有很少的人做过平台,这方面是有帮助的。比如他认为平台更应该考虑不同阶段的生态演进,而品牌更多是单个细分人群标新立异的价值主张。”

只是拼多多之后,孙彤宇再次隐形,偶尔以个人LP的身份被创投圈提起。彭蕾孙彤宇,这对身家不可估量的夫妇,在互联网江湖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传说。

近日,蚂蚁集团将上市的消息,刺激了很大一波人。为什么?因为又将掀起一波造富神话,到时杭州又会了众多的千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甚至亚洲首富会易主,中国女首富也会易主。

甚至有人预测称,或导致杭州房价上涨,因为从当前的形势来看,很多人有钱了之后,首选还是的投资房地产。

按照媒体的消息称,蚂蚁集团的市值将超过2000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是1.4万亿。当然这只是最保守的估计,按照当前科创板的火热程度来看,说1.4万亿,真的是有点瞧不起中国股民,瞧不起科创板了,中芯国际、寒武纪都能够涨成这样,蚂蚁集团这么优质的资产,就更加不要说了。

所以我认为2万亿是至少的,甚至在1.4万亿的基础上翻倍都有可能,但多了不好说,2万亿没什么问题的。

如果以2万亿来算,虽然马云及其关联方持股比例为8.8%,也就意味着马云的身家将增长1000多亿元,超过4000亿元,那么马云马上就会超过马化腾,超过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亚洲首富),成为新的亚洲首富,这对于不喜欢钱的马云来说,简直太“难受”了。

而最大赢家则是彭蕾了,彭蕾的最终受益股份达到9.8894%!按2万亿计算,身家近2000亿元,那么她的财富将超过碧桂园的杨惠妍,成为中国女首富,甚至是亚洲女首富。

另外据称阿里系直接或间接控股蚂蚁集团83%的股份,按照2万亿元的市值来计算,阿里系的员工将获得1.6万亿左右的财富。

如果算3万人持股,人均身家将达到5000多万元,那时候真的是千万富翁满地走,亿万富翁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所以按照媒体的说法,当蚂蚁集团将上市消息传出后,整个办公大楼都欢呼起来了,这可是真正实现了财富自由的呼声啊!

1995年5月,一位叫孙彤宇的销售,跑进了马云刚创业的公司,在湖畔花园办公地拉广告,然后就被吃了闭门羹。

一年后,马云从一堆名片里看到了这位叫孙彤宇的销售,然后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团队。

孙彤宇有一位做老师的女朋友,在浙江财经学院任教。有一次他的女朋友去湖畔花园找孙彤宇,结果也被马云带进了自己的团队。

孙彤宇的女朋友就是彭蕾。

进入马云团队,每个月只领500元工资的彭蕾,一口气在阿里做了10年HR,挖掘了阿里内部众多良将,一手打造了阿里价值体系。

我们整理了彭蕾过去20年来的一些公开演讲,发现她的心法总结起来就三条:

01

能力,都是被逼出来的

39岁,她出任支付宝CEO;

42岁,她出任蚂蚁金服CEO;

彭蕾依靠自己出色的管理力和领导力,一口气把蚂蚁金服的估值做到了1000亿美元(6300亿人民币)。

在阿里,彭蕾被称为 「马云最信任的女人」、「阿里一姐」等称号。

从一名教师,一步步做到集团的二把手,彭蕾的原则只有一个:无论马云的决定是什么,我的任务只有一个: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

2010年阿里年会,马云会上开火,大骂支付宝团队,台上马云咆哮道:支付宝你们烂,太烂了,简直烂到极点。

然后马云就决定,让原先负责人力资源的彭蕾,去接管支付宝。

彭蕾当时是想拒绝的,因为从她记事那天起,她的母亲天天都在为钱而焦虑着。彭蕾的母亲是在农村信用社工作的,因为文化水平有限,有时记错账还会多给别人钱,在农村没有验钞机,有时存钱可能收进假钞。

最怕的就是贷款追不回来,母亲就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这一点给童年的彭蕾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长大后彭蕾就发誓,这辈子做什么事都行,就是不跟钱打交道。

可现在,现实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怎么办?

逼自己一把!

彭蕾答应了,原先只懂人力资源的她,现在要去接管纯技术团队,只能逼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为了快速熟悉业务、熟悉人员,彭蕾在一间拥挤的酒店会议室里,带领着核心员工,连夜开会,连夜讨论,几个月都不曾休息一天,团队的人都叫她:不睡女王。

接下来,彭蕾又扮演起了支付宝的客服接待人员,倾听刚入职公司的年轻人对产品的使用意见,然后天天去泡贴吧,逢人就问对支付宝产品的反馈,搜集大量对支付宝产品的看法和建议。

一把手冲在最前面,彭蕾带着团队没日没夜地加班,听取用户意见,在解决内部技术问题的同时,也在不断创造新的可能性,到了2018年3月31日,支付宝全球活跃用户达8.7亿,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服务商。

支付宝成了彭蕾最骄傲的代表作。

尼采曾经说过:「任何杀不死你的,都会使你更强大。」这句话放在彭蕾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有记者曾经问彭蕾,她是怎么做到从HR转型做技术团队的一把手,彭蕾笑了笑说:其实都是逼出来的。

彭蕾:从500月薪的HR,到现在身价百亿,全靠这三条心法!

02

工作第一定律:量变才能有质变

2000年的某一天,阿里的总部来了一位30岁的女士,前来应聘。

这位女士应聘的是行政助理的岗位。30岁的她没啥专业背景,之前的工作履历也都很一般,面试表现虽然积极向上,但是和公司的期望值有差距,所以只能被淘汰。

但是这位女士就是不死心,隔三差五总到公司面试,被拒绝了就当事情没发生过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来,这事儿被彭蕾知道了,彭蕾看她恒心可嘉,于是就给她了一个小小的机会,让她先做了前台。

这位前台入职后,每天都认真负责地完成每一件简单和琐碎的事情,从不计较,也从不抱怨,就是不厌其烦地主动思考然后解决问题,这些都被彭蕾看在眼里,仅仅只有一年时间,她就被推荐到行政部主管岗位。

之后她又担任了阿里巴巴集团客服、行政、人力资源等部门的管理工作,她就是现任阿里人力资源一把手(CPO),童文红。

彭蕾是重庆万州人,性格一直比较直爽泼辣,她从来都不相信做事情有啥捷径有啥快速的办法,她只相信所有事情都是量变就能产生质变,这一点童文红也和她很像。

她们两虽然挣着员工的工资,但想着老板的事情,把不可能的事情办成可能,把偶然的事情做成必然,并且持之以恒地去完成。

你说这样的员工,老板能不重用吗?马云能不给她高薪吗?

彭蕾:从500月薪的HR,到现在身价百亿,全靠这三条心法!

03

只关注「人」的HR,是不够优秀的

2016年,蚂蚁金服的一次高级会议,彭蕾在会上发飙。

原因是她发现阿里有些同事在工作汇报中只讲好的,不讲坏的。

彭蕾的矛头直指蚂蚁金服的中层干部,她说:现在很多问题出在中层,有的员工为了梦想而来,但因中层管理者而离开,中层管理者是不好做,如果好做要你干什么呢?一个只想听好话的团队,一个只会骗自己的团队就是「皇帝的新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我留着你们干嘛?

彭蕾曾经在负责人力资源部的时候,透露过自己最看重的KPI指标:核心员工流失率。

彭蕾说「什么样的人来不足以说明你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但是什么样的人走,一定会折射出你这个公司的问题」。

如果一支队伍中,愿意讲实话、愿意干实事的人都走了,那么这个组织就一定出现了大问题,核心员工是公司的优质资产,彭蕾每个月都要看看这些人的流失率。

除了核心员工的流失率,彭蕾还要看淘汰率。她说:招人并不能完全说明公司对人才的取舍,你决定让什么人走,才是你的人才价值观。

你看,彭蕾对于首席人力资源官的解读是组织内人力资源工作的更高追求目标,而并不是简单的个人角度看。

我们现在很多组织最初的人力资源角色是来自与行政和人事,但大多服务目标是人,而彭蕾的观点把这个目标提升到了组织高度。

在阿里,彭蕾也不断在强调:HR的工作对象是人,但工作目标应该是组织目标。

优秀的HR和不够优秀的HR的区别往往就在于此。

最后,如果想要了解阿里的人力资源体系,想要知道阿里的人力资源管理是如何一步步做起来的?如果你也想进入阿里组队参观学习,零距离接触阿里的中高管,系统学习阿里人力资源领域的一手管理办法。

推荐你与HRGO一起走进阿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