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贾瑞德库什纳家族企业与伊万卡恋爱史白宫高级顾问

库什纳家族数十年来都支持、赞助民主党。二战时他祖父母逃出波兰,1949年抵达美国。他父亲Charles Kushner跟特朗普的父亲一样,也是通过房地产开发起家发迹,成为地产大亨。1月10日消息,据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团队透露,特朗普将任命自己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身为80后的库什纳年仅35岁,是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丈夫,也是纽约知名房地产开发商。在竞选期间库什纳一直是特朗普最信任的幕僚成员之一,为特朗普制定了媒体公关战略。此消息一出,不少美国媒体和法律专家指出特朗普此举涉嫌违反禁止任命和提拔亲人做官的美国反裙带关系法。
特朗普女婿贾瑞德库什纳家族企业与伊万卡恋爱史白宫高级顾问
在7月的最后一天,《纽约观察家》的职员收到了来自新老板的一封邮件。贾里德在信里写道:“作为一个25岁的年轻人,也没有出版行业的相关经验,但我现在拥有一个出版商所能拥有的两个最好工具:优秀的员工以及打破常规需要的好奇心。

贾里德·库什纳:26岁坐拥纽约主流报纸
他年仅26岁,还是纽约大学一名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在读学生,在新闻业毫无根基与经验,却坐上《纽约观察家》报第一把交椅。
贾里德·库什纳正以其“精力与热情”在《纽约观察家》报掀起一场大张旗鼓的改革,成为美国新闻界的焦点新闻人物。
库什纳来自新泽西州,父亲是拥有2.5万间公寓和数座豪华建筑的房地产商。他目前在纽约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和法律硕士。
在从纽约飞往波士顿的飞机上,库什纳阅读到《纽约观察家》报,产生了想见该报创办人、前投资银行家阿瑟·卡特的强烈愿望,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如愿。
2006年,得知《纽约观察家》报寻找新主人的消息后,库什纳找到了能够拜会卡特的新希望。尽管他与媒体的接触仅限于在学生杂志上发表有关宿舍食物的文章,他还是参与竞标,并在与卡特首次会面时携支票前往,由于支票上的数字高于其他竞标者,又承诺卡特保留20%股份,这笔交易一锤定音。
谈及他自己交易艺术理论,库什纳说:“人们要对速度作出反应。”
尽管库什纳顺利当上了《纽约观察家》的新老板,很多人对他并不看好,认为他很快就会放弃。报社一些编辑也对这个年轻的上司没有信心。然而,这些负面舆论没有动摇库什纳投身这一陌生领域的决心。
“我的直觉告诉我应当做什么,”他说,“我知道自己收购了一个很不错的报社。”
无论如何,库什纳已经赢得了卡特的信心。“我觉得他(库什纳)很有潜力,”卡特说,“他的年纪和精力对于干事业是很重要的。”

特朗普女婿贾瑞德库什纳家族企业与伊万卡恋爱史白宫高级顾问
库什纳收购《纽约观察家》报前,报社每年约亏损200万美元。“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对报纸展开大张旗鼓的改革,志在扭亏为盈。
4星期前,库什纳把《纽约观察家》从大版面报纸改成小版面小报,以满足广告商和读者乘坐交通工具时的需求;他增加记者和编辑报道房地产新闻,以吸引行业广告和富裕阶层读者;他在今年2月收购了一个politicsnj.com网站以扩大“观察家传媒集团”;他最近还聘请了前新泽西州州长克丽丝廷·托德·惠特曼和前联邦参议员罗伯特·G·托里切利担任专栏作家。
尽管年少资浅,库什纳以其努力、干练和亲历亲为的工作作风很快让同事们刮目相看。卡特以前很少到报社上班,而库什纳星期天还经常加班。
报社编辑夸伊尔·西哈说:“大家在忙碌之余会发现:天哪,原来我们的小上司也在这儿。”
库什纳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大部分工作日都在报社上班,从每天早上7点开始,“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在报业初出茅庐,库什纳也曾走过弯路。例如,他起初打算与记者、编辑坐在一起办公。后来,报纸的资深编辑彼得·卡普兰告诉他,这种做法其实不利于建立融洽关系。

库什纳的改革能让报社扭亏为盈?在这一点上,卡特也没有十足信心。他怀疑,改革后的《纽约观察家》报无法吸引足够多的读者以增加报纸收益,毕竟,“我们的读者群很独特。”
然而,曾在纽约培养过大量年轻记者的卡普兰却全力支持库什纳的改革。“库什纳提倡改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想让别人知道这是库什纳的报纸,而不再是卡特的,”他说。
“他(库什纳)没有理由不认为,他能使这份报纸赚钱,”卡普兰说,“‘谋略’不是他要考虑的,精力和热情才是他的本钱。”

据《纽约时报》报道,国际外交界是一个由精心的仪式、等级和国书组成的世界。但当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默尔和唐纳德·特朗普进行沟通时,却两次都落到了一个年轻人的曼哈顿办公室里。这个年轻人没有政府工作经验,没有政治背景,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也没有官方头衔,他就是贾里德·库什纳。

库什纳终于接见了德默尔,并尽最大努力与他进行高级别的对话。在希拉里·克林顿那边进行类似的对话时,德默尔大使见到的可是其竞选团队中的职业外交官和政策专家。

1 2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