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剥离Kidiliz法国童装业务出海失利森马服饰股票价格估值分析

【吸收财讯: 今年一件衣服都没买,别问,问就是穷 ,都不出门 几件睡衣换着穿 】近日,森马服饰(002563.SZ,下称“森马”)一纸拟出售资产的公告,似乎成了其股价接连上涨的“助推器”,同时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7月23日晚间,森马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司股票于7月21日、22日、2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原标题:剥离法国童装业务 森马服饰重金出海失利。。。

原来是梦中客 : 仅仅服装行业,线上线下有区别吗?对外开放就要不穿衣服,全体裸奔?衣服还是要穿滴。不过,截至7月25日收盘,森马股价为7.87元/股,跌幅5.18%。就在7月20日,森马发布公告称,其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拟出售全资子公司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拟向公司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拥有Kidiliz集团100%股权)的资产和业务。

aoeiu鱼儿 : 现在线上,最烦逛街,以前喜欢线下是因为胖,得试着买 。。。有专家预计,服装行业全年蒸发4000亿,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公开消息显示,耐克已启动公开裁员,H&M将关闭170家门店,Zara考虑关店上千家,森马服饰拟出售法国童装亏损子公司以降低经营风险。 你买衣服更喜欢线上还是线下买? ​

森马在公告中表示,通过出售子公司,公司实现剥离Kidiliz集团的资产及业务,有利于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

7月21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森马服饰说明本次交易是否形成同业竞争,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并详细说明完成收购后短期内再次出售Sofiza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27日晚间,森马回复了关注函。其表示,本次拟出售的Sofiza公司与森马股份现有业务不存在实质性的同业竞争,本次交易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

走到计划剥离资产的这一步,意味着森马的日子并不好过,业绩下滑、高库存、童装扩张失利等问题凸显。

7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森马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剥离亏损童装业务

此次森马拟出售的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是其于2018年斥8.44亿元巨资收购的资产,到如今计划出售也就大约2年时间。

彼时,森马在收购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的公告中表示,Sofiza SAS拥有Kidiliz集团100%股权,而Kidiliz集团是欧洲中高端童装行业的领军企业,旗下拥有10个自有童装品牌以及5个授权业务品牌。

然而,这家知名的服装集团却没有给森马的业绩带来积极影响。

在收购交易中,森马曾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Kidiliz集团公司负债总额就高达2.10亿欧元,2017年营业收入为4.27亿欧元,税前净利润-0.24亿欧元,税后净利润为-0.27亿欧元。

在收购完成以后的两年时间里,Sofiza SAS的业绩并没有得到扭转。

据森马披露,Sofiza SAS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的利润总额分别为-4883.58万元、-3.07亿元、-1.21亿元。

森马在公告中也坦言,因为欧洲经济持续不景气,Kidiliz集团主品牌业务营收持续下滑,店铺逐年减少,主营业务亏损严重,且亏损呈放大趋势。

“特别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Kidiliz集团主要经营地区法国和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市场经济遭受重大损失,影响深远,经营风险进一步放大,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森马方面表示。

27日晚间,森马在回复函中强调,本次交易的目的是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不以竞争为目的。在森马集团持有Sofiza公司及其旗下Kidiliz集团全部资产及业务期间,Sofiza公司及其旗下Kidiliz集团将不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新的经营业务或扩大经营原有业务。

存货规模高企

在收购Sofiza SAS的2018年,森马直言“如果交易顺利完成,公司将成为全球童装行业重要参与者”。

但如今看来,森马距离这一目标尚有差距。

实际上,近几年森马的童装业务已经超越休闲服饰业务成为上市公司重要的业绩支撑。

从财务数据来看,森马2019年年报显示,其儿童服饰业务的营业收入为126.63亿元,占总营收的65.49%,同比增长了43.5%;休闲服饰的营收为65.44亿元,占总营收的33.84%,同比减少了3.64%。

7月26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童装业务已远超主品牌森马服饰。森马服饰业绩持续低迷、巴拉巴拉等童装品牌矩阵快速发展,巴拉巴拉在大众童装市场发展占据领导地位。

程伟雄表示,巴拉巴拉的发展瓶颈也非常明显,在童装大众市场,以安踏儿童为代表的国内童装品牌群体,对巴拉巴拉现有地位冲击比较大。

虽然童装业务发展势头迅猛,但在疫情影响之下,森马仍将面临业绩下滑、库存高企的压力。

7月14日,森马发布公告显示,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7221.06万元,而去年同期约为7.22亿元。

其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

此外,由于包括合并转入KIDILIZ集团存货的原因,2018年末,森马存货上升到44.17亿元,虽然2019年末下降到41.09亿元,但存货依然较高。

另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森马的库存周转天数达到了226.81天,比去年同期的159.18天高出67.63天。

海外业务不易

森马剥离资产的举措同时折射出,中国本土服装海外业务布局伴随着风险,收购之后的整合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7月26日,服装行业专家马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收并购是企业资本化后,快速获得品牌力及渠道商的一种途径,是企业扩张阶段常见的方法。但运作难度大的原因在于整合,资源整合、文化融合、多区域管理等,都需要探索。”

以被誉为“中国版LVMH”的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如意科技”)为例,收购大量国际品牌并不意味着可以运作成功。

譬如,日本服装企业Renown在2010年被如意科技收到麾下。今年5月15日,Renown正式申请破产保护,其债务规模高达1.3亿美元。

与此同时,如意科技在近年斥巨资收购一系列欧洲奢侈品后,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债务压力和融资压力。

3月11日,资信评估机构大公国际将如意科技主体信用等级调整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其及相关债项移出信用观察名单。

大公国际认为,如意科技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截至2019年6月末,如意科技总有息债务为317.75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为149.84亿元。

服装行业的“国际梦”并不好做。

江苏企业三胞集团对英国百年百货House of Fraser的收购以及拉夏贝尔对Naf Naf SAS的收购,最终也均以收购标的没落或进入司法清算程序告终。

“类似森马、如意兼并购国外品牌,直接从国内市场大踏步运营全球市场,对于本身国内市场尚未夯实的品牌来说,显然是一大挑战。”程伟雄坦言,用惯性经营思维去面对国际品牌全球市场运营,一般难以突围,缴纳巨额学费才知海外业务之不易。

新冠疫情之下,餐饮、旅游、影视行业作为公认的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行业,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但不容忽视,市场仍有其他一些行业也遭遇重挫,甚至正经历历史罕见的“大撤退”,比如服装行业。

7月21日,大白马、行业龙头森马服饰一则拟出售法国童装亏损子公司以降低经营风险的公告,暴露出服装行业之艰难。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服装行业正经历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大撤退”。有专家预计,今年服装行业整体至少减少4000亿元营收,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大多数服装品牌都面临风险。微观之下,作为行业的佼佼者,服装类上市公司几乎清一色预告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或亏损。此外,受市场需求挤压,前端原材料价格一度触及历史新低,至今仍在低位徘徊。

今年服装市场将蒸发4000亿

车公庙丰盛町是深圳许多年轻人喜欢的逛街打卡地之一,汇聚了众多服装店。

“@所有人,亲爱的们,本店目前已撤出丰盛町店,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静待后续。”7月的一天,一家在丰盛町经营了近十年的童装店微信群里,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则消息,多少令记者有些诧异。

据该店店主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撤出其经营了近十年的地盘,主要因受疫情影响,该店经营业绩不佳,但房东又不愿意适当降低房租,最后合同到期,店主被迫决定撤离,尽管可能因此失去部分客户。

管中窥豹。这家丰盛町老店,或正是当下不少服装企业的缩影。7月17日(周五)晚,证券时报记者走访车公庙丰盛町发现,该商区人流较疫情前的热闹场景冷清了许多,同时,在记者走访过程中,一路零星有门店处于关闭、招租状态,部分区域不乏几间店铺接连关门招租之情形。

在全国闻名、深圳最大的女装批发市场,服装行业不景气之现状也依稀可见。批发市场内某栋某区域,502A、503A、505A、507A几间位置较近的店铺,均处于关门、招租状态,店铺透明玻璃门口醒目地张贴着“管理处原价出租,李生159……”、“转租,联系电话……”等招租广告。

“今年受疫情影响,生意冷清,南油这边有些店铺实在支撑不下去,就被迫关门了,但也不是大规模关门的情况,有进也有出,行业在调整。”南油女装批发市场一店主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类似门店关闭的状况,在深圳其他商圈如上梅林地铁站、福田地铁站商圈等也随处可见。

“今年是改革开放以来,服装行业最困难的一年。”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日前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后,国内服装行业本身已处于产能过剩状态,疫情则加速了行业的滑坡。

“2020年势必是动荡的一年,预计中国服装市场至少蒸发4000亿收入,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Convertlab市场部副总裁刘金砚近日在深圳某服装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

权威数据显示,1952年中国纺织服装工业总营收为94亿元,到2019年底,国内纺织工业总营收已近4.5万亿元,67年间,纺织工业总营收增长了478倍。

最最最无敌大阿筒: 成年人没有工资,大学生没有生活费,哪里能够消费呢,在家放的这半年假,教会了我省钱,很省的那种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全球服装业日子都不好过。公开消息显示,耐克已启动公开裁员,且2020年财年第四财季巨亏56亿元人民币,另外李维斯2020年第二财季净亏损3.6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850.7万美元,该公司宣布将裁减约15%的全球企业员工。此外,H&M将关闭170家门店,Zara考虑关店上千家。

上半年“全军覆没”

行业冷暖谁先知?服装上市公司作为行业的优等生、代表者,其业绩情况最能反映全行面貌。

森马服饰,是我国休闲服装和童装行业龙头企业,其超万家门店遍布全国各地,而其休闲品牌森马、童装品牌巴拉巴拉也几乎家喻户晓。但疫情冲击之下,龙头也难幸免。

7月21日,森马服饰公告,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在此之前,森马服饰曾公告,预计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盈利0~7221.06万元,同比下降90%~100%,森马服饰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较大。

另一家童装龙头安奈儿,受疫情影响则更甚。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1300万元至 18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5629.79万元,同比下滑123.09%至131.97%。安奈儿表示,受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居民外出活动减少,国内大型商场、购物中心等场所顾客流量低迷,儿童服装消费场景减少,公司业务受到较大影响,半年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19年公司新拓展店铺较多,公司店铺租金、管理费均有所上升,且相对刚性,进而影响公司净利润。

知名老牌男装品牌七匹狼也未能独善其身。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000万至3000万,同比下降83.80%~75.70%。公司称,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对公司的生产和经营造成影响,公司2020年半年度营业收入减少,同时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导致产品销售毛利率下降,实现利润相应减少。

其他女装、鞋企、运动品牌等,也几乎“清一色”的一片“哀嚎”。朗姿股份预计上半年亏损1900万至2800万,上年同期为盈利8912.53万;江南布衣预计上半年净利同比下滑25%-30%;探路者、三夫户外、星期六均由盈转亏,而“受新冠疫情影响”成为行业普遍的业绩下滑原因之一。

另外,新冠疫情导致的出口业务受影响,也是服装企业业绩下滑普遍原因之一。正如华斯股份所言,公司营收大幅下滑一方面原因为公司出口业务集中在欧洲国家包括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其订单大幅取消,公司为减少进一步损失,对公司原来计划备用生产成品服装的半成品,根据新的生产销售计划,部分采取了低于成本价处理促销的办法。同时,国内合作的品牌订单也相应减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发现,截至7月21日,A股共有19家纺织服装类企业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其中17家业绩呈同比下滑态势,占比近九成,预计净利润下滑超过50%者15家。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服装服饰业和家用纺织品业受终端需求萎缩影响,1~5月工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减少12.8%和10.6%,今年1~5月,全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额同比下降23.5%。

上游原料价格已触底

下游服装消费萎缩,必然对上游原料企业经营、上游原材料价格带来冲击。

据了解,服装的上游原料,主要包括棉花与化纤,棉花每年需要进口近200万吨,但化纤方面情况不一样,中国化纤产量占全球70%以上,每年产量10%左右一般出口消化。

“服装消费不好,必然会对上游原料形成负反馈,进而出现大幅暴跌,今年棉花、化纤原料等上游纺织原料全部创出了近些年新低,化纤由于原油暴跌的关系,甚至已经创出历史新低。”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信息总监汪前进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以棉花为例,2020年3月24日郑棉主力盘中跌至9935元/吨,之后虽走出震荡缓慢修复的行情,但到目前郑棉主力重心仍处在12000元/吨附近的低价位区间。

上周郑棉期货主力CF2009合约下破12000元/吨关口,7月21日午前则继续下探至11875元/吨,同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12162/吨,维持在12000附近。

汪前进认为,当前棉花价格已经跌破全球种植成本了,“今年郑棉最低破万元,历史上仅有2009年、2016年两次。”但他同时补充说,由于新疆棉花种植有直补政策,棉农基本收益还是能够保障。

再看化纤,即化学纤维,指用天然的或人工合成的高分子物质为原料制成的纤维,包括聚酯纤维、再生纤维、氨纶、锦纶、晴纶、丙纶等各类纤维原料。据了解,上半年包括原油在内的化纤产业链品种PTA、EG、聚酯长丝短纤等品种绝对价格出现了十几年甚至历史以来的最低点,特别原油价格出现负值以后,带动化纤品价格一波杀跌。

中国化纤信息网掌握的情况显示,当前整个化纤产业链,除了PTA(大宗有机原料之一)还有利润,其它PX、聚酯基本都在亏损,行业裁员、停产限产之事时有发生。

展望未来,汪前进认为,“原材料价格已经见底,正在筑底向上,但向上空间太小,整体情况仍然取决于终端服装等市场的消费复苏情况。”卓创资讯也认为,棉价处于低位水平,给后期上涨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上市公司方面,A股冠农股份、*ST敦种、新疆天业、鲁泰A、新赛股份等涉足棉原材料。化纤板块主要上市公司则为恒力石化、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新凤鸣,其中,恒力石化、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均有布局炼化项目,新凤鸣则是下游长丝企业龙头。国信证券分析师认为,如果未来原油价格继续保持在中低区间,涤纶长丝盈利性将明显增加。

服装人的自我救赎之路

面对罕见的行业冲击,服装人该如何展开自救?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从上半年情况看,主流路径之一为,通过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渠道创新,拉动线上销售,弥补现下销售萎缩之情况。

典型案例如主营男女服装的太平鸟。业绩快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太平鸟实现营收32.17亿元,净利润1.2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09%,净利润同比下滑8.55%,实现扣非净利润5622.27万元,同比增长129.14%。

太平鸟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公司积极迅速推进新零售业务,公司新零售及电商零售额大幅提升,尤其是二季度电商零售额同比增长30%以上,使公司营业收入与同期相比逆势增长3.09%。公司新零售业务的迅速推进、电商零售额大幅增长以及线下零售业务在二季度的快速调整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门店疫情期间损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给予的减免租金支持和国家给予的社保减免等优惠支持,公司经营性利润同比有较大增长。

当然,太平鸟逆势增长背后,公司积极优化、调整亏损资产也功不可没,而这也是主流的自救方式之一。

太平鸟表示,上半年公司积极推进组织结构和业务模式的优化调整,原处于亏损状态的孙公司宁波贝甜时尚服饰有限公司形成了稳定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并在报告期内进入了盈利状态,对原未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在报告期内予以确认;此外,MG、鸟巢等孵化品牌亏损额同比减少。

森马服饰7月20日亦宣布拟出售全资亏损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100%股权以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业绩遭受更大损失。此举获得资本市场认可,7月21日,森马服饰股价涨停。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此次服装行业遭遇的“大撤退”,是国内服装行业经过前几十年快速发展后的必然,行业的产能过剩、低门槛、低附加值、低端制造、价格战等特征,决定了服装行业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而疫情则加速并加重了行业变革。他认为,服装行业短期难以走出发展困境,行业调整将持续一至两年时间,这期间,落后产能被淘汰,强者恒强,国内服装业也逐渐开始由粗放型走向精细化。

在程伟雄看来,困境当下的服装业,企业当务之急是做好内控,保证现金流,争取活下来。其次,互联网正推动服装行业产业升级,企业应充分利用新工具、新平台、新技术挖掘市场需求,激活消费潜力。另外,国内服装行业产能过剩主要因行业同质化、低端化竞争严重,因此建议企业在技术研发上狠下功夫,加强原创设计与面辅料应用方面的创新与应用,比如环保、健康面料的开发与应用等,提升企业与产品附加值,提高竞争力。

森马服饰表示,本次交易的目的为降低公司经营风险,避免公司业绩遭受更大损失,不以竞争为目的。森马集团承诺,持有标的资产权益期间标的资产将不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新的经营业务或扩大经营原有业务。

Sofiza SAS 2018年四季度、2019 年全年、2020 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7.95 亿元、30.24 亿元、5.60 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0.49亿元、-3.07 亿元、-1.21 亿元,收购并表以来持续亏损。考虑到一季度国外疫情尚不明显,二季度国外疫情开始发酵,预计Sofiza SAS亏损规模呈扩大趋势。

受此影响,7月14日森马服饰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 70~90%修正为同比下降90~100%,归母净利润7221 万元~2.17 亿元修正为0~7221 万元。

Kidiliz 被公司收购前因经营不善已经出现亏损,2017 年全年亏损人民币约2亿元。

收购后,公司在经营上,对 Kidiliz 集团业务进行整合,从组织人事、财务管控、业务发展、文化融合等多方面积极开展工作,促进境内境外业务的协调发展,并将Kidiliz 旗下的“CATIMINI”和“ABSORBA”两大品牌引入中国市场,相继在重点城市和天猫平台开设旗舰店。

但是,因为欧洲经济持续不景气,Kidiliz 集团主品牌业务营收持续下滑,店铺逐年减少,主营业务亏损严重,特别是在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后,Kidiliz 集团主要经营地区法国和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市场经济遭受重大损失。

海外市场布局迎来重大调整
近年来,森马服饰广泛搭建海外拓展渠道脉络,在海外市场拓展上取得重大进展。2018年10月开拓第一家海外门店,截止2019年底已累计开设14家海外门店,海外门店的坪效产出平均值高于国内门店,2019年零售规模达3千万。公司还开发了海外渠道专供商品,满足海外市场特殊节日、气候穿着需求。

在成人服饰中高端品牌方面,森马服饰于2019年取得了国际知名高端时尚女装品牌 juicy couture大中华区业务的授权,补充了公司在高端潮流时尚女装类目的布局,完善了精品类目的品牌矩阵以及在大中华区中高端渠道的布局 。

2019年1月公司成立海外业务中心,统筹推进森马与巴拉巴拉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布局与发展。截止到年底,两个品牌已在沙特、蒙古、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主流购物中心及百货开设了30个独立门店及专柜。

剥离Kidiliz后,公司或更加关注巴拉巴拉海外拓展情况。据2019年年报,公司表示持续发展巴拉巴拉海外业务,扩大市场份额,并考虑布局东南亚、印度等新兴高速增长市场。

而在国内巴拉巴拉近年来呈持续良好增长势头,门店持续拓展,市占率快速提升。Euromonitor 数据显示,2019年巴拉巴拉国内童装行业市占率为6.9%,同比增长1%,较第二名高出约5.3%。

关于森马服饰
森马服饰创建于2002年,是一家以休闲服饰、儿童服饰为主导产品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以森马品牌为代表的成人休闲服饰和以巴拉巴拉品牌为代表的儿童服饰两大品牌集群。森马品牌创立于1996年,定位以休闲服饰为主的大众日常生活方式品牌,为以18~35岁为核心的大众消费者提供有品质、有颜值、充满亲和力的服饰及生活所需的产品和服务。巴拉巴拉品牌于2002年创立,倡导专业、时尚、活力,面向0~14岁儿童消费群体,产品定位在中等收入小康之家。

2017~2019年,森马服饰营业收入分别为120.3亿元、157.2亿元、193.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1.4亿元、16.94亿元、15.49亿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