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北京基金公司掉队爆款来了北京基金公司有哪些基金养老院

肖志刚08-19 23:29

谢谢泥哥,事关一众兄弟跳槽的大事,因为我一贯批判陆家嘴公司都太小,这回遭到事实反驳。以我在上海北京各自五六年的经历看,北京的圈子氛围太弱,抱团没有氛围。

@肖志刚 :

地理分布,北京住🉐️台分散了,你住哪?我就不知道方位,但上海都是住在联洋,上海都是陆家嘴,地铁上全是熟人。

对。远,还堵。陆家嘴步行距离十家基金公司

在陆家嘴,即使那个赣江村,三桌就有两桌是讨论股票,在个股主导的时代,还真是有优势。

想知道“基金养老院”是哪家公司?最近有些基金分析人士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这一轮行情,北京的基金公司似乎有点“掉队”的意思。北方经济不如南方,北方的基金公司也要掉队?来源:雪球App,作者: 青春的泥沼

本文根据与 @肖志刚 肖总的讨论整理而来。

欢迎关注:投基摸狗

比如最近的爆款基金很多,比如易方达、汇添富、中欧、鹏华、景顺长城、富国等等基金公司都有,爆款基金的新闻都见怪不怪了,但是你发现没?

这些公司大都是来自广深或是上海。

来自北京的基金公司最近没发什么规模很大的爆款基金,也就嘉实的归凯有一只爆款基金,关键是嘉实还是注册地在上海陆家嘴的北京基金公司(下图截取自嘉实基金某一最近披露新基金的招募说明书)。

choice数据显示也显示:截止6月底,非货币基金规模,前十名的基金公司只有2家是北京的:华夏和工银瑞信。

前20名里面也就4家,五分之一,多了嘉实和银华基金,而且银华基金和嘉实基金一样,也是注册地在外地(银华注册在深圳)的北京基金公司。

那么北方经济不如南方,北方的基金公司也要掉队?

我简单分析一下原因:

其实不是这一轮行情下来北京的基金公司整体有点掉队,是这几年北京的公司就有点掉队,这个就和近几年的中国经济格局一样。

1、主动基金行情。

大家也都清楚爆款基金都是有绩优业绩的明星基金经理的才行,爆款基金很多,发行失败的基金也不少。非常明显的是爆款主动基金居多,爆款的都是明星基金经理的主动基金,你看看最近哪只爆款基金是指数基金来着?

而北京的基金公司这几年就没出啥太有名的主动基金经理,主动基金行情之下,这就吃亏,所以市场号召力就一般。

反倒是广深地区和上海方面,业绩不错的主动管理基金经理层出不穷,归根结底还是南方比较灵活,奖励机制到位。

北京的基金公司,很多股东都是国企,奖励机制和市场化方面不如上海和广深,北京的很多不错的基金经理可能跳槽到广深的基金公司(可能他们跳槽以后base还是在北京,现在很多基金公司都多地办公)或是直接搞私募了,上海和广深的公司更灵活。

2、侧重点

部分公司侧重点不一样。比如北京这边,最大的基金公司华夏基金就重点发展ETF,华夏基金各种ETF做的也不错,风生水起。

这一次4家科创板50ETF里面,北京的公司就有华夏和工银瑞信入围,占了一半,可以说北京的公司指数基金方面的综合竞争力非常强劲。

但是大家也都清楚,最近风口在主动管理绩优基金,主动管理的收益目前看很明显。

3、北方。

这也和北京所在的北方人性格比较切合,不要求超额收益,基金信奉巴菲特的指数基金,你会发现,很多基金大V也是北方的,主要聊的是指数基金,基金组合也是指数基金组合。

广深地区股票大V、炒房的大V很多,但是基金大V很少,各位发现没?很奇怪的问题。

甚至各位会发现现在主动基金超额收益非常明显的情况下,部分投资社区聊主动基金的人也不如聊被动(指数)基金的人多。

4、努力

北京的基金公司最近也在发力,有“基金圈养老院”之称的某基金公司最近变革的消息就很多啊,比如996加班,条线改革。

甚至该公司传出“业绩上不去,领导停发年终奖”的八卦,当然这八卦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个不好说,但是无风不起浪,至少知道要改进了不是。

最后说一下个人看法

如果主动基金的超额收益行情持续,上海和广深地区的基金公司主动权益类基金的优势还会继续,有点像中国经济,当然这仅限于主动权益基金。

指数基金方面我不认为北京的基金公司弱,相反我认为北京的基金公司在指数基金行情之下,相对广深和上海的基金公司还是有优势。

此外固收领域,北京这边做的不错,甚至很多广深或是上海的公司的固收基金经理或是团队也有base(常驻)在北京的。这个大家也知道,北京这边金融总部多,各大银行总行、基金、保险等等聚集在北京,债券有些优势。

当然该说啥是啥,北京的基金公司确实需要在主动管理型基金领域加强,毕竟现在中国市场“韭菜”还是不少,主动基金还是很值得期待,如果不努力,真的就要落后挨打了。

以上是我的一家之言。

欢迎关注:投基摸狗

一边是“吸金”超千亿的明星爆款,一边是净值不足5000万的黯然清盘——如此强烈的反差,出现在全民躁动的2020年夏天和因牛市光环再次进入公众视野的基金圈。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因持有人不足200人或基金净值不足5000万元等原因,今年以来已经有60只公募基金进入清算程序。其中,7月短短几个交易日,就有7只产品发布清算报告。

尽管今年以来的股债“跷跷板”,让部分债券基金遭遇重创,成为今年进入清算程序的重灾区,但也有少数“运作不善”的股票型基金,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掉队”,倒在大牛市号角吹响的黎明前。

今年逾60只产品遭清算,债券基金成“重灾区”

7月9日,华安基金发布《关于华安安敦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提示性公告》,根据有关规定,华安安敦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连续3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截至7月8日,该基金已连续3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同一天,广发基金也发布了《景安纯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清算报告提示性公告》。截至 4月8日,景安纯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已连续 60 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 5000 万元,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基金合同自动终止,自4月9日起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进入清算程序的基金,并不止上述两只产品。仅7月以来,还有中银消费活力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东方永熙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人保添益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财通资管中证500指数增强型证券投资基金、东方永熙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等基金相继披露进入清算程序。

来自中国证监会基金信息披露平台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共有60只基金产品进入清算程序,其中纯债券类基金26只,占比近半;此外,偏股型基金、混合型基金也都以十几只占据相当分量,其他清算的基金还包括QDII基金、量化基金等类型。

从所涉及的基金公司看,以上60只清算产品涵盖27家基金公司,其中银华基金(7只)、华安基金(4只)、中融基金(4只)、中银基金(3只)、南方基金(3只)、国投瑞银(3只)位居前列。

显然,债券基金成为今年清盘的“重灾区”。受债市违约等影响,今年债券基金分化严重,加上股市火爆,也进一步挤压了“迷你基金”的生存空间,没有后续资金补给,只能被市场无情淘汰。

今年以来,股市火爆,债市遇冷,部分遭遇生存危机的债券基金行走在清盘边缘,从逻辑上并不难理解。市场如此火爆,为何也有不少股票型基金和灵活配置型基金在清盘之列?

在基金业内人士看来,尽管今年股市整体向好,但也受疫情影响市场波动剧烈,尤其在在极端分化的结构性行情下,不少基金管理人“踩错了节拍”,面对市场和投资人的双重压力,不得不提前清算,倒在了牛市号角吹向的黎明前。

清盘多因“运作不善”?优胜劣汰渐成常态

同一个市场,有的行业门前若市,估值屡创新高;有的行业无人问津,估值一跌再跌。同属公募基金行业,有的公司爆款连连,一日“吸金”百千亿;有的公司,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也常有募资失败,甚至存量产品亦难免清盘危机。

如今的市场和行业格局,再不复十年前、二十年前那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研究能力的深浅、管理能力的优劣、营销理念的差异,都可能将原本同一起跑线的两家公司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

“市场上的钱就这么多,有多少爆款产品,就会有多少产品卖不出去,建议你多关注下我们小公司的生存状况。”两周前,一家近年新成立的基金公司市场负责人告诉记者。

多位基金圈一线营销人士都向记者吐槽,身在中小基金公司,每每对外兜售公司的产品,都十分吃力。“大银行看不上我们,我们就找城商行,谁知道就连边疆的城商行也想找排名靠前的基金公司,尤其是现在产品同质化严重,大公司的规模就是最好的信用背书。”

尽管随着市场行情的火爆,增量资金也在滚滚而至,中小基金公司也能在大牛市中勉强“喝口汤”,但头部效应和明星效应只会让强者更强,君不见这几天爆款产品的募资上限再上新高度?

通常而言,公募基金清盘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持有人大会表决清盘,二是连续60个工作日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三是根据基金合同约定到期清盘。

根据《基金合同》的规定,连续2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情形的,基金管理人应当在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连续50个工作日出现前述情形的,基金管理人应当终止《基金合同》,并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程序进行清算,不需要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对于基金持有人而言,一旦所购买的基金进入漫长的清盘程序,不但本金去多回少,清盘资金最终到账也需要相当的时长,这意味着很可能错过“上车”其他优质基金的机会。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于是自带明星光环的大公司的产品在市场上更具吸金爆发力。

“今年上半年,基金市场迎来轰轰烈烈的发行潮,但同时规模较小的基金却走向了清盘,这是一种有序的进退、优胜劣汰的机制,是基金行业发展逐渐走向成熟的表现。”7月9日,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中国基金业高峰论坛上如是表示。

净值下跌、基金清盘、基金经理出走、基金持有人用脚投票、新产品募资失败……在惨烈的市场竞争中,“运作不善”的基金难免会进入以上恶性循环的怪圈,他们不得不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学着反思和脱变,这是他们无法绕过的一道现实命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