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侃的母亲是怎样的孝母人逸事打捞阿育王文殊菩萨像

陶侃的母亲是怎样的孝母人逸事打捞阿育王文殊菩萨像

陶母教子惜时如金(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陶侃的母亲湛氏是豫章新淦人,早年被陶侃的父亲纳为妾.生下陶侃后,陶家更加穷困,湛氏每日辛勤的纺织供给陶侃日常所需 ,是一位含辛茹苦,勤劳的人。。。
陶侃(259~334),表字士衡,东晋庐江浔阳人氏。陶侃早年丧父,刻苦攻读,后任县吏。志向高远,为官清廉,为张华、顾荣所器重。后因功高盖主,遭到权臣王敦忌妒,贬官出任广州刺史。王敦乱平之后,以征西大将军还兵镇守荆州。咸和三年,出任主帅,平定苏峻、祖约之乱,内任侍中、太尉,都督荆州、交州军事。陶侃为政慎密,勤于职守,励人惜时,清誉当世,事迹誉于国中,传于后世。

陶侃最初对佛法不十分信任,任广州刺史时,晚上经常梦见五台山众僧跟从他乞食,陶侃不以为意。等到在南海建筑旗坛时,渔人经常看见海滨流光数丈,经日不绝,于是将此奇特景象告诉陶侃。陶侃派人在放光处打捞,没过多久,就从海底打捞起一座金佛像,金像座下刻有铭文,却是一段梵文。陶侃认识梵文,读梵书曰:“昔阿育王统阎浮,教鬼王制狱,悲残酷毒不堪。文殊菩萨乃在汤镬之中现身,火灭汤冷,生青莲华。地狱吏卒告诉阿育王,王心感悟,即日毁狱,造八万四千塔,并文殊菩萨之像,散布天下,这一尊乃是其中之一。”由此可见,当日打捞这尊佛像,就是阿育王所造文殊菩萨像。

陶侃遇到这等瑞祥,开始倾心佛法,最初将文殊菩萨像安置在武昌寒溪寺,后来将去镇守荆州,想把文殊菩萨像迁移到荆州,下令让一百位民夫去拉,结果丝毫不能移动,只好打消这一念头。其后,东林寺慧远大师驻锡庐山时,恳请迎接文殊菩萨像去供养,陶侃应允,先派人在菩萨像前说明情由,然后开始搬运,结果这回菩萨像就显得很轻,运行之中竟无任何艰难险阻。文殊菩萨像有如此灵感,大概也是因为所请之人不同:陶侃有缘,方获海底文殊菩萨金像;慧远有德,才能有幸供养神圣金像。

梅国云

陶侃,字士行,江西鄱阳人。其父陶丹是三国孙吴的扬武将军。陶丹死后,陶家地位急剧下降。到陶侃长大,也只是在县衙做了个小吏。由于薪俸太少,母亲不得不纺纱织布贴补家用。

虽然家境非常贫寒,但陶侃的母亲却时时不忘教育陶侃做一个正直廉洁对国家有用的人。相传,有一段时间,大概有两个月母亲没有吃过鱼了,孝顺的陶侃就从县衙里通过关系带回来一坛子鱼送给母亲。当时母亲不在家,他就把鱼放在灶台上,还留了字条请母亲吃了补补身子骨,还说这鱼是衙内官人吃的,很是补人。等母亲回来看到鱼和字条就很生气。她没有收下鱼,而是托人又带回了县衙,并捎信批评儿子说,你身为官吏,拿官家的东西送我,不仅对我没有好处,反而会增加我的忧虑。

陶侃看到母亲的信,就觉得十分的对不起母亲,他觉得虽然鱼不值几个钱,但这鱼腥味却亵渎了圣洁的母亲也亵渎了自己忠孝的灵魂,以后就常常以此警醒,再也不敢拿公家的钱物了。

这日子就这样过着,虽然穷,母亲却非常开心,陶侃在小吏的职位上也做得非常自信。

又到了一年的冬天,有一天,陶侃家忽然就来了好几个客人,那个大官模样的人正是郡上的孝廉官范逵。都是不速之客,家徒四壁,拿什么招待人家呢?陶侃就非常发愁。范逵看到陶家如此贫穷也是非常意外,心里想走,可又觉得不太礼貌,就看这母子怎么接待他们。

母亲把陶侃叫到一边说,有亲朋自远方来了,一定要热心接待好,要不人家会嘲笑我们不懂礼数的。侃儿,你不要发愁,为娘自有办法,你只管留客说话。

母亲自己就忙活开了。她先是剪下自己的长头发,去旁边的假发店换了米,又到邻居家借了酒和菜,把屋柱削了当柴火,把床草剁了当马料。到晚上时,马也喂了,堂屋的桌子上也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范逵一行本来没有指望这母子做什么好吃的,没想到竟然如此懂得待客,就非常高兴,酒足饭饱后,就和陶侃促膝长聊直到天明。范逵见陶侃很有志向,对时局情势也很有见地,就认为这年轻人是个人才。

第二天早饭过后,客人告辞,陶侃是边聊边送,竟陪着孝廉官走了上百里路才回家。这母子的盛情深深地感染了范逵。

不久,范逵路过庐江到了太守张夔府上,就将陶侃大大地称赞了一番。张夔自然明白范逵的意思,很快就将陶侃召来做了一名督邮,没多久又将陶升任为典领文书,成为参与机要的主簿官。

由此,陶侃在母亲为人做事行为的影响下,一路青云直上。有一回,张夔的妻子病了,要到好几百里的外地去请大夫。当时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郡上各部门都感到为难。而陶侃却站了出来,说事君如事父,事太守则如事母。父母有病,儿女安有不照料的道理?

这事就把陶侃的名声一下子传得很远了。

如长沙太守万嗣有一次路过庐江,见到陶侃就非常敬重,还让自己的孩子与陶侃结交。还有很多大官名士也都纷纷来与陶侃结交。在当时讲究门阀的年代,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再后来陶侃就带兵打仗了。领兵打仗才是陶侃发迹的开始。这期间他时时牢记母亲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和手下。他平生不爱饮酒,知道饮酒误事。看到手下饮酒,轻则把酒器扔到江里,重则责杖。如果手下送礼给他,他都要严加教导,不让造次。

陶侃从小过惯了苦日子,平时他都非常节约。造船时的木屑都舍不得扔掉,令人保管。遇到大雪天,他就让人把木屑洒在化雪时的地上,方便大家走路。

他无论到哪里任职,他的上级都非常敬重他的为人。而陶侃不仅做人做得好,仗也打得好,就这样便在沙场发迹。

陶侃以县吏起家,在军41年,直到病终时,东晋成帝为他下诏所列的头衔包括使持节、侍中、太尉、都督、八州诸军事、刺史、郡公,可谓位极人臣。而这一切都与陶侃的母亲最初的教育分不开的。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