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芯为什么没有人追责11亿科研资金被骗汉芯陈进哪里人东山再起

我有几个不解:
陈进能看到此文吗?他对此事后来就没发过声?
骗子贪官怎么都从容的到美国,Tα们对美国到底有什么用?如果没用那美国是垃圾桶吗?
陈进这多年改邪归正了吗?在美有什么实实在在的专业成果?

前段时间,《德国之声》发文:“川普用芯片击中中国软肋”。文中写:”川普清楚,中国在这一战略重要领域对美国有依赖性。”来源:雪球App,作者: 财经三分钟 作者|北国小甜瓜(ID:LoveChina16666) 编辑|杨瑞

“没有这些微小的元件,现代社会将无法运转。”

“因此,芯片是美中较量的核心地带,有关的这一争执过去几周里开始升级。”

中国“无芯”之痛,再次被揭开伤疤。

艰辛回首中,有一人,最为可恶。

他曾骗走国家11亿科研资金,让中国芯片停滞13年,却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如今现状,更是令所有国人愤慨。

他,叫陈进。

01

平步青云的“汉芯之父”

陈进,1968年生人。”汉芯之殇“,始作俑者。

曾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微电子学院院长、特聘“长江学者”,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博士生导师。

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博士。

毕业后,进入摩托罗拉工作,然后”海归“回国。

2001年,陈进进入上海交通大学任教。

中国芯片产业落后,大力扶持集成电路产业。

“汉芯计划”应运而生。

陈进,被任命为”汉芯“的总设计师。

图:“汉芯计划”是863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学校成立了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他出任主任。

凭着一股”狠劲“,他还带领学院制定了“四年规划”:前两年“卧薪尝胆”、第三年“一鸣惊人”,第四年“鹏程万里”。

然而,4年太长,仅用短短16个月,

陈进就搞出了震惊世界的“汉芯一号”。

2003年2月26日,“汉芯一号”发布会召开,由上海市新闻办公室亲自主持。

当时发布会现场

“汉芯一号”,一款32位DSP数字处理芯片,采用当时国际先进的0.18微米工艺。

1年多,凭一己之力,让中国芯片成了世界领先?

前所未有的“霹雳速度”,震惊了世界。

然而,无人质疑。

太过热切的渴望,让国人放下了警惕。

发布会上,多位院士对“汉芯一号”进行了鉴定。

得出结论:“汉芯一号”属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一时间,陈进成了“民族英雄”。

上海交大特聘其为长江学者,出任了微电子学院院长。他还成了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上海汉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随后几年,“摸到了门道”的陈进,开了挂。

短短三年,陈进成功申报了国家各部门的40多个专案,包括“国家863计划专案”,军队总装备部的“武器装备技术创新专案”,差点被安装到国产战机、导弹上。

无一失手。

汉芯2号、3号、4号、5号也先后问世,据称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准并成功申请了12项国家专利。

项目金额总计超过一亿元,上海交大及各相关方在汉芯专案上的损失高达11亿。

不出意外,他可能会一直平步青云,直升院士。

2006年1月17日,一个类似美国“水门”事件中“深喉”的人物,横空出世。

此人在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上,直至“汉芯一号”造假。

后来被证实,发布《汉芯黑幕》帖子的“告密者”为“汉芯1号”研制小组的四人之一。

一些嗅觉敏锐的媒体很快介入,进行了艰难的追索和求证。在举报人和媒体的共同努力下,一个个事实渐次浮出水面。

2月18日,调查组得出结论:“汉芯一号”造假属实。

图:陈进

曾引爆国人“自豪感“的”汉芯一号“,真相令人作呕。

02

揭开那层“遮羞布”

若论“造假”,陈进可谓登峰造极。

谎言,一路铺就青云路。

履历造假

众所周知,芯片的研发分为:设计、制作、封装三个主要方面。其中,设计最难,也是中国最缺少的部分。

陈进在美国研究的方向是“集成电路测试技术”,压根儿就不是”集成电路设计”,这一点,从他的毕业论文《模拟和混合电路的故障模型和测试技术》就可以轻易看出。

他深谙“如何包装”更有价值,直接篡改了简历。

从“测试”变成“设计”,他成了抢手货。

然而,可悲的是,“人才引进”时,明明轻易就可分别的不同,却无人核查求是。

工作经历造假

在给上海交大的简历中,陈进宣称自己担任的是半导体总部的高级主任工程师,从事芯片设计工作。

然而,事实证明,他不过是摩托罗拉的一名“高级电子工程师”。

依然无人核查,陈进被委以重用。

研发造假

陈进,靠着造假,蒙混了所有人,

自己却一直很清醒。

他深知,自己是不可能“研发”出芯片的,于是他萌生了一个丑恶粗鄙的想法。

研发之初,他就借着一次去美国的机会,让曾经的同事从摩托罗拉的内部下载了一款芯片的源码。

这套源码,成了“汉芯一号”。

即使非法获得了源码,但没有授权,芯片仍然不能使用,连功能演示都做不到。

于是,陈进直接“狸猫换太子”。

他让在美国的弟弟,购买了一批摩托罗拉dsp56800系列芯片。

为掩人耳目,陈进又找来一位民工,

用砂纸打磨掉芯片上原有的摩托罗拉标识。

而这位“21世纪最具创新精神民工”,竟然就凭着手中的几张砂纸,磨出了“中国骄傲”,将中国“芯片”磨成了世界笑柄。

被打磨后的芯片

打磨后的摩托罗拉,重新打上标识,

成了发布会上的“汉芯”。

更讽刺的是,这枚Moto芯片是144脚,而“汉芯”是208脚。

不用说一般的专业人员,稍微细心一点的外行人,只要识数,久能看出来。

然而,审核专家组里好几位院士,全票通过。

更为讽刺的是,这台假汉芯驱动的MP3里只有三首歌:《沧海一声笑》、《挪威的森林》、《天冷就回家》,陈进自己都没办法换歌。

图:发布会演示现场

于是每次国家相关部门领导和专家来现场考察,听的就都是这三首歌。

是耳聋眼花,还是另有隐情?

然而,只有一片掌声。

陈进一路高歌猛进,畅行无阻。

资金使用造假

随着调查,一家名为Ensoc的公司,浮出水面。

这家被明确为负责“汉芯”的海外流片(试生产)服务的公司,其实是陈进在美国注册的一家“皮包公司”,注册地址是陈进的一个朋友的住址。

这家于2002年5月22日注册的公司,注册人竟是陈进本人。

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汉芯1号”诞生记》记载:“汉芯1号”是完全由国内流片、封装和测试,这三道工序分别由中芯国际、上海威宇科技和ICC(上海集成电路设计研究中心)负责。

这是汉芯得名“中国造”的主因。

然而,神秘举报人却出示了同一流片项目的另一份合同。

这份合同于2002年11月5日签订,甲方是美国Ensoc technologies公司,乙方是上海交通大学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负责签署这份合同的人分别是Ensoc公司总裁(president)Robin liu和研究中心主任陈进。

合同明确了Ensoc公司将为研究中心负责汉芯eDSP21600(“汉芯1号”的代码)项目提供在海外的流片服务。一枚芯片的流片为何要寻求两套方案?

更让人疑惑的是,在这份陈进与Ensoc公司签署的合同中,后者为研究中心提供在海外的流片服务条款中有一项这样的表述:0.18μm UMC。

据查实,UMC实际上是全球第二大芯片代工厂商台湾联华电子(以下简称台联电)的英文缩写,这意味着“汉芯1号”的海外流片是在台联电进行的。

根据举报人出具的Ensoc公司于2003年1月15日开出的流片服务价格明细表显示:15片委外流片,包括所有的服务共计花费仅35080美金,这与业内人士估算的最低价格还便宜近1.7万美金。

“根本没有所谓的美国流片,这只是陈进骗钱的一个幌子。Ensoc公司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为这笔交易付钱的却是交大。”

举报人指出。翻开了第3份和第4份证据,分别是Ensoc公司的收款凭证(Invoice)和上海交大以东方科学仪器上海进出口有限公司开出的发票。“陈进有了收款凭证就可以到上海交大报销。”

举报人透露,陈进通过Ensoc公司做成的交易不止于此。

2003年5月,陈进还与台湾的著名芯片设计公司威盛电子(VIA)做成了一笔50万美金的生意,这50万美金同样汇到了Ensoc公司的帐户上。

“这50万美金的生意实际上就是‘汉芯1号’发布会上宣称的那个百万订单。”

“这50万美金的生意,实际上是陈进卖给威盛芯片源代码的交易。

他是以‘汉芯2号’源代码名义卖的,但实际上是MOTO dsp56800E的源代码。”举报人解释了百万订单的最终去处。

Ensoc公司还将流片服务的价格全部定得高于市场价,上海交大付的钱哗哗地落入了陈进的腰包。

靠着“汉芯”,陈进骗来了上亿科研经费。

据说经费一到手,陈进就组织实验室的员工一起周游世界,享受人生。

2006年5月,上海交大通报了“汉芯”系列芯片涉嫌造假的调查结论和处理意见:

“调查显示,陈进在负责研制“汉芯”系列芯片过程中存在严重的造假和欺骗行为,决定,撤销陈进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职务;撤销陈进的教授职务任职资格,解除其教授聘用合同。

科技部根据专家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和国家科技计划管理有关规定,已决定终止陈进负责的科研项目的执行,追缴相关经费,取消陈进以后承担国家科技计划课题的资格;

教育部决定撤销陈进“长江学者”称号,取消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资格,追缴相应拨款;

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终止陈进负责的高技术产业化项目的执行,追缴相关经费。”

巨额国家科研经费流失,如此恶行的行为,始作俑者陈进本人,却没有收到任何法律的制裁。

2006年年末,还有记者专门去向国家有关部委求证,结果是确实没有任何相关责任人因汉芯造假案受到法律追究。

如此弥天大谎,滑天下之大稽,

只是一人所为吗?

03

陈进,近况如何?

2006年,感觉东窗事发,陈进和另外几个“同事”早已一路逃到了美国,凭借着此前在中国“捞到”的钱财,继续快意人生。

受此“恶行”影响,中国的“芯片产业”一蹶不振,

民众自尊心受伤,国家收紧管控,更少人再敢轻易涉足“芯片研发”领域。

一颗老鼠屎,中国的芯片产业,停滞了13年。

如今,15年已过,陈进在做什么?

他活得有滋有味,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

种种迹象表明,“汉芯事件”平息后,陈进并没离开芯片行业,甚至与“上海交大”这个名字仍保持一定关联。

公司进化论搜索天眼查工商信息:曾因“汉芯”造假而卷入风波的“上海交大汉芯科技有限公司”,现名为“上海领微科技有限公司”。

陈进,仍是上海领微的唯一一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为10.5%,认缴出资额为534.6万元。

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截图

这家陈进持股的上海领微,目前还同时是“上海硅宝通讯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硅智芯片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60%和40%。

其中,陈进本人直接持有上海硅智20%股份。

此前,还有媒体爆出,陈进作为股东的公司还有“上海硅盛微系统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5%)“上海极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上海科臻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不知是何原因,后两家公司目前已吊销。

此前同时被爆出,上海紫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胡立勇。根据历史资料显示,也曾是陈进“汉芯”班底的核心成员。

不仅是胡立勇,陈进集团4人核心中的另1人,如今已是某著名大学微电子学院的副院长。

而当时“汉芯”事件中,陈进手下有的30多名交大在读硕士博士,他们不可能对此毫不知情。然而,这些“天之骄子”中无一人发声,全部随波逐流,而今多已成为“社会精英”、“科研中流砥柱”……

他们会不会步陈进之后尘?无人过问。

当年全票通过的院士们,各行各业拍手称快的掌声,好像就这样淹没在熙熙攘攘的尘世中,化作一团和气,在无人问津……

04

写在最后

子曰:不可说。

小瓜唯一能说的是,

“汉芯”事件,因一人而起,却远非一人之过,

对落后的担忧,演变成集体的急功近利,进而放松了监管,放纵了贪狼。

人间正道是沧桑。

芯片业堪称高科技行业的珠穆朗玛,后来者从0攀爬,欲达顶峰谈何容易?!

技不如人,中国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2015年后,中国芯片进口规模连续数年超过2000亿美金,名列第一大进口商品,到了2018年,进口额又攀升至3120亿美元,占据全球芯片总产值的三分之二。

比高价更恐怖的是“断供”。

随着中美关系进入冰封期,芯片又成为了美国的制裁武器,试图以此遏住中国信息产业的喉咙。

上个月,美国商务部再发禁令——限制华为利用美国的技术和软件,设计和生产半导体产品。“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省力省事模式,就此走到了死胡同。

国内,芯片企业却迎来了小爆发。

5月底,中国移动80亿采购大单中,芯片板块虽然英特尔占了八成,但国产芯片这次也不再是陪跑,华为鲲鹏、天津海光拿下了两成份额。

6月1日,中国最大、全球第三的芯片代工企业中芯国际科创板上市获受理;

6月2日,寒武纪通过了科创板首发申请,创下了今年最快过会新记录;同天,敏芯微也顺利过会,敲开了科创板的大门。

这场后发制人的反攻,中国打了20年。

虽然,目前还不能称为“领先”,但中国企业,已开始从闭门造车,走向了商业变现,一场服务器芯片新旧替代的大幕虽遥望不到终局,但已启幕开场。

或许,下一个20年,中国芯片人,也能苦尽甘来。

但,需要更多持之以恒的努力和付出。

经得起岁月检验的成果,

哪怕慢一点,

相信国人也会报以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各位朋友,因一些不可抗力,财三部分文章被强制性删除。现在想做好一个号,很容易触碰红线而被封号。为了不失联,请扫下方二维码关注备用号,有些不方便推送的内容会发在这个号上,篇篇精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