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鬼市能淘到好手机吗子夜开门拂晓散场华强北鬼市营业时间

王思聪742分钟前

有意思,就和我天天逛闲鱼一样,说实话,有闲鱼很少用拼多多了,拼多多很多店也是从闲鱼拉货,加价卖,都一个东西

财神他妹夫今天 07:39

只要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哪怕看起来毫不起眼。。。

夜黑风高、月暗星稀。昏暗的街灯下,人影从稀稀落落到三五成群。黑暗中不少人围成一圈,聚在某个白布铺就的地摊前,手电筒、太阳能灯泡的咫尺光亮中,只见一个个主板、耳机和旧手机在几双大手中反复摆弄,砍价声在黑夜中时隐时现……来源:雪球App,作者: 懂懂笔记

这里是爱华路,也是华强北“鬼市”。在这个带着口罩的8月,它在停摆数月后于仲夏夜再次恢复了生机。

手机配件“集散地”

爱华路的凌晨集市已经有十多年历史,当地人更乐意称其为“鬼市”。

有别于北京大柳树以及广州文昌北的古玩旧货“鬼市”,爱华路的“鬼市”除了旧货,更多的是大量二手手机和零配件。如今穿梭于爱华路“鬼市”淘货的买家中,不乏在华强北、华强南经营手机销售、维修的商家,这里也渐渐成为本地低价手机配件集散的“后市场”。

疫情后的“鬼市”现状如何?这里为何要坚守十余年“午夜开门、拂晓散场”的规矩?在手机商家阿文的陪同下,懂懂笔记探访了一回爱华路的“鬼市”,希望了解到其中的玄机。

“这会儿鬼市摊主都陆续到了,在等街边店面关门呢。”

 

晚上十一点一刻,懂懂笔记与阿文约在深南中路一侧见面。此时,爱华路上的新天地、统建通讯市场都在陆续闭店,市场内的商家则忙着打包已经出货的商品。

此时,几辆“货拉拉”驶入爱华路一侧的小道,另一边爱华市场的正门口,也停好了几辆私家车。阿文介绍,这些开私家车的也是“鬼市”摊主,“之前有一位摊主,还开着三十多万的7座途昂到这里摆摊呢。”

十一点半,夜色更浓。私家车上的几位中年人拿出了一块块白布铺在路边地上,再慢慢从后备箱抬出一些货物开始铺货,摆放妥当后,白布边上再摆上一盏小台灯,“鬼市”就要开摊了。

“之前严管,加上疫情影响搞得鬼市停摆了半年,六月份才开始恢复,但规模比以前小了不少。”阿文透露,以前的“鬼市”商家摆满一整路,现在只集中在靠深南中路这一侧。而且以前“鬼市”摊主摆出的商品繁多,有古玩、旧货、手表以及箱包,当然这些都不是阿文感兴趣的东西。

作为一个二手商家,唯一能够吸引他的只有午夜之后陆续出现的二手手机和零配件地摊。

“附近有许多手机商家,尤其是做手机维修的,每天关门之后都会到鬼市转一转淘点儿便宜货。”他指了指几位凌晨12点半出摊的人说道,“他们都是卖坏手机、零配件的,这个年轻点儿的只卖旧手机,那边那个卖的都是手机主板。”

好不容易挤进被围成一圈一圈的摊位内,懂懂笔记发现,摊主们似乎都有一种默契,要么只销售主板,要么只销售拆机电池,只有一位摊位前面,摆了一地各型号拆机配件,周围淘货的商家围成了一大圈。

“不拿手电筒照着看货的都是看热闹的,拿着手电筒的都是行家。”阿文也拿出手电挤到了一个摊位前,“记住啊,如果不拿手电筒淘货的话,大概率会被坑。”他小声说道。

只见阿文花了十分钟挑了六块手机主板,然后抬起头向摊主开价,“三十,怎么样?可以我就扫码给钱了。”

摊主嘟嘟囔囔说着什么,显然有些不乐意,表示最低价要一百,阿文则一直坚持原价。磨了五六分钟,摊主相当不情愿的答应了,“别看他一脸不爽,实际上,可能心里乐开了花,这都是鬼市的套路。”

阿文买到的手机主板,平均每块只要五元钱,算是相当的超值了。他告诉懂懂笔记,这些零件有的是从报废手机拆下的,有的是洋垃圾,但对于从事手机维修的他而言,都是可以赚钱的宝贝。

“现在手机也不贵,有的人手机坏了就不太想修了,直接换新的。所以我们修手机的价钱要够便宜才能有顾客,现在换一块新主板我们开价只有两、三百。”阿文坦言,维修的配件顾客也看不到,除非他们拆机检验否则很难发现换上去的是二手拆机件。

因为“鬼市”上所销售的手机拆机零配件和电子垃圾极其便宜,所以也成了华强北手机维修店的“配件集散地”。在有限的维修预算下,这些商家都希望榨取更大的利润空间,“你想想哈,要不是超值我们搞修机怎么都喜欢逛鬼市?”

实际上,歇业半年后很快恢复热闹的爱华路“鬼市”,远不只廉价的手机零配件交易。

“鬼市”背包客月入十万

接近凌晨一点,相比声势浩大的配件摊主,只有几位背着双肩背、骑着电动车的摊主到来。他们缩在爱华路的角落里,在地上摆出了二三十台手机、平板电脑,等待买家光顾。

“你开价嘛,要是价钱合适我就卖了,你爽快的话我也爽快。”懂懂笔记模仿阿文拿着手电筒,在摊位前挑选了一台苹果iPad之后,在询价时却被摊主要求先开价。

当报出三百元一口价后,摊主果断地将平板从懂懂笔记手中抢回,并摆手示意走开。难道,这是因为开的价格太低激怒了对方?

阿文得知后笑着解释,“这里都不会有人先询价,懂行的都直接开价,合适就卖。按理说你给的价格差不多了。”显然,主动询问价钱的买家都被视为外行,而摊主抢回iPad并非是生气,只为吓唬买家重新开价后抬高卖价。

阿文透露,在“鬼市”里销售的可正常使用的二手手机、平板,都是一些背包客在白天里收的货,“这些背包客游走在华强北各市场周边,专门收购二手数码。”

“相比商家收购二手机,这些背包客只瞄准小白用户下手,通常是以手机有问题为由忽悠小白,最后低价收机。”到了“鬼市”后,这些背包客的目标客户也都是不懂行的消费者,即慕名而来逛“鬼市”的路人。

他指着几位背包客小声说道,“几乎没有懂行的买家会在背包客那里买东西,我们都直接绕着走的。”

一旦有普通路人围上去询价,背包客就会让路人开价后再借机抬价,由于小白不懂市场行情,最终被背包客“引导”的价格普遍都偏高,有时会高出行情价近一倍。

“我瞄了一眼,你刚才看的那台iPad mini应该是屏幕有问题,收价肯定不到一百,但他可以忽悠小白卖出四、五百元。”

阿文透露,由于最近几年华强北爱华路的“鬼市”名声在外,有许多游客、市民慕名而来,其实只为一睹“鬼市”的热闹景象。这也为背包客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之前还听说过,有背包客白天低价收机晚上高价卖,月入甚至十万多块。”

正因为收益可观,甚至近期也有华强北手机商家晚上在“鬼市”摆摊,利用货源渠道的优势做起小白买家的生意,不懂行的买家在“鬼市”被宰一血的可能更大。

除了经常宰路人一血的背包客之外,“鬼市”还有商家在兜售白天不太适合销售的“特价商品”,而上当的就不只是小白路人了。

几十元苹果耳机满地摆

凌晨一点半,几位拉着行李箱的摊主,陆续蹲坐在新天地通讯市场旁的小巷子里。他们打开的行李箱里面都是些白色的小盒子,瞬间不少路人都围了过去。

趁着手电光仔细一看,这些白盒子里都是“苹果AirPods耳机”,而报价大都在六十至一百元不等。可是……苹果AirPods价格最低也要一千元左右吧?

“你真以为是AirPods,都是1:1高仿的山寨货,但是热销得很。”阿文解释道,“鬼市”每晚都有四、五个专卖高仿苹果耳机的卖家来摆摊,最近两周还能看见三代“AirPods Pro”。

其中一位摊的高仿“三代AirPods Pro”只卖一百二,相当便宜,昏暗灯光下感觉外观还挺精致。因此,他的摊位前围观挑选的买家也比其它摊位更多,“周末经常里三层外三层,你挤都挤不进去。”

“那些苹果、华为手机的充电线,也都是山寨高仿品。”可以看到,部分摊位前摆着成堆的手机充电线,往往都是按捆售卖,十条一捆(每捆价格十五元)。

阿文透露,由于通讯市场内管得严,目前很少有一米柜台敢堂而皇之售卖山寨、高仿的耳机和充电线,因此,想淘高仿也只有来“鬼市”,“其实买的人也都知道不是真货,但是真便宜呀。”

在他看来,购买山寨品的买家其实也是各怀鬼胎,有的是为了采购小礼品,在商家、企业活动中附赠给普通消费者;有的纯粹是为了虚荣心,给自己买个高仿的耳机充门面。

当然,众多山寨品、高仿品之外,在“鬼市”买手机壳、贴膜还是要比华强北柜台便宜一些,这也是很多路人来这里逛街的另一个原因。

凌晨三点,“鬼市”摆摊已经将近尾声,路人开始明显减少了。阿文拿出一台苹果手机,领着懂懂笔记走向了一位不摆货的摊主,这位摊主托着一台苹果电脑,电脑上连着好几台苹果手机。

 

“这台机器换了屏幕和电池,爱思没法全绿,卖不上价格了,让他帮我改改。”阿文解释说,“鬼市”上隐藏的高端项目,是一些技术流摊主提供的改机解锁服务,任何更换配件的手机都可通过改机,骗过爱思系统的检测软件。

改机项目需要技术实力,平日里在通讯市场内也不方便堂而皇之的操作。因此,许多商家都会到“鬼市”找技术流摊主改机,价格几十元,“爱思全绿后,二手机的价钱能高好出几百呢。”

此时,大部分摊主都开始陆续收摊,很多人脸上紧绷着的表情也都逐渐放松,不少人有说有笑彼此交换着卖货心得。

凌晨四点半,所有“鬼市”摊主相继散去,隐约的一丝晨曦中,爱华路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结束语】

配件、山寨耳机、改机解锁,爱华路的“鬼市”很有“数码”范儿,而且大多是那种只能在夜间出现的“数码”产品:市面很多流通的零配件在这里几块钱能搞到,难以攻克的系统在这里可以破解,上千元的数码产品也能在这里以几十元的价钱买到高仿。

有人在这里买到了商机,有人则在这里买到了面子。“鬼市”里千奇百怪的灰产链条,在满足行家淘货的欲望之余,也支撑起周边二手手机的销售、维修生意,更成就了一些收获“不见光财富”的摊主们。

@今日话题    @徒步两万里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凌晨两点

当整座城市逐渐陷入寂静的时候

深圳华强北附近的爱华市场

却热闹非常

数百米长的街道

几乎全都被摆摊的人所占据

而每一个摊位又被

前来“淘宝”的顾客围得严严实实。

不断有人从黑暗中走来

然后在某个摊位跟前驻足

拿起商品把玩一阵过后

便与摊主讨价还价。

在这里,不少人以极低的价格,买到了自己心仪的手机、平板电脑等,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去。

而这样喧闹的场景,每天晚上都能持续好几个小时。直到深夜四五点钟,随着摆摊的人陆续离开,市集又会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在华强北消失得一干二净。

像这样凌晨开市,天亮之前散场的市集,就是深圳的“鬼市”。

也许你不曾听说,更没有去过,但它确实就在深夜的华强北,真实地存在着。

途径哪些

夜幕下的别样风景

时针刚刚扫过12点,就已经有积极的“生意人”拎着大包小包来这里抢占摊位。

塑料筐、泡沫箱、硬纸板,还有摆摊专用的红白蓝帆布,凡是能拿来装货的东西,他们全用上了。

随着时间缓缓推移,路边的摊位慢慢变多了,围在地摊前的路人也开始密集起来。

神秘的鬼市,在这片夜幕之下悄无声息地开张了。

他们卖的东西,也独具华强北特色。

绝大多数都是些老旧的电子产品,甚至连上世纪的老古董——“大哥大”都有人卖。

有些人卖的东西少一点,背着个双肩包,或者拎着个小塑料袋就来了。

在找到合适的位置之后,他们就把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任由手机、数据线、耳机等物件散落在地上,自己席地而坐,等候着买家的光临。

不管摊位上的东西是多还是少,总会有路人围在一旁,细细打量着地上的商品。毕竟,这个市集里的一切,都可能是宝贝!

鬼市之所以火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商品的价格,非常便宜。

插头、数据线2块一个,有线耳机3块一副,那些零零碎碎的手机配件,有的摊位卖5块钱一个,又或者40块钱一斤!

还价的方式也非常简单粗暴:

“这个多少钱?”

“五十。”

“十块钱卖不?不卖我就走了”

“行行行!拿走拿走…”

至于手机和平板电脑等,原装的、翻新的、带指纹的、不带指纹的都有。价格在50-1000不等,对这些鬼市上的淘宝者而言,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白菜价。

有的“土豪”会一次性买几百上千元的东西,装成满满一大袋子,然后拿到作坊里去翻新,或者涨一点点价格再倒卖给其他人。

在这个深夜才开张的市场里,到处都可以嗅到商机。

充满“潜规则”的鬼市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明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夜市,为什么非要故弄玄虚,把这个地方称作“鬼市”呢?

鬼市,是地摊文化的一种。但不是每个开在深夜的市集,都能叫作鬼市。

最早的鬼市,是传统古玩市场的一种交易现场。

民间有一种说法,每到固定的日子,来自各地的古玩商贩便在北京琉璃厂附近抢位置摆摊。而一些家道中落的大户人家,碍于面子,只能趁着黑夜摆摊变卖家产。

那些淘古玩的人,就打着灯笼去地摊市场淘宝。

在这个晦暗的地摊集市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能拿灯笼照商品,不能照人脸。随着时代的演变,大家用手电筒取代了灯笼。

用手电筒照着挑选商品的顾客

华强北的鬼市也一样。

即使摊位上的台灯把整条街照得透亮,那些深谙鬼市“潜规则”的内行人士,也会带着手电筒过来淘宝。

要是没有手电筒,也可以用手机的闪光灯来替代。但那些两手空空就过来逛鬼市的人,摊主可能只瞟一眼,就把他们归结到外行人士之列。

拿着手电筒的都是鬼市的行家

除了手电筒之外,鬼市还有严格的“三不”规则:一不问来历,二不问真假,三不包退换。

在鬼市里买东西,只要喜欢,并且价格合适,那就足够。

经常逛鬼市的人,都有着约定俗成的规矩。没人会管摊位上的东西从哪来的,更不会去管它的真假,即使哪一天东西坏了,第二天再去鬼市买一个就行。

因为懂行的人,经常能以低价在鬼市里淘到好东西!

有人曾经花25块钱,在鬼市买到了货真价实的瑞士表,也有人用100块在鬼市淘来各种手机配件,然后手动组装了一部高性能的iPhone。

这里有质量参差不齐的商品,有火眼金睛的买家,也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惊喜。

所以,哪怕是在深夜两三点,这条街上的行人也是络绎不绝。

是垃圾街,也是谋生者的天

那些住在爱华市场附近的人,习惯把鬼市叫作“垃圾街”。

在他们眼里,市集上99%的东西,都是来历不明的洋垃圾。

加上摊主们卖的大多是旧货,商品的摆放也相当随意,乍看之下,这条街确实像一个摆满杂物的垃圾场。

但对有些摆摊者而言,意义却非同一般。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在这里摆摊的有相当一部分是中老年人,而且男女都有。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主板,不懂什么是ID锁,却和那些年轻人一样,在凌晨的华强北通宵摆着摊。

除了电子产品之外,他们还会卖风扇、手表、手电筒等生活相关用品,种类各异,价格同样低廉。

他们说,好几年之前,这里大白天就能摆摊,来来往往的人们在这里各取所需,解决了不少人的温饱问题。

随着城市管理的逐渐完善,白天摆摊的行为被禁止了。为了生活,他们只能在凌晨出没,趁大家下班后熟睡的时间,来鬼市谋求一份生计。

虽然卖的东西便宜,但好在薄利多销,每个月赚的钱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不然谁会牺牲掉自己的睡眠时间,凌晨两点出来摆摊呢?

活跃在凌晨的鬼市,给他们提供了在深圳赚钱的机会,能够养活在深圳漂泊的自己。

这条“垃圾街”,同样也是谋生者的天堂。

每座城市的夜晚,都有那么几盏不会熄灭的灯,温暖着那些晚归的人们,也照亮了他们前行的方向。

华强北鬼市,就是夜色中依然明亮的一角。正是因为鬼市的存在,深圳的夜晚才显得如此神秘。

这份凌晨两点钟的喧嚣

也让深圳这座无比包容的城市

充满了魅力

编辑:最小云

本文授权转载自深圳微时光

2000万深圳人的聚集地,寻找深圳的每一寸惊喜

广东最生活出品,转载请联系,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