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上怎么找妹子有偿约暗语2020约炮信息禁而不绝职业卖家沓来

和那些直播平台比起来,咸鱼都是良心健康了,什么音鱼虎手,还有游戏陪玩那些,远超咸鱼几百倍。来源:雪球App,作者: 电科技

闲鱼还游得动吗?

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不断攀升,冲动消费之下产生了大量的闲置物品,客观上促进了二手产业的发展。艾媒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在线二手交易用户规模还不到5000万人,但是预计到今年末,这个数字将直逼2亿人。

二手流转平台由此迎来爆发式发展。作为国内二手一哥,阿里旗下的闲鱼表现极为突出。阿里2020年财报显示,闲鱼的GMV(成交总额)已经超过20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00%。此外,闲鱼在线卖家数也已超3000万,截止今年3月,闲鱼月活用户达8234.0万人。

凭借着这等优异的数据,闲鱼自然成为了国内当之无愧的C2C二手交易平台一哥。

不过就像一个硬币的正面和反面,在闲鱼于二手交易领域一时无两的背景下,一些关于色情、虚假教育等问题也在急速放大。原本那只畅快划水的鱼儿被缠绕上了这些“水草”,它还“游得动”吗?

闲鱼的本质是为淘宝聚拢流量

本质上,闲鱼解决的是利用信息交换平台,加速二手物品的流转问题。用闲鱼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让闲置游起来”。

但是由于闲鱼本身拥有近一亿的月活,并且平台对于卖家没有类似淘宝、天猫那样的资质管控,因此,在流量需求的刺激下,买卖双方与平台之间难免会上演一出“猫鼠游戏”。

首先,随着淘宝内的流量越来越贵,不少小卖家开始发现了闲鱼这块处女地。比如当我们以“vivo X50 Pro手机”为关键词,会发现很多低价的全新商品,但是点击进入商品却发现,需要复制密令到淘宝才能完成购买,而当我们一旦跳转到淘宝后,闲鱼之前所呈现的低价立刻就会烟消云散。

在淘宝卖家眼里,闲鱼就是一个吸引流量的工具。

此外,还有一些卖家确实是在闲鱼卖东西,但是自己并没有产品,而是效仿微商,仅仅“经营”这个闲鱼号,买家付款后,卖家会直接通知工厂发货,自己在其中赚个差价。以至于出现了半年多可以卖出近三万件商品的职业闲鱼卖家。

由于这些职业卖家投机性的大举侵入,闲鱼原先主张的C2C生态遭受到了严重破坏。但是,因为淘宝拉新的流量在逐渐枯竭,阿里官方对于闲鱼的异动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毕竟,只要流量都是在阿里旗下流转,目的就算达到了。

如此一来,对于真正想去闲鱼购物的用户来说就不是很也友善了。很多买家开始抱怨,在闲鱼已经很难通过搜索找到合适的卖家和心仪的商品。

当然了,闲鱼所面临的问题,为淘宝引流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在需求的刺激下,不少剑走偏锋的卖家还开发出了闲鱼的其它功能,以货不对板但供需双方都心知肚明的方式来完成某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早在2016年这一问题就被曝光。北京晨报就曾报道称,闲鱼一位出售丝袜的店主不卖新丝袜,而是专卖“一小时500到800元不等的丝袜表演”和穿过的“原味丝袜”;2019年3月,有网友爆料,闲鱼平台内有商家售卖“妇科真人检查”相关视频;2020年6月份,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报道,有卖家在闲鱼进行涉黄直播。

色情问题已然成为了悬在了闲鱼头上的一把刀。

而在此之外,盗版资源、禁售药物、毒品、濒危动物交易等敏感内容也屡屡出现于闲鱼平台。

尽管闲鱼官方一直在积极封杀这些内容,但是从新闻的报道时间来看,单单色情这一问题,闲鱼就没有进行根治,而是一直处于永远在封杀,永远会出现的死循环之中。反观淘宝,类似信息你是肯定不会找到的。由此可见,非法信息在闲鱼上的肆虐,主要还是因为闲鱼自身所采取的封而不禁的策略,对于非法信息,闲鱼是在有意识的“放水养鱼”。

无为而治不适合闲鱼

闲鱼选择了一条“无为而治”的治理方式。对闲鱼平台来说,其最大的优点就是管理成本更低。比如有消费者因购买产品而和卖家产生矛盾,淘宝一般会出面调解,而闲鱼则通过“小法庭”的设计,将皮球踢给其他闲鱼用户,让用户参与解决用户的矛盾。

另一方面,闲鱼平台之于阿里巴巴的意义其实并不是有多少营收,能够为淘宝进行引流,防止用户流失到其它平台就算是完成了任务。闲鱼CEO陈镭此前就曾公开表示,闲鱼“离钱比较近,离赚钱比较远”。

以前文举的“vivo X50 Pro”为例,在闲鱼的搜索结果下,除了上文我们提到的淘宝卖家自己引流外,开通闲鱼直通车的淘宝卖家还能在闲鱼获得顶流的支持,而商品的下方会显示有“广告”字样——这种业务形态与优酷曾上线过的“边看边买”业务如出一辙,都是为淘宝这个阿里的顶梁柱业务引流。

所以在阿里巴巴的影响下,稳住流量、拓展业务,反哺阿里巴巴生态的就成为了闲鱼的首要任务,但是即便如此,采取“无为而治”的轻量化运营策略就真的适合闲鱼吗?

闲鱼还是“咸鱼”

凭借着“无为而治”的运营逻辑,闲鱼在短时间内得以迅速崛起,但是不能忽视的是,随着闲鱼越做越大,这个运营逻辑所引发的问题也在迅速扩大。

从生态的角度来看,闲鱼希望提升流量的利用率,带动淘宝、阿里巴巴等业务的发展无可厚非,但是这首先是建立在买家“想要使用某一商品但不希望承担原价”的基础之上。但是由于淘宝、阿里巴巴的商品是全新的,因而也不可能符合这一要求。

从闲鱼被引流到淘宝,当用户一再被“忽悠”之后,这条引流的方法还会起作用吗?

事实上,因为职业卖家的过多“忽悠”,即便那些自嘲为“垃圾佬”的二手交易爱好者也开始厌烦了闲鱼的这一切。

大学生小朱告诉电科技,以前在闲鱼确实能捡漏,用极低的成本淘换出一台电脑,自己有时候还能通过捡漏转手给同学,赚点儿午饭钱,但是现在肯定是不行了,大部分都是职业卖家,买卖之间毫无交流可言,完全没有了之前淘旧货的乐趣,“最主要是时间成本过高,翻一天闲鱼也不见得能捡漏。”

让闲置游起来是闲鱼的安身立命之本。但是现在这一切正在发生改变:为了吸引更多流量,闲鱼对于色情信息封而不禁;为了加大成交额,对职业卖家网开一面。对于闲鱼来说,现在这一切确实是刚刚好,用最低的成本实现了流量的正向循环,可是从长远来看,一旦当更多的用户开始对平台产生了质疑,闲鱼距离成为无人问津的“咸鱼”又还有多远呢?

1

闲鱼社区上,有一条暗行的规矩,先看胸,再看脸。这两样决定了你的成交数。

对于这两样带来的用户活跃度,闲鱼是觊觎的。要不然也不会低调推出新功能“女神驾到”。

点进去,只见满眼白花花的胸和数量可观的点赞评论数——多数是求约炮。

某公号速度发文评论了此事。

几小时后,白花花的胸全不见了。

又过了一天,“女神驾到”没有了,改叫“实拍穿搭”。

这几天我有了个新乐趣,点进“实拍穿搭”,只见两行白花花的胸,再看看充满荷尔蒙的数百评论,最后看它们最快几分钟会从闲鱼上消失。

我推测,现在的闲鱼不得不养了一个团队来消灭满屏不断被顶上前的低胸照,以及由此带来的可观活跃度。

我见证过被上千点赞评论数顶在最前面的低胸女神照,突然凭空不见,也不禁感叹于满屏包裹严实的邻家女孩照下,一排的点赞0评论0——这是何等的空虚寂寞冷。

我猜闲鱼心里苦。

仿佛昨日重现。去年底支付宝上线“白领日记”、“校园日记”,只准女性用户发布内容,结果成为众直男围观约炮的“大胸之地”。彭蕾只得出来道歉,清除这两个板块,并说“错了就是错了”。

当时就有评论,阿里巴巴对于微信支付的活跃度远高于支付宝这事,有点接受不了。为此,不惜打擦边球,换取社交上的活跃度。

然而一个用户广泛的移动支付工具,大家要的是安全牢靠,你非要变身约炮神器,这不是暗示大家“打一炮换一个地方”,妥妥自绝于人民么?

约炮和支付必不能两全。

可闲鱼不一样,作为一个闲置物品交换平台,相对于电商平台,用户活跃度高,天生社区卖相。

它寄托了阿里巴巴永远不死的社交梦。

2

去年我曾问京东一位前高管,刘强东怕什么?他答,怕垂直电商以及更新的电商形态蚕食京东的市场份额。

这同样是阿里巴巴的恐惧。

在电商领域,阿里巴巴依然是当之无愧老大,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但对他而言,增长也变得越来越吃力。

2016年的双11,马云喊出的口号是24小时交易额破200亿美元,然而当天的数字停留在了178亿美元。

往这边看,B2C零售电商平台们抬眼看见天花板。

往那边看,电商与社交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小到各种微商,大到云集、全球捕手、拼多多等社交电商,都在飞快增长,蚕食着淘宝的市场。

马云肯定有艳羡马化腾的时刻,买东西用户可以随意切换平台,可他们没足够的理由抛弃微信远离社交。

有了社交关系链,就等于有了平台护城河。

别嫌弃陌陌约炮起家,凭借对男性狩猎本能的唤醒,他圈到了亿级用户,去年更依靠直播业务获得第二春。毕竟,有了足量用户,干点啥不行。

可阿里巴巴只是个B2C电商平台。人们交易完了,就走了。

阿里憎命,只在社交。为此一次次向社交发起冲击,也有意无意给约炮留下暗门。

直播兴起,为增加互动性,淘宝赶紧在app上加入了直播功能,于是不少美女主播纷纷入驻淘宝直播,实价约炮不在话下。

支付宝推出的到位功能和生活圈。看起来这是能让人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来赚取相等价值,同时分享自己的生活。

但高芝麻分竞价提示则会完成你对该用户画面中最直观的评估——是否有钱。如果有兴趣,你就能跟发布招人需求的对方聊聊,自己能如何“帮助”对方。

直到闲鱼推出,阿里希望闲鱼能通过二手交易发展出社交关系。结果,再也没有比胸更能博取眼球的方式,再也没有比约炮更好地驱动男性对于平台的趋之若鹜。

外围们在闲鱼上发布性感照片,出售所谓“原味衣裤”或是拍照模特服务,有意者可以咨询竞价,这就是原始的性暗示与交易共生了。

当交易不那么规则清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又毫无障碍的时候,狩猎与待猎的原始本能召唤变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3

性是互联网的原罪,也是它的原动力。

扎克伯格娶了其貌不扬的太太,这是真爱。他是进攻型选手,遇到有好感的妹子会主动上前热切的推销自己。

这样的捕猎者,怎么会不懂雄性动物内心所求?Facebook起家最大的筹码,是在常春藤高校之间迅速传开的校花评选,这帮助扎克伯格迅速圈定了足量的种子用户。

一周前Snapchat上市,首个交易日估值接近300亿美元。Snapchat告诉你,纵情的拍照分享吧,按下发送键也别害怕,它阅后即焚。这其中蕴含的暗示还不够么?年轻人为Snapchat疯狂,那里面充斥着白花花的肉体与满溢的荷尔蒙。

作为Snapchat的创始人,埃文·斯皮格身价50亿美元,娶了超模米兰达可儿。没点泡妞真技,如何搞的定女神。自古英雄爱美人,毕竟,这位可也是在酒池肉林中练出的老神在在。

我发现,互联网世界里有这么一群狩猎的雄性,深谙“约炮带量”之道。

美国有扎克伯格和斯皮格,中国有唐岩啊。

前两天,唐岩对媒体说,互联网企业家里论三观没人比得过他,直播给陌陌带来的可观收益,让唐岩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上岸洗白自己。

不过至今,圈子里还是有诸多有关他怜香惜玉的传说。

4

但陌陌又如何?

移动互联时代,一切在加快,人流密集的各大平台为了活跃度和社交,都有崛起为约炮阵地的潜质。

这没什么想不通,用户基数足够大,又足够活跃,有什么干不成?就连美团点评都打算上线打车业务了。

说起约炮阵地,早年有豆瓣、天涯、劲舞团,然后是陌陌、探探、花田这类以交友为目的的app,然后还有知乎,大家以文会友、以脸相惜,以开房裸诚相见。

这是平台约炮的前传,新故事是,网易云音乐异军突起,大众点评不甘落后,都成为约炮的新神器。

网易云音乐虽然是听歌软件,但它能追赶虾米与QQ音乐的秘诀主要在于它强调评论区的故事,也是内容引导向的另一种体现。

你可以在“附近的人”看到附近的用户们都在听些什么歌,还有他们此刻离你有多远。一旦你的“附近”页面开启,就有很大可能接受来自陌生人的问候。于是借由一首歌,你可以打开话匣子,并在三两句话中约对方“出来一起听听歌吧”。

至于说大众点评。有试过的人总结,约的方式是,在诸多团购评价后找到一两位看中的人选,直接用搭讪的口吻询问是否好吃之类的话,如果对方有意周旋,说出“带你来吃”或者“一起试试”这类的话,那这场炮基本就成功了80%。

原以为互联网大平台的市场会逐渐被细分领域所蚕食,没想到荷尔蒙社交竟能让他们重新焕发第二春。

对于年轻人而言,一切都是社交和享乐的工具,为什么不呢?

可叹闲鱼,如今是不敢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