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价值投资者长寿?为什么那些基金经理就容易英年早逝呢?

因为复利的原因,活得久的价投,挣得才多。折寿的,钱还没起飞,就夭折了。来源:雪球App,作者: 杨天南财务健康谈。。。

典型的幸存者偏差。那些活的久的被我们知道了,还有好多价值投资者我们不知道的。

为什么价值投资者能够长寿?

来源:投资者攻略

价值投资是一个伟大的行业,是一个能够使人长寿的行业,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投资大家都是高寿,格老活到了82岁,费雪97岁,邓普顿105岁,施洛斯96岁,等等。

同时,价值投资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一直干到生命尽头的那一天的行业,如巴菲特、芒格、约翰内夫等,他们都八、九十岁了也依然活跃在投资舞台之上,而且不断作出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投资决策,巴菲特说过他要活到100岁,对此我深信不移,相比那些五六十岁就退休的行业,价值投资行业可以让人的职业生涯与人生几乎同时画上句号,这正是这个行业所产生的顶级人物能够成为最伟大的人群之一的重要原因。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群人,在2500年前的中国那个战争频仍、条件恶劣的春秋战国时期,活跃着一群思想家,他们也是个个高寿,其中除了韩非子是被别人害死的之外,孔子活了73岁,荀子74岁,庄子83岁,孟子84岁,墨子92岁,老子100多岁,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吗?

当然有!秘密只有一个:他们都是思想家!这两群人有着高度的重合,

一个投资家必定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他们都是注重修养、勤奋多思、性格柔韧,最终都是符合养生长寿之道,所以长寿!

为什么价值投资者能够长寿呢?

这是因为,成为一名价值投资者的前提是正确思考、独立思考,一个价值投资者必须是一个思想者,要具有较高的道德修养,价值投资者是以道取胜的,是尊重事物发展客观规律的,是完全以客观事实为准则的,宁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

他们都有一个内部计分卡,毫不在意外部的看法和评价,他们都信奉格老的教诲:“你是对是错不是建立在别人的认同之上,而是建立在正确的事实之上”,所以能够做到不以市场易其身,不以宠辱乱其神,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耐心以对,也因此成为了市场先生的主人,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巴菲特形容自己“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每天都怀有这样一颗喜悦心,法喜充满,怎么不会长寿呢?

为什么那些基金经理就容易英年早逝呢?

而反观那些基金经理,他们为了做大规模,总是想要得到市场和出资人的认同,但是市场先生是反复无常的,出资人又不是内行,所以他们的思想经常被市场先生和出资人绑架,被短期的排名绑架,从而可以做出完全不顾事实的行为。

他们使用大了量的数据模型,耗费了大量精力,非要把简单的事情搞的特别复杂才叫研究,希望能够通过这些复杂的模型来预测股价的波动,但这些东西都是脱离了本质去追逐现象,是精确的错误。

他们整天猜测宏观经济、猜测政策、猜测市场,强行去做那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明明无法预测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市场的波动,情绪随着市场大起大落,成为了市场先生的奴隶,要么就是违反法规干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弄的整天身心疲惫、提心吊胆、疲于奔命,怎么不会英年早逝呢?

投资之道决定了价值投资者要通过提高自身内在价值来提升外在价值,所以他们在长期的投资实践中不断感悟、修练、提高,使得他们具有了独立思考、格局大气、目光长远、一身正气的特质。

正是投资之道使价值投资者拥有了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达到了宠辱两忘、了然无我的境界,暗合了养生长寿之道,而长寿又让复利的光辉在时间的作用下更加闪耀,所以那些伟大的价值投资者既能够身无大患、健康长寿,又能够事业成功、人生精彩,成为最受人尊敬的人群之一。例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被评为美国最受尊敬的公司,巴菲特被评为除父亲之外的最受美国青年尊敬的人。

有人认为“价值投资”比“登珠峰”这项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还难,投资本质上是对未来进行预测,预测结果不可能100%正确,因此要有安全边际,安全边际主要源自于买的便宜和低预期。价值投资本为实业投资思维在股市上的应用,然而本篇文章中,结合价值投资所阐述的投资人所应具备的性格特质以及一些投资策略,纵观整个投资领域,仍有普适性 —— 如果你想提高自己的投资能力,首先要做的不是提高什么分析能力,而是先学会排除掉那些明显的投资陷阱。

作者丨大隐于市

来源丨港股那点事(ID:hkstocks)

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攀登珠峰是当今世界最危险的运动之一。

从1896开始,陆续有1584名登山运动者相继登珠峰,结果有395位中外探险者遇难,还有些不知名的运动员也有遇难,死亡率高达14.8%左右。

▲ (攀登珠峰路上,随处是这种已成为路标的尸体)

为何有如此高的死亡率?两个原因:

1、攀登珠峰,看似简单,并不难:珠峰永远都在那里,无论昼夜晨昏。当你在珠峰大本营宿营的时候,你会发现珠峰几乎触手可及。

2、珠峰的攀登路上有无数的“坑”:可能是一块松动的岩石,可能是一道窄窄的冰裂缝,可能是一场意外的雪崩,也可能是同伴一次最微小的失误引致的滑坠……

这些可能让你送掉性命。

1953年5月29日人类首次登顶珠峰而闻名世界的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老年时接受记者采访,做了如下评述:没几个人真正了解珠峰。我曾经以为我了解,但最后发现,其实我也根本不了解(它)。

噬人无数的“价值投资”之路

如果我说,选择价值投资模式,或许比攀登珠峰还危险,会有多少人相信?自从巴菲特的投资理念被引入国内之后,声称自己是价值投资者的人非常、非常、非常多。然而不幸的是,在这帮自称自己是价值投资者的人群中,赚钱的非常、非常、非常少。

为什么声称自己是价值投资的人这么多?因为价值投资的逻辑堪称完美,且貌似执行起来也非常简单。 价值投资有且只要4个核心理念,这四个核心理念堪称完美:

  • 股票是对公司的部分所有权。
  • 市场只会告诉你价格是什么,而不会告诉你价值是什么。
  • 投资本质上是对未来进行预测,预测结果不可能100%正确,因此要有安全边际,安全边际主要源自于买的便宜和低预期。
  • 通过长时间的努力可以形成自己的能力圈,能力圈的边界比大小重要。

如此完美的理念,那为什么这么多人赚不了钱呢?首先是因为任何投资理念都需要配套的性格。价值投资需要两个非常重要的性格特质:不从众和耐心。耐心和不从众,这两个性格特征可能就直接排除掉95%的投资者了。

如果你本身的性格特征和运用价值投资理念需要的特质不和,即使你学会了,你也发挥不了任何效果,纯粹在浪费自己时间。这就像你让黄蓉去学降龙十八掌,让张无忌去学九阴真经。做不了价值投资,你可以去做趋势投资,什么马配什么鞍,什么样的性格配什么样的投资理念,这是基本的常识。

其次是因为价值投资里的坑特别多。任何一个真正拿价投作为投资理念的人,首先要学的不是怎么赚钱,而是学会怎么躲坑。这就是查理芒格让投资者去总结大家是怎么在股市里赔钱的原因。要想赚钱,先学会怎么避免赔钱,把80%的坑排除掉,你赚钱的几率就会非常大了。

因此要真正从这个残酷的市场中获得超额收益,你要知道你的前辈们是怎么死在这个路上的。 就像本文开始处的那个著名的珠峰路标尸体——登山界把他称为“Green shoe—绿鞋”。

那些埋葬投资者的价值投资陷阱

攀登珠峰,无论从南坡,还是北坡,路线都是固定的——这很类似价值投资路径,看似简单一致,但,攀登路上,哪怕最微小的失误或者陷阱,都可能让你丢掉性命。

下面我就结合真实案例,讲讲我自己总结的普通投资者常遇到的价投陷阱。当然,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清单,因为我也还在学习中。

1.抄底具有反身性的股票

我曾经在Seth Klarman的《安全边际》和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里看到过这个陷阱,但是真正让我重视这个陷阱并把它放到我买股票前的检查清单上,是2008年金融危机。

2008年时,有很多价值投资者因为过早的买入了金融股而血本无归。

死的原因很简单:忽视了索罗斯说的反身性。

索罗斯的反身性实际上指的就是股票价格可能会影响股票价值。也就是说,股价价格下降可能会导致股票的价值下降。

在一定情况下,这种反身性会形成自我加强的反馈,导致恶性循环。比如说股票价格下降导致公司无法开展正常的业务,无业务开展又会导致公司股价继续下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真实案例:

比如2008年时的贝尔斯登,一旦股价跌幅超过一定程度,大批的对冲基金就会停止与其交易,并提出提款要求,这种情况下,公司价值随着股价一起下跌,你买的实际上一点都不便宜。

贝尔斯登的倒下实际上由两个阶段构成:

一是在2007年的美国次级债危机中,贝尔斯登遭遇严重冲击而陷入困局,因为它在房贷抵押债务和衍生品市场投资太大——作为美国债券市场上最大的承销商和衍生品发行商,在房地产市场出现下滑之后遭受了严重损失。贝尔斯登先后遭遇旗下两只对冲基金破产、标普下调其债信评级、CEO引咎辞职、被投资者起诉等事件,伴随这一系列事件的是其股价的大幅下挫。

二是最近的这场所谓“反身性的灾难”,也正是这场灾难让一些投资者倾家荡产,因为这些投资者以贝尔斯登历史业绩数据来判断公司价值。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2008年3月10日,美国股市开始流传贝尔斯登可能出现了流动性危机的消息。一些美国固定收益和股票交易员开始将现金从贝尔斯登那里提出,害怕如果贝尔斯登申请破产自己的结算资金将会被冻结。其实从3月4日开始,欧洲银行就已经停止和贝尔斯登进行相关的交易。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敏感时期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怀疑自己资金会被冻结更有破坏性呢?

所以理所当然的,贝尔斯登发生了挤兑,现金像溪水般流出,止也止不住。到3月14日,对冲基金的大批离场终于抽干了贝尔斯登的最后一滴血,170亿美金被抽出。就是因为这170亿美元的抽离,使传言变成了现实:贝尔斯登真的出现了流动性危机。

你可以想象,一个面临“挤兑”,公司业务无法正常开展的公司,它的内在价值是多少? 是零,也就是说,在股价下跌同时,这个公司的价值也逐渐归零。

另外一个例子是花旗银行。从1986年上市到2007年,花旗银行股价上涨了30倍,2006年达到了每股55.7美金。然而在2009年3月6日,其股价正式跌破1美金,跌到了0.97美金,短短半年估计下跌了95%(你现在看到的股价走势实际上是2011年10股合1股之后的股价)。

这是我研究2008年历史时,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之一:

当股价下跌会影响到其主营业务时,这种下跌会降低企业价值,你研究过去的财报是没有意义的。这种切记不可越跌越买。 只有当股价和企业自身价值(基本面)没有反射性时,才可以越跌越买。

国内有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德隆系。德隆系把高股价抵押出去获得贷款来进行扩张,一旦股价崩盘,整个公司也会跟着直接崩掉。

2.处于周期顶点的低PE股票

PE这个指标对周期股来讲,几乎是完全没用的,除非你的E指的是Normalized Earning(正常化利润)。

比如最近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暴跌,很多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股价都腰斩了,并且利润变成了负的。如果你用PE这种盈利指标来估值,你会发现现在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股价非常“贵”,而2014年时,这些公司的股价非常“便宜”。 就拿AR这个低成本页岩气生产商来讲,2014年的EPS是2.57美金,2015年是3.43美金,中间TTM EPS最高到过4美金以上。 站在2014年和2015年的时间点上,你会发现AR这个公司的PE其实仅仅只有10倍不到。 因此你可能就会觉得这个公司非常的“便宜”,实际上它不过处于周期性高点而已。

同理,现在AR这个公司的PE是73.42倍,你可能会认为股票很“贵”,实际上它不过处于周期性低点而已。

当你买入一个周期性股票时,一定不能只考虑当下的利润,因为这些利润都是不可持续的。因此周期性股票经常需要参考重置成本,参考市销率,在高市盈率时买入,在低市盈率时卖出。 当然,周期性股票永远面临一个问题:周期反转什么时间来临。

3.隐藏资产丰厚,无催化剂的股票

例子1:目前香港某百货公司持有的子公司股票市值是160亿人民币左右,目前这个公司自己的市值仅仅只有不到40亿人民币。 于是你认为,160亿的隐形资产远远大于目前的市值,所以这个投资有丰厚的收益,同时有安全边际。

例子2:你发现一个上市公司手里的房地产资产价值100亿,而市值仅仅只有30亿。

于是你认为100亿的房地产价值远远大于公司市值,有安全边际,利润丰厚。如果是你按照上面思路投资的,恭喜你,你半个身子已经到坑里了。

为什么这是陷阱呢?

因为在催化出来之前,市场是不会认可这部分价值的。 而在A股和港股,很多上市公司都有绝对大股东,这个大股东决定了是否把这个隐藏资产价值催化出来,作为小股东的你,没有任何办法强迫公司分拆或者出售隐藏资产。

在美股,由于上市公司股权很分散,所以激进投资者会杀入这种隐藏资产丰厚的公司,强迫管理层把资产进行变卖或者分拆,从而催化出价值。

总结:公司有大量的隐性资产,但是股权集中,没有催化剂,是典型的价投陷阱。要拿走这些隐性资产的价值,需要让管理层或者强迫管理层分拆或出售这些资产。

4.盈利能力正在衰退的企业

某些投资者采用一个过分单纯的向后看的投资规则:买入低市盈率的股票。这个想法是支付一个盈利的较低倍数,投资者买入一个失宠的便宜货。在现实中,跟随这种规则的投资者其实是只看后视镜来驾车。低市盈率的股票被压低股价,通常是因为市场价格已经反映了盈利急剧下跌的前景。买入这种股票的投资者也许很快会发现市盈率上升了,因为盈利下降了。

常见的盈利能力衰退有以下几种情况:

  • 企业处于一个已经被技术彻底淘汰的行业
  • 企业处于重资产的夕阳行业
  • 企业竞争优势在丧失殆尽

处于以上三种情况下的股票,再便宜也不应该购买,因为其持续恶化的基本面会使股票越跌越贵,因为其目前看似很便宜的利润是不可持续的。盈利能力的衰退会导致,你看着你的股票PE从7倍变成14倍变成20倍,从看似很便宜的估值,慢慢的变贵。

例子:如果你现在想找美国净资产/股价比例最高的股票,我倒可以给你推荐一只:西尔斯百货(NYSE:SHLD)。

美国的西尔斯百货现在手里的净资产价值是40-60美金,股价是10美金左右,公司每年烧掉15亿美金的现金(盈利能力是负的)。 西尔斯的净资产之所以比股价高那么多,主要是因为CEO能力不行,同时企业的竞争力几乎已经丧失殆尽。 这其实也是巴菲特购买伯克希尔哈撒韦之后掉入的陷阱。虽然在买入的时候感觉买的很便宜,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会慢慢变得贵起来了。

5. 不考虑财务指标的局限性

即使排除上面说的周期性陷阱和衰退陷阱,PE高低也并不能代表便宜与否。

并不是说PE这个指标完全无效,而是它的有效性是有一定范围的,跨出了这个范围PE就是个“狗屁指标”。 这是投资的复杂性之一,也是我很享受这有游戏很重要的原因,因为够复杂不容易玩腻。

为什么PE这个常用的指标有巨大的局限性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

1. 大多数人使用的是当年的盈利,而1年的盈利很可能是不持续的。因此用PE时,要排除掉那些不可持续的利润,然后使用的是正常化的运营盈利能力(Normalized Earnings)

2. PE完全没考虑一个企业的负债(资本架构)。实际上负债也是构成一个公司是低估还是高估的重要因素。

关于负债是如何影响估值的,请看下面这个例子:

假设两家公司质量一样,单纯从以上数字来看,两家企业哪个更便宜?

从P/E和P/S上来看,企业B明显比企业A便宜。

但是当你考虑负债之后,两家企业的EV/Sales和EV/EBIT完全一样。并没有哪个企业便宜之说。 因此,当你对比两家企业时,企业的资本结构可能扭曲掉PE和PS的真实性。 如果你不考虑这些问题,你的无知会导致你掉入陷阱。

几乎任何财务指标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当你把你的投资依靠在这些财务指标上时,你最好问问自己是否真的了解这些指标的局限性。

结语:价值投资的有效性

是建立在它不是总有效的前提下的

如果你想提高自己的投资能力,首先要做的不是提高什么分析能力,而是先学会排除掉那些明显的投资陷阱。看看历史,看看过去投资者是怎么把钱亏掉的,然后把所有陷阱写成一个清单。

当你下次要投资时,好好检查检查这些清单。

只要能避开陷阱,投资就可以相对比较轻松:找到便宜的好公司,买入持有,直到股价不再便宜,或者发现公司没你想象中那么值钱时,卖出。 不过我相信当下次金融危机来临,依旧会有无数人跳进反身性陷阱,这就是人性。

另外,很多人认为价投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任何时候都有效的方法——他们认为,选择了价值投资,就算赚不到钱,但至少是安全的。这就是99%的价值投资者最后都会死掉的原因——价值投资需要排除很多的坑,同时需要很特殊的性格特征。

选择价值投资就意味着你要常常站在大众的对立面,你要坚信你是对的,同时在发现自己是错的时候快速认错,你要对投资非常痴迷,同时还要非常有耐心。 这种反人性的性格要求,其实注定了大多数人无法从事价值投资。 另外,如果价值投资是一个天然能提供安全边际,且简单易学,人人可以使用的工具,那么这个方法很快就会失效。

因为资本市场的逐利性会让越来越多人使用这个方法,直到这个方法不再有效。 实际上,价值投资的有效性,恰恰是建立在它并不是总有效的前提下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