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谈谈伟大是熬出来的正海生物秘波海创业9年亏损睡觉冷汗惊醒

形同陌路6b5今天 18:31:大佬,问你一下,我有这样一个简单便捷不费心的投资个股的办法,那就是从指数里面选个股,从指数里面选择一个相对优秀的公司买入,比如上证50或者深证红利这样的指数,从里面选择一只比较优秀公司,等什么时候指数把这只股票剔除了,就卖出,你觉得这样的投资方法可行吗?来源:雪球App,作者: 何事惊慌2020

从泥坑爬出来的是圣人,烧不死的鸟作凤凰。

任正非说:“在成功前,我煎熬的度过了44年!”

少年贫困,十多岁才走出山沟沟,复习功课饿到头晕眼花,靠母亲偷偷给的小玉米饼才熬了下来。

创业更难,面对难题和压力,就像是在太阳底下烤,任正非的身体累坏了,他做过两次癌症手术,“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秘总2003年创立正海生物,之后一直是亏损的,直到9年后的2012年才赢利800多万。

9年持续亏损,对一个公司,对创始人意味着什么?

在正海生物最困难的时候,秘总睡觉都被冷汗惊醒。

有时候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你想要最好的生活,那就必须经受最痛的挫折,人生又哪有什么一帆风顺的幸福?

做投资何尝不是一样呢?大的投资收益也是靠熬出来的。比起企业家,我们这些散户,多点耐心,多花点时间等待,这算什么呢?

下图是2018年10月我其中一个账户截图:

通策医疗从2018年4月开始买,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还是亏损的。

有人熬不住,割肉骂娘走人;有人熬住了,躺赢4倍收益。

再看一张图:

这是迪安诊断去年底今年初的K线图,第一个箭头11连跌,后面接着又是5连跌。

11连跌!半个多月时间下跌!

面对连续下跌的煎熬,很多朋友向我表达了担心,不断问我什么原因,或者从侧面表达了对公司的怀疑,觉得是不是我哪里错了。

我时常说,下跌不是本质,公司还是那个公司,仅仅是价格下跌公司就变了么?

在有的人心中,做股票不能忍受下跌,只能涨,不能回撤,股价的表现是第一位的。

忍受不了煎熬的人,要么割肉,要么稍微涨了个尖尖就兑现小利润走人。

贵州茅台董秘曾经说过:真正持有茅台超过3年的人,凤毛麟角!

连茅台这样的公司,股价走势也是很曲折的!

茅台股价2012年200多,到了2014年最低100多;2018年初最高700多,最低500出头!

涨幅大,调整大,波动也是非常大!

连茅台这样的公司都这么曲折,还有什么理由要求其他公司一帆风顺?

做投资没有容易的,每次当股价新高的时候,只是庆幸自己坚持了下来。

通策医疗是我目前坚持得最久的公司,目前持有2年半。虽然我中途犯过错误,但我现在明白了过来,仓位也逐渐恢复了过来。

卖通策那是不可能卖的。

正海生物和艾德生物也是一样,这三个战略持仓,卖100股都不可能。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更多内容,请查看W X公 众号:何事惊慌2020。 $正海生物(SZ300653)$    $通策医疗(SH600763)$    $贵州茅台(SH600519)$   #股民的日常#

@小犇同学 :

我们都是那个时候买入通策的人,我们都坚持下来了!

太佩服你的眼光,更佩服你的坚持。现在通策还能上车不?

1954年出生的秘波海,在他57岁的时候迎来第一家公司——正海磁材的上市。在他63岁的时候又见证了第二家公司——正海生物的上市。他是创业板第一位带领2家公司成功IPO的董事长。在这两家上市公司之前,他掌管的企业规模更大,人数更多。

全景商学院对正海生物董事长秘波海进行专访

他从15岁开始当上工人,14年以后当上一把手,此后30余年从未退居二线,经历无数大风大浪,始终坚持梦想。他的成功不仅仅是幸运,困扰企业家的诸多问题,在他身上或许都能找到答案。

15岁当工人 29岁当上了一把手

出生于五十年代,秘波海属于经历丰富的一代人,从出生以后面临着灾荒,吃不饱,在学校学工学农,还停课闹过革命,耽误了学习,后来便开始上山下乡。

秘波海在红旗机械厂工作照

秘波海说自己是幸运者,因为正好赶上了毛主席要备战备荒、三线建设,所以他就被招收到兵工厂到三线去当工人了,从事车工。那一年,他15岁。那时候能够到兵工厂当一名工人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儿,选人的条件比当兵的审核还严格。

1972年,全国恢复大学的招生。在工厂干了一年多的秘波海已经对自己的人生有了初步的规划,“我还是要学习,将来还要当一名技术人员。”在这种梦想的驱动下,秘波海开始找一些1970年以前毕业的老大学生进行基础课辅导。

1973年,秘波海所在的工厂分到了一个大学名额,他就报名了,有三个人去参加考试只选一个,秘波海成了当选的那个。秘波海考上的是华东工程学院,也就是如今的南京理工大学,学的是火箭体专业。

秘波海大学时期

经过三年半的学习,再次回到原来的工作单位,但这回“不当车工了”,回去后便分到了技术科,成了一名火箭弹的制造工艺技术员,实现了当技术员的梦想。后来厂里成立了产品研究所,秘波海就调到了产品研究所,从工艺到设计一做就是六年。

1982年,因父亲身体不好,秘波海选择调回烟台,而从调回烟台开始那天起他便置身于钟表行业。

这一年,秘波海28岁,尽管刚刚涉足钟表研究所工作, “基本交给的任务都能很好的完成,这个是组织上和领导是非常喜欢的,按照现在时髦的话来讲叫执行力。”

同样是在1982年,邓小平提出的干部四化,即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在这个背景下,秘波海就进入了钟表公司党组织部的视野。“那时候年轻人,又是党员,又是大学毕业,又有工程师职称的,还是很少的。”

木钟厂生产的北极星报时摆钟说明书

至此,秘波海的工作顺风顺水,仅仅干了九个月的钟表公司副经理以后,在1984年12月,秘波海被调到北极星木钟厂干厂长,当上了一把手,那时候秘波海29岁。工厂很多老师傅、工人都说,“咱们厂来了个小厂长。”

“自己感觉也是非常吃惊的,因为当时木钟厂是三千多人一个大厂,当时在烟台,在工业口还是非常有名的一个企业,组织找我谈话的时候,我说你们放心吗,我太年轻了,去掌管这么一个大企业,干砸了怎么办?组织上对我讲,我们经过考察,我们认为也是合适的,我当时就回答说,组织上既然相信我,那我就干,我无所谓,我干砸了,干不好,最多回来再趴图板。”

秘波海并未胆怯,相反,他卯足了干劲儿,将工厂原有的机械钟做到了极致,添加了石英钟,还拿到了国家级的质量管理奖,国家级质量管理奖在轻工行业,全国的轻工行业一共仅四块奖牌,北极星钟表产品拿到了银牌奖,在全国也是非常非常少的,那时候钟表厂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都达到了历史最高峰。

烟台第一大项目 第一年便做到了盈利

在烟台木钟厂,秘波海做了六年厂长。1990年,烟台市投资5.1亿元上马电子网板业务。这个经过国务院批准的烟台第一大项目,在一把手的选择上有三条标准:年轻、有管理大厂的经验、有技术引进的经验。35岁的秘波海又成了不二人选。

首先他去做的就是筹建处主任。对于秘波海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开始,秘波海主要是带领着团队去做技术考察,到日本、德国进行技术考察,看选谁家的技术。选完了进行商务合同谈判,谈判完以后进行工厂的技术设计、工艺设计,完了就进行基本建设。从立项开始到投产又是一个五年。

新厂投产第一年就开始盈利,对于当时的工业项目来说,这仍是非常少见的。人们都觉得秘波海非常幸运,但其中经历的磨难也只有他最为清楚。

1999年,秘波海任烟台电子网板厂总经理时期工作照

“当时我们烧钱的时候,当时有谁知道呢?刚开始试生产的时候,合格率一直上不去,我们的材料是非常贵的。当时国内产不了,钢带都是日本和德国进口的,贵的都十几万一吨。你出不了产品,出来的都是废铁,整个是烧钱的,烧的我满嘴都是泡,上火。一个一个组织大家攻关,进行技术攻关,解决,后来慢慢的合格率在不断的提升,合格率上了70%以上就开始盈利了。”

盈利以后,第二年,该工厂利润就做到了六千多万,头一年是一千多万,后来都到了一个多亿。顶峰的时候利润大概在1.5亿元左右,九十年代的1.5亿和现在的1.5亿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在电子网板厂最鼎盛的时期,秘波海没有选择加大投入,抱着这棵“摇钱树”不放手,而是考虑转型。

那时候,平板电视已经出现,像液晶、等离子这种技术已经开始出现了。

“如果你不寻求新的业务,你必然是等死,产品生命有成长期、成熟期,它已经开始到了衰退期,如果你这时候不考虑转型的话,那你必然就是死路一条。”

实际上,电子网板厂的经营业绩直到2004年至2006年才开始往下走,但秘波海在2000年就开始寻找其他的业务。因为有着丰富的技术合作经验,他在新业务的选择上也独到的眼光。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看到了稀土永磁领域的前景。

正海生物诞生 秘波海压力最大之时

网板厂开始停产进入后续的处理,秘波海所在的正海集团是网板厂的一名股东,新的业务也是由正海集团逐步组建起来的。

磁材和网板工厂的业务从投资方、技术原理、管理团队等方面都完全没有关系。

秘波海的做法是和技术方进行合作。“最先介入者,就是谢宏祖教授,他当时在实验室发明了无氧技术生产工艺,因为当时国内生产稀土永磁的工厂很多,大概一百多家,但大部分是生产中低档,我们当时定位一上就要上高档,利用他这个无氧工艺,后来我们把它消化吸收,把它进行产业化了。”

2000年正海集团已经开始有了稀土永磁的业务,但一直到2003年磁材还没有盈利,还需要进行一些业务的探讨。

那时,秘波海看到比尔·盖茨的一篇文章讲到未来21世纪是生物产业的世纪,这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正在这时候,山东省计委科技处带了一个美国的技术团队来国内寻找发展机会。

“结果我们来进行了一番技术交流和探讨,我们认为,可以。首先它这个生物技术是生物再生组织材料技术,可能要比生物制药的周期相对来讲短一些,对我们这个企业来讲比较适合,而且在投入上,不像医药、生物医药投入资金量超过我们的能力,巨大,所以我们想,这可能是我们进行合作的一个很好的项目。”

于是2003年,正海生物项目诞生。正海生物主营的是生物再生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3年,国内做这一行的公司并不多。

同是2003年,烟台市政府批复烟台正海集团有限公司整体改制实施方案,2004年,烟台正海集团改制为正海集团有限公司。秘波海的心情也变得复杂。

“我记得我们改制完了以后,组织部给下的文件是正海集团领导班子以后组织部不再管理,那时候感觉,失去了组织。”

秘波海内心非常矛盾,有过兴奋,从此往后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也有烦恼,因为从此以后,无论是好是坏,将来都要自己来承担责任,很有可能会失败,也很有可能会破产。

改制以后,正海集团逐步形成了以稀土永磁、电子信息、汽车内饰、生物医用材料、建筑节能保温材料、典当金融等多元化产业格局。

从2003成立到2006年,正海生物一直做的都是理论研究和技术成果转换,仍处于亏损阶段,正海磁材也还没有开始盈利。那个时候也是秘波海压力最大的时候。

“我晚上经常的睡觉会被一身冷汗惊醒的,那时候我们老业务在急剧地下滑,新的业务还在继续亏损,还要继续加大投入,这种折磨和压力不是说每个人都能体会到的。”

“亏损时说上市,别人肯定在想我在说梦话”

2007年,正海生物终于实现销售。从口腔修复膜,到生物膜、再到皮肤修复膜,产品不断升级,但仍然未走出亏损困境。

2011年5月,秘波海在正海磁材上市仪式上

2011年,正海磁材成功登陆创业板,这一年,秘波海57岁。此时,秘波海的心中还有一个梦想,正海生物将来一定要登陆资本市场。

“但是别人肯定都想,我在说梦话,因为那时候正海生物还一直在亏损。所以首先你自己得有想法、得有目标,然后下面的人才能围绕你这个目标去努力做。”

秘波海到正海生物开会,给正海生物定的第一目标就是登陆资本市场。在他看来,生物行业是一个高新技术行业,未来想要继续做领先者,就必然要登陆资本市场,如果不去,很可能做不大也肯定做不持久。此外,在监管局的监督下,企业也将更为规范,也可以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他对于优秀企业的认定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我认为一个优秀的企业短时间的辉煌,你辉煌那么几年不算优秀,企业能够走多远,或者是大的经济形势和大的行业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你能生存下来,我认为这才是优秀的企业。我们提的口号百年正海,百年正海的概念就是要持续的、稳定的发展,我觉得,走得更远才是更优秀的企业。”

2017年5月16日,正海生物在深交所敲响上市钟声

到2016年,正海生物营业收入达1.5亿元,净利润4547万元。2017年5月16日,正海生物正式登陆创业板。

他也成为创业板第一位带领两家公司成功上市的董事长。

对秘波海来说,正海生物的上市更多是代表一个新的起点。就像他过去所经历的所有变化,每一次变化,都是一个起点。

尽管秘波海旗下拥有众多公司和业务,但生物仍是他最为关心和关注的板块。上市之后,他将正海生物定位为行业先行者,“在再生生物组织材料领域,无论是从企业发展的技术优势,还有生产的规模上要保持领先地位。”

当被问到“还会有第三家(上市公司)吗?”时,秘波海说:“梦想总是要有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