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粮食集团原王银峰被查最新消息王银峰是谁带到重庆的看什么书

【吸收财讯:王老板这是身子骨硬了吗?老板生气就不好了,何必呢?】日前,重庆粮食集团召开党委会对下属的益欣实业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及股权价格、项目作价进行前置研究讨论。与以往不同,会议全程进行录音,同时党委委员首轮只说相关情况并不最终表态,在充分听取各方面情况后再投票形成意见。从规范一把手用权做起 重庆粮食集团整改记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乔子轩。。。

规范党委前置研究程序,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环节,发挥党委“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作用……这是该市在国企领域深化拓展“以案说纪、以案说法、以案说德、以案说责”警示教育,试点开展“以案改治理、以案改监管、以案改制度、以案改作风”带来的新变化。

去年以来,按照市委统一部署,市纪委监委针对重庆粮食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银峰案件暴露出的国企“一把手”权力过大、党委履行主体责任不够到位等问题,指导市国资委、重庆粮食集团、原为粮食集团下属企业的市储备粮公司等单位聚焦“一把手”这个重点,试点开展“以案四改”,推动防范和化解国企领域腐败风险,实现市属国企高质量发展。

直击要害的拷问

王银峰在担任重庆市粮食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大搞政治攀附,热衷于阅看、私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书刊、文章;不仅自己贪婪成性,大肆进行权钱交易,还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如此“一把手”,对于粮食集团政治生态的破坏性是巨大的。然而,面对惨痛教训,个别干部思想深处却错误认为“腐败是王银峰的个人行为,与其他人无关”。

为统一思想,市国资委指导重庆粮食集团、市储备粮公司召开“以案四说”警示教育会,将王银峰破坏民主集中制搞“一言堂”、蔑视国资监管规定欺上瞒下等方面的突出危害一一列出。会后,市储备粮公司一领导干部深有感触地说:“这样的教育会把王银峰的问题讲清楚了,也把我们的思想疙瘩解开了。我们要认真整改,重塑企业形象。”

在“以案四说”的基础上,重庆粮食集团召开民主生活会,查找班子成员、集团纪委、内部机制等各层面、各方面的问题。

“房地产开发不是集团主业,盲目铺摊子、上项目,王银峰未经市国资委批准就做出了投资决定。”

“为什么集团党委会、董事会同意投资,说明没有形成有效制衡。”

……

在民主生活会上,这些让人红脸出汗、直击要害的问题不在少数。除了在案发单位,市国资委党委、驻市国资委纪检监察组也积极行动,与重庆粮食集团、市储备粮公司有关负责人坐在一起,拿出各自查找的问题清单,相互从对方问题清单中检视自身问题,查漏补缺,确保问题应找尽找、应改尽改。

管用的反对票

对于存在的问题,市国资委、重庆粮食集团、市储备粮公司等单位对照“以案四改”问题清单、责任清单、任务清单,明确时限、挂单销号。

“以前王银峰常常通过党委会、董事会把个人想法变成集体决议,这暴露了集团班子成员内部制衡、集体决策制度形同虚设。”重庆粮食集团纪委书记马平川说。针对这一情况,粮食集团强化董事会内部约束,落实董事会外部董事占多数要求。与此同时,还设计实施了决策全程录音、两轮讨论发言等程序,“一把手”再想任性难了。

前不久,一个提交重庆粮食集团董事会决策的重大经营管理事项就遭遇“尴尬”,2名外部董事认为项目作价需要评估而投了反对票,导致议题未获通过。随着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日臻完善,这样的“尴尬”还在增多。

整改的效果还体现在全面从严治党责任落实上。“为什么对招录资格把关不严,为什么没有集体决策,主体责任是怎么担的?”日前,市储备粮公司党委副书记陈琳一连串追问,让接受集体约谈的一下属企业领导班子如坐针毡。

在深化对王银峰违规选人用人问题的整改过程中,市储备粮公司党委发现该下属企业存在未经集体决策、违规招录干部子女的问题。经过研究,市储备粮公司党委对该下属企业班子集体约谈,依据有关规定解除新招录人员劳动合同。

约谈后,该下属企业主要领导说:“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批评,这再一次告诫我们,一定要举一反三、深入整改……”

上紧全面从严治党发条,使得重庆粮食集团、市储备粮公司政治生态持续修复,逐渐步入扭亏脱困、转型升级新阶段。

财务总监的腰杆硬了

今年5月,重庆粮食集团下属凯欣公司购进一批加工材料,该公司财务总监李辉平在对该加工材料支付货款单进行联签联审时,发现收款单位与合同单位名称不一致,也无合同单位的委托书,于是按照“联签制”规定与公司董事长、主持工作的常务副总经理沟通,督促相关部门完善了付款委托书。在确认相关事项符合管理规定后,李辉平与董事长、主持工作的常务副总经理三人共同在货款单上签了字。

财务总监之所以敢于如此较真,得益于特殊的制度设计。针对王银峰案暴露的集团“一把手”随意在下属企业拿钱用钱、下属企业财务管理混乱的问题,重庆粮食集团出台向下属企业委派财务总监制度,财务总监由集团考核、发薪,大额资金收支、投资、融资等实行财务总监与企业董事长、总经理“联签制”,并向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双报告”。

联合监管的思路不仅体现在企业内部,也体现在国资委党委、企业党委、纪检监察机关从不同角度统筹解决同一问题。市纪委监委驻市国资委纪检监察组组长朱子龙说,试点一开始,就着力推动主体责任、监管责任、监督责任贯通协同。例如,针对上述财务管理混乱问题,除了粮食集团设立财务总监制度,市国资委还打造国资监管大数据平台,动态监管企业资金调度、投资项目以及决策过程;驻市国资委纪检监察组、企业纪委精准处置财务管理问题背后的违规违纪人员,督促整改落到实处。

各类监督手段协同贯通,形成了对国企领导人员特别是“一把手”监管监督的闭环。“大家只要把责任担起来,违规行为即便能一时逃过财务总监的眼睛,也逃不出主体责任、监管责任、监督责任贯通协同的监督机制。”马平川说。

此前,国内某新闻网站曾披露王银峰与当地开发商之间的一段对话,王银峰以“影响政府办公楼的风水”为由,要求当地一个楼盘停建。事件发生不久,王银峰曾召开记者会澄清,称“要对得起我江津区150万江津人民”。

不过,事件发生几个月后,王银峰离开江津,重回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岗位,之后又到了重庆市粮食集团,并在去年被查。

这次的消息显示,当年那位信誓旦旦称要对得起江津人民的书记,一到重庆就开始敛财了,包括在江津任上。

郑州7年 重庆18年

王银峰,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河南尉氏人,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 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9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1979年9月,17岁的王银峰到了陕西师范大学地理系学习,4年后到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工作,3年后到了北大城市与环境科学系攻读硕士研究生。

1989年2月,王银峰到了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当副研究员,4年后到了河南省郑州市政府调研室当副主任,自此开启仕途。

从1993年5月至2000年12月,他在郑州市工作了7年多,官至郑州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之后,王银峰跨省到了重庆市,从那时起至落马,他在重庆工作了18年。

在重庆期间,他先是在九龙坡区政府当了5年多的副区长,后到了市政府当了几个月副秘书长,于2006年12月任江津区委副书记,不久任区长,担任区长1年多后,晋升为区委书记。

在江津区委书记岗位上工作3年后,王银峰重回市政府任副秘书长,2年多后到了重庆市粮食集团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这也是他落马前的最后一个岗位。

2018年12月29日,王银峰落马。

“风水门”

王银峰在2010年曾备受外界关注。

那年,是他担任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的第3年,当年10月8日,国内某新闻网站披露了王银峰与当地开发商之间的一段对话,王银峰以“影响政府办公楼的风水”为由,要求当地一个楼盘停建。

当年10月13日,江津区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风水门”事件。

王银峰在发布会上称:

  • “我要对得起我江津区150万江津人民。为什么这样讲?我是我们江津区的区委书记,150万人民在江津区委领导下在工作、在生活、在发展,我们正在高速增长,如果他的领导人就是这样一个混帐的话,那么江津人民就对我失去了希望,我还怎么领导这个地方往前走呢?江津人民怎么还会认可我呢?正因为如此,我必须给我们的江津人民有一个交代。”
  • “如果我在这个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区委书记根本不敢面对,显然我是不称职的,所以我觉得出了这么大一个新闻事件,我作为区委书记理所应当站出来跟大家见面,说说话,澄清一下是非。”

次日,有媒体公布了开发商与王银峰的谈话录音。

录音中,王银峰称,“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敛财始于重庆

“风水”事件发生不久,2011年4月,王银峰离开江津,重回市政府任副秘书长。

一个细节是,王银峰被控在江津任上敛财且数额特别巨大,他还曾在“房地产项目开发”上为他人谋取利益。

据起诉书指控:

  • 2001年至2018年期间,王银峰利用其担任重庆市九龙坡区副区长,江津区区委书记、区长,重庆粮食集团党委书记及董事长等职务便利,在房地产项目开发、土地手续办理、项目规划评审、政策优惠、企业投资、工程招投标、工程承揽及人事调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指控,王银峰敛财的起点是在2001年,他是2000年12月到的重庆,换句话说,刚到重庆,他就开始敛财了。

政治攀附

王银峰的问题当然不仅仅是这些。

在一个多月前,重庆市纪委监委方面称,王银峰被双开,通报称王银峰大搞政治攀附,热衷于阅看、私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书刊、文章,严重破坏任职企业政治生态,跑官买官等。

他并非重庆方面首个被批阅读严重政治问题书刊的人。

比如2018年8月被双开的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被批“与党中央离心离德,购买、私存反动杂志”。

2018年12月被双开的重庆市丰都县国土房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李强华,被批“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

但还有个细节值得关注,即王银峰被指“大搞政治攀附”。

需要指出的是,“大搞政治攀附”并非新词。

比如,审了两天的“官二代”——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就被指“搞政治攀附”,“火书记”的女下属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也存在“搞政治攀附,参与团团伙伙”的问题,还有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也是“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还有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在他的双开通报中,第一条便是“为搞政治攀附,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对抗组织审查”。

就重庆方面来看,也有不少落马官员存在这个问题。

比如2017年10月被开除党籍的重庆市政府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何挺,就被批“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

还有上文提到的吴德华也搞攀附,他为孙政才情妇刘凤洲谋取不正当利益,借此成为渝北区最年轻的区委常委。

至于王银峰攀附了谁,不妨等等官方说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