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朱新礼怎么了老赖欠了多少钱朱新礼是哪里人女儿朱圣琴

编号8527今天 08:40

朱有点亏呀,当时他是非常想卖的,多少人,多少键盘侠说民族品牌不能卖,最后商务部也不允许。这样再看何伯权,顶住压力,果断把乐百氏卖掉,卖在高点。

@Peter投资 :

这个方案值得深刻思考。 其实汇源如果不是步子迈这么大,然后深耕主业的话,至少结果可能会大不一样。
沉下心来真是太难了。

企业家也是人,也会膨胀,力帆跟他一样。2020年,“汇源果汁”的大老板——朱新礼,彻底崩了!2月12日,朱新礼辞去了汇源果汁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等所有职务;同一天,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辞去了汇源果汁执行董事的职务。来源:雪球App,作者: 资管网

朱新礼父女以极其惨烈的方式,告别了自己创办了28年的汇源果汁,离开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

2天之后,香港联交所取消了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对其进行了除牌。早在一年之前,汇源果汁因为违规担保贷款,被联交所停牌。

如今,汇源果汁负债114亿元,没有等来恢复交易的消息,却遭遇了证券市场的遗弃。

68岁的朱新礼,41亿资产被冻结,收到10次限制消费令,6次被执行信息,1次失信被执行信息,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赖。

城头变换大王旗,曾经的“国民果汁”黯然收场,传奇企业家朱新礼晚节不保,这一悲剧的发生,始于12年前可口可乐的一场天价收购。

一、

1952年5月,朱新礼在山东沂源东里东村的一个农民家族出生。

东里东村是沂源县的一个小乡村,村民们都过着清苦的生活。朱新礼从小就一直在农村长大,骨子里有着深深的农民情结。

1970年,出了社会的朱新礼,想着学一门手艺,他选择了学开车。

凭着过硬的驾驶技术,朱新礼承包了沂源县的第一辆“解放牌”大货车。朱新礼有着天生的商业天赋,第一年就挣了5万元,第二年挣到了20万元。

当村民们都还一贫如洗的时候,朱新礼就早早的成了村里有名的万元户。村民们看朱新礼年轻、头脑灵活,一致希望他来当村主任,一个人富带动大家富。

是继续为小家挣钱,还是拿着微薄的收入,当吃力不讨好的村干部?朱新礼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他认为,一个人、一个家富起来没意思,只有乡亲们都富起来,心里头才舒服。

1983年,31岁的朱新礼不负众望,成了东里东村的村委会主任,并担任村属企业——山东沂源东里集团总经理。

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拉着村民的水果,跑到城里去卖。有时候,水果没卖完,烂掉了的话要交罚款,拉回去的话得亏运费,就连卸货下来,也会被罚款。

那时候朱新礼感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能将水果榨成果汁,就不会浪费果农们的心血了。

或许,做果汁,那时候就根植于朱新礼的心里了。

在朱新礼的努力之下,东里东村农民的生活水平开始提升,有一半的村民都成了万元户,家家都装上了电话机。

1989年,37岁的朱新礼被评选为沂源县后备干部培养对象,被送到山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习。

1991年,学成归来的朱新礼,成了沂源县的外经委副主任。

1992年,邓公南巡,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身处一线的朱新礼深受鼓舞,毅然辞职下海,接手了县里唯一的罐头厂。

当时,这家罐头厂负债1000多万,三年没有发过工资。

1992年6月,40岁的朱新礼成立了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用以帮助果农们消化卖不掉的水果。

带着朴素愿望创业的朱新礼,没想到将来会打造出一家果汁帝国。

二、

公司是成立了,但没有生产线,而且公司也是负债累累。

朱新礼要解决的是,如何建设生产线。1993年,农民出生的朱新礼,只身前往德国和瑞典考察。

当时汇源账上没什么钱,朱新礼以“贸易补偿”的方法,说服了德国的产线设备生产商,先引进设备,以生产出来的产品来偿还设备款。

就这样,朱新礼从德国和瑞典,引进了全球最先进的浓缩果汁生产线和无菌冷灌装生产线。

当年,汇源食品就生产出了合格的苹果汁,但国内消费者还没有养成喝果汁的习惯,面对滞销的果汁,朱新礼满面愁容。

朱新礼只好再次起身前往德国慕尼黑,参加展销会。当时,朱新礼带了一大撂山东煎饼,白天开展会找客户,晚上回到酒店啃煎饼。

直到展会结束前一天,几乎快绝望的朱新礼,幸运地遇到了一个瑞士的贸易商。朱新礼开了7天展会,只花了25马克,却给公司带回去了500万美元的订单。

汇源借此打开了国际市场,但朱新礼并不满足,他更想把果汁卖到千家万户。

1994年,朱新礼带着20个员工,进军北京顺义,成立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2年之后,朱新礼已经眼界大开,花了7000万元,拍下了央视新闻联播5秒的广告权。

这支广告,让汇源果汁迅速打开国内市场,成了家喻户晓的品牌。汇源果汁进入发展的快车道,朱新礼也借此打造了一家“果汁帝国”。

三、

2000年,汇源果汁的销售额就已经做到了12亿元,是全国最大的果汁生产商。

汇源果汁很快也进入了资本的视野,2000年9月,朱新礼接到了一位自称是德隆公司的唐万平的电话,当时,朱新礼根本不认识已经叱咤资本市场的唐万平,更不知道德隆是干什么的。

唐万平邀请朱新礼到新疆来参观,共商大计。

了解到唐万平的用意,那年秋天,朱新礼踏上了飞往新疆的飞机。

到达新疆,朱新礼了解到德隆系资本运作的能力,并看到屯河一望无际的番茄基地。唐万平不失时机地,向朱新礼抛出了“大汇源”的梦想。

由德隆来整合果汁产业,以北京汇源为平台,逐步收购果汁巨头,构建产业巨无霸。未来三年,要把汇源做到100亿。

朱新礼的心跳,随着唐万平的语速,一起加快。

双方一拍即合,2001年3月,双方组建了北京汇源集团,德隆以5.1亿现金出资持股51%;汇源则将核心资产装入合资公司,占股49%。

搭上资本快车的汇源,银行大开方便之门,融资通道迅速打开。两年的时间,汇源投入了20多亿,引进了11条全世界最先进的生产线,并且继续拍了央视广告的标王。

汇源果汁的销售额也迅速膨胀,2001年达到了15亿,2002年飙升到了22亿元。

但德隆当初的承诺并没有实现,既没有收购饮料行业巨头,以并入汇源集团;除了支付3亿元股权转让款,并没有直接资金投入合资公司。

相反,德隆还从汇源集团借走了3.8亿元。

2002年底,朱新礼签完最后一张借款单之后,觉得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2003年初,朱新礼和唐万平摊牌了。朱新礼找了一家香港公司,来接盘德隆51%的股份。当时,唐万平含糊其辞,一会儿要价6个亿,一会儿又不卖了,一会儿又要价7个亿。

后来发生了非典,香港公司收购计划就中断了。当时,德隆系已陷入资金危机,唐万平又想将汇源49%的股份吃下,借此拉抬新疆屯河的股票。

双方僵持不下,分家谈判越拉越长,朱新礼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给唐万平提了一个对赌,要么汇源买下德隆持有的51%,要么德隆买下汇源持有的49%,一个星期的时间,谁能拿出来现金就谁来买。

德隆在汇源集团派驻了财务,汇源集团刚刚投完20亿元购买生产线,账上资金早已所剩无几,唐万新料定朱新礼拿不出钱,就爽快地答应了这场对赌。

朱新礼也是算得一手好账,德隆已经从汇源借走了3.8亿,之前承诺的资本金还有2亿没有到账,只要在7天内再凑2亿元,相当于就拿出了8个亿的收购款。

从银行借款显然来不及了,朱新礼把宝押在了北京顺义区政府。从1994年来到北京顺义区办公司,朱新礼与当地政府积累了非常好的关系。

朱新礼找到顺义区区委书记,开门见山地说:“汇源遇到了问题,德隆想买,我们也想买,银行借款来不及了。”

书记问:你需要多少钱?

第二天,2个亿就到了账上。笃定朱新礼拿不出钱的唐万平,瞬间也傻眼了。2003年4月,德隆退出了北京汇源。

朱新礼凭借深厚的政商关系,秒杀了德隆系,从虎口夺食,成了唯一一家成功逃离德隆魔掌的公司。

四、

与德隆的短暂合作,让朱新礼尝到了资本的甜头,靠企业自有资金扩张,实在太慢了。

2005年汇源集团将果汁灌装业务剥离,与台湾统一成立了中国汇源果汁控股,统一出资2.5亿,持有合资公司5%股价。汇源果汁灌装业务增值了4倍,拿到投资,朱新礼又迅速拓展了全国营销网络。

第二年,由于某些不可抗拒因素,统一集团要退出合资。达能和一些投资基金终于等来了机会,汇源集团出售了汇源果汁控股35%的股份,获利了近12亿的资金。

引入国外投资机构后,汇源集团加快资本运作的步伐,2007年,汇源果汁控股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了当年香港最大规模IPO,当天股价上涨66%。

汇源集团的事业欣欣向荣,汇源果汁也成了一款“国民果汁”,“有汇源才叫过年”的广告深入人心。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汇源果汁成了赞助商。朱新礼参加了开幕会,遇到了可口可乐的全球董事长。

可口可乐用了100年的时间,成为了全球的碳酸饮料霸主,打造一个新的增长点,成为了可口可乐掌门人的工作。

可口可乐看中了汇源果汁全国的销售体系,以及汇源在果汁的冠军地位,于是,可口可乐开出了179亿港元,全盘收购汇源果汁的计划。

这一刻,56岁的朱新礼心动了。

如果交易达成,朱新礼可以套现70多亿。朱新礼的儿子和女儿都无意接班,他认为做企业实在太辛苦了。创业16年以来,朱新礼除了1993年病倒了20天,从来就没有休息过。

在汇源果汁最鼎盛的时候,激流勇退,卖一个最好的价钱,对一个商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当时的中国人对汇源果汁充满了感情,大家接受不了一个民族品牌,又要投入外资的怀抱。

于是,网友们攻击朱新礼是卖国贼。甚至有网友言辞激烈,辱骂“朱新礼拿卖汇源的钱去买棺材。”

其实,汇源果汁只是汇源集团的三分之一,朱新礼并不是将整个汇源出卖,而是将果汁业务和销售渠道,打包卖给可口可乐。

为了能出售卖好价格,朱新礼将员工数量从9722人裁撤到了4935人,销售人员从3926人减少到1160人。这一切,都是为了减少成本,提高利润,做大估值。

朱新礼也彻底想好收购之后去干什么,他已经预判到了果汁行业即将进入红海,娃哈哈、统一、农夫山泉,都开始挤入这个市场,利润早已大不如前。

选择这个时候高价卖掉,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朱新礼打算卖掉果汁业务之后,往果汁行业的上游走,去种果树,成为果汁企业的供应商。

朱新礼骨子里是一个农民,他还是想回归农民。

当一桩生意,被赋予了民族大义,味道就变了。

由于汇源果汁被民族情结绑架,民意难违,虽然朱新礼信心满满,但商务部还是没有批准这次收购。

这次失败的收购,让汇源果汁元气大伤。股价暴跌还不是最惨的,之前裁撤了大量的员工,为了尽快恢复业务,汇源又不得不重新大量招聘。

更可怕的是,朱新礼的心气也大受打击。朱新礼曾说,做企业,要当儿子养,也要当猪卖。

而收购失败之后,朱新礼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李嘉诚可以卖企业,朱新礼就不能!

五、

朱新礼的卖身计划破灭,但他往产业上游转型的策略却没有改变。

一改稳健发展的路子,朱新礼想继续像前几年一样,疯狂进行扩张。

汇源开始在全国,与各个地方政府合作,投建大量的工厂和生产线。但是,元气大伤的汇源果汁,面临着新加入者的猛烈进攻,市场销售并没有跟上。

这也导致了大量的产能闲置,新建项目的开工率极其低。

此外,为了往产业上游走,汇源集团还在全国布局20多个农业产业园区,这些项目都属于汇源农业公司。

到了2013年,汇源集团包括了汇源果汁、汇源果业、汇源投资、汇源农业、汇源金融等5大产业板块。

全国一起上马的项目几十个,大的投资数十亿,小的项目投资几亿,所有的资金来源,都是汇源集团通过融资和运作而来。

而汇源集团的明星业务汇源果汁,并没有足够的造血能力,不能给汇源集团的其它成员供血。

终于在2019年,汇源集团的债务密集到期,汇源集团暴雷了,朱新礼暴雷了。

昔日的商界大佬,传奇企业家,浓缩果汁帝国的缔造者——68岁的朱新礼,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老赖。

古龙曾经说过: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

2008年激流勇退,或许本属于朱新礼最好的归属,用朱新礼的话说:要是当时收购通过,现在汇源集团会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公司。

过去的事没有假设,朱新礼成也资本,败也资本;朱新礼的成败,时也,命也!

文章来源于大江湖解局,作者江湖大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