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卖给摩托罗拉多少钱200亿为什么没成功联想和华为有什么恩怨

联想十年前,是消费电子公司。
华为十年前,主业是企业服务。
如何选择赛道,由更底层的能力决定。
如何看待事物,也应该由我们的底层认知去驱动。
可惜的是,世界上大部分的选择,都是屁股决定的。
剩下的大部分人,无法自主,只能盲从。来源:雪球App,作者: icefighter

1992年,比尔克林顿用“笨蛋,关键是经济!”(It’s Economy, Stupid!)作为竞选口号,奇迹般地当选为美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之一。

那么对于投资和创业来说,是赛道还是管理层更关键?

这两个都重要,少一个都不行,但是赛道更关键。
选错了赛道,再牛逼的管理层也没有用武之地。

例如同样是酒类的龙头企业,为什么贵州茅台市值2万亿,青岛啤酒市值1千亿,张裕葡萄酒市值200亿?

我们今天以华为作为案例来讨论科技股的赛道选择,看对我们以后的投资创业有什么好的启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接受媒体专访,讲述了2003年华为准备卖身给摩托罗拉公司,然后转型去造拖拉机。

“我们在2003年时就准备用100亿美元把华为卖给一个美国公司。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交易,签完了所有合同,双方团队都穿上花衣服,在沙滩上比赛跑步、打乒乓球,庆祝这个伟大的交易成功。但是在那个星期,这家美国公司的董事会发生变化,换了一个董事长,新董事长否决了这个交易。”

“我们有一部分人想将来去做拖拉机,当时中国拖拉机厂正处于崩溃的时候,我们想把洛阳等所有拖拉机厂买下来,当时中国的拖拉机1000美元一台,但是有问题,总漏油、发动机不耐高温。我们用向IBM学习的IPD方法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把拖拉机价格提到2000美元。我们不可能颠覆汽车产业,但可以创造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机王国。”

如果华为当年卖身成功,去造拖拉机了,现在会怎么样?

在通信设备制造行业,华为已经成功打败了欧美巨头例如诺基亚,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等。

那么在农机行业,华为能打败全球巨头约翰迪尔吗?

我们先探讨另外两个问题:

1.华为的“技工贸”与联想的“贸工技”战略路径选择是领导人的水平造成的吗?

2.华为与迈瑞几乎同时成立,为什么今天的营收和利润差距如此之大?

最后我们再探讨今天的主题:

如果华为当年造拖拉机,能够打败约翰迪尔,成为全球农机老大吗?

1.华为 VS 联想

国内主流观点,都是认为华为的“技工贸”战略路径,相比联想的“贸工技”战略路径,更加值得学习和借鉴。

两个公司当初的战略选择差异真的是领导人的水平造成的吗?

华为造通信设备(程控交换机),联想造电脑PC,广义上来说都属于ICT行业。

但是仔细分析,其实产业链的价值分工有巨大差异。

程控交换机是投资品,产业链分工更加复杂,零部件很多,不够标准化,软件也是不标准的,华为作为设备厂商,可以发挥的余地大,硬件可以做差异化的创新,软件更加可以自由发挥,只要符合同样的通信协议就可以。

从这个角度,除非华为一直都只当代理商,卖别人的产品,否则必须从“技工贸”开始,因为你产品没有差异化,电信移动联通不会买你的设备。

电脑PC是消费品,零部件很少,很标准化,产业链条很短,核心零部件就是英特尔CPU和微软操作系统,整机厂只是简单的组装而已,很难在硬件和软件这两个领域做出差异化的创新。

不仅仅是联想,包括戴尔DELL在内的所有电脑整机厂能提供的附加值都非常有限,本质上就是个组装厂而已。

所以,不约而同,大家都是靠商业模式来差异化。
戴尔选择了直销。

联想的“贸工技”路线本质上是正确的。
如果联想选择“技工贸”,它需要自己研发CPU和操作系统。
就是现在,中国也没有公司能够成功的研发出x86的PC桌面CPU和PC桌面操作系统,30年前的联想要去挑战这个高难度的领域,不就是找死吗?

很多人不知道,30年前的华为和联想,都有自己研发芯片的能力。

联想在总工倪光南的指导下,自主研发了五颗ASIC,并成功地应用于汉卡、微机和汉字激光打印机。1990年,他们的当家产品联想汉卡(7型),就使用了自研的ASIC。

程控交换机上数量最大的器件是用户板,接口控制和音频编解码(CODEC)芯片用量很大。如果使用通用芯片,产品就会陷入价格战。
1991年,华为首颗具备自有知识产权的ASIC诞生了。
华为这颗应运而生的芯片是颗多功能的接口控制芯片。当参数为00的时候,用于用户板,为01的时候,用于E/M中继板,为10的时候,又可有其他用途。

所以,和普通人误以为的不同,联想一开始就是有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的。

只可惜,它的赛道有个致命缺陷,供应商太强大,Wintel联盟垄断程度太高,导致了最后整机品牌就是给两个关键供应商打工而已。

而华为的赛道,不存在这样的致命缺陷,所以华为可以通过研发获取高利润,然后滚雪球进入良性循环。

2.华为 VS 迈瑞

华为成立于1987年,迈瑞成立于1991年。

两个公司前后脚在深圳这个城市创立,作为中国各自行业的龙头企业(通信设备VS医疗设备),目前的收入和利润却差别巨大。

华为2019年财报:销售收入8588亿元,净利润627亿元。
迈瑞2019年财报:营收165亿,净利润46亿。

可以看到,迈瑞的收入都只有华为利润的几分之一。
这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迈瑞的管理层真的远远不如华为的管理层?

错了,最关键的原因还是赛道的差别。

从产业链分工角度,ICT行业更加侧重水平分工,而医疗器械行业更加侧重垂直整合。

通信行业作为ICT产业的一个细分市场,比起医疗设备领域,产业更加开放,有完善的生态系统。

华为虽然没有掌握技术的核心制高点(芯片,操作系统等),却可以采购欧美标准的零部件,依靠标准的通信协议开发出更加有性价比的产品。

医疗设备行业更加封闭,缺乏水平分工的生态系统。
有些独立的零部件,你可能都采购不到。
少了一个关键的零部件,你就造不出有竞争力的整机设备。

“在壁垒森严的医疗设备行业,迈瑞却找不到符合要求的同盟者构成生态系统。一些专门的零部件就是想买都买不到。徐航说。随着医疗设备行业整合和垄断的不断加剧,一些零部件生产企业被陆续收购。比如做超导设备,现在独立的超导磁体公司已经找不到了。”

相比通信设备这个赛道,医疗器械赛道还有一个不同之处,很多时候需要与设备配套的耗材(试剂)。
设备主要涉及电子,机械,软件等技术领域,耗材,试剂主要涉及医药领域。
要能同时做好设备与耗材,比起仅仅做好设备,这个难度又明显增加了。

比如罗氏的化学发光IVD为什么厉害?

罗氏在肿瘤检测上优势巨大,因为本身就是肿瘤药公司,具有临床数据和经验上的优势,纯医疗器械公司很难直接竞争。

再比如骨科耗材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是导航膝关节置换。
但是这个领域除了耗材之外,还需要配套的导航机器人。
哪个公司能够同时做好机器人和耗材,才能真正的成为行业领导者。

前面我们讨论的是通信设备和医疗器械两个赛道在技术研发壁垒方面的差异。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市场空间的比较。

半导体芯片,通信设备,手机终端(IOT设备),互联网云服务,本质上技术都是相通的。
摩托罗拉,爱立信,西门子,诺基亚,阿尔卡特,当初都是造手机也造通信设备的。

华为从通信设备跨界手机能够如此成功,一点都不稀奇。

现在,华为也开始杀入云计算领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理论上华为面临的市场空间就是ICT整个行业的市场空间。
这个赛道是目前全球经济最大的赛道。

亚马逊,谷歌,苹果,微软,阿里巴巴,特斯拉,思科,甲骨文,IBM,英特尔等等,本质上都是ICT企业。
这些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好几万亿美金。

医疗领域的市场空间就比较碎片化了。
医疗服务,医药,医疗器械,他们之间差异太大,基本上没有一个公司可以通吃。

同样一个细分赛道里边,譬如医疗设备,碎片化也比ICT设备更加严重。
行业市场的碎片化导致难以培育出特别巨大的行业巨头。
譬如医疗器械的一哥美敦力市值才1000多亿美金。

正是ICT产业和医疗器械产业两个赛道本身的巨大差异,造成了华为和迈瑞两者在营收和利润上的巨大差异。

3.华为 VS 约翰迪尔

大家不要想当然,觉得农业机械肯定门槛低,好造。
其实恰恰相反,农机比工程机械难造。

为什么?
因为农业机械的工作环境,设计更为复杂,研发周期更为漫长。

举一个例子,玉米播种时,最好每个穴里能有3±1粒种子,为此要保证播种器的型孔内至少填充这些种子。
玉米掉落到型孔内是怎样的形状呢,做了大量统计发现站二躺一的几率在75%左右。

再举个例子:
“采棉机是个技术活。以采棉锭为例,一台机器上有9000个,安装都不是容易的事,而且每个还要旋转,高速旋转对耐磨等指标要求还高。别说一般企业做不了,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只有以色列一家企业能干,还被迪尔收购了。“

从市场空间角度看,农机的应用场景比起工程机械更加多样化。

东北平原地块大,水利好,适合大机械作业;华北平原面积广阔,条块分割,浇水不方便,东北的机械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南方地区水网密布、丘陵遍地。

多样化的应用场景导致农机的市场碎片化。
而农机的技术难度又大。

两者相结合,农机就是苦逼的市场,比起工程机械,简直就是鸡肋。

2013年中联重科首次进军农业机械板块,,三一重工为什么没有跟进?

到现在,7年过去了,看看中联重科的农机板块现状如何?

2019年,农机的营收才16亿,比起工程机械400亿的营收,真的是个零头而已。

 

再举个例子:
在98年以农业装备起家的福田雷沃,在04年拓展了工程机械板块之后,在销售收入上2014年工程机械已大幅超越农业装备。

再看看2019年国内拖拉机市场的份额排名,可以发现,市场份额非常的分散,集中度很低。

2019年我国规模以上农机企业营收为2464.67亿元,同比下降4.43%;行业利润为103.39亿元,同比下降0.25%,行业利润率为4.76%;规模以上农机企业1892家,同比减少334家。

对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久保田和克拉斯等四家国际农机巨头的2019年报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四家企业农机业务收入合计3515亿元(按2019年均美元、日元和欧元汇率折算,下同),为我国农机行业规模企业营收的1.43倍;四家企业净利润389亿元,为我国农机行业规模企业利润的3.76倍。

华为当初如果进军拖拉机,那么估计它可以改变目前中国农机企业一盘散沙的局面。

那么它一定能打败约翰迪尔这种巨头,成为世界领先者吗?
那就不太可能了。

相反,如果华为当初真的去做拖拉机了,对中国的产业发展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目前华为已经成为了全世界ICT产业里最有颠覆能力的企业。
ICT产业的战略地位,远远不是农业机械这个小产业能够相提并论的。

华为目前依然可以杀入农机领域,也许机会比20年前还要更好。
因为未来的农机,也要人工智能化。

华为可以像杀入汽车行业一样,自己不做整车,但是提供芯片和操作系统等关键的零部件。

以后中国的拖拉机上完全可以应用华为的芯片和软件,来实现5G通信和AI农业。

华为如果当初真的去造拖拉机了,它今天充其量是一个销售额几百亿人民币的公司,对中国产业结构的贡献非常有限。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男怕入错行”确实是至理名言。

对于同样水平的人,在不同行业工作,最后的收入天花板可能是天差地别的。

就如同这几年的互联网精英们,难道他们真的都是天才吗,不是,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行业好。

选择大于努力,这就是行业赛道的价值。
行业赛道决定企业最终的成长空间是百亿,千亿,还是万亿市值。

当然,选择行业赛道,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这里边有运气成分。

行业赛道选好之后,企业的主要工作其实是选择各种小赛道(产品,细分市场)。

管理层的好坏,往往体现在他们对行业的洞察水平,这个水平高低会导致他们选择的细分赛道天差地别。

这一点其实和投资是相同的,理解自己的能力圈至关重要。

理想主义创业者会选择市场空间不大而技术壁垒很高的硬骨头行业赛道来挑战自己,而务实的企业家会根据自己的综合实力做理性的决策,不会盲目挑战“七英尺栏”。

譬如,迈瑞曾经并购内窥软镜公司,后来又卖掉了,因为觉得软镜太难做,现在专注内窥硬镜。

相比之下,开立医疗的公司实力比迈瑞差远了,却要啃软镜这个硬骨头,我只能说它精神可嘉。

再比如,为什么中联重科去做农机了,而三一重工没做农机?
从中联重科目前的农机业务现状来看,三一重工不做农机反而是聪明的选择。

华为现在据说要造光刻机了。
这也是无奈之举。
光刻机和航空发动机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工业设备,是真正的制造业皇冠。

华为的核心竞争力主要还是在数学领域(软件,通信算法,数字芯片设计)。
而光刻机涉及最基础的物理学。

以华为的企业实力,去啃光刻机这个硬骨头赛道,要造出世界最顶尖的光刻机,胜算不是很大。

但是,目前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到了必须啃硬骨头的阶段了。
有太多的硬骨头赛道,这些技术壁垒很高而市场空间不大的行业,商业角度比较鸡肋,但是对中国经济整体而言却至关重要。

在全球化面临越来越多割裂的来,一个这样的硬骨头行业,例如光刻机,就可能卡住中国整个行业的发展水平。

作为理性的投资者,我们要尽量避开这样的硬骨头行业赛道。

作为中国的一份子,我们要祝福这些硬骨头赛道的创业者。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天玑情报局】,为你解读股市投资和外贸电商创业的财富创造密码。

欢迎关注领取免费资料。

$迈瑞医疗(SZ300760)$   $上证指数(SH000001)$    $创业板指(SZ399006)$

吃分红的宝宝今天 07:56

拖拉机也有赛道,美国乡村拖拉机比赛不少呢!

babygirl今天 07:48

联想是电脑公司,苹果也是电脑公司。联想成为组装厂,苹果成为高科技。文章竟然还能找到理由为联想洗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