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商银行破产清算银行业潜在利好包商银行和徽商银行的关系被接管

@ice_招行谷子地 作者

事实就是如此

这事极不寻常。存款保险基金入股商业银行已经违背存款保险之初衷,再说要入股也应该是财政部或汇金入股啊,央行入股商业银行,这家商业银行还如何保持其“商业”性,央行还叫央行么?其他商业银行如何自处?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7日,最新上线的内容为《乘风破浪的小昭姐姐(上)》,回顾过去2次加息历史,以招行在加息中的表现为主线,展望未来的加息周期中的预期,欢迎关注!来源:雪球App,作者: ice_招行谷子地

2020年8月6日收市后,多家财经媒体爆出包商银行破产清算的消息,这条破产清算消息中主要的细节包括:

1,包商银行省外的北京、深圳、成都、宁波4家分行花落徽商银行。

2,蒙商银行银行成立,央行全资设立的存款保险基金持股比例27.50%,为第一大股东;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持股比例为16.6667%,为第二大股东;徽商银行持股比例15%,为第三大股东。除此之外,内蒙国资委旗下的内蒙电力,内蒙公交投,北方稀土等企业纷纷慷慨解囊。

3,一般债权人的受偿率从低于60%提高到90%

这3条主要细节中,最主要的一点是,为何徽商银行参与其中?徽商银行不仅吃下了4家发达地区的分行,而且还参与了蒙商银行的的组建,看似占了不少便宜。一家东南的地方银行为何会和包商银行扯上关系呢?其实,徽商银行也是打碎钢牙往肚子里咽。因为,徽商银行其实与包商银行此前有大量的同业业务往来。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徽商银行因在包商银行同业存放和同业理财损失惨重,金额高达近60亿元。

徽商银行自身2019年净利润不过才100多亿元,净资产800多亿,市值只有400多亿。而收购4家异地分行和注资蒙商银行大约需要消耗150亿的资本金。这对于徽商银行不亚于蛇吞象。但是,眼看着60亿损失追不回来,还不如干脆做大点。损失,自己扛了,拼死吃下东南西北4家分行。要知道,包商银行的4家分行布局合理,都是经济发达地区,而且现在银保监会理论上已经不再批准城商行异地营业。所以,徽商银行实际上是相当于花20多亿买下了4张牌照和一批优质资产(减值损失都是存款保险基金负责接盘)。这笔生意对于徽商银行来说应该算一笔好买卖。

消息出来后,社区里就有投资者问我这个消息对于银行板块是利好还是利空。我想说包商银行破产和最近各地展开的地方中小银行的合并重组对于我国银行业绝对是一条潜在的利好。而且,可能会对我国银行业产生较为深远的影响。

首先,我们要看一下我国银行业的现状,一直以来老有人说我国银行垄断,其实这绝对是错误的认知。我国银行业的行业集中度远低于多数发达经济体。四大行在银行业中占比不到50%。全国4000多家各类银行其中国有行6家,股份行12家,政策性银行3家,其它都是中小型的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等等。我国的银行不是太少了,恰恰相反是太多了。

所有的银行中头部的国有行和大部分上市股份银行经营效率较高,资产质量较好。而绝大多数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堪忧。但是受限制于我国之前没有银行破产保护条例,银保监会又规定了金融企业一参一控的限制(金融集团只能额外参股一家金融企业,控股一家金融企业)。所以,见过70年来,我国银行史上只有一家破产的银行——海南发展银行。

大量的缺乏竞争力的中小银行不能死,不让死,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本金给这些绩差银行续命。实际上这种资本向劣质企业倾斜的现状是严重违背经济学规律的。这些拿着政府资金的半死银行一边高息揽储高恶性竞争,一边把资金投向高风险项目而从业者从中中饱私囊,反正出了风险由政府兜底。这种无序竞争的态势让整个行业效率低下,行业的利润空间被压缩。

实际上,允许有问题的银行破产和中小银行合并可以有效地提高我国银行业的集中度。集中度的提升有利于降低恶性竞争,让优秀的银行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当然,我还是希望一参一控的政策限制能尽快解除,扫除银行业兼并整合的障碍。实际上,参考美国上个世纪90年代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是银行业的黄金15年。花旗,富国,美洲银行等一批大型银行都是通过兼并中小银行快速扩张和获取市场份额的。而其间,这些美国银行龙头股的业绩也获得了大幅的增长。

@银行ETF @今日话题 $招商银行(SH600036)$

此次微商银行接管包商银行,既是扩大资本的一个机遇,也是一次挑战。

2月6日晚间,徽商银行公告,其拟参与发起新设一家经营区域仅在内蒙古自治区内的省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该银行将承接包商银行在内蒙古自治区内的资产、负债。

同时,为探索城商行可持续发展实现路径,经董事会审议批准,徽商银行还拟收购包商银行北京、深圳、成都、宁波4家分行以及内蒙古区外的全部资产、负债,以及相关的员工、业务等。

此次公告震惊市场。为什么徽商银行会成为包商银行的重组方?两者有什么牵连?此次重组对于徽商银行来说,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包商银行处置方案开始明晰

徽商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份,是我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

这家徽商银行参与发起设立的新金融机构,即新的包商银行。

根据徽商银行公告,新设银行名称为“某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具体名称以监管机构、公司登记机构核准为准。该行注册在内蒙古自治区,注册资本拟定为200亿元。根据公告,徽商银行此次计划一次性出资不超过36亿元。

股东方面,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及国有企业将合计持股约50.16%,存款保险基金持股约29.84%,徽商银行持股约15%,建行下属企业——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持股约5%,具体持股比例以发起设立人协议及监管机构批准为准。

与此同时,徽商银行拟收购的包商银行四家分行实力并不小觑。根据公告,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和宁波分行四家分行价值人民币153亿元;内蒙古自治区外的全部资产净值人民币912亿元(资产账面价值为人民币1409亿元)。不过,徽商银行也要承接包商银行与上述资产账面价值等额的负债。

为什么是徽商银行?

可能有人问,为什么徽商银行会参与包商银行的资产处置呢?

《每日财报》注意到,徽商银行其实与包商银行此前有大量的同业业务往来。去年5月,由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的信用风险,央行、银保监会公告称公司被接管,期限一年,建行被委托托管包商银行业务,徽商银行的资产也受到影响。

有媒体报道称,此次事件,徽商银行因在包商银行同业存放和同业理财损失惨重,金额高达近60亿元。正是由于前因,徽商银行才参与到包商银行的重组中。

不过对于此次影响,徽商银行表示影响不大。2019年8月末,徽商银行在港举行中期业绩会,该行高管在被问及银行同业投资中持有包商银行资产的比例时就表示,包商银行正在清产核资工作,徽商银行所涉及的包商银行债权已得到监管确认及偿付保障,部分债券留待后续依法受偿。

微商银行全部布局更加完善

此次微商银行接管包商银行,既是扩大资本的一个机遇,也是一次挑战。

机遇在于,作为一家资产规模突破万亿的城商行,徽商银行的异地布局相对有限,只设立了南京分行这一家异地分行。如果成功将包商银行在内蒙古自治区外的资产负债、机构揽入怀中,该行跨区域布局将得到完善。

目前一些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本身在全国可以开展业务,但是发展却举步维艰,譬如前期爆发风险的恒丰银行。到城商行身上更是被限制异地开展业务。而徽商银行一举获得原包商银行在全国的业务,特别四家分行均处于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这给徽商银行业务带来更多的增长空间。

目前,根据徽商银行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初步测该算,该行(集团)2019年实现净利润约100亿元,同比增长约13%。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行总资产规模突破1万亿元,较2018年年末增长7%以上。

挑战在于资金的压力。事实上,徽商银行已经开始了筹款的行动。

1月初,徽商银行就公告称,为了减少上述交易对核心一级资本的影响,计划推进募资总额约132亿元的大规模定增,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内资股不超过17.35亿股、H股不超过6.95亿股。

据了解,此项定增计划根据2018年股东大会对该行董事会的一般性授权进行,无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此外,徽商银行还计划在2020年前累计发行不超过2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以确保资本充足水平明显高于监管水平。

8月6日,央行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报告以专栏的形式回顾了包商银行风险处置情况。

以下为专栏《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回顾》原文

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接管组全面行使包商银行的经营管理权,并委托建设银行托管包商银行的业务。一年多来,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工作有序推进,即将收官。

一、稳妥做好债权保障工作

接管当日,包商银行的客户约473.16万户,其中,个人客户466.77万户、 企业及同业机构客户6.36万户。包商银行的客户数量众多,服务的企业与合作的同业交易对手遍布全国各地,一旦债务无法及时兑付,极易引发银行挤兑、金融市场波动等连锁反应。为最大程度保障广大储户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稳定和社会稳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经过深入研究论证,决定由存款保险基金和人民银行提供资金,先行对个人存款和绝大多数机构债权予以全额保障。同时, 为严肃市场纪律、逐步打破刚性兑付,兼顾市场主体的可承受性,对大额机构债权提供了平均90%的保障。总体来看,本次对个人和机构债权的保障程度是合适的,不仅高于2004年证券公司综合治理时期的保障程度,与国际上同类型机构风险处置时的债权保障程度相比,也是比较高的水平。

二、全面开展清产核资

2019年6月,为摸清包商银行的“家底”,接管组以市场化方式聘请中介机构,逐笔核查包商银行的对公、同业业务,深入开展资产负债清查、账务清理、 价值重估和资本核实,全面掌握了包商银行的资产状况、财务状况和经营情况。清产核资的结果,一方面印证了包商银行存在巨额的资不抵债缺口,

接管时已出现严重的信用风险,若没有公共资金的介入,理论上一般债权人的受偿率将低于60%

;另一方面,也为接管组后续推进包商银行改革重组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推进包商银行改革重组

2019年10月,包商银行改革重组工作正式启动。为实现处置成本最小化, 接管组最初希望引入战略投资者,在政府部门不提供公共资金分担损失的前提下, 仅通过收购股权溢价款,抵补包商银行的资不抵债缺口。但由于包商银行的损失缺口巨大,在公共资金承担损失缺口之前,没有战略投资者愿意参与包商银行重组。为确保包商银行改革重组期间金融服务不中断,借鉴国外金融风险处置经验和做法,并根据国内现行的法律制度框架,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最终决定采取新设银行收购承接的方式推进改革重组。同时,为保障包商银行的流动性安全,接管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在接受足额优质抵押品的前提下,向包商银行提供了235亿元额度的常备借贷便利流动性支持。

2020年1月,接管组按照市场化原则,委托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遴选出徽商银行作为包商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外四家分行的并购方,并确定了新设银行即蒙商银行股东的认购份额和入股价格。

2020年4月30日,蒙商银行正式成立并开业。同日,包商银行接管组发布《关于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转让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的公告》,包商银行将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分别转让至蒙商银行和徽商银行。存款保险基金根据《存款保险条例》第十八条,向蒙商银行、徽商银行提供资金支持,并分担原包商银 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促成蒙商银行、徽商银行顺利收购承接相关业务并平稳运行。

四、下一步工作

根据前期包商银行严重资不抵债的清产核资结果,包商银行将被提起破产申请,对原股东的股权和未予保障的债权进行依法清算。此外,有关部门正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问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