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屋吉屋邓薇现状谁收购了亏损盘点张磊高瓴资本10大投资败笔

河豚pqx2分钟前

其实做一级市场本来就是这样,投十手如果有那么两三手是正确的,那就赚大发了。如果能够熬到投资标的上市。那赚的就更多。高领的数据都是公开的吗?和巴菲特一样,投资数据是公开可查的吗?不了解私募,个人感觉牛皮多过实际,不可能像巴菲特的公司一样透明。。。

赵宏swn今天 19:12

只要成功的案例大于失败的案例就可以了,巴菲特也有失败的案例,所以重点是投资成功的金额远大于失败的金额就是正确的。。。

 

高瓴资本成立于2005年,创始人张磊,目前管理规模600亿美元,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一直以来,高瓴资本给人的感觉就是神秘,高深莫测,闷声发大财。可是,2017年以来,高瓴资本越来越高调。标志性事件是张磊向母校人大捐款3亿元,以及私有化百丽鞋业(2017年香港最大的并购案)。来源:雪球App,作者: 深蓝财经 *来源:私人投行(gh_8f1a5b714151) 文章已获得转载授权

如今,只要你关注资本市场,天天都有高瓴资本的新闻,一会打折参与宁德时代定增,一会放弃包揽凯莱英定增,一会成为远大医药的潜在承配人。

这些报道的潜台词无非是:高瓴资本的镰刀很锋利,快、准、狠,神化高瓴资本。

然而,高瓴资本也有不少投资败笔,鲜见报道,更从未有人进行总结梳理。小编今天就给大家盘点下高瓴资本的那些翻车时刻。

图/视觉中国

NO.10 蔚来汽车

高瓴资本是蔚来汽车的六个创始人之一,并于2015年领投A轮融资(1美元/股),于2017年2月跟投了B轮融资(2.75美元/股)。

蔚来于2018年9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6.26美元/股,短暂上涨后持续下跌,于2019年10月2日跌至1.19美元/股,濒临退市。

1.19美元/股什么概念?连B轮融资2.75美元/股的一半都不到,高瓴资本领投的A轮,也只是勉强保本。

高瓴资本于2019年三季度大幅减持,并于四季度清仓。

结果蔚来于2019年四季度股价回升,并于2020年大幅飙涨并创新高。

说什么做时间的朋友,不过是追涨杀跌。高瓴资本卖在黎明前,B轮投进去的钱血亏,A轮投进去的钱有一定盈利。整体算下来估计勉强保本。

高瓴资本追涨杀跌不是第一次了,2018年京东股价一路下跌,高瓴资本一路减持,随后京东股价上涨,高瓴资本一路增持。不过那次没有沦为笑话。

NO.9 爱奇艺

高瓴资本在2018-2019年间在二级市场多次买入爱奇艺股票,曾连续多个季度成为高瓴资本第一重仓中概股。

高瓴资本约70%的仓位来自2018年Q4。

爱奇艺于2018年4月上市,6月股价达到历史高峰46美元,随后一路下跌,而2018年Q4,爱奇艺股价从27美元跌至15美元。

假设高瓴资本在Q4均匀建仓,则建仓成本为(27+15)/2=21美元。

时隔将近2年,传出腾讯拟收购爱奇艺的风声,爱奇艺股价回暖一波后又重新下跌。截止2020年8月4日收盘,爱奇艺股价22.7美元。高瓴资本只能算保本微利,两年累计赚8%。

这只是账面上的浮盈,考虑到高瓴资本持仓量巨大,一旦减持,股价必然下跌,亏损无疑。

另外,腾讯收购爱奇艺只是传说,如果最后证明是子虚乌有,股价必将迎来新一轮下跌。

如今,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为代表的app蓬勃发展,爱奇艺这种长视频网站怕是难有翻身之日了。

高瓴资本已经被套了,亏损很可能会持续扩大。

NO.8 摩拜单车

在摩拜卖身美团之前,共融资12轮,高瓴资本于2016-2017年参与了其中的5轮(C轮、C+轮、D轮、D+轮、E轮)。

高瓴资本参与的E轮融资,投后估值20-30亿美元(暂未披露具体金额)。

此后又进行了2轮融资,其中最后一轮融资的融资额高达10亿美元。高瓴资本的持股必然被稀释不少。

而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时,收购价格仅为37亿美元,其中股权对价27亿美元,承接债务10亿美元。

投了不到1年,公司估值没涨,股份被稀释不少,高瓴资本在E轮投进去的钱血亏无疑。D+轮估计勉强保本。

C轮、C+轮、D轮的投资有盈利的可能,不过投资额越小,盈利金额也小。

估计5轮投资整体算下来,高瓴资本略微亏损。

NO.7 红黄蓝幼儿园

没错,正是虐童那个!

红黄蓝2017年9月IPO,发行价18.5美元/股,高瓴资本此时买入43万股,成为第五大机构股东。

2017年11月爆出虐童事件,股价从27美元暴跌至17美元,随后再缓慢下跌至15.5美元。红黄蓝出事后,高瓴资本清仓。估计高瓴资本亏损10%-15%。

NO.6 UBER

2015年,高瓴资本投了滴滴,也投了UBER。当时滴滴投后估值150亿美元,UBER投后估值超过500亿美元。

后面大家会看到,劈腿竞争对手的事情,高瓴干不少。好在这次投的是UBER全球,不是UBER中国,不然老这么劈腿,要被口水淹死。

UBER,2019年IPO,发行价45美元,对应市值754亿美元,随后一路阴跌。截止本文撰稿时,市值只剩565亿美元。

考虑到UBER2018年还进行了融资,以及IPO也会稀释股份,若不考虑中间的短线交易,高瓴资本估计浮亏10%-20%,真要减持的时候,由于量大,股价很可能一边减持一边跌。

NO.5 Airbnb

高瓴资本2015年领投了airbnb的E轮融资,投后估值250亿美元。

Airbnb时隔5年还没上市,2017年F轮融资时,估值达到最高峰310亿美元,如今打算IPO了,预计市值180亿美元:

5年前以250亿美元的估值投的钱,5年内还有多次融资,股份不断稀释,如今估值只剩180亿美元了,求解高瓴资本到底亏了多少?

估计浮亏50%左右。

NO.4 优信二手车

高瓴资本2017年1月参与了优信二手车的D轮融资,该轮融资额5亿美元,投后估值不详,本人估计20亿美元左右。

2018年6月IPO,发行价9美元/股,市值27.6亿美元。

上市后,除了当年12月有过短暂的持续十几天的暴涨外,整个股价走势就没涨过,如今市值只剩3.7亿美元。

除了参与了D轮融资,高瓴资本在2018年还曾增持优信。

高瓴资本亏个80%不是不可能。

并列NO.3 美丽说、蘑菇街

2014年上半年,高瓴资本领投了美丽说的E轮融资,跟投了蘑菇街的C轮融资。

再一次劈腿两家互为竞争关系的公司。

彼时美丽说投后估值约为10亿美元,蘑菇街投后估值不详。

2016年1月,蘑菇街美丽说合并,合并后整体估值30亿美元,据传高瓴资本是本次合并的幕后推手。

2018年12月,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14美元,市值15亿美元。

随后股价暴跌如壶口瀑布,蔚为壮观:

截止2020年8月4日收盘,合并后的蘑菇街市值2.76亿美元。

由于纳斯达克上市有6个月的锁定期,锁定期结束后,股价已经在暴跌,市值只剩6亿美元了,因此高瓴资本根本没机会出逃。

根据WIND显示的最新股东情况,高瓴资本依然是最大的机构股东。

高瓴资本估计亏损90%。

NO.1 爱屋吉屋

爱屋吉屋,成立于2014年,倒闭于2019年。

2014年6月到2015年11月,爱屋吉屋完成从A轮到E轮五轮融资。

E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融资额1.5亿美元,估值10亿美元。

然后现在倒闭,估值是0.

最高价进入,破产退出。

高瓴资本亏损100%。

(注:以上信息是笔者根据公开信息搜集整理并加以估算,如有误,请联系后台。)

附:张磊履历

张磊,1972年出生于河南驻马店,1990年以河南文科状元考上人民大学国际金融学专业。1994年本科毕业后,在五矿集团工作了3年,任矿石收购员。机缘巧合接触到美国客户,1998年考取了耶鲁大学,并获得耶鲁大学MBA和国际关系学硕士。在耶鲁上学期间,为解决生计,在耶鲁大学基金投资办公室实习。这时结识了耶鲁大学的首席投资官、价投大咖——大卫·史文森,人生从此开挂,包括高瓴资本的2000万美元启动资金也来自耶鲁投资基金。

· END ·

曾于2015年喊出“快未必活,但慢一定会死的”爱屋吉屋,在今日(2月19日)被爆出“死讯”。是日下午,创始人之一邓薇的电话一直在通话之中,最后通了也未复南都记者的电话和短信;而广州公司创始人邓生,于中午时分在朋友圈发了一句缅怀式话语之后,又在两小时后仓促删掉。

这个曾经大闹中国地产中介江湖,创下地产中介神话的爱屋吉屋,已于2019年2月1日变更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从邓薇变更为On Demand Services Limited。

如你所见,爱屋吉屋自此消失在地产江湖。

地产中介的“泥石流”

如今搜索爱屋吉屋的官网,已经显示为“一楼房东”;爱屋吉屋APP,则显示“服务器迷路”。而爱屋吉屋的员工,早从2017年起已经陆续离开,直至在2019年1月底创始人也彻底离场。

2月19日这一天,爱屋吉屋刷屏于网络。中午时分,原爱屋吉屋广州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卢生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大意是:一个好的模式,遇上畸形的市场。他的前同事吴生,早于两年前已离开爱屋吉屋,秒回了一句:你说的我懂。

明明是惺惺相惜,回忆满满,卢生却在两小时后仓促删掉这条朋友圈。

“直到今时今日,我始终觉得这个模式是对的,只不过是市场环境畸型导致这样的结局”。现在的卢生,已转行做公寓市场。

三年多前,卢生是上海爱屋吉屋的中层领导。在2015年3月,他被派至广州创建广州公司,亦是爱屋吉屋广州公司的第一名员工。不到一个月时间,2015年4月16日,爱屋吉屋广州公司正式开业,然后在短短五个月内杀入广州11区,有着近20家办公点,买卖和租赁的经纪人员达600多人。在当年4至6月份高峰期,爱屋吉屋在一个月里起码有两三间写字楼开张。

彼时的爱屋吉屋,简直是二手中介市场的“泥石流”。所到之处,肆意招兵买马高薪挖角,令中国传统中介的高层无不心惊。

为应对爱屋吉屋及相类似的互联网中介房天下、Q房网等“逼宫”,中原集团甚至在当年10月邀请传言与创始人施永青“不合”多年的王文彦(中原联合创始人)重新“出山”,双方化敌为友一致对外,商讨以公司上市应对互联网中介死死相逼。

当年的爱屋吉屋年轻狂妄,为所有经纪配备人手一台小米手机,更开出中国地产中介行业的最高底薪。比如在广州,经纪底薪5000元/月,还有60%/宗的买卖提成,400元/宗的租赁提成,经纪收入分分钟月薪过万,秒杀公务员白领。

更对市场大发红包,佣金一度最低至1%。当然,彼时对手之一房天下也提出0.5%的佣金加入混战。

在2015年快速扩张期间,爱屋吉屋的业务量每月以数倍式增长。在上海,更推出“租客佣金全免”的补贴策略,在创办120天后就快速拿下上海整租市场中28%的市场份额,跃居上海第一。

“快不一定生,但慢一定会死”

“我们用互联网的飞机大炮的方式挑战传统房地产中介的刀耕火种。”爱屋吉屋联合创始人邓薇如是说。

这个当年堪称地产中介“战斗机”的爱屋吉屋,在2014年3月,由分别曾任土豆网COO及CFO;土豆网前高级副总裁;土豆网前无线端副总裁的黎勇劲、邓薇、吴铮联合创立。

自创立以来,爱屋吉屋就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打鸡血般猛进地产中介市场。提出“干掉中介,让门店滚粗”的口号,定位为“第一家线上线下整合的专业房地产中介公司”,最早提出用O2O方式杀入传统中介行业,并试图颠覆行业玩法。

截至2015年11月,爱屋吉屋在创立后的一年零三个月中就完成5轮融资,整体融资额达3.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淡马锡、高榕资本、顺为基金等。成立18个月,估值便升至10亿美元。

在2015年12月,谈及一年完成五轮融资,攻占全国十余城市的快速打法,邓薇更肯定地表示,“在移动互联这个时代,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快未必活,但是慢一定会死!”

在此之前,邓薇有过六次创业经历。她最初与王微一起创办土豆,从土豆出来以后,每隔一两年都会重新创业。在爱屋吉屋之前创办的是互联网出行平台――大黄蜂。

真是一语成谶,这个地产中介行业中跑得最快的爱屋吉屋,也快速作死。

2015年底,意识到佣金过低,爱屋吉屋于12月1日起在提升中介费用,并要求员工必须严格按照公司收费标准收取,即1%佣金+0 .5%交易保障服务费。

但这样也未能“节流”多少。2016年初,爱屋吉屋对经纪人的薪酬体系重大改革,底薪从行业两倍水平的6000元降到4100元;将考评机制由考评个人改变为考评团队,采用分摊成本的方式督促团队领导人节约成本、提高成交量,更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开始转型开线下店,减少广告投放。

不过,转眼到2016年底,爱屋吉屋仍是爆出后台职能部门“裁员400人”,占职能部门总人数的20%,相当于公司全体员工数的6%。此时此刻,邓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考虑“如何活下来”。

到2017年4月,爱屋吉屋更要求员工签署“合伙协议”,让员工拿出2万-8万元不等的钱作为合伙资金,不同意时直接从员工工资扣除作为投资资金。

在此期间,大量经纪人及后勤人员陆续离开爱屋吉屋。

4年10个月,地产中介“神话”终结

员工纷纷作鸟兽散,爱屋吉屋自2017年下半年起频频爆出经营弊端,在2018年初已传即将“倒闭”。 有数据显示,2018年2月,爱屋吉屋注销的子公司超过15家。

根据云房数据研究中心统计数据,2016年北京房产中介二手房成交套数榜中,爱屋吉屋排第五,市占率1.91%;2017年跌至第七,市占率0.48%。在上海市场,2016年、2017年爱屋吉屋均排名第八,市占率从1.88%降至0.69%。

而到了2018年8月,北京存量房成交量按机构排名的前十榜单中,已没有爱屋吉屋的身影。至彼时,爱屋吉屋在北京二手房市场占有率仅为1%-2%左右,线下门店数量也从最多时的七八十家,到20家左右。

此时的爱屋吉屋,已经面临回天乏力。

2018年8月15日,在安居客广州问答中,有网友问,爱屋吉屋要倒闭吗?一名热心网友kwdbubgo_EM331为此解答:爱屋吉屋目前并没有要倒闭的相关消息,应该是不会轻易倒闭的。

爱屋吉屋再英勇坚持了五个月,这个地产界的神话终于幻灭。

是的,一切早有端倪。

早在2015年颠峰时期,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就曾如是预测爱屋吉屋,“从今年6月开始,截至11月底,以每月0.817亿元的亏损水平,已经消耗掉4.9亿元,剩余2.78亿元,大约还能支持3个月的亏损。”彼时的张宏伟认为,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支持,爱屋吉屋在2016年初必须实现盈利。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此后如你所见,爱屋吉屋虽然三次降薪、提高佣金标准,发展线下门店等等措施频出,但也没有逃开今天关门解散的局面。

爱屋及屋经纪上海薪酬变化

在2019年2月1日,仍有网友在大众点评问:爱屋吉屋要倒闭了吗?

此时,已没有人再肯定地回答不会倒闭。因为就在这一天,爱屋吉屋变更了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从邓薇变更为On Demand Services Limited。

和此前六次创业不一样,邓薇没有维持“每隔一两年重新创业”,这次的创业记录刷新到4年10个月。

就在此前1天,爱屋吉屋广州公司的第一名员工,后来的广州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邓生站好了最后一班岗。他从前两年起,陆续关闭自己一手扩张下来的门店,在1月份将最后三个分别位于天河珠江新城、越秀区、海珠区的办公楼转租出去。在爱屋吉屋在世的最后一天,在爱屋吉屋广州总部设于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冬广场,卢生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在热烈喜庆的春节气氛中,关上办公室窗户、电源,锁上门,一个人回家。

“(爱屋吉屋)在广州没晒了”。元宵节这天下午,卢生忆及爱屋吉屋在广州的三年多,表示“不念过去,不惧未来”。他说,“我只是惋惜,消费者从此少了一个选择”。

爱屋吉屋倒闭是过于讨好购房者?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房地产中介不可能有颠覆模式,“门店和规模就这么原始就这么简单决定了话语权和利润。”他认为,爱屋吉屋的死去原因逻辑非常简单:中国房地产市场供需结构畸形,客户毫无话语权,讨好购房客户毫无用处。

张大伟表示,中国中介从根源上的弊端就是“双边代理制”:在任何情况下,一手托两家,必然都会损害交易中一方利益,中介作为居间方为了撮合成交必然会联合强势的一方去打压弱势一方。这是一切中介生意的基本原则和逻辑,你只能讨好有话语权的一方,而互联网中介看似无懈可击的生意模式――降价,在中介行业里毫无颠覆能力。”他认为,代理费的上涨是行业供需畸形的必然。

“互联网思维已经全面退潮,资本不再继续输送弹药,也是导致爱屋吉屋失败的重要原因。”张大伟表示,归根结底,爱屋吉屋的模式是对的,但生在了一个错误畸形的市场――赢得房主就赢得了一切(开发商就是拿到地就万岁)。

张大伟指出,爱屋吉屋的死去也揭露购房者无力的悲催现实,因为处于生物链的底层,毫无话语权,过去房地产市场没有成功的模式讨好购房者,未来也很难有商业模式是讨好购房者。

爱屋吉屋“生死”表:

2014年3月成立。

2014年底快速拿下上海整租市场28%的市场份额,跃居第一。

2015年春节,喜剧明星蔡明代言广告,高密度轰炸称佣金减半。

2015年3月,将佣金从1.5%-2.5%的行业平均水平降至1%。

2015年4月16日,进入广州。

2015年5月,成为上海中介前三名,仅次于中原和链家。同年9月,二手房交易达2400多套,排名上海第二。

2015年11月,完成E轮融资,总金额1.5亿美元,由淡马锡、高瓴领投,晨兴、高榕、顺为、GGV跟投。至此累计融资额达3.5亿美元。

2015年 12月1日,服务费用改为1%佣金+0 .5%交易保障服务费。

2016年初,改革经纪人薪酬,底薪从行业两倍水平的6000元降到4100元;将考评机制由考评个人改变为考评团队,采用分摊成本的方式督促团队领导人节约成本、提高成交量。

2016年减少广告投放,关停外地公司,上半年开始小规模线下开店。

2016年底爆出后台职能部门“裁员400人”,占职能部门总人数的20%,相当于公司全体员工的6%,考虑“如何活下来”。

2017年4月,要求员工签署“合伙协议”,让员工拿出2万-8万元不等的钱作为合伙资金,不同意时直接从员工工资扣除作为投资资金。

2018年2月,注销超过15家子公司。

2019年2月1日,满懿(上海)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原名“爱屋吉屋(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由梅虹变更为翟冠民,实际控制人从邓薇变更为On Demand Services Limit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