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代工电视质量怎么样李东生压力大tcl收购中环集团对tcl是利好吗

@gorun :

冬瓜做半导体有七成把握,不然不会做$TCL科技(SZ000100)$

有梦想就有希望,明天加仓五百股。。。李董也不容易 60多了还是这么拼。。。

岁近不惑,TCL开始着手打造第三台业务引擎。8月17日,TCL科技成功摘牌中环混改项目后,双方公司于海河之滨的天津首次同台亮相。TCL董事长、创始人李东生,用十几分钟为外界勾勒出TCL成为全球领先的智能科技公司的愿景,未来将形成智能终端、半导体显示及材料、半导体与新能源三大业务引擎。来源:雪球App,作者: 南柯梦碎

一个月前,TCL科技以109.7亿元收购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环集团)100%股权。”执意再造一个业务新引擎的李东生认为,无论是中环所处的光伏新能源产业或半导体产业,都极其符合TCL寻找新增长动能的核心诉求。

对于这次战略选择,李东生并不隐晦决策时的压力:“像中环这样的项目做砸,我们就不能翻身了。”过去39年,他带领TCL多次穿越周期,既有顺势而为,更多逆势而上。“在战略上如果这个仗是应该打,有七成把握你就要打。”李东生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第三引擎:“中环做砸就不能翻身了”

在收购中环集团浮出水面之前,TCL的新一轮变革创新已经拉开序幕。

2017年,TCL推进“双子”项目,进行企业重大资产重组。TCL被分成两个大的产业集团,一个是半导体显示和材料为主业的TCL科技集团,另一个是智能终端为主要业务的TCL实业控股。

在李东生眼里,这样的业务拆分使产业发展逻辑更加清晰,产业结构和资本结构更加优化。TCL的两个业务引擎相互独立发展,同时又彼此借力,可以充分发挥协同效应。

李东生的“大战略思维”在资本市场一度产生“误读”,但令他欣慰的是,上述战略规划的优势过去两年逐步显现。TCL科技的大屏幕显示面板从全球第六跃升至今年的第二,TCL实业的智能电视的市场份额跻身世界前两名。

此时TCL策动了新的产业布局。李东生表示:“并购是一个机会,并不是你想做就可以。”2020年借混改项目与中环联手,让他有机会在半导体和光伏产业领域为TCL培育一个新引擎,同时也承受了巨大压力:“像中环这样的项目做砸,我们就不能翻身了。”

中环集团在半导体单晶硅片和光伏高效N型单晶硅片领域拥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站在电子产业最上游。从收购与投资的领域范围看,中环符合TCL聚焦技术密集、资本密集和长周期的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战略,以及寻找新增长动能的核心诉求。

过去10年,TCL投资近2000亿元扩张半导体显示产业。李东生透露,TCL华星光电和中环半导体的供应商有相当大的比例是相同的,很多供应商是同一个供应链,制造工艺技术有较大关联性,整个管理逻辑也是相似的。

此前,TCL已筹划在天津设立北方业务总部。17日,李东生宣布,将对中环投入60亿元。中环不仅是TCL在半导体和新能源产业领域的重要抓手和战略控制点,也成为公司转型成败的关键。

相互赋能:“我们不是帮助中环半导体”

不同于技术创新和市场响应都非常快的TCL智能终端业务,TCL科技半导体显示产业投资大、要求资源能力强,两者的商业逻辑差别巨大。

中环是李东生按照TCL科技集团业务逻辑选择的目标。不论是在半导体显示还是光伏行业发展,企业必须构建长远发展能力,企业的经营战略最重要。TCL在类似行业做了10年,积累了很多经验,也有很多教训,知道行业的机会在哪里,风险挑战在哪里。

“我们并不是帮助中环半导体,而是强调产业协同,相互赋能。” 李东生说。

中环现有核心业务正处在上坡加油的关键阶段,此前有分析人士表示,TCL科技与中环股份在工艺流程、管理效率、海外市场、资金四方面有望全方位协同。TCL科技可以把高技术、重资产、长周期领域积累的科技产业发展经验传递给中环集团。

李东生告诉记者,TCL和中环相互赋能有三点。一是战略规划管理能力,高科技、重资产、长周期产业战略规划管理非常重要,方向不能错,战略规划要匹配。二是资源赋能, TCL产业金融能力更强一些,可以把集团各产业资源集中起来,给中环半导体提供直接融资的支持。三是TCL在国际化上的经验和已建立起的全球供应链及海外本土化生产研发业务体系,将全力支持中环拓展海外布局。

而将半导体显示材料作为重要发展方向的TCL,与中环的晶体技术在硅基显示、Micro-LED等领域上也可相互促进。

TCL科技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廖骞表示,TCL将借助中环集团在晶体生长工艺方面的深厚积累,加速TCL华星Micro-LED等半导体技术领域的突破。同时,运用显示、半导体及光伏产业在高端制造的运营相通性,整合TCL华星和中环在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方面的经验和资源,赋能支持TCL整体的制造升级。

投资不停:下面还会有大动作

“一棵树长不到天上。”在李东生看来,整个行业也是如此,一个产业不可能一家企业鹤立鸡群,而成为全球领先。

2019年,“全球领先”不再是TCL挂在墙上的口号,成为实实在在的行动。

按照李东生的要求,TCL的目标是在各大业务板块均实现全球领先,智能终端保持核心产品TOP 2的同时,持续丰富TOP产品组合;半导体显示保持大中小尺寸TOP 2,积极布局下一代显示技术并开拓新品类应用;新能源材料综合实力全球第一、组件前三,半导体材料规模和综合竞争力迈入全球前五。

在上述三个产业领域的全球产业分工和产业格局中,中国企业的相对竞争力都比较强。TCL未来新业务方向也将出自战略性新兴产业里和现在主航道相关的领域。

今年以来,围绕半导体显示及材料,TCL密集出手。除了超百亿收购中环集团,还50亿元增资TCL科技旗下华星光电,20亿元战略入股日本JOLED,加码喷墨印刷OLED。不久前有消息传出,TCL华星将投资460亿元,建全球首条8.5代印刷OLED生产线。

近几年,TCL还陆续投资了捷佳伟创、帝科股份等光伏设备及材料厂,以及寒武纪、集创北方等半导体设计公司。

李东生似乎并不打算放慢投资的脚步。他告诉记者,TCL在半导体显示材料,包括液晶显示材料,都在布局,这个领域下面还会有一些比较大的动作。“未来我们还有新的赛道,肯定会有。”

上一个十年,中国半导体显示产业勇于逆周期投资,依靠效率优势后发制胜,实现了显示屏幕国产化。未来,重资产投入,在行业低谷加速投资,仍是这个行业逃不出的“宿命”。

时至2020年,三星显示、LGD相继退出液晶产能,液晶面板行业形成稳固的“2+N”格局。此时TCL通过继续整合扩大规模的传闻亦不绝于耳,从竞争态势看,企业未来市场地位的改变或许就取决于一两场并购的结果。

对此,TCL方面没有正面回应。不过李东生笃信,打仗七分把握,如果觉得这个业务对你是好机会,就要主动去买,这是一个机会事件,不可能太多准备。

收购中环之后,李东生是否还会“放手一搏”?

$京东方A(SZ000725)$   $TCL科技(SZ000100)$

彼时,少有人能看明白,正值行业价格下跌压力陡升,同行企业叫苦不迭之际,李东生为何执意要走一条新路?

2020年初,TCL科技完成更名,从“TCL集团”变为“TCL科技”。外界又多懵懂不觉,未能看到一词之变背后有几多深意。

TCL科技曾多次、多个场合,对外表示将把“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业务、新兴业务群”三大板块作为新的业务方向,坊间却没有轻易投来理解的目光。

时至2020年,韩厂偃旗息鼓,液晶面板寒冬终结,中国双雄开始掌控局面,TCL系却又开始连续出手。

——携手三安光电成立实验室,布局下一代显示的MicroLED技术路线。

——入股全球印刷显示技术巨头JOLED,传闻460亿广州投建高世代印刷OLED产线。

——媒体频传,TCL科技将会接手困境中的中电熊猫产线,以及已经计划离场的三星苏州产线。

此番多面、密集出手之前,TCL系的投资策略可谓相当保守。如今逆势投资背后,TCL系究竟谋的是什么局?细审其TCL科技过去几年的动作,这是一场李东生和TCL科技策动已久的产业长局,而非一时的投机。

01摘牌收购中环,TCL科技扩展新赛道

7月15日,TCL科技通过竞标拿下中环集团百亿混改项目,主动联手中环股份开辟半导体及光伏产业的新赛道。

在半导体单晶硅片和光伏高效N型单晶硅片领域,中环集团旗下重要资产之一的中环股份拥有极高市场占有率。毫无疑问,TCL科技有意入局新能源光伏与半导体硅片领域,借此混改机会与中环联手,最好的效果甚至是弯道超车。

事实上,半导体显示、硅片同属于重资产性质的电子科技工业,制造工艺、管理逻辑类似,LG、松下、夏普作为全球电子科技集团均涉足半导体显示、电子科技和半导体三大产业,TCL科技向此处扩张,合情合理。

依托天津产业,TCL科技在半导体材料和能源产业早有布局。

近几年,TCL科技陆续投资了捷佳伟创、帝科股份等光伏设备及材料厂商,以及寒武纪、集创北方、翰昕微电子等半导体设计公司。此番入主中环,在TCL科技副总裁廖骞看来,战略意义高于一切:“在整个半导体和新能源产业领域中,中环将是TCL产业布局很重要的抓手和战略控制点。”

开辟新赛道、丰满产业布局是TCL成长为智能科技集团的必由之路,但如何走、何时走这一步棋,是李东生的哲学,也是公司转型成败的关键。

自三年前砍掉家电业务到集团架构重组,TCL科技积累了大量资金,旨在保持充沛的自由现金流,以及在最好的时机进行赛道扩张。受疫情影响,此时债务利率处于历史低点,最佳时机出现,参与中环集团混改的条件一应俱全。

对于收购与投资的领域范围,李东生也从未给予限定,中环集团所处的新能源光伏产业就是最好例证。

尤其光伏市场,近两年光伏装机量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0%,增长势头强劲,太阳能正在改变全球格局,该市场持续扩张之势将在长周期内保持。与此同时,随着5G的逐渐落地,半导体硅片的需求也将被拉动,根据其规划,在无锡项目二期完成后,中环股份将具备8寸硅片产能105万片/月,12寸硅片产能60万片/月,可以快速为TCL科技创收。

将其作为新赛道,完全可以称得上TCL科技重组后,一个“不错的开始”。

02加码印刷技术资源,战略联手JOLED

重组之后,半导体显示业务依旧是TCL科技的重心。

6月19日,布局印刷显示技术多年的TCL科技再重磅宣布入股日本JOLED,与JOLED展开深度技术绑定,重新划分全球OLED印刷显示技术竞争的格局。从李东生的视角看来,发展印刷式OLED面板,等同于抓住中国显示产业蜕变的一次机会。

上个世纪60年代,液晶显示技术发端于美国,随后却产业化于日本,加速商业化于韩国。接近百年的历程中,中国显示产业下游厂商长年受制于人。2017年,“后进者”中国大陆面板规模首次超越韩国和中国台湾,韩企财报中数次出现“亏损”字样。2019年开始,重负之下的韩国两面板巨头陆续宣告撤离液晶舞台,将全球液晶产业主导权让渡中国。

中国企业终于拿到液晶显示行业的定价权,结束了仰人鼻息的时代,此时也正值难得的技术过渡期,中国产业有机会跟紧,甚至主动引领下一代显示技术发展。

随着技术的持续改进、供应链成本的曲线式下降,在未来几年的主流消费级应用形态中,液晶面板将继续占据大部分市场。然而,更具生长活力的技术还在阔步向前,撤出液晶领域的日韩面板巨头已将重心转向下一代OLED面板的技术储备之中,中国企业要改变“市场后进者”的命运,就不能沉浸于当下,必须选好发展路径,提早进入战局。

TCL科技入股JOLED无关投机,甚至早有定夺。作为业界公认最具潜力的OLED制备工艺,印刷显示技术极有可能引领未来的OLED面板生态发展,改变中国显示产业在全球市场上的角色与定位。入股JOLED如同水到渠成,毕竟,TCL科技在印刷显示方面蓄势已久。

2018年,经由国家工信部批复、TCL华星旗下广东聚华领头搭建的国家印刷及柔性显示创新中心正式成立。作为目前国内显示行业唯一的国家级创新中心,该中心整合了多家国内显示面板龙头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并与多家国外知名材料、设备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用以打造印刷显示产业生态聚集圈,加速中国在大尺寸OLED面板领域的发展。

回顾CRT与LCD技术诞生之时,中国企业从来没有以如此主动的姿态站在新一轮技术浪潮的前沿。对于中国显示产业还是TCL科技来说,跨国与JOLED进行技术合作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甚至可能成为完成周期追赶,引领周期的关键转折点。

03收购价值标的,利用技术交替周期

行业秩序重整进行时,“华东科技出售南京中电熊猫”的相关风声中,也少不了看到TCL科技的名字。

南京中电熊猫的8.5代线是全球首条使用IGZO技术的高世代生产线,若传闻顺利落定,将作为关键技术提升加入TCL科技,对于加码TCL科技在周期中的主动权具有重要意义,并非毫无道理可言。

IGZO为铟镓锌氧化物的缩写,与a-Si(多晶硅)、LTPS(低温多晶硅)技术相同,IGZO是一项TFT驱动技术,但与传统的多晶硅相比,IGZO的电子迁移率要高出20-50倍,可实现TFT的超小型化和配线的超细化,从而增加开口率,提高透光率,节省功耗。

IGZO可实现小型化,却没有屏幕尺寸限制。2020年初,中电熊猫成功研制了基于IGZO技术的100英寸8K显示屏,有效填补了LTPS面板现阶段大尺寸市场的空白。另一方面,相对原有的非晶硅面板生产线,若要改造为LTPS生产线,不仅无需复杂的过程和大量资金投入,更不会受到生产线世代数的限制。

根据CINNO Research的数据,今年二月TCL华星获得了出货面积和出货量的“双料第一”,TCL华星显然不会满足于单月第一的成就,由此看来,中电熊猫的产能补充对于加速TCL华星坐稳业界头把交椅将起到关键作用。

更重要的是,对于希望主动掌握周期的TCL科技来说,IGZO技术的加入不单单在于提升液晶面板产能或多样性,也同时瞄准了OLED市场,毕竟在柔性显示这条发展轨道上,IGZO技术比LTPS更适合用于驱动OLED发光。

不管传闻是否属实,针对收购行业内厂商的问题,TCL此前已有多次表态。

今年3月底,TCL年度业绩交流会上,李东生明确表示TCL 科技会积极地寻找对公司未来成长有价值的并购标的。如今,即使已成功入股JOLED,中电熊猫这样具备成长空间的价值标的仍然值得TCL科技一试。况且,TCL科技目前现金流充足,合理的兼并购将有效地优化公司资产结构,而非盲目投机占道。

TCL科技集团COO兼CFO杜鹃也表示,目前TCL科技的现金流高度安全,资产负债率只有较低的61%,“之所以保持这么低,是我们为未来的项目融资做一个储备。”借此不难猜测,如果真正将中电熊猫收入囊中,该并购也只是TCL科技缜密长局中的一环:利用新旧技术交替的周期性,打稳承上启下的这块地基,为引领阶段储备更强劲的竞争力。

04结语

在以液晶显示发展为轴的进程里,中国企业尝到了后进者的胜利,却仍然无法拥有高利润率,以及技术引领者才能拥有的产品和技术定义能力。如今,新一轮技术更迭还在酝酿,亲身经历过“缺芯少屏”时代的中国企业自然深知此刻手中正握着绝佳的蓄势机会。

对于李东生这样的老兵来说,这一场产业长局,不仅在于续写TCL科技的故事,更大的野望是改写中国企业“先落后再追赶”的旧路,借着产业起步或变革之势,谋时间、资金和机会,试图从数量领先走向技术和质量引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