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云健康靠谱吗估值怎么样中国版联合健康上药云健康B轮融上市

Joybo57分钟前:作为上药股东,希望我司员工能为公司愿景而拼搏,哈哈哈!上药云健康努力成为中国版的联合健康,提供医疗资源服务百姓健康的诸多方案。。。来源:雪球App,作者: OYang

前言:本文是一家之言,仅为抛砖引玉。

联合健康,United Health $联合健康(UNH)$  是美国最近十年医疗领域的大牛股。

1974年,联合健康在美国明苏尼达州成立,在40多年的发展历程里,联合健康是从一个创业公司变成了市值和年度营收皆超过万亿元的商业巨头,构建起了健康险+医疗服务的商业闭环。2019年年报该公司全年收入2400亿美元,净利润140亿美元。

回顾联合健康的发展史,对当下中国的医疗市场的确实大有裨益。197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健康维护组织法”(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 Act),将过去的只有医院等非盈利医疗机构提供健康管理服务(费用报销型),改为商业保险公司可以与独立医生达成协议,为投保者提供医疗健康服务(管理式医疗,即将医疗服务与提供医疗服务所需保险保障资金结合)。

//对应在中国:国务院在2017年5月份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曾明确提出:医疗机构不得限制处方外流,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

随着法案的推出,健康管理服务(HMO)逐渐融入健康险,成为早期管控型医疗保险(Managed Care)的主要形式。相比传统报销型保险产品面临过度医疗、过度用药、赔付率高的问题,管理式医疗组织除了对费用理赔管理之外,对医疗服务的内容、形式、时间、医生以及服务场所等均需要进行专业化的运营。这就对专业能力、医疗资源、系统建设、药品专业化服务等提出了高度要求,想要形成整合式的医疗服务平台,需要长期对医疗行业的积累和沉淀。在这样的背景下,联合健康诞生了。

//对应在中国,2016年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在2019年又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细化行动方针。//

当然,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独特的医疗卫生体系的发展历程,特别是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的社会主义国家。

再回顾一下国内医药医疗近年来的改革趋势,改革围绕着2句话,看病难,看病贵:

1) 看病难,医疗资源匮乏,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市中心医院,老百姓看个感冒看个慢性病需要忍受冗长的程序等等。最近几年,随着分层治疗,独立诊所的政策的出台,特别是今年疫情加速了国内医疗资源的社会化进化。总之,在医疗资源里,有三个关系的处理,分别是代表政府的医保和卫计委,医疗机构和患者在长期以来相互制约。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代表医疗机构的医保和卫计委将长期指导医疗机构在国内的实际工作,不仅仅费用,这区别于国外很多国家。这是国内新生医疗管理机构需要谨慎处理的环节。

2)看病贵,最主要的因素是药太贵。最突出的是前些年,假药低品质药充斥着国内医疗市场,《我不是药神》把老百姓的看病心酸刻画得淋淋尽致,也把国内药品监管的薄弱环节展现了出来。在电影播放的同一时间,国内药品审评与监管开展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一致性评价和国家集采,影响至今。如今,哪怕国内没有审批,但疗效确切的新药,也可以通过一些渠道对接患者手中。但其中有很多问题依然突出:新药贵,与广大老百姓的收入有巨大的鸿沟,特别是特殊药品(罕见病等等)和长期服用的慢性病高昂费用依然摆在国人面前。一旦出现癌症,就让家庭返贫依然存在,也是“健康中国2030”行动计划背道而驰。那么普通老板姓如何应对这类的医疗风险,新生代的医疗管理机构如何给出答案?

 

寻找国内的“联合健康”

眼下,国内的医疗管理公司如春笋般起来。随着医药分开、“两票制”、“4+7采购”、药品零加成、取消药占比、“医院不得限制处方外流”等政策密集出台,DTP药房这一直接连通医药企业和患者的药房零售模式正逐渐升温,市场规模从过百亿一路增长至近千亿。

但,显而易见,DTP药房还不能解决“看病难、看病贵”,DTP药房没有办法单独解决患者的获取和支付问题。

国内版的“联合健康”需要结合国内药品医疗的现实情况,顶层兼顾“医保+医院+患者”,中间服务并提高医疗机构运行效率,用户层面解决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需求,核心点三个:1.处方来源,2.如何解决医保支付,3.对后续的患者服务管理。笔者比较了国内目前几大厂商给出的解决方案,最接近的应该是“上药云健康”:

从2015年建立的这个医疗管理构架系统打造了“电子处方”、“药品数据”、“患者数据”三大平台;线下整合了上药零售资源,布局三层零售网点,打通医院HIS系统,以电子处方为核心的处方药新零售,而收购康德乐中国的30家DTP药房后,上药也成为拥有国内最大的DTP业务规模的企业。该构架比较完美的解决了以上提及的关系和患者的风险:

1、医药分家:药占比、零加成;医专医,药专药,处方外流。
2、分级诊疗:三甲医院处方延伸至社区;基础医疗机构药房资源社会集约化效应;区域医疗机构信息化一体化建设。
3、支付改革:医保控费,实施医保托底管理;推行“4+7”药品集中带量采购。
4、互联网政策:互联网医院平台建设;互联网医院配套药品供应解决方案。
5、特药政策:新药、医保审批加速;进口抗癌药增值税3%,直达药房税率最优。

特别需要提及的另外一个潜在的独角兽是上药控股旗下的镁信健康,在长三角地区各省市推出“一年只需59元,即可拥有住院医疗费用保障和特定高额药品费用保障共200万元”,击中了百姓的医疗疼点,正在各地铺开,比如杭州:网页链接。这一方面解决了癌症患者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又对接了上药云健康的患者需求群体。 类似的公司在国内也有模仿者,但简单的模仿如果没有后续很好的医疗机构对接非常容易出现群体性的反感,比如在广州就出现了。

另外,上药控股是国内签约新药特药最多的总代理,是大型外资制药公司首选的合作伙伴,这里的信息可以看公司年报。

目前,上药云健康正在国内医改名镇镇江进一步试点。镇江是我国医改“先行城市”,在1994年率先启动了试点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改革,与江西九江市并称“两江模式”。2010年,入选16个国家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同时形成了以医疗集团为主要抓手的“镇江医改模式”。在镇江,上药云健康的DTP平台“益药·药房”及创新的“电子处方+云医院+云药房”是处方药新零售生态圈中的全新综合业态,把行所在辖区内社区医院的延伸处方送药到家服务,服务范围未来向镇江全市拓展,同时试点云药房医保统筹支付服务。云医院方面,上药云健康还将依托镇江当地医疗机构,通过“互联网+”工具,在实体医院基础上提供更加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

按照 $上海医药(SH601607)$   的布局(上图右上角),上药云健康或独立上市。

 

当然,国内医疗市场是巨大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最终谁才是中国版的“联合健康”需要时间去验证。可以说,谁最终服务于百姓健康,打造出符合国内国情的医疗管理系统,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希望 $上海医药(SH601607)$   竭力前行。

马海涛

上药云健康总经理刘斌

在2019年发布的《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树立大卫生、大健康的观念,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中国医师公益大会致力于在实现医疗共建共享全民健康的健康中国行动过程中,聚焦医疗扶贫救助模式创新,探讨践行公益的方向、方式、方法,让老百姓享受到更多医疗公益福祉。在首届中国医师公益大会上,多位参会嘉宾不约而同地提到“以人为本”的理念,这是对“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价值观的深化和完善。

“以患者为中心,更进一步地说以人为本,这里的‘人不仅指患者,更应该包括医护人员、药师等相关医疗医药从业人员。我们一直重视以患者为中心的益药系列生态圈,不仅关注服务好患者,同时也全方位地支持好服务患者需求的黄金三角,即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制药企业、支付方。通过和黄金三角优化商业模式合作,共同更好地服务患者。”

上海医药大健康云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谈道。

上海医药大健康云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药云健康)于2015年成立,是上海医药旗下的处方药新零售“互联网+”发展平台,全面打造了行业领先的益药系列处方药新零售生态圈及医药商业科技平台。

公司旗下的“益药·PAP”(PAP即患者援助项目),与国内多家主流基金会合作,尤其是和初保基金會的合作,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患者援助项目落地执行组织之一。

搭建桥梁  多方联合

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呈螺旋式上升的背景下,目前依然有许多问题悬而未决。

在很多高人口密度城市,医师往往缺少时间去了解每一位患者的个性化需求,患者也认为就诊等候时间过长。

而在一些乡镇医疗机构,由于经济和医疗条件相对落后,无法吸引到高素质的医师人才,因此,大量就医人员被迫涌入大城市,加剧了医疗资源的紧张。

在刘斌看来,针对这些情况,医师公益事业应着眼于实际,携手各方优化医疗公益项目的设计、落地。公益的类型多样,形式丰富,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时,可以多方位、多维度参与公益事业。

他说,上药云健康有别于医疗机构、基金会和制药企业,是以流通环节的医药商业科技平台助力公益发展。

在益药系列生态圈建设中,无论是益药·电子处方、益药·云药房项目落地,还是益药·PAP等,都是作为先进商业模式的设计者、参与方和实施方,一直脚踏实地践行着社会职责。

“我们在助推公益的道路上始终坚持积极主动的态度,精准服务患者需求,精准聚焦患者痛点。通过参与各项公益组织的项目落地实施,我们在公益组织、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为企业的发展赋能、为爱赋能。” 刘斌说。

急患者所急

以解决患者的难题、满足患者的需求为出发点,上药云健康作为中国特色的药品福利管理(PBM)模式的先行探索者,创新推出了针对短期现金流压力的患者的医疗金融服务,切实减轻了患者短期经济压力。

同时,携手保险公司在国内突破性地尝试“按疗效付费”的保险,增强了患者诊疗信心,优化了基于病种的专项援助。

罕见病患者的诊疗需要更多医师投入精力。

为了不让罕见病患者成为新时代优质医疗难以触及的孤岛,上药云健康针对罕见病患者购药难等痛点,凭借自身供应能力、品牌效应及专业管理体系,通过益药生态圈的系列产品与服务提升罕见病用药的可及性。

他们高度关注国内外罕见病用药研发、审批情况,旗下“益药·药房”积极引进罕见病用药,如创下中国最快上市纪录的治疗多发性硬化症药物特立氟胺片(奥巴捷)、中国独家运营销售的A型血友病治疗药物艾美赛珠单抗(舒友利乐)、上药自产的用于缓解重症肌无力的溴吡斯的明片(“小明”)等,满足相应社会需求,努力做好罕见病用药的保障工作。

给药师更多人文关怀

刘斌反复强调,“以人为本”应该包括对医务工作者和药师的人文关怀,尤其是药师,社会应该给予应有的重视。

“遍布于中国主要大中城市的益药药房,有幸拥有很多执业药师,且一直视执业药师为最优秀的公司资产之一。” 刘斌说。

但刘斌同时表示,目前整个中国执业药师数量配备和社会发展需求比严重不足。其中有很多原因,如整个社会对药师评价不够高,社会地位、薪酬待遇等方面未体现与之匹配的尊重,导致很多原本药学专业的人才转行做其他职业。

刘斌认为,当前药师面临许多职业发展上的尴尬。“随着中国推动医药分业、处方外流,药师越来越多的地直面患者、服务患者,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和发展。”

“希望给药师更多人文关怀,让药师们能够有更好的职业荣誉获得感、更高的社会认可度,共同为健康中国努力。” 刘斌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