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思维是什么意思雪球吴伯庸投资进步的最快方式底层靶向思维

Warren守正出奇16分钟前:治疗的最高境界是将疾病推进内部系统,我们投资的内部系统就是底层认知,而只有小靶点因子才会被我们的内部系统所彻底吸收,由此,找寻底层靶点因子就是把疾病推进内部系统的最佳方式,最健康、最坚实、最有效的方式。

相信很多投资人都听说过芒格的多元思维模型,它可以帮助咱们从各个维度去立体理解投资,以求做到客观,对此,有些认真的投资者,可能会据此刻意去看某些书籍,其实我要说,我们并不需要以这种刻意强迫的方式去介入,而顺其自然由心而发的,才是更为深刻的客观。(首发gzh伯庸智库)来源:雪球App,作者: 吴伯庸。。。

在所有多元思维中,可以说医药治疗思维对我对投资的智慧激发是最为给力的,应该说我的投资进步跟它的灵感激发有很大的关系,在这里跟大伙分享一下。

人类社会的进步永远是伴随着医药进化而进行,每一次医药的进化都是对之前愚昧的觉悟,这像极了我们在投资中的进化。

最原始的治疗药物,起源于我们发现身边可用的材料,例如身边的动植物等,亦或是中古世纪的迷信巫术,在试用中积累经验,这是莽荒阶段的药物,以粗略的经验摸索为主,同时伴随着迷信。

它跟我们投资的最初阶段极为相似,亏损是一种病,在最初这种阶段得病后,我们通常会搜寻各类理论,拿来试验,什么各种自创的各种理论,这是一个有病乱投医的阶段,相信咱们都有这样的经历,我们搜寻到的这些理论,可能是某些人特定经验的积累,也可能是杜撰出来的骗局商品,总之,这是个莽荒摸鱼的阶段,我们在混沌中期待能碰上死耗子。

第二个医药阶段,则是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对某些药材的功效有粗略的了解,对部分疾病也找到了相应的药物,但缺乏底层逻辑和原理的支撑,这时的药物主要是粗略经验的凝练。

比如本草纲目,根据用药经验,它会把各个植物的基本功效都阐述一遍,但闭口不谈底层医治原理,要知道这里面是存在很多错误的,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交通等不发达,可能只跟少数几个病人的表现就对某种植物的药效做了论断,这未免过于武断。

同样的,这也跟我们投资所处的第二个阶段极为相似,在过了莽荒摸鱼的阶段后,也有一些经验对策被我们所沉淀下来。

比如说,牛市通常会有个更大的五浪、熊市第一浪下跌通常都不会结束、什么哪种技术形态会产生什么趋势等等,但是要清楚,这些经验都只是浮于对表象的分析,有时对,有时错,在这样局限的历史阶段下,我们难以去论证它的真正有效性,甚至它一度会成为主流风靡一时,这个阶段下,我们进入的,依然是一个粗略经验编织起来的表象分析学。

之后,医学进化到第三个阶段,这是一个从表象到底层、从规律到本质、从经验到逻辑、从宏观到微观的伟大进化,聪明的人类不再流于表象,而是真真正正的去从底层实质去触摸研究,这个阶段下,细菌、病毒、细胞免疫、抗生素、胰岛素等被客观的呈现出来,有了这种底层的逻辑施治以及无数的实验论证,药到病除真正成为了一种必然。

而带给我觉悟启发最大的,就是从经验表象学到微观逻辑学的波浪壮阔的进化史,我很幸运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它用几千年的进化给我们暗示研究的方向,其中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靶向治疗思维。

第一个启发是大病都在自救和内求,拿癌症来说,人们起初拿它没辙,后来有了射线后,人们可以通过放化疗来外部干预杀死癌细胞来治疗,但它对我们身体伤害极大,且预后效果很差,这种方式无异于是大水漫灌,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但近几年的细胞免疫疗法却改变了针对癌细胞的治疗思维,它的方向则是向内求,通过切断癌细胞的识别标牌,让我们免疫系统发挥作用去干掉它,这种方式对身体伤害小,且更具底层上的针对性,这种是釜底抽薪,它在本质上是力图通过依附内求来达到治愈。

不仅是癌症,很多病都是如此,通过外部干预之后,最重要的工作都是通过内部修复来解决。

透过表象我们会发现,治疗的最高境界是将疾病推进内求系统,这是最为健康的方式,为何这样说呢?

比如感冒,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特效药,所有的感冒药都是将感冒推给我们的免疫系统去干掉。

还有很多慢性病用药,在本质上都是辅助我们的免疫系统去维持疾病的控制。

而一旦外部干预过大,必然会破坏掉这种平衡,比如经历过大内脏手术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没有并发症的,这会让他们终生不适,这就是谁也解不开的困境,不治就会完,治了也是痛苦,怎么办呢,最好的方式就是以适当的干预将疾病推进内部免疫系统。

你抓的越是底层的东西,这种外部干预的伤害力就会越小,就越容易将疾病推进内求系统,我们的系统才会维持的更持久健康。

比如同样是癌症,第一个阶段下,只能试吃各种药材去碰死耗子,第二个阶段,则是沉淀下一些经验上可能有效的方法,但八成还是等死。

第三个阶段内部,又分出了两大阵营,一是人们发现了癌细胞这个东西,然后想办法搞死它,这算是一个进入本质的进步,而细胞免疫疗法则在这个基础之上,又往深里挖了一层,我首先考虑的不是怎么消灭你的问题,而是你为什么会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会被免疫细胞放过的问题,如此以来,整个问题越来越靶点化,整个靶点越来越具体、细化、越到位。

如此,之前得通过开刀放化疗把人折磨个半死的方式,如今可能只需要一粒药就能解决。

在课程恒瑞系列中,个人也系统阐述了免疫疗法以及单抗、替尼市场在未来的一个增长逻辑以及成主流方向的原因等,相信我们会对未来癌症的主流治疗方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再来重申一遍,治疗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把病推进内求系统,因为它外部干预的伤害力是最小的,对整个内部系统的破坏也是最低的,而推进内求系统的终极方式就是到最底层去寻找答案,越底层,外部干预的伤害性就会越小

再回归到主题上来,为什么要谈这些呢,因为它跟咱们投资进化的底层是相通的。

佛家说众人皆有慧根,在投资中,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内部系统,它就像我们的免疫系统一样,也是天生的,这个内部系统,说白了就是我们最底层的、最深信不疑的基本认知或常识,以上咱们说过,亏损是一种病,怎么去治疗最好呢?答案就是底层靶向治疗。

很多人可能已经进化到第三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下,我们已经不在盲目相信表象的分析,因为经历了漫长的演化实证和教训,技术规律最终并没有使我们赚到钱,聪明的人类不得不从表象往下挖。

我们发现的第一个大靶点就是“股票即股权”,于是人们针对股权价值展开了研究,价投理念开始普及,但是要知道,这只是往下挖的第一层,这个大靶点还不足以使我们甩开亏损,就像单抗药物也不可能对所有肿瘤有效一样。

在大靶点确定这个阶段下,又开始演化出几大派系,第一种则是通过外部干预杀掉“毒瘤”,第二种则是继续往深层次深挖,找寻更细致具体的小靶点因子。

第一种虽然也是皈依了价投这个大靶点,但是在靶点解决上却出了问题,一句话,就是外部强干预,它最大的缺陷就是打乱内部系统,结果就是错误像韭菜一样一茬茬也割不尽,就像你杀死癌细胞后会再次复发一样。

典型的就是你强行把别人的理论和方法照搬进来,而恰恰忘记了,我们的内部系统根本兼容不了这种东西,它无法跟我们的底层认知相互兼容,这个时候,我们就存在两种断层的认知区,一是底层认知区,二是像空中楼阁一样、强行迁移进来的所谓认知,它们根本无法兼容,我们拥有的是一种断层的、内部存在矛盾的认知。

比如成长股,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关于成长股的书,也都研究过成长股,我看到很多人在书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原则指标,什么多大股本、roe多少、增速多少等,这就像我们小时候往脑袋里装文言文一样,事实上,我们根本消化不了,它注定了我们拥有的是断层的认知,长大以后呢,除了基本认知以外,试问你还记得什么呢?

何为消化吸收,我的定义是,它要被我们的底层认知所兼容,这就好比你去相亲,妈妈给你一个好人标准清单,你照着比较之后得出对方是好人的结论,但试问,你在内心真的能理解他是好人吗?这就是断层的认知,这是很危险的。

而断层的认知,无疑于手术干预,它就是强行给我们体内灌输一种认知,但是要知道,它最大的缺陷在于复发,强行杀癌细胞,癌细胞会复发,强行灌输认知,错误也会复发。

我举一个例子,之前我买过一家公司亏损之后,总结的教训是:以后再也不买资产负债率高于70%的公司,我相信很多人也有过类似的教训总结,现在回过头想想,这跟强行杀掉癌细胞有什么区别,即便我后期买的是资产负债率低于70%的公司,也是亏损,可见问题压根不在那,这就是错误复发,因为你没除根,或者说除错了根。

复发不说,而且,这种强行干预会让内部系统搁置,久而久之,这种断层的认知在不断的复发下,早晚会断裂,我们剩下的依然是没有兼容任何东西的内部系统。

由此,我们在接受到任何认知时,一定要警惕一点,那就是是否跟我们的底层认知相兼容,如果不能,那八成是断层的认知,早晚会断裂而脱落。

这种试图通过认知的嫁接来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价投者的常态病,很多人虽然读了一堆书,但都是一堆散碎凌乱吸收不了的、空中楼阁式的认知,一句话,虽皈依价投,但并未找到靶点。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小撮人,他们针对大靶点的解决方式,则是继续深挖寻找更具体的小靶点,这就是靶向思维。

如何理解这一点呢?

比如同样是投资一家公司亏损,在面对投资失败后,我们不是一股脑的随便找个原因把这事给自己交代,而是把整个交易中的所有象限维度都肢解开,摆到明面上,以对自己诚实的态度去坦白在某个点上的认知不足,然后再针对这个靶点继续深挖,力求找到更深入具体的靶点,应该要清楚,越深入越底层,解决方式就会更安全,更容易将问题推进内部系统去消化兼容掉,一言概之,顺藤摸瓜找靶点,靶点越具体,越容易被我们的底层认知所兼容消化。

比如我们买了康美亏损了,这时我们需要把各个维度都摆列出来:管理层认知、财报疑点、中药链运作、大股东质押等,统统扫描一遍无疑,财报造假和管理层是两个有认知缺陷的靶点,接下来继续肢解认知维度:

为什么没有看出财报造假→为什么没有怀疑财报造假→因为认为大存大贷是正常现象→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对康美运行模式的某项业务不了解→继续细分到具体的各运营业务→继续肢解这项业务、直到贯通的底层认知……

事实上,如果我们善于这样抽丝剥茧的去找寻那个最底层的靶点,你会发现,很多问题都可以用最直接有效的方式解决,甚至解决方案就是一个简单的小行为,就如同很多人苦苦求医去治的病,被一个几分钱的小药丸治好一样。

俗话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投资错误本身是一个大表象,在这个大表象下面,一定隐藏着那个最底层细微的小靶点,这个小靶点不根除,同样的错误就不会停止,而且我相信,每个人的错误靶点都不一样,这个靶点只有自己知道。

这里面最难的一个环节就是我们要敢于这样去做,因为在我们潜意识中,我们是很不情愿去触摸痛处的,就像很多人宁愿忍着疼痛也不愿意去开刀一样,反思就是对内心痛处的触摸,不疼痛是不可能的,由此,靶向思维最大的前置条件,就是要克服掉这种潜意识下的不情愿。

有个朋友也是投资失败,他跟我说,他对公司已经了解的相当透彻了,但最终还是失败,我跟他说,你肯定知道问题出在哪,你照着这个问题往下刨,肯定能刨出答案,过了几天他告诉我,没想到这么一剖他才知道,原来他所投资的那个公司产品下面,居然隐藏着那么多的政策限制风险,如果早点知道,就不至于此了。你瞧,根源靶点不在于其他,而是它所忽略的这个产品政策风险让他栽了跟头。

但是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的,很多人都是一股脑的总结一个可以抚慰自己的理由,诸如“被管理层骗了”“竞争环境发生变化”等这些笼统的大靶点因子,就如同经常肚子疼的你看完医生得到的答案是“脾胃虚弱”“免疫力低下导致”等一样,这些大靶点对我们毫无实用价值,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什么样的病菌让我们发生什么样的疼痛,是痉挛性还是溃疡性等这些小靶点认知。

当我们以大靶点囫囵吞枣总结时,重复性错误已经悄悄的再次发芽,因为这些全都是断层的认知。

所以,我们要在发生错误后,找寻底层具体小靶点因子,而非大靶点因子,因为后者通常是不可被消化的断层认知。

而真正的认知是把外部认知融入进底层认知,这也是咱们为什么要找寻底层小靶点的原因,因为它最容易优先被我们的底层认知所消化。

比如我们要了解一家公司的战略,不是坐在象牙塔里读一些高高在上的战略资料,而是从上向下层层深挖,直到挖到消费底层市场的每一个消费行为——我们能看懂的行为,这是由上而下找靶点,然后用底层认知去消化。

由此,我们内心真正的难点,并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战略的疑问,而是对每一个消费行为的疑虑解决,问题是由上而下找靶点,解决则是由下而上去进行,以个人的经验去看,那些真正让我们亏损的靶点,绝非在高高的问题上,而是没有解决的小靶点上。

它可能是你对公司现金流的不理解上,对某细分业务的增量市场上,对消费行为的不熟悉上等,总之,找对底层靶点,然后对病施治。

道理听起来总是那么简单,但能面对并承认去做到,却又是如此的艰难,幽门螺杆菌从发现被导致胃癌到被世人承认也经历了一百多年,医药进化了几千年才开始从表象进入实质,真正的去俯下身子找靶点,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事,这一切带给我们太多的思考。

为何说建立系统认知很重要呢,因为很多人直到发病才知道靶点在哪,而在没发病之前,他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靶点。

比如你投资亏损后,别人告诉你某项业务下的什么产品竞争性毁灭等等,你之前压根就没听过这个东西,就如同你出了车祸才知道红绿灯规则一样,投资中我见过太多这样的情况,这也是为何很多人对利空感到很突然的原因,所以说,系统认知很重要,不要等到出了错再去补课,这样都不够你亏的,就如同你不懂规则就上路一样,这命都不够你赔的。

而系统认知,就是提前告诉你关于公司所需要知道的一切认知点,拥有了系统认知,各个细分靶点自然落化于心,你自然比谁都清楚,对哪个靶点的理解是你的弱项,这种投资才是踏实的、风险可以控制的投资,不踏实是因为你的认知飘在天上,已经断层了。

由此,本篇的分享旨在提出并树立起一种进步思维,那就是底层靶点治疗思维,它是一种让我们进步速度最快,最为有效、最为坚实的方式,只可惜很多人不具备、也没有想过这这个问题,这正是它的实际意义所在,它更多是一种思维或方法论,这味药可以有效治疗在错误中囫囵吞枣找答案教训的病。

最后再来总结下本篇的核心思想:

1.大部分人接受的认知通常是断层的认知,它有两大危害:打乱内部系统、导致错误重犯;

2.大靶点因子通常是断层的认知,不容易被我们的底层认知所兼容,由此通常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3.小靶点因子更为细化,更容易被我们的底层认知所兼容消化,这种认知的扩容才更为坚实,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4.大部分人通常在错误中以大靶点因子为教训总结,这是错误重犯的根源;

5.底层靶点思维是投资进步最快的方式;

6.靶点思维的框架:自上而下、层层剥茧找靶点,围绕靶点找认知,自下而上去解决;

7.执行靶点思维最难的一关:不愿去触摸痛处;

8.价投者不缺理念这个大靶点,缺的是系统认知这些小靶点,价投者不是死在理念上,而是死在细分认知这个小靶点盲区上;

9.大部分人通常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由此,建立系统认知很重要;

10.治疗的最高境界是将疾病推进内部系统,我们投资的内部系统就是底层认知,而只有小靶点因子才会被我们的内部系统所彻底吸收,由此,找寻底层靶点因子就是把疾病推进内部系统的最佳方式,最健康、最坚实、最有效的方式。

恒瑞系列已上传八节系列课,关于恒瑞的每一个细分认知因子,都会系统去剖析。

更多估值系统干货,打通底层投资逻辑,尽在个人长期致力打造的伯庸必修投研精品,持续更新中。 @今日话题    $恒瑞医药(SH600276)$   $华东医药(SZ000963)$   $中国飞鹤(06186)$

为吴老师深刻的思考逻辑所佩服。👍👍👍我有两点困惑:一是,我的理解,这种思维模式,或许就是西方典型的条分缕析、逐步深入的研究模式,但是有个问题,被研究的对象那么广泛,人的精力有限,在研究之前我是如何确定我要研究这个东西而不研究其他的呢?二是,这么深入研究下去,研究的点可能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致,而对于一般投资者甚至专业投资者来说,不一定有那个时间;或者即便是研究了,也未必把握的就是全部真相,或者研究的东西也是在变化的,或者研究太细致了反而形成误导,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