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绝古城真实存在吗尼雅遗址斯坦因西域考古记佉卢文揭秘

网络季播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刚刚收尾。

精绝古城”这个华丽丽的名字使它看起来像个虚构的玄幻世界,但你知道吗,精绝古城确有其地。

不过,《鬼吹灯》毕竟只是小说,有着太多的想象,与真实的考古有着巨大的差距。
QQ截图20170212120313
精绝古城是一百年前令世界震惊的考古大发现,和它相关的也是考古界数一数二的无可替代的大人物。

中国考古学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重要发现更是让中断已久的尼雅(精绝古城)遗址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斯坦因发现尼雅遗址

谈精绝古城,我们不得不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谈起。

虽然当时整个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那时的中国却是全世界探险家、地理学家、考古学家最向往的地方,中国也以古代文明的再发现而闻名于世——

比如1899年,闲散的京官王懿荣得了疟疾,不得不买一些龙骨来服用,结果却意外地辩认出几个甲骨文,从而揭开了安阳殷墟的大秘密,使中国历史的纪年从公元前841年的周召共和前移了近十个世纪……

比如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由北向南穿越了罗布泊荒原,仅仅是因为将一把铁锹遗失在了营地中,便发现了一个满披流沙的遗址,遗址中有佛塔、民宅、官衙……这就是后来被世界热议的楼兰……

下一个,你猜对了,就是我们热议的新疆民丰县的尼雅了。

尼雅遗址的名称来源于我们所说的尼雅河,这条河流的名称却起源于一个更古老的名称“尼壤”(NINA)。

在维语中,民丰县城所在的绿洲一带被称作“尼雅巴扎”,意即“尼雅河上的集市”,这个名称直到现在还有人使用。
QQ截图20170212120218
现在的尼雅遗址,如果一定要定位的话,南起北纬39°50′36″ ,东经82°43′57″,北至北纬38°02′30″ ,东经82°43′10″ ,沿尼雅河道南北方向带状展开。海拔1250米,后期的遗存有180平方公里,南北最长27公里,东西最宽处7公里,一般是三至五公里。新疆现在最小的县也有两三万平方公里,最大的县有十多万平方公里。所以遗存的面积只相当于今天当地的一个行政村。

据戴布思(Jack A.Dabbs)的《新疆探察史》记载,1889年5月,俄国皇家地理学会组织的探险队,到达了中国昆仑山西北部的尼雅古国等地区,第二年(1890年)法国的考察队也到达了尼雅古国,但是这两次都没有进入尼雅遗址。

然后斯坦因来了。

1901年1月,匈牙利裔英国人、探险家斯坦因结束了对塔克拉玛干沙漠克里雅河流域的丹丹乌里克的探险发掘后重新回到绿洲。在今天的民丰县,当时还是个小巴扎,他非常偶然地听到人们讲起不远处的沙漠里面掩埋有一处遗址,过去是繁华的城市,一场意外的风暴将其掩埋了。

当时他正在四处出高价收购各种文物。有一天,他意外得到一位磨坊主人藏有的写有佉卢文字的木板。

这或者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斯坦因自己有非常好的古文字修养,通晓匈牙利文、德文、法文、英文、希腊文、拉丁文外,专攻古代印度语言,曾受业于印度文字学权威,在梵文、波斯文、古突厥文方面有一定的造诣。这即使在今天也无人能及。
QQ截图20170212120237
网剧中虚构的所谓“鬼洞文”其实是佉卢文,是看上去像蝌蚪一样的古文字,被称为欧洲的甲骨文。 据语言学家考证,它可能是由中古印度雅利安语系的犍陀罗演变而来的。

这种文字在公元初到公元四、五世纪,主要流行在印度西北部和今天的巴基斯坦北部,还有阿富汗境内,是当时的贵霜王国的文字。随着贵霜王朝的灭亡,它也消亡了,成为无人能识的文字。直到19世纪中期才有英国学者释破了这文字的奥秘。

但这种已经消亡的文字并不多见,除了在贵霜王朝的碑铭上,其它地方已经很难发现。

然而在新疆,尤其是塔里木盆地南缘,在楼兰和尼雅,斯文赫定和斯坦因却分别发现了大量的佉卢文书,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运气。

斯坦因立刻重金收购了残存的木板,并请磨坊主人担任向导急匆匆地赶往遗址。沿着尼雅河向北,几天以后,就到了废墟。

几乎没有多少意外,斯坦因就获得了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满地散落的都是佉卢文木简,数量超过了当时古文字研究者所见过的所有佉卢文的总和。

而且埋在沙下的木简上的佉卢文墨迹,就像昨天刚写上的一样鲜亮。

除了佉卢文木简,还有用梵文雅语书写的一段段佛经,无数的汉文木简。还有陶器、铜镜、汉朝的钱币、铁器、玻璃、贝器、水晶珠饰、木器、漆器残片。当然还有各类织物。一些东西更是欧洲人从未见过的,比如捕鼠夹、靴熨斗……

斯坦因是这样描述这个被废弃的遗址的:

当年的文书还完好地封存在屋内,储藏室里厚积的谷子还有橙黄的颜色,房厅屋宇的门还是关着的……时间看似停止,人们仿佛刚刚离开这里。

再加上遗址周围的官署、佛寺、民居、窑址、果园、桑林、古桥、水渠、墓地等遗迹,尼雅文明曾经达到的高度毋庸置疑。

由于食品、用水不足,斯坦因被迫早早结束了这次尼雅的发掘。斯坦因离开时说,“此次再见,绝非永决!”半个月后他把这些珍贵的文物装成12大箱,迫不及待地运回伦敦。

他用尼雅河的名字给这个遗址起名为尼雅遗址。

他把自己的发现宣讲给西方,他把佉卢文书、汉简等重要文献交给沙畹等语言学家去破译。

精绝国,东西方文化的混血文明

王国维和罗振玉两人很早就注意到斯坦因从西域得到的汉简,对于他把汉简拿到英国,“神物去国,恻焉疚怀”。

后来听闻沙畹正在整理出版汉简,便辗转托求,终于在未出版时“沙君乃亟寄其手校之本以至”,两人得以分端考订,遂有《流沙坠简》问世。

在《流沙坠简序》中,王国维经过严密的考证证实,尼雅就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绿洲王国精绝。

《汉书•西域传》记载,“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驿长各一个。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戍庐国四日,行地空,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离长安有八千八百二十里,住着四百八十户人家,有3360人,养着士兵五百人,有官有民,有兵有将,五脏俱全。

当时的西域三十六国,有大有小,大的人口近十万,中型的一两万,小的只有几千人。

精绝国是小国。但它位于丝绸之路南道,地处东西交通要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这在《后汉书•西域传》中也有提到,如“出玉门,经鄯善、且末、精绝三千余里至拘弥”。

东汉末年,鄯善人征服丝绸之路南道楼兰、且末、小宛、精绝和戎卢等国,建立了西起尼雅河、东至敦煌的鄯善王国。此后,精绝成为鄯善统治下的一个州。

我们可以想象,那条从中原的洛阳出发,穿越河西走廊,越塔里木盆地,翻越帕米尔高原,走西亚,直抵地中海沿岸的7000公里的丝路长途上,尼雅就在中段。

精绝国看起来没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中原的汉字和佉卢文先后在木简上都有出现。后来的考古发现,当时的尼雅王对自己的称呼有许多种,比如称“伟大的国王”,像是波斯国的称谓,又称自己是“法的执行者”,王中之王,与印度有些类似,当然也称自己为“天子”,这个是汉朝的称谓。

有的专家认为佉卢文使用时正是佛教向外传播的重要时期,有许多佛经是用这种文字抄录的,因而随着佛教的传播在中亚广泛使用。

但非常令人吃惊的是,到了塔里木盆地,它深深地打上了中原文化的印迹,它如汉简一样地被使用,穿个洞用绳子进行捆扎,然后用东方特有的封印来防止泄密。

同一块木简上,有时有两颗封印,一个刻着汉文的篆字,一方雕的是西方某位神的头像。

还有犍陀罗艺术。之前大家早已知道,这种古典的艺术曾经传播到印度西北部的边缘,但在尼雅与楼兰被重新发现之前,从未料到它们会传播到遥远的新疆。

在尼雅,古希腊艺术风格的家具、健陀罗的装饰图案等,都显示了中亚、南亚甚至西亚等地的文化影响,而内地丝织物、铜器、漆器等物品,显示了与中原地区的密切联系。东西方文化汇流而成的混血文明,形成了尼雅文化独特的形式和内容。

罗布泊荒原上的楼兰、尼雅绿洲上的精绝,相距虽然几百公里,但在西汉时都是西汉王朝管辖下的两个王国,也都是当时丝绸之路上最敏感的神经,最繁华的中转站。

到东汉时,又同在一个鄯善王国的大旗之下,最后又都随鄯善国的灭亡销声匿迹。

干燥的气候环境显然是尼雅遗址能够越1500年保存完好的主要原因。很多有机物,树木、纺织品都可以借沙漠这样干燥的气候环境保存下来。

许多寻宝者应该也进来过打扰过,但他们更多只是冲着金银财宝去的,并不会对这些比金银财宝珍贵千万倍的文书资料有兴趣,也不会对代表当时人们衣食住行的那些物质文化遗存有鉴别能力。

所以精绝王国的遗址,呈现在斯坦因面前时,应该就是当年主人刚刚离开后的情况,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当年的历史文化面貌,所以斯坦因才感慨说那是“东方的庞贝”。

但随着斯坦因将尼雅介绍给西方,尼雅的劫难就此开始。

除了斯坦因,其它各国的探险家纷至沓来。而且这些探险家都会高价收购文物,客观上刺激了在塔里木盆地的寻宝热潮,导致这一地区的盗掘文物之风长盛不衰。

1 2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