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科技股期权call被华尔街做空纳斯达克巨鲸孙正义欠了多少钱

@wq_xq :

孙只要不爆仓,美国股市在走主升,孙就会赢

股票可以熬,期权必须死在黎明前,这是宿命。股市是懂王的最后一个脸面,大选结束前,股市就算大震荡,懂王拼了老命也要护住,所以老孙暂时是安全的。某种程度上讲,老孙现在是站队,挺懂王。但是大选结束之后,尤其到了明年,大量被联储放水续命的企业债到期,美股就要危险了。唯一的安慰是老孙买的科技股,尤其是领头的那几个手握巨量现金,没有像其他传统企业一样花大力气回购注销。

上周美股连着大跌两天之后,大洋彼岸传来一个大瓜,有大佬被收割了。来源:雪球App,作者: 闲画财经 作者:一图君(wx:backlight001) 文章首发:公号 闲画财经

还记得我在两个月前写的文章吗(戳这里),疫情期间,美国版虎扑的老板,带那些憋在家里的年轻人,拿出所有积蓄在罗宾汉平台开户,上杠杆炒垃圾期权。现在这个故事有了第二季。

1、孙正义的又一场豪赌

日本有个投资大佬,号称东方巴菲特,靠投资阿里成名,这个人你们肯定知道,就是孙正义。

孙正义玩的是一级市场股权投资。他的投资策略非常生猛,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买下整个赛道”。

这几年,他在科技和共享经济领域投资了近百家公司,花掉700亿美金。

不过,天算不如人算,受疫情影响,最近1个财年,他投资的Uber损失52亿,WeWork损失46亿,其它公司加起来损失75亿,另外,踩雷Wirecard还亏出去10亿。这些数字的单位是美金。

为了堵窟窿,孙正义变卖了手里的日本电信、T-mobile us和阿里的股权,回笼了420亿。

你们如果觉得这些钱只是拿去还债,就太小看他的赌性了。

孙正义成立了一个资管子公司,要亲自下场子去二级市场,把亏钱捞回来。

这次疫情,最收益、涨得最多的,是纳斯达克的科技股。孙正义精准踩中风口,买了几十亿美金科技股,在2季度大赚一大笔。

接着最精彩的部分来了,他赌性大发,开始对科技股的看涨期权买买买,这些期权对应的风险敞口有500亿。

 

2、期权的逻辑

给你们举个期权的例子:

茅台股价1770块。如果我看好茅台,觉得以后肯定不止1900,问题是,现在买1手,要花17.7万,我没有这么多钱。

这时,好心人来了,他愿意按每股10块钱,卖给我茅台1900块股价的看涨期权。我花1000块就能买1手。

如果茅台涨到2000,我只要出1900就能打折买到股票,或者只是转手把这个期权卖了,也是美滋滋。

如果茅台涨不到1900,我只亏1000块。

这么算下来,花小钱买看涨期权,风险有限收益无限。

在罗宾汉炒垃圾期权的年轻人,就是这个套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孙正义当大佬习惯了,要玩就买下整个赛道,所以期权市场的成交量开始放大。根据高盛的观察,最近两周,期权市场的名义价值,比过去放大了3倍。

有买就有卖,能提供这么大量卖单的,只能是机构。

机构是要赚安稳钱的,肯定不会凭空卖期权,陪孙正义去豪赌,毕竟期权的卖方风险无限,唯一的正解是买股票做对冲。

孙正义买看涨期权,机构卖看涨期权,然后买股票对冲。

市场的正反馈就这么形成了,并且不断强化。只要孙的豪赌不停下来,科技股的价格就越推越高。

 

3、几个结局

我们在“抄大佬的作业香不香”(戳这里)这篇文章里讲过,SEC规定,大佬通过13F披露的持仓,只披露多头,没有空头信息,也不会对多空两个方向的持仓做合并,所以孙正义这件事,必然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孙大佬的结局是什么,有几个可能:

1)华尔街犹太人集体做局,在上周四五两天,砸盘科技股,把期权打成废纸,和罗宾汉小将一样,逃不脱被收割的命运。

2)看涨期权推高市场,掩护上个季度买入的科技股顺利出货,收割华尔街。

3)同时做多科技股和期权,是事件驱动策略(戳这里),背后下的一盘大棋是,大国之间开打芯片战,下注美帝。

 

你们觉得会是哪个结局?

现在就关注 闲画财经,了解不烧脑的投资逻辑,聪明的赚到钱。 @今日话题

据外媒报道,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购入约40亿美元科技股看涨期权,推高了交易量,一时间引发交易狂潮。眼下,软银被视为导致科技股涨势波动的幕后推手之一,外媒纷纷称其为“纳斯达克巨鲸(Nasdaq whale)”。

软银被曝购入40亿美元科技股

以及和股票数额相当的看涨期权

近来美股科技股不断创下新高,在截至9月1日的不到一周时间里,特斯拉股价飙升26%,而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上涨约9%,推动纳斯达克指数也节节走高,在上周升至12000点的历史新高后,纳指开始连续两天下跌,单日一度暴跌5%,两天暴跌1000点。

在市场突发剧烈调整之际,市场传出美股科技股近几个月连续疯涨的背后,孙正义掌舵的软银集团可能是最近几周美股大型科技股大涨的幕后推手之一。

据外媒消息,根据提交给SEC的监管文件显示,8月期间,软银购买了亚马逊公司、微软公司等科技巨头近40亿美元的股票。SEC的披露信息并没有包括软银所持的看涨期权。但《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称,软银花费了大约40亿美元购买与其所持股票相关的看涨期权,但是也在以其他的名义购入股票。约40亿美元的期权带来了约500亿美元的敞口。这使得软银能够从近期的股价上涨中获利,并随后建仓将其头寸出售给其他各方。

英国《金融时报》一篇报道的标题将软银称之为”纳斯达克巨鲸“,并指出,软银在过去一个月中抢购了数十亿美元美国科技股期权,推动了交易量增长,并引发美股交易狂潮。部分科技股的期权交易量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大交易量。

来源:SEC

同时高盛数据显示,过去两周,美国单个股票交易看涨期权的总名义价值平均为3350亿美元/天,为2017年至2019年滚动平均值的三倍多。狂热的期权交易活动被指是近期美股疯涨的一大重要推手,日本软银集团斥资数十亿美元购买科技股看涨期权备受关注。

截至目前,软银尚未对此发表评论。

有知情人士表示,近两天科技股的大幅回落对持有大量看涨期权的软银来说是痛苦的,若科技股接下来出现持续和大幅下跌,将对软银的策略造成更大的破坏,并且可能连累纳指迅速下跌。反之,若股价企稳后预计软银会继续买入相关看涨期权。

软银曾通过其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对私营科技初创企业进行了大笔投资。对于软银来说,期权市场上的大额投资是一个新的领域。

机构:这是一场豪赌之旅

期权热或导致美股波动加剧

华尔街分析师认为,软银此次所交易的股票都是股市上涨的主要推动力。苹果、亚马逊、微软、Facebook和谷歌占据了标普500指数的四分之一左右,这些科技巨头是该指数很大一部分涨幅的推动因素。

一位期权交易员解释说,软银集团本次大量购买股票操作使得美国国内科技市场会受到更大幅度的波动影响。期权市场本身就会给股票市场带来巨大的泡沫。

野村证券策略师Charlie McElligott表示,这些股票可以作为市场的代理,可以对冲标普500指数,反之亦然。期权热潮意味着美国股市仍容易受到进一步波动爆发的冲击。这使得市场有可能出现更高或更低的波动。

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资官Peter Boockvar认为“这只是一场豪赌之旅。如果软银的未来是成为一家眼光长远的投资公司,然后他们又试图通过期权榨取短期回报,那么软银就变成了一家对冲基金。现在的问题是,软银是否已经减仓。大量买入看涨期权是对市场的提振,这些看涨期权的卖家不得不买入股票并进行对冲。”

技股投资人Roger McNamee表示,软银的报告令人不安。如果软银真的在这么做,那肯定会有更多的迹象可以佐证,这里的基本面已经与股价脱钩。

面对软银在市场扫货的事实,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会有更多的纳斯达克股票抛售。由于软银购买了看涨期权,卖方不得不购买股票,无疑会在交易反复循环中推高股价。而这在提振股市的同时,也使市场进一步与基本面脱钩,更容易陷入大幅波动。

虚值看涨期权(即看涨期权的行权价高于正股市价)一直是专业机构判断市场是否过热的一个重要指标,而一些近期活跃度很高的股票,如苹果、特斯拉、Zoom和英伟达,都出现大量的虚值看涨期权。一些分析师曾关注资金外看涨的异常活动,将此视为对纳斯达克即将抛售的反向警告,其中一些活跃程度很高的股票包括苹果、特斯拉、Zoom和英伟达。

软银转战公开市场

在今年8月11日,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在业绩电话会议中宣布,成立一家投资上市公司股票的资产管理公司,目前已购买了美国五大高科技公司即Facebook、亚马逊、苹果、奈飞和谷歌的股票。孙正义表示,该部门将拥有约5.55亿美元的资本且已经开始投资,而已经买入的股票包括苹果公司(AALP.US),亚马逊和Facebook Inc.(FB.US)。

有知情人士称,新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规模可能达数百亿美元。孙正义当时还称,其投资重点仍然是那些推动信息革命的公司,这是软银的宗旨。但他强调,要探索各种角度和范围。

此前,软银集团公布财报显示,公司于第二季度实现利润近120亿美元,同比增近12%,此前该公司报告其上一财年亏损130亿美元。

软银在发布历史性亏损后扭亏为盈,复苏很大程度上归功于Uber和Slack等软银愿景基金押注的估值上升。去年亏损18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在本季度获得28亿美元的投资收益。

复苏主要归功于Uber和Slack等软银愿景基金的估值上升,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科技股飙升,它们的股价在4月至6月季度反弹。

愿景基金的表现进一步受到了美国房屋保险初创公司Lemonade的支持,这家软银以3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如今其价值已超过10亿美元。

孙正义于2017年推出的第一只愿景基金,由于规模庞大,震惊了科技投资界。它的资产规模为1000亿美元,比包括红杉资本和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等硅谷重量级人物的任何其他科技投资基金都要大几个数量级。超过一半的资金来自苹果,高通,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和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公共投资基金等捐助者。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愿景基金已经支持了约90家初创公司,投资总额超过750亿美元。

编辑:舰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