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马克西姆·克里沃什劫持案背后Earthlings地球生灵纪录片观后感

【吸收财讯:和玩猪比,哪个过份 ?可惜乌克兰没公主 不然总统有的受了 】“这是泽连斯基的《黑镜》时刻。”7月22日,德国之声网站发表的一篇评论使用了这样的题目,“只是泽连斯基的团队最好确定一下,他们的老板要做哪一部剧的主角——《人民公仆》,还是《黑镜》?”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来源 世界说。。。 马克西姆·普洛霍伊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叫马克西姆·克里沃什,曾两次入狱。在狱中,他还写过一本书,名为《犯罪的哲学》。报道称,这本书相当于是他的自传,里面有很多他自己的真实经历。不仅如此,这名绑架者还曾进过精神病院……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这篇评论发出前一天,乌克兰西北部城市卢茨克上演了2020年的最新魔幻剧:一名恐怖分子持枪挟持了一辆公交车、与警方僵持超过12小时以后,总统泽连斯基亲自介入了与恐怖分子的谈判,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录制了一段视频发到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在其中,泽连斯基呼吁追随者都去看一部名为《地球生灵(Earthlings)》的纪录片,这是一部讲述人类工业及现代农业如何对其他动物形成系统性压迫和虐待的片子,上映于2005年。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公交车劫匪被捕的一幕 / 乌克兰国家警察局

视频上传后半小时,对外自称姓“坏”的恐怖分子如约释放了车上的三名人质,随后宣布缴械投降,整个事件中无人受伤。泽连斯基很快删除了那段被要求录制的视频,但这没有妨碍《地球生灵》迅速冲上乌克兰语网络影视播放榜首,事后被查明真名为马克西姆·克里沃什的恐怖分子则将面临7到15年监禁。

看上去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它究竟属于哪一个故事,是《人民公仆》,《黑镜》,还是《群魔》?

“合法恐怖分子”

这位名叫马克西姆·克里沃什的恐怖分子,一直不走寻常路。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马克西姆·克里沃什 / 网络

在与劫持事件发生同时上传到网络上的一段视频当中,克里沃什手持机枪,向镜头庆祝“反系统日快乐”,除了后来被泽连斯基实践了的那个特殊要求,他的原始诉求事实上还涉及更多——他提出,要包括政府官员、宗教领袖、议会首脑和主要的商业寡头在内的统治精英们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上传这样的信息:我(全名+职务)- 一名合法恐怖分子。

这个要求没有被任何人采纳,但从克里沃什的社交网站主页来看,此举并非心血来潮:他自称是一本长达560页的书籍的作者,该书名为《犯罪哲学》,出版于2014年,作者署名为马克西姆·普罗霍伊(即“坏”,与克里沃什发动劫持案时使用的化名相同)。反对“系统”几乎贯穿了全书,监狱被他称为“国家的基础”,而犯罪是正义的。

他本人则是监狱常客:自年满十八岁起,克里沃什多次入狱,罪名从非法持枪、组织黑帮到经济诈骗不等。在发动劫持之前,他曾参与过右翼运动“亚速营”在乌克兰东部与亲俄武装分子的战斗,尽管劫持案中无人受伤,但他的确携有机枪和手榴弹。

●乌克兰警方在逮捕嫌疑人后清理现场,图为被劫持的公交车 / 乌克兰国家警察局

社交网络上同样能够察觉不同寻常的迹象:VK上使用同一个名字的注册用户曾贴出过一张悼念图,图上的主角名叫米哈伊尔·兹洛比茨基,一名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2018年在FSB(联邦安全局)大楼门前自爆身亡。他用于发表声明的推特账户此前的发帖记录则主要是一些刑法条文和符合他观点的相关理论摘录,主要涉及国家的暴力性质。

而在劫持公交车当天发布的那篇声明里,克里沃什再次强调,“国家是头号恐怖分子。”

另一方面,抱持无政府主义观点的克里沃什又对动物福利保护十分热心,除了抨击“系统”,他也在社交网络上转发过为流浪动物收容所筹款的帖子,7月21日那辆被劫持的公交车上,他不止向泽连斯基发出了“宣传《地球生灵》”的要求,还身体力行,给车上的人质们强行播放了该片。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地球生灵》宣传海报 / 网络

这个仿佛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人物的犯罪嫌疑人引起舆论多种猜想,尽管事发后部分乌克兰媒体报道称克里沃什有精神病史,但乌克兰内务部部长阿瓦科夫坚决否认了这一点,称嫌疑人精神状态完全正常。

在最近几天的庭审期间,克里沃什解释了他部分行为的动机:要求其他人观看《地球生灵》,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脑子”,会形成自己的判断,而挟持公交车被他视为“对抗国家的有效手段”,因为作为“头号恐怖分子”的国家只能依靠暴力实现对话。

按照乌克兰刑法,克里沃什将面临7到15年监狱生涯,事态发展至此,这起堪称魔幻的公车劫持案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总统的《黑镜》时刻

但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来说,他所面临的争议才刚刚开始。

对他在公车劫持案中的表现,乌克兰舆论和媒体评价两极分化:支持者认为以确保人质生命安全为先,做出一些不损伤其他人利益的让步无可厚非;反对者关心的则是“与恐怖分子谈判并作出让步”一事可能造成的后续影响:这会不会刺激更多极端分子效仿劫持行径?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泽连斯基录制的视频片段截图,原视频现已被删除 / 视频截图

7月23日,乌克兰东北省份波尔塔瓦州一名偷车贼为阻止警察抓捕而威胁将引爆车上的手榴弹,并借机脱逃,尽管仅是两起完全独立的突发事件,由于时间相隔如此之近,仍然给反对者提供了更多理由。

泽连斯基本人在事后解释其动机时说,他的原则是不产生伤亡,不将任何人的生命置于风险之中,“我过去是,现在和未来也会继续遵循这样的原则,因为我们看到结果——所有人都活着。”

但正如《黑镜》第一集剧情一样,同意了绑匪要求的泽连斯基如今面临着与剧中英国首相类似的局面(尽管当然,要体面得多*),真正的问题在于,大部分绑匪提出的要求恐怕不会这样人畜无害,泽连斯基的“原则”或许适用于这一次事件,但在东部战事已经进入第七年,国内武器泛滥无法抑制,而从来不缺少社会冲突和对立情绪的乌克兰,担忧“下一次怎么办”恐怕并不是杞人忧天。

一部分人将问题的症结归咎于乌克兰表现软弱的执法和强力部门,毕竟在泽连斯基录制那段视频之前,执法部门已经与恐怖分子僵持了超过12小时。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种让步或许是泽连斯基团队某种选举策略的延续:自去年大选预热期间起,为了与前总统波罗申科拉开距离,泽连斯基一直以更倾向于对话、谈判和妥协来解决问题著称。

但在这场充满魔幻意味的公车挟持案里,泽连斯基的政治形象面临着一次空前尖锐的质询:正如乌政治学家安德烈·佐洛塔列夫在事后的评论文章中所说,比起选票逻辑或执法逻辑,危机时刻泽连斯基做出的选择,事实上更接近于这位前喜剧演员的代表作《人民公仆》中的平民总统瓦夏可能做出的选择:人道主义、善良、敏感且富有同情心,这也是自宣布参选时起,泽连斯基贯彻至今的基础“人设”。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2019年5月,泽连斯基步行前往就职典礼现场并与民众近距离握手,曾被认为是剧集化为现实的一刻 / 网络

只是,现实不是剧本,善意不能解决一切,如果这起事件背后种种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包括泛滥的枪支武器、东部战事造成的社会心理影响、执法部门的低效和无能——无法解决,在现实中担任着乌克兰总统的泽连斯基,迟早将不得不面临“人设”崩塌的一刻。

《人民公仆》,还能续订吗?

上任的第一年,泽连斯基在乌克兰政界创造了一系列奇迹:既是当选时得票率最高的总统,也是史上第一个通过选举完全控制了乌克兰议会最高拉达的总统,同时,还是史上第一个在就任一年后支持率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出现可观上升的总统:今年4月,在首轮选举举行一周年纪念时举行的民调显示,回答将投票给泽连斯基的选民已经从一年前的30.24%上升到了40.4%,即使乌克兰的社会和经济形势仍然不尽如人意。

但奇迹往往只存在于童话当中,而现实总要继续。今年5月20日,在就任总统一周年的新闻发布会上,泽连斯基宣布放弃曾为他吸引了国内外众多注意的选前承诺“不谋求连任”,相反解释说,他意识到一个任期的五年时间“不足以完成他所想做的事”,同样被承认“时间不够”的还有此前“一年内结束东部战争”的许诺。

现实版黑镜?乌克兰魔幻劫持案背后

●2020年5月,泽连斯基在露天举行的就职一周年记者会上 / 网络

与之同时,他还宣布将正式启动对前总统波罗申科的犯罪调查,在素有调查前任“传统”的乌克兰,此举很难被视为一个加分项。

今年6月,在新冠疫情、经济危机和党派数起政治丑闻的夹击之下,泽连斯基民调表现持续下滑,并在月底遭遇了谷底:仅有25.3%的受访者回答说愿意投票给他,在另一个机构组织的信任投票中,总统反对者的比例也首次超过了支持者(45%:38%),与之同时,为了他的参选临时组织起来的支持者党派“人民公仆”获得的支持率仅有20.5%,不到去年9月该党最高得票纪录(51.3%)的一半。

这种下滑并不会真正对泽连斯基构成威胁:他仍是所有民调中乌克兰人的首选。但与此同时,问题的严峻程度也不容忽视:曾经的“局外人”泽连斯基并不是解决乌克兰种种积弊的万能药,在他逐渐开始承认此前自己的承诺不那么容易实现的同时,曾经为了“对政界失望”而投票给他的那部分选民也无法避免地开始对他表示失望。

很难认为这是泽连斯基的错,正如劫持案中泽连斯基的表现也很难被轻易指责,一切的根源,或许只是从未得到解决的结构性问题正在再一次浮出水面,但一如劫持案留给乌克兰舆论的讨论题目,今天的泽连斯基同样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下一次怎么办?(责编/权文武)

*《黑镜》中劫匪向英国首相提出的要求是首相本人视频直播与猪发生关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