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王海纪万昌杨连弟于凤星双十一联系方式案例分析

据《南方都市报》11月10日报道,自2009年第一个“双十一”购物活动启动,今年已是第8个“双十一”。职业打假人王海昨日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国“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模仿了美国的“黑色星期五”,但是,活动中冒牌厂家卖假货、虚标原价再打折、清库存旧款冒新款、刷单等一系列不法行为如影随形。

这个普通大众的购物狂欢节,其间的一些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的不良行为引起职业打假人的关注,不少职业打假人称将在“双十一”期间出手,调研后选定目标购买商品,进行购假索赔,在打击不法商家同时,也获益颇丰。

王海告诉南都记者,2016年“双十一”期间,他的打假团队购假索赔额预计达1000余万元。一些“独狼式”职业打假人,如职业打假人于凤星则对南都记者称,2016年“双十一”,他的购假索赔额也将达60余万元。

职业打假人王海纪万昌杨连弟于凤星双十一联系方式案例分析

将锁定肉类、保健品等两三类产品职业打假人王海今年“双十一”主要锁定肉类、保健品等领域。

不过,有些职业打假人把“双十一”平常视之,并不打算着力为之。职业打假人杨连弟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就称,他的团队“双十一”期间只有两三个人关注网购平台电商。而职业打假人刘殿林则对南都记者称,他的团队在忙于公司客户的知识产权保护业务,“双十一”期间,他们无暇网购打假,同时,他也向南都记者倾诉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对职业打假人打假的不利影响,在一些打假案例中,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假冒伪劣、虚标价格、刷单欺骗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经过8年进化演变,现在已经不局限于11月11日当天,今年的11月1日,京东就率先拉开“双十一”购物活动序幕。在职业打假人眼中,“双十一”打假战线也在拉长,有些职业打假人提前一周做“双十一”打假准备,有些职业打假人团队则把筹备时间提前了一个多月。

并且,今年的“双十一”也已经由最初的网络购物平台优惠售货活动,演变成现在的“线上”电商购物平台、“线下”各大购物商场同时开战。

假冒伪劣商品、虚标原价、清库存甩货等现象多年来在“双十一”期间广遭诟病。王海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双十一”主要就是清库存,一些正品厂家用库存旧的款式冒充新款,把老货装成新货,通过虚标原价、虚假打折进行销售;同时,还有一些冒牌厂家利用“双十一”倾销,利用“双十一”打折的名义卖假货,而这大都是冒充一些国内,甚至享誉世界的大品牌。“‘双十一’活动就这几天,更具有欺骗性,特别是服装类。”

在王海看来,随着“双十一”购物节的逐年推进,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形式的不法行为,比如刷单、诈骗。“双十一”集中大量购物是电商刷单的最佳契机,规避了平常刷单太明显易被发现的风险,王海对南都记者介绍说,五六年前电商刷单是通过专门的刷单公司,刷单公司会有很多刷单的QQ群,参与刷单的群体主要是在校学生,然而,近两年来的“双十一”刷单形式也呈多样化发展,“2014年、2015年‘双十一’期间,上海某品牌汽车公司疯狂刷订单,很多订单都是购买两三辆、六七辆,实际上是该汽车公司让旗下4S店刷单。”新的变化还表现在,刷单公司也成了骗子,欺骗参与刷单的学生。

“‘双十一’就是网络购物平台希望你刷单,对他们来讲,可以提升平台销售交易量。我估计成交额有百分之三四十的水分,不少部分都是假的成交,还有很多相当于是半卖半送。”王海对南都记者说。

对于新出现的电商诈骗,王海称,就是提交订单后商家不发货。“比如有人在网络购物平台开店卖阳澄湖大闸蟹,价钱比阳澄湖正品大闸蟹便宜三分之二,卖了就走,不发货了。”他说,还有一些是通过“海淘”名义卖假货,他曾在“双十一”期间“海淘”买过某品牌羽绒服,该电商价格虽然和真货差不了太多,但一看就是假的,做工太烂。

分工实施网络购物平台打假

对于网络购物平台电商打假购物,有一套较为成熟的规范程序。王海团队有七八人负责电商打假,他告诉南都记者,国庆节就开始筹备安排网络打假事项。

他说,选定目标很快,先是分头研究,然后再开个选题会讨论。锁定目标后,就要做好证据保全,包括网页截屏,购物实时录像。对于涉嫌价格欺诈的目标,要阶段性记录商品价格,图片视频取证一直持续到“双十一”,过了“双十一”还要持续跟踪,直至月底。

同时,还要把取证的材料送到公证机构做公证,把购买物品送到检测机构进行检测。“至少安排三个专职助理固定证据。针对食品的检测,在‘双十一’之前就要完成。”

王海对南都记者说,他们之前曾和上海东方公证处密切合作,他们还花了几十万元帮上海东方公证处测试证据保全系统,后来,上海东方公证处转而和阿里系合作;之前与他们合作处理打假案子的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后来也被阿里系拉了过去。

“双十一”当天,他们还会继续购买目标商品,“双十一”之后,把涉嫌价格欺诈、虚假宣传等方面的证据提交给网络购物平台和电商,自国庆节至11月底12月初,“双十一”打假周期将持续两个多月。

王海告诉南都记者,今年“双十一”他们将锁定肉类、保健品等两三类产品,比如预计将购买五十多万元的草本梵。在他看来,这款产品是有问题的,如果按照退一赔十来算,索赔额将高达500多万元。

热衷于高端服装、奢侈品的职业打假人纪万昌,今年也安排了三四人专注于网络购物平台电商打假。他告诉南都记者,先在各大网站锁定目标,然后由另一拨人去购买。“锁定目标是一个人,他对商品知识了解非常透彻,购买是另外的人,一共三四个人,分工不同。”

纪万昌对南都记者说,他们至少有70%的把握,才能够购买。“凭价格不是特别有把握,比如羊绒衫正常卖一两千元一件,但是在网上有可能买到二三百块钱的真羊绒衫,只是用的羊绒渣子,是纺羊绒衫线剩下的残次品,等级不够而已,但羊绒渣子也是羊绒。”

热衷于高端服装、奢侈品的职业打假职业打假人纪万昌热衷于高端服装、奢侈品打假。

职业打假人杨连弟的团队,有两三个人专门负责网络购物平台电商打假,他们今年的目标集中在食药品、服装、电器领域。杨连弟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提前半个月开始做策划,不过京东优惠活动提前到了11月1日,这让不少职业打假人措手不及。

在杨连弟看来,现在的电商已经对职业打假人有了很大警觉,防范心理很强,职业打假人存在着随时被封号的风险。

职业打假人王海纪万昌杨连弟于凤星双十一联系方式案例分析

目标集中在食药品、服装、电器领域职业打假人杨连弟半个月前开始做策划打假“双十一”。

1 2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