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最惨钉子户广州洪德立交桥路索要开发商一个亿如今求拆没人理

前天刚从这里路过,晚上整栋楼里一点灯光也没有,出租车司机说断水断电的哪能住人,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近几年,在网上流行起了一个名词,那就是“拆二代”。在房屋拆迁过程中,诞生了许多拆二代,他们几乎都是一夜暴富。但在一些小城市中,拆迁已经改变了政策,开始实行一户一宅制,不管房主原本的房子有多大,拆迁时只按照房屋的占地面积来计算,并支付拆迁赔偿款,并且一家住户也只能得到一套房的赔偿。来源:雪球App,作者: AI前线观察

正因如此,拆二代的含金量也越来越低,通过拆迁而暴富的事情很难再发生了。然而中国有一家“最惨钉子户”,他的房屋在拆迁时的经历,简直让人不敢轻易沟通,开发商出价1000万都不肯拆,如今求着开发商拆却没人理。

在广州的一座立交桥下面,有一栋非常扎眼的破烂建筑,与周围的高楼大厦显得格格不入。当年这块地皮在拆迁的时候,周围邻居在得到补偿款后,纷纷同意搬走,唯独这一户人家始终不同意,最终他们向开发商索要一个亿,开发商自然不同意,想要给这户人家1000万的赔偿款,但他们却不同意。

多次协商无果后,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如今这一户人家求着开发商把他的房屋拆掉,拆迁款一降再降,但始终没人愿意接。所以说,这人哪就不能贪心,要懂得知足常乐。

这是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的钉子户,虽然成田机场每年旅客吞吐量将近4000万人(日本第二),但在每天晚上11点必须关门,隔天早上6至7点才恢复航班。因为,白纸黑字的法律规定,日本亡国灭种没关系,但不能影响高尾紫藤晚上睡觉!

@o执念o :

瞎扯淡,如果是广州,如果是图中那个规模的楼,你看看开发商会出多少钱

其他住户都拆迁走了,他就其中一套房吧…

关键是立交桥修好了,那地方后面100年都没拆的需求了,只能自己住在那里,租也不好租,那么吵…

我国这几十年来的发展速度无疑是非常快的,越来越多的高楼拔地而起,城市化进程也相当快,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的。想必在建设中最怕遇到的就是钉子户了,经常新闻中都能看到一些索要巨额赔偿的钉子户,十分难缠。

不过广州却有几位可以说是最凄惨的钉子户了,他们的楼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坐落在洪德立交桥路圈内。据了解,这座立交桥在建立的时候一栋楼只剩下了三户人,也就是他们一直不同意拆迁,网上传言他们三户人要求的赔款已经高达千万了,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但建立交桥又是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建筑团队直接将图纸修改了,也正是这样才造就了如今360度无死角的奇景,这个设计也是绝了。

而说这是最惨钉子户主要是因为,这栋楼坐落在立交桥的圈中,每天桥上车流量都很大,特别是晚上,四周环绕着车灯与噪音,根本没法睡好觉,估计这几户人家对于自己当初的无理要求心里也已经后悔了吧。

广州市作为一个一线城市,城市的建设和发展起步甚早,到了今天如此浩大的城市规模之后,必定在城市的各个区域都要相应地开发和整改,才能满足社会发展层出不穷的新需求。但也是在这个地方偏偏出了一个硬气的钉子户,一共两栋八层住宅楼,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开导教育,业主都不愿意从原有的地方搬走。在业主和开发商的软磨硬泡的对峙下,终究开发商也没能拗过,于是不得不采取了一个新方法修路。

起初这里的城市规划要求开辟出宽阔相通的马路,但是因为这两栋八层住宅矗立在此无法进行,后来又和业主谈判无效便无计可施了一阵子,后来只得想出了围绕着它们修建环形高架桥的办法,也就是现在的洪德立交桥。但也万万没想到之一举措歪打正着,不但没有影响城市的规范化的建设,也没有影响市容带来不美观的场面,而独特的造型让来来往往的人们对这一场面饶有兴致,大家口口相传,后来这里靠着名气竟然一夜飙升成了地标性的建筑之一了。

最终洪德立交桥建设得威武宏大,仁慈的开发商竟然还给楼里的住户安装上了防噪因的隔音屏,让人不禁纷纷感叹。我们可以理解钉子户的房子并不是太古老的建筑,看起来并不“老破旧”,业主住的习惯舒服不愿意搬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业主仅仅靠收租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对于大笔拆迁款更是没有兴趣可言。但是如果说因为富有的原因就让城市的建设工作为难,最终不得不多花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维持场面的和谐统一,这也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